在他看來,孫悟空同樣的也是一個和楚河相同,是個世界罕見,極有天賦的武學奇才。

而且,巧合的是,兩人竟然三番四次的在同一門下修行,現在更成了他的半個徒弟,所以他也想要知道,未來這兩個人,究竟是誰可以縱橫天下,成就最強的巔峰之道!

心中期待過後,神便一隻手拉著楚河,準備開始帶著楚河前往地府。

在楚河的注目下,只見此時,神忽然閉上眼睛,下一刻,便見到他的口中似乎忽然喃喃了起來。

楚河目光一動,幾乎在眨眼只見,就見神的身體連帶楚河自己的身體,忽然扭曲了起來,光芒一閃之下,忽然就消失不見。

此時,在楚河的感覺中,就彷彿自己所在的空間忽然被摺疊了一般,有一種不同於瞬間移動,而是一剎那間進行了空間跳躍的感覺,同時,也有一股進入了一個空間隔膜的感覺傳來,再次睜開眼時,眼前的一切已經迥然不同。

睜開眼睛,楚河向前一看,頓時,映入眼前的,是一座高大的建築物忽然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楚河目光一閃,一眼望去,只見這座建築物是一座現代化建設的辦公樓,看上去莊嚴而氣派,似乎還帶著一股沉重感,一座黑色的大門佇立在中間,大門此時完全的被打開了,左右兩旁,分別有一個頭頂帶角,相貌奇異的男子站立在兩側。

這兩人目光注視著門前的大道上,似乎在不斷地觀察著什麼似得。

「……..咦,這就是地府嗎?」

楚河目光中帶著好奇,不停地在周圍的建築上轉了轉后,此時,他的口中不由自主般的喃喃了起來。

「當然,這就是人死後將要來的地方,怎麼樣,還不錯吧!」

神聽到了楚河此時口中的話語,於是,一臉微笑的說道。

「嗯,屋子很氣派,有種辦公大樓的感覺,不過有點奇怪啊,這個辦公樓前,怎麼除了兩個看門的,怎麼人看起來這麼少呢?不是應該有許多的死人嗎?」

楚河望了望四周,在他的眼前,此時,竟然沒有見到一個死人,不由心中微微感覺到奇怪,於是,他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聽到楚河的話后,神似乎一臉好笑地看了楚河一眼,他輕笑了一聲,拍拍楚河的肩膀,笑著說道;「哈哈,你當然看不到了,我不是說了嗎,地府那是由死人才來的地方,而你是活人,所以,死人的靈魂你自然是看不到的,如果你看到了,那才叫奇怪呢!」

「當然了,我是地球的神,並不是凡人,所以,我是能看到的,你要知道,現在,在我的眼前,可是有一大群的鬼魂在排著隊等候呢!他們一個個正步入那個門后等待閻王的審判呢!」

禕葉洛知天下秋 「當然,門口那兩個是地府的官員,並不是死人,所以你才能看得到呢!」神

「哦,原來是這樣,我剛才竟然沒有想到,真是失誤了!~」

聽到神的解釋后,楚河頓時恍然大悟,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剛才眼前為何楚河見到兩個鬼官外,不見絲毫人影,原來是如此啊。

回想起當時看龍珠時,孫悟空死後,被神帶著去往地府,見到了許多的靈魂,而他現在卻一個也沒有見到,楚河的心中,忽然間,不免有幾分失望,對沒有見到靈魂的些許失望!

靈魂啊,畢竟是個稀罕物,誰人不像一見,楚河的心中可是很遺憾呢。

不過,要楚河當個死人,他也是不願意的,此時的楚河,忽然心中一動,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似乎,忽然,眼中光芒閃爍了起來。

「對了,不知道我的右眼,那隻由冥夜給我的探查之眼,能不能夠可以看到靈魂,以冥夜這麼強大的實力,他給的東西,應該是不差的吧!?」

心中抱著一絲絲的期待,楚河的右眼突然有一道紅色的光芒閃爍,下一刻,原本漆黑的眸子,頓時被染成了一片血色。

目光一閃之下,右眼頓時向前望去。

剎那間,在楚河的眼前,原本空無一人的眼前,忽然,彷彿被解開了迷霧般,一個又一個彷彿人影般的雲團出現在了楚河的眼前,一聲聲咋咋呼呼的人聲接連不斷的傳入了他的耳朵中。

楚河凝神向前望去,只見那一個個的雲團,宛如人形,依稀可以看出人的輪廓,不過模模糊糊,不能分辨面容。

楚河心中暗道;這應該便是靈魂了,心中不由一陣高興。

沒想到,自己的右眼,不僅可以擁有瞬間學習的能力,而且竟然還可以充當所謂的陰陽眼,可以看到靈魂的存在,實在是令他沒有想到。

看著眼前這一幕幕活人難以見到的畫面,楚河的心中,隱隱有一抹淡淡的興奮感緩緩的升起。

哈哈!這就是能為人所不能的感覺吧!

看著此時楚河目光遊離的樣子,神不明所以,他當然不會知道,現在的楚河已經可以看到死人的靈魂了。

神不由疑惑問道;「喂,楚河,你在愣什麼神啊,還不和我快進去間閻羅王!」

「……..哦,我知道了!」

聽到神的催促,楚河馬上收回目光,他剛想要和神一起走入門口,忽然心中一動,他目光一閃中,腦海中的瞬間移動的定位瞬間施展,下一刻,便把地府的坐標定位在了自己的腦海。

臉上露出一抹得色,楚河心中一喜,暗道,這下子,如果我想要去地府的話,再來的時候,就可以通過瞬間移動自己一個人來了。

雖然不知道會有什麼寄回來,不過,每到一個機會定一次位這已經成了楚河的習慣了。

在門口的兩個地府的官員看樣子是認識神的,見到神和楚河向他們走來,兩人主動點了點頭,便先讓鬼魂們停止進入,讓神和楚河現行進入其中。

神對著兩人微微一笑,帶著楚河邁步進入。.. 走入地府辦公樓的內部后,楚河的眼前頓時就豁然一亮。

一眼望去,屋子內並非一開始楚河所想象的一般陰森冷暗,反而意外的無比的光亮,身在其中,能夠感覺道陽光的照射,而且,屋子也很是寬敞。

向前繼續行走,轉了一個彎后,忽然,一座大廳出現在眼前。

向前看去,大廳中間,一排紅色的地毯從地上向前鋪去,地毯的前方,只擺放著一個巨大的辦公桌,眼前裝修難以置信般的簡陋,桌子後面,則是一個巨大的身影正端坐在中間。

這個身影好似山嶽般的雄偉,實在是太過顯然了。

楚河目光一閃,向上猛地一瞧,就見一個臉孔形似牛魔王的中年男子,正一臉嚴肅的拿著筆在一張貌似生死薄的本子上寫寫畫畫,看上去頗為認真。

這個巨大的男人,就是地府的主宰,閻羅王!

而在他的兩旁,此時,各自站著一名地府的文官,相比閻羅王,他們的體型兼職就顯得太過不起眼了。

聯盟之黃金年代 說實話,楚河親眼看上去,若是不是早先看過原著就知道的話,還真以為這個閻羅王是牛魔王假扮的呢?

因為,不得不說,那體型,那臉龐,實在是太像了,真的是宛如雙胞胎,親兄弟。

不過,事實上,兩個人沒有任何的關係,要知道,地府中的閻羅王,他的歲數,可是數都數不清了!」牛魔王的祖宗,或許,在閻羅王的面前,都不夠歲數!

「…..咦,這不是地球的神嗎,我看你的壽命應該還有一些啊,怎麼突然跑到我這裡來了!」

正在低頭辦公的閻羅王,突然聽到有不同於鬼魂地腳步聲傳來,不有由抬頭向前望去,見到屋子前來了兩個人,他仔細一看,頓時目光一亮,原本肅穆的神色中忽然閃過一絲驚訝。

「您好,閻羅王大人,真是好久不見了,這次小神前來,其實是有事相求!」神恭恭敬敬的仰著頭,看著閻羅王,先是行了一個禮后,然後,一臉尊敬的說道。

「我想也是,沒有事的話,你怎麼回來我這裡呢。說吧,你有什麼事啊?」閻羅王聞言,心中微微感到疑惑,於是略帶好奇得在神的臉上微微一掃,大聲的詢問道。

神一隻手忽然輕拍在他一旁的楚河的肩膀,然後一臉微笑的說道;「小神是希望閻羅王大人你能讓這個人去界王大人那裡修行!」

「哦?」

聽到神的話后,閻羅王頓時一臉意外之色。

原本他還還沒有注意,以為神旁邊的這個年輕人是他的什麼隨從之類,沒想到竟然不是!

此時,他的目光頓時一下子就落在了楚河的臉上,那一雙目光似乎如利劍般的鋒利,帶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嚴,令人不禁感到一股懾人的陰森感。

若是一般的鬼魂被閻羅王的這種目光所望,必然會嚇到魂魄動蕩,生前心智脆弱的人甚至會魂飛魄散,就算是正常人,也會在一瞬間就會全身發軟,身體僵硬起來。

而楚河卻與他們不同,此時的他,看上去則是渾然不受影響,臉上平靜如水,一副完全入常的樣子。

見到此時楚河的模樣,閻羅王的眼中頓時閃過一抹讚賞之色,突然,他望了望楚河的頭頂,頓時輕咦了一聲,神色驚訝了起來。

剛才他沒一隻沒又發現,此時的他,才忽然大聲地驚呼道;「他……..他竟然不是死人!」

「是的,他現在還是未死之身!」神點了點頭,一臉肯定的緩緩說道。

聽到神的話后,閻羅王一下子就收回目光,只見他突然拿出一本冊子翻看了幾下后,隨機合上,旋即就是一臉沉思。

沉默了片刻后,閻羅王忽然望著楚河,正色的說道;「楚河是吧,剛才我已經了解了一下子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啊,竟然數次拯救了地球,如果你死後,你的功績足以上天堂!」

「哦,是嗎!」

聞言,楚河微微一笑,似乎略帶驚訝的說道。

「恩,正是如此,像你這樣的地球的英雄,以後有大把的好日子要過,又何必冒險走上蛇道呢!難道你這麼想要見到界王嗎!」

閻羅王此時勸導起了楚河,雄渾的聲音如同洪呂大鐘不斷地在屋子裡回蕩起來。

面對閻羅王的勸誡,楚河則神色平靜,他淡然一笑,點說道;「……是的!」

微微一頓后,楚河忽然輕輕一笑,他目光灼灼的望著閻羅王,忽然說道;「尊敬的閻羅王閣下,或許,蛇道對我來說,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難呢!」

楚河的話語雖然平靜,但是話語中卻帶有一種深深的自信感,從他的口中傳來,更是有一種莫名的信服感。

聞言,閻羅王微微一愣,忽然心中一動,目光立刻閃爍了起來。

神看了看閻羅王,忽然出聲道;「閻羅王大人,您可能不知道,楚河這小子的力量可是很強的,他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我想,如果是他的話,見到界王的話,那是沒有問題的!」

「哦,是嗎?」

含情沫沫,總裁要結婚! 聞言,閻羅王的目光中頓時閃爍著一絲絲的凝重之色。

他知道,以他的了解,神是不會信口開河的,既然神都說了他很強,那麼,他一定很強。

閻羅王的心中此時不由十分的好奇!

此時,楚河來這裡的時候,已經將自己的氣已經略微的收斂了,所以,如果不仔細的感覺的話,楚河的樣子看起來並不是多麼的強大。

而此時,閻羅王就放下心神,就仔細的感受了一下在他眼前的楚河的氣,他精神外放,在楚河的身上微微一掃,僅僅是一剎那的時間,閻羅王的身體莫名的一麻,他目光一呆,電火石火般地,就感覺一股如同驚濤駭浪般的氣息,洶湧而來,在那一瞬間,忽然有種天崩地裂般的感覺在他的心中瀰漫,

難以置信般的震驚在他的心頭忽然升起,一絲除了在當年面對界王時的無力感忽然又再次的湧現,罕見的,他清楚了聽到了自己心臟的急促的跳躍聲。

多久了,多久沒有這種面對力量上的差距地無奈的感覺了!

馬上收回自己的意識,閻羅王的臉上雖然佯裝著平靜,但是心中已經泛起了滔天巨浪。

而此時的閻羅王不知道,此時他所感覺到的氣,只是楚河的冰山一角而已,遠遠還沒到他本身實力的十分之一。

此時的閻羅王,心中忽然情不自禁的喃喃了起來:這種實力,恐怕就連界王,都沒有吧,他…….他實在是太強了、

既然是閻羅王,此時,在見識到了楚河的力量后,也再也不敢起怠慢之心。

「好吧,我明白了!」

閻羅王決定賣神一個人情,同時也給楚河一個面子,他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神聞言后,立刻一臉喜悅,不斷地點頭感謝起來,而楚河也是微笑著向閻羅王致謝。

「不用客氣,楚河,以後可要好好的保護地球啊,托你的福,最近我的工作量可是輕鬆了不少,要知道,現在地府的資源可是緊缺呢,不少的鬼魂都無處安放了,你在地球上救的人越多多,對我沒地府的貢獻也就越大了!」

此時,閻羅王忽然哈哈一笑,笑著和楚河說道。

「哈哈,是這樣嗎,那實在是再好不過了!」楚河微笑著說道。

「順便一提,楚河啊,你會說笑話嗎!?」閻羅王語氣微微一頓,忽然他看著楚河,問了一個令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問題。.. 若是其他的人,忽然聽到閻羅王問出這個問題,必然會一頭霧水,滿是疑惑,不明白好好地,閻羅王怎麼會問起會不會說笑話這種無關的問題?

比如說此時的神,當他聽到閻羅王的話時,就忽然一臉疑惑,心中滿是不解,好在他心性沉穩,沒有將心中的好奇形於顏色,而是放在了內心中。

雖然如此,他的心中還是很奇怪!

而看過龍珠原劇情的楚河,卻明白為什麼閻羅王會向他問起這種問題!

因為楚河要去見的界王,和其他人不同,有一個特殊的癖好,就是喜歡講笑話,而且同時也喜歡別人給他將笑話。

當初原著的孫悟空,不就是給界王講了笑話逗得他笑后才會被他傳授修行的嗎。雖然楚河也不知道,如果當時孫悟空講不出的話,界王究竟會不會讓他修行,但是,畢竟這也算是界王的考驗,楚河還是想要盡量的完成的。

雖然在楚河覺得,界王的笑話講的實在是不怎麼樣,實在是很冷,但是,想要向他學習,就必須要講個笑話逗他笑才行。

楚河肚子里的笑話還是不少的,所以,他想要逗界王笑,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而神雖然知道界王,但是,並不是到有關於這方面的事,所以,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看到此時楚河點頭,閻羅王的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他點了點頭,欣然說道;「………如此甚好,這樣的話,我想,你能留在界王那裡的幾率,就有高了不少!」

微微一笑,閻羅王目光一閃,忽然伸出手來,指著大廳中的一條路,緩緩的說道;「這樣吧,你自己去找界王就是了,我找人給你帶路,你們先出去從哪裡等著吧!」

微微一頓,閻羅王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忽然說道;「對了,我先警告你一下啊,如果你在通往蛇道的過程中,忽然不小心從蛇道掉下去的話,後果我可不負責任啊!雖然你的力量很強,也許我不用提醒你這些,但是,有句話叫做陰溝裡翻船,我不希望你會如此啊!」

「………哈哈,放心吧,我會小心注意的,謝謝你的關照了!」楚河點頭,此時,他再次行禮致謝。

「不用客氣!」

閻羅王向楚河微笑著擺了擺手,粗獷的臉上露出一抹豪爽的笑意。

他看著楚河,目光閃爍中,忽然用充滿讚譽的語氣,大聲地說道;「年輕人啊,其實,我對你非常的欣賞,希望你能變得更強,以後也能不斷地加油啊!」

見到閻羅王對自己說出如此的話語,楚河心中微微一動,此時,他的心中也不知道是作何感受。

畢竟,說出這種話的,可是閻王啊。楚河的心中,此時,還真有點淡淡的激動感。

正當楚河在莫名的發出感慨的時候,神走到楚河的身前,一隻手輕撫他的肩膀,忽然看著楚河,語重心長的說道;「楚河啊,我也就送你到這裡了,其他的一切就靠你自己走吧!」

「恩,我會的!」

「記住,不輪在何時何地,你都要時刻堅守住自己的本心,要做力量的主人,不要被力量所奴役,永遠不要像我一樣,曾經被自己的邪念所打敗!戰勝自己,踏上巔峰!」

「哈哈,你對我還不放心嗎?相信我吧!」

楚河清俊的臉上此時露出一抹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他一臉的自信,用無比堅定的語氣說道。

看著此時楚河臉上的神色,神的臉上露出一絲放心的微笑。

「那麼,我走了,再見了!」

告別了神和閻羅王后,楚河剛一走出大廳,就有一個戴著眼鏡,長相斯文的鬼官向著楚河走來,見到楚河時,他微微一愣,旋即,便忽然打起了招呼。

「嘿,是楚河先生嗎,閻羅王大人已經跟我說明了,跟我來吧!」

楚河點了點頭,於是,便跟著那個鬼官,坐上了一輛紅色的麵包車,行走在一座架在黃色雲團的小道上。

這個鬼官很是健談,他似乎對楚河充滿了好奇,一邊開車,一邊不停得向楚河絮叨起來。

反正一路閑著無事,楚河也笑嘻嘻的和這名鬼官談笑起來,一路上隨時不時的聊天,楚河倒是了解了不少地府的事情。

「………話說,您如果能夠見到界王大人的話,能不能,跟他要張他的簽名啊?」

跟楚河聊得頗為熟絡了之後,那鬼官忽然一臉興奮的對楚河懇求了起來。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啊,你想要簽名啊!」楚河沒想到這名鬼官竟然向他提出這麼個要求,心中不用感到啞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