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大裂谷中,真龍身睜開了眸子,化為人形,不過卻改變了模樣,成為了一個面容普通的修士。他飛出了天魔大裂谷,感應到了龍氣。

「正好借這個機會出現!」洪錚眼中出現了精光。

東荒的格局發生了劇變,如此多的種族開始回歸,一下子讓東荒變的熱鬧起來。什麼鳳凰族,朱雀族,麒麟族,龍蠶族,開始了第一批的回歸。

銀髮年輕人,也就是孽龍子微微感應了一番,眼中出現了寒光:「是誰首先摘走了真龍根基?」

他離真龍,只有一步之遙,此次回歸,原本可以鑄造成真龍。但在他的感應中,真龍根基被奪走了!

「沒事,還有四極神胎與大脈天身。」孽龍子自語,而後向真凰門所在的方向趕了過去。

……

域外星空中,人皇身化為的星辰經過十年汲取宇宙塵埃,已經變的龐大無比,直徑足有萬米。此刻,他無意識的在星空中穿梭著。天地劇變一下子影響了他,將他驚醒。

「人皇身,準備復甦,在星河中尋找嵩皇之女葉青靈。」洪錚本尊叩開了神域晶體。這已經是第八個年頭了,離十年之約只剩下了兩年!

人皇身復甦了,飄蕩在虛空中,他就如同一顆小行星一般,外表上坑坑窪窪的,那是被無數的隕石撞擊過。他懸浮在黑暗的虛空中,猛然發光。那是洪錚截取了太陽心經后衍化完全,傳給人皇身的。

人皇身猛然間變成了一輪太陽,照亮了虛空。熱浪滾滾,熾熱明亮,將枯寂的宇宙都是照亮了。

光芒繼續擴散,傳遞到了遠方。那裡有十幾顆有生命的星辰,亦是被光芒照亮,一下子驚動了無數人。

大羅星辰,是星河宮掌控,星河郡主正在其中潛修。忽然感覺到虛空中多出了一輪太陽,雖然很小,但爆發出的光亮卻是無比明亮。她猛然睜開眸子,出現在虛空中,看著那輪太陽。

「哪裡來的初生太陽?」司徒洛馨眼中出現了疑惑之色。一個英俊異常的男子出現在她的身後,看著太陽,亦是非常的震驚。

「誕生不過二十年。」他乃是星河宮的傳人,專修星辰之術,一眼看出了虛實。 第六百一十四章人皇身

太陽緩緩的靠近,熾熱的能量繼續逼近大羅星。大羅星的群山萬壑中,草木開始瘋狂的生長著,吞吐出天地精氣。

一縷縷元氣從無數的草木中飄了出來,飄入到了虛空中,鑽入到太陽的體內。

反哺!

「反哺!」男子瞳孔收縮了一下。

司徒洛馨眸子深邃:「這輪太陽出現的位置很古怪,時機也非常巧妙。大羅星辰一輪太陽不夠,現在出現了第二輪,剛好彌補了大羅星辰缺少陽光的囧境。」

人皇身貪婪的汲取著大羅星辰上傳來的草木元氣,感覺到體內傳來了一道道強大的神力,讓他更加的壯大。

「我去看看。」司徒洛馨說道,衝上了虛空,她撐開一道光幕,呈淡藍色,柔和無比,靠近了太陽。司徒洛馨自從覺醒之後,修為已經跨入到了徹地大境五重天,再有幾年,就能跨入到了通天大境。

她踏入到了太陽上,渾身被汗水打濕。如果不是她撐開了護身鏡,恐怕早就被融化了。

男子看著她被光芒吞沒,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

司徒洛馨撫摸著太陽,神識探入到了太陽的內部,想看到其中是什麼。當她神識探入到其中的時候,她心中翻起了滔天大浪!

在她的視線中,她看到太陽的核心盤坐著一個人,雙手捏印,沐浴在無盡的光輝中,什麼都看不清,只能夠看清楚一個輪廓。

豪寵神祕妻 下一息,這個人形輪廓睜開了眸子,像是兩盞神燈被點燃,兩束可怕的眸光直接刺入到了她的心底,差點將她的雙眼都灼傷了:「退去!」

人皇身說道,聲音威嚴無比,充滿了浩蕩威嚴,非常的冷漠,不帶有絲毫感情。

「你是誰?」司徒洛馨退後幾步,警惕的看著太陽。

最后一個夢境者 男子見到司徒洛馨退後,急忙衝上了虛空,來到了司徒洛馨的身前,神念亦是探入了進去。隨後徹底的震驚了,這太陽,居然是一個活著的人?

「滾!」人皇身冷漠的說道,無盡的光芒中浮現出一縷縷的黑色斑點,只有拇指大小,卻蘊含了毀天滅地的波動。

「太陽黑子!快退!」男子變色,拉著司徒洛馨,瘋狂的退後著。但還是遲了,一道黑色鐵鏈猛然綳直了,那是太陽黑子集結在一起形成的。

鐵鏈一下子洞穿了男子的肩膀,帶起了一連串的血花,將他擊傷,傷口處都焦糊了。

「找死!」男子退後千里,手中出現了一桿巨弓。

射日弓!

他猛然拉開弓弦,張口吐出了一道先天精氣,射出了恐怖的一箭。

「后央,不要!」司徒洛馨嬌喝。

但后央面色猙獰,不管不顧,箭光璀璨,足有千丈長,徑直的射向了人皇身。

轟!

太陽中出現了十幾道太陽風暴,熾熱無比,熱浪滾燙,沖了出來。嗡的一聲,虛空一下子破碎了,那一箭被太陽風暴卷中,崩碎成了碎片。

接著,太陽光猛然收縮,迅速的衍化扭曲,化為了一道神光燦燦的人影,只有八尺高,但卻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光亮。甚至比之前的光芒更加旺盛。

他一步步走來,一指頭點向了后央。

噗!

后央胸膛再次被擊中,重傷退後。他乃是徹地大境四重天的修為,但卻被眼前此人一指頭擊傷,讓他心中驚恐。

「閣下到底是誰?」后央面色痛苦,嘴角不斷流出傷勢。

光芒收斂,人皇身化為了一個頭戴帝冠,身穿龍袍,全身龍氣蒸騰的男子,樣貌已經改變,司徒洛馨難以認出他。

但司徒洛馨還是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熟悉感:「我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人皇身一步步走來,看向下方的星辰,又看向司徒洛馨與后央:「有一個叫葉青靈的,你們可曾見過?」

司徒洛馨本不願意回答,但看到洪錚的眸子,心中一顫,鬼使神差的說道:「嵩皇之女葉青靈嗎?」

「嗯。」洪錚說道。

后央死死的盯著洪錚,眼中出現了寒光。眼前這個人,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但卻強大到了這個境地。居然能身化太陽,並且一指頭將他擊殺,這種實力非常可怕。此人到底是誰,怎麼一直沒有見過?

難道是此次回歸的人嗎?

「見過,我帶你去如何?」司徒洛馨說道,眸光閃爍。眼前這個人總給她一股難以想象的熟悉感。

「好。」人皇身點點頭,初來域外星河,很多東西他都不熟悉。至於他對司徒洛馨的感情,早就沒有了。從她十幾年前背叛自己開始,從她與自己生死一戰開始,就已經磨滅殆盡了。

后央急了,跟上前去:「星河,他……」

司徒洛馨猛然轉身,鳳眸眯了起來,冷冷的盯著后央。后央只感覺通體寒冷,不敢再說話了。

他知曉星河郡主的身份,乃是遠古大能轉世。整個大羅星辰曾經都是她的部下,現在雖然說她轉世重修,勢力不如以前。但還是有不少老傢伙向著她的。

大羅星宮中,司徒洛馨將人皇身安排在一處廂房中:「你叫什麼名字?」

她看的出來,眼前這個年輕人,不過二三十歲。這個年紀就有了徹地大境的實力,非常可怕了。

「皇!」洪錚非常霸氣的說了一個名字。

司徒洛馨一愣,而後笑了起來:「哪有這名字。」

她覺醒了朱雀骨,又恢復了前世記憶,整個人非常的空靈。身穿一襲赤色長裙,拖到了地上。身材窈窕動人,頭髮如同瀑布一般柔順,披散在肩膀上,眉心中,還有朱雀型的印記,閃爍發光。美眸中滿是探究之色,好奇的看著洪錚。

「名字只是個代號,很重要嗎?」洪錚看著司徒洛馨,熟悉的臉龐,熟悉的身段,熟悉的眼神,如同精靈一般。如果當年的事情沒有發生,現在這一切會不會不同?

「我一定在哪裡見過你。」司徒洛馨說道,睫毛撲閃撲閃的。

洪錚沒有理會她,只是問道:「你什麼時候帶我去找葉青靈。」

「明天吧,明天大羅星辰有一場聚會,葉青靈也會去參加。但是她非常的高傲,追求者也眾多,你可能難以跟她說上話。而且,她們葉家現在的情況不太妙,說是聚會,其實就是其他勢力強行安排的招親會。」司徒洛馨說道,「連失落殿與超度者都來了,因為葉青靈的身上似乎有大秘密。」 第六百一十五章冤家路窄

失落殿,超度者?

人皇身眸子中露出了寒光,真的是冤家路窄。不知道來的是哪些人,鶴扶天和耶律彤?

「明日要獲取什麼樣的資格才能帶她走?」洪錚問道,聲音平靜,像是在說一件極為尋常的事情。

「大比第一,不過可不簡單啊。無論是東荒,還是星河中,格局都已經改變。此次崛起了很多年輕高手。」司徒洛馨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洪錚。她心思電轉,不明白眼前這個能夠化身為太陽的人,為何想帶葉青靈走。

「嗯,但總要嘗試一番。」洪錚開口。

司徒洛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氣氛一時間沉默了下來。

半晌之後,洪錚才開口:「沒什麼事情,你先出去吧。」

司徒洛馨點點頭,但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回頭看向洪錚:「我一定在哪裡見過你。」

「茫茫人海,芸芸眾生,或許只是有人與我相似罷了。」洪錚說道,目光停留在司徒洛馨的身上。

他看著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可以說,他一切軌跡的改變,都是眼前這個女人。

「我知道了。」司徒洛馨轉身離去,頓了頓,「皇。」

洪錚平靜的笑了笑,閉上了眸子。

他微微的感應了一下,此刻他正處於大羅星宮中。大羅星宮傳承久遠,可以追溯到東皇時期。其中雖然沒有出現過大帝,但巔峰高手眾多,出現過無數大能。大羅星也是司徒洛馨沒有轉世之前的勢力。

但現在勢力也變的複雜起來,守舊派還是向著司徒洛馨的,依舊尊她為星河郡主。至於後起派,以後央為主的后族,則是想要完全掌控整個大羅星宮,於是想安排勢力,迎娶司徒洛馨,結為連理。

洪錚對此事不了解,就算了解,他也不會去多問。

夜間,一道道神念掃了過來。有善意的,也有警告的。洪錚均是沒有理會,如同沒有感應到一般。

第二天一早,司徒洛馨就走了過來,帶洪錚前往大羅古都。

大羅星最大的勢力還是大羅星宮,但勢力之下,還有無數的道統。有些道統,隨著此次東荒劇變,那些早就應該消失在時光長河中的生靈不斷回歸,勢力變的複雜起來。

尤其是掌刑山,卧佛寺,混血嶺,實力增長的最快。

「此次,其實就是掌刑山,混血嶺,失落殿,還有超度者聯盟聯合舉辦的。他們都想獲得葉青靈,她的身上,可能有嵩皇傳承。」一路上,司徒洛馨交待著。

「也幸好來的早。」洪錚平靜開口。

「你也想獲取她身上的秘密嗎?」司徒洛馨問道。

「不是,受人之託。」洪錚道。

二人的速度都是很快,轉眼就來到了大羅古都。這是一座古城,雄踞在大羅星辰靈氣最浩蕩的地帶。遠遠的看去,雄踞在那裡,雄偉宏大。蒼茫霧氣將那裡籠罩了,還未靠近,蒼茫氣息撲面而來,有一種歷史的積澱感。

熙熙攘攘的聲音傳來,人聲鼎沸的,非常的熱鬧與繁華。見到司徒洛馨到來,不少人都恭敬的行禮。

「見過星河郡主。」

「郡主早上好,願安康。」

「郡主依舊風華絕代,令我等自慚形穢。」

不少的老者都恭敬的說道,眼前這個如同二十歲的少女,可是萬年前的大能轉世。隨後眾人將視線停留在洪錚的身上,均是露出了疑惑之色。

那個整天與司徒洛馨形影不離的后央呢?

此人與星河郡主如此親密,難道是后族又回歸了哪個高手?疑惑歸疑惑,但這些老傢伙都精的跟鬼似的,依舊面容不變。

此刻,大羅古城極為的熱鬧,一道道浩蕩的氣息盤踞。古城內,有通天之王的氣息瀰漫,在地底深處釋放出來。

「不用擔心,我完全可以保護你的安全。」見到人皇身在感應到通天之王的氣息后他皺起的眉頭,司徒洛馨柔聲說道。

想了想,她再次加上一句:「這些通天之王不會輕易的出來,放心吧。」

說完她嘆息一聲:「可惜他們不能輕易離開星河,否則八年前……」

八年前,正是兩大通天之王,英擊王與天域神祗圍殺洪錚的日子。她臉色暗淡了下來,頓時覺得意興闌珊,性質也不高了。

「你怎麼了?」洪錚皺著眉頭問道。

「沒事,想起了八年前的一個故人。」司徒洛馨抬頭看向天空,「皇,你說這世上真的有因果嗎?」

「怎麼說?」

「一飲一啄,都是天定,有些東西,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司徒洛馨幽幽的嘆息一聲。

古城中心,有一座巨大的演武場。在演武場上,有一個寶座,上面正坐了一個年級約三十歲左右的女子。她身穿一身旗袍,慵懶的坐在那裡,鳳眸極為的魅惑。

「她就是葉青靈。」司徒洛馨說道。

葉青靈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不似少女那種青澀。她非常的嫵媚成熟,身穿旗袍,前凸后翹的,豐潤飽滿。露出了藕臂,雪白晶瑩。旗袍裙擺非常短,露出了修長渾圓的雙腿,奪人心魄。

她髮髻高高挽起,唇紅齒白,瓊鼻高挺,鵝蛋臉上沒有絲毫瑕疵。頸項修長雪白,胸脯鼓鼓的,快要將旗袍都撐爆了。

她對洪錚這個年歲的人有著難以想象的殺傷力。周圍一些年輕男修士看向她的眼神無比的貪婪,恨不得將她給生吞了。

「想要帶走她可不簡單,她之前差點成婚,未婚夫乃是大羅星辰中懼留宮的天才,但被殺了。懼留宮中的人,大都兇惡,欺軟怕硬。」司徒洛馨看著洪錚,意思很明顯。若你的背後沒有強大的勢力作為支撐,想要帶走她很難。

洪錚面色依舊平靜。

這讓司徒洛馨反而看不透洪錚的來歷了。

「諸位,在下葉波,葉家家主,此次規則大家都知曉。誰贏了,便是能夠帶走我葉家的明珠。」一名老者走上演武場。他個子不高,身材佝僂,眯著眼睛,一雙眼睛中滿是陰沉之色。

這並非是他葉家的本意。

而是掌刑山,混血嶺,失落殿逼迫的。如果葉家不從,面對的將是的毀滅! 第六百一十六章混血嶺尉遲恭

葉家自從嵩皇隕落後,漸漸的衰落。到現在,淪為了大羅星辰中的二流宗派。葉家家主,也不過是通天境的修為。這樣的實力,想要生存下去,非常的困難。

葉青靈依舊危險著,魅惑眾生。杏眼中,柔波點點,水汪汪的。這是一個禍水級別的女子。

隨著葉波的話語,演武場上多出了一道道的身影。全部都是年輕高手,意氣風發。

「我失落殿要定了,她身上有失落古術!」一道強大的氣息出現,修為轟然爆發,露出了他的真容,眸子中像是有彩虹一般。

鶴扶天!

洪錚眼睛眯了起來,看著鶴扶天。鶴扶天的身後,還跟隨著幾個失落殿的高手,全部都是徹地大境一重天左右的修為。而鶴扶天,已經達到了四重天!

「鶴扶天,你似乎忘了我的存在!」又是一道身影出現,接著,三四名高手出現了。耶律彤走上了演武場,腦後一輪神光如同輪迴盤,照亮虛空。他的身後跟隨著幾個如同煙霧般的身影,隱藏在黑暗中,非常的陰冷。那些都是超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