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從傳訊開始的那一剎那,記錄之中,便是一片虛空的白霧狀態,朦朦朧朧,彷彿已經停止了一般。

這種白霧狀態,一直到璇璣石後面的所有,都是如此。

後面,沒有後面了。

「沒記錄下來。」

「或者是,被未知的因素抹除了。」

夏妍卿聲音凝重,隨即又立刻拿出了她自己的璇璣石。

她無比珍貴的限量版璇璣石,此時上面裂痕密布,彷彿隨時都會炸開一般。

璇璣石都成這樣了,其中的記錄,能保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的呢?」

夏妍卿看向夏可卿。

夏可卿也立刻拿出了她自己的璇璣石。

她的璇璣石雖然沒有裂痕,但是上面卻也空蕩蕩的,沒有任何記錄。

「記錄空了。」

夏可卿吃了一驚,隨即驚呼道。

諸天之出租師尊 「看樣子,很重要。走,見太祖。」

夏妍卿立刻說道。

隨即,她甚至於啟動了緊急的手段,以最重大的事情發生的方式,直接激活了眉心深處的守護印記。

那是她在瀕死的關鍵時刻才可以啟動的守護印記,啟動一次,幾乎相當於將自己的一次活命的機會白白浪費掉了!

但,夏妍卿極為果斷!

她現在還記得這件事,但說不定,下一刻就會忘記。

所以,她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來將消息傳遞出去。

「嗡——」

守護印記開啟的瞬間,夏明淵的身影已經自虛空凝聚,陡然出現在了夏妍卿的身前。

「妍卿,怎麼回事?在九龍正殿區域,開啟守護印記?」

夏明淵出現之後,見夏妍卿和夏可卿都在,卻沒有生命危險,不由安心了幾分的同時,也不由頗為動容。

他很清楚,夏妍卿不僅聰明,還非常的沉穩。

若非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像是這樣一次活命機會的守護印記,絕不可能如此草率的使用。

「太祖,且聽妍卿仔細說來。」

夏妍卿毫不猶豫,立刻將她與陳悟真的交流的事情說了出來。

只是,在說到九荒神凰塔的解決方法的時候,夏妍卿的俏臉明顯的一片血紅,她好幾次說話的時候,聲音竟然無法出口。

她一咬牙,卻還是頂著未知的、恐怖的壓力,將關閉『九荒神凰塔』的話說了出來。

說出來之後,她嬌軀連連顫抖了好幾次,嘴角已經開始大量的淌血,連一頭如瀑的黑髮,都明顯白了幾分。

「嗡——」

下一刻,夏明淵眼眸一凝,眼瞳收縮的同時,一股浩瀚的霸道本源能量,直接朝著夏妍卿籠罩了過去。

好一會兒,夏妍卿的情況才略有所好轉,但是白了的一部分長發,卻沒有完全變黑。

這顯然是留下的真正的道傷。

「九荒神凰塔,其中發生了天大的變化!」

夏明淵沉吟之間,來回踱步了片刻,道:「不行,這件事我一人,怕是也難以處理。這樣,我先親自去將那陳悟真請過來,然後再加我的兄弟張泰成喊過來幫忙。」

「太祖,我和妹妹去請吧,順便看看他的情況。」

夏妍卿立刻請求道。

「嗯?我輩修士,不能自視甚高,我雖是老祖級的存在,但卻也只是一個修士,並不高人一等。」

夏明淵當即解釋道。

他本能的以為,夏妍卿是認為他親自去接陳悟真,有失體面,有失身份。

「太祖,並非如此。以我看,恐怕,九荒神凰塔要出事,大夏皇族,不能沒有太祖您坐鎮。」

「我讓你張師祖鎮守,應該沒問題的。」

夏明淵又道。

「我始終還是覺得不安,認為太祖不出門最好。此次的事情,陳公子出面幫忙,卻遭遇到了不測,我若不能親自去看看,心中始終是過意不去的。太祖若是要表現出誠意,大可等陳公子來了,再誠意相待,便好。

陳公子,卻也是那種不拘小節之人。」

夏妍卿倒是很堅持。

她也不知道原因,但,她更想親自確定陳悟真的情況。

「也好,那便這樣吧。沒有想到,世間竟是出現了如此逆天的天命師。卻不知,是福是禍。」

夏明淵有些唏噓。

……

「真是厲害了,竟然出現了反噬?莫非我還真是天命師不成?」

方凌曦和林詩琴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之後,陳悟真臉上反而多了幾分戲謔之色。

「九荒神凰塔,你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陳悟真原本是根本不屑於去理會的。甚至於,也讓大夏皇族不要干涉,任由你隨意變化。

但,不知你蘊含了什麼重要的東西,竟是連我陳悟真,也敢反噬?

是類似於上位者的『守護禁忌』嗎?

或者,是一道禁忌的法則秩序?

不容許任何人侵犯?

看樣子,你們圖謀不小不說,還異常兇狠霸道,不允許任何意外發生!」

「很不巧,我偏偏不會讓你們如意!」

「既然不願意關閉是吧? 農家科舉之路 那就別關閉了!」

陳悟真微微捏拳,眼眸之中顯出了幾分怒意!

重生以來,這次璇璣石忽然爆炸,法則反噬,讓他第一次吃了一個小虧!

這,卻絕對是對於他的尊嚴和能力的最大踐踏,最大的挑釁!

「嗡——」

陳悟真抬手,衍化一道天樞奧義,化作光幕,默默的看向了他自己。

光幕之中,他自己的模樣如鏡子之中的他一般,完全呈現了出來。

只是,陳悟真凝眸看過去的時候,彷彿看到了一片殘影。

殘影之中的他,正是他自己,卻彷彿九竅淌血,眼瞳一片死寂。

總裁大人放過我 「死了?!」

陳悟真眼瞳一縮,仔細凝視,卻發現,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彷彿一幕無比詭異的幻象,又彷彿是一場離奇的錯覺。 「有意思,這是凶兆嗎?」

「這世間,還有人能殺死我陳悟真?!」

陳悟真心中冷笑,眼神更顯戲謔。

「管你什麼法則守護,什麼逆天手段,咱們,走著瞧。」

陳悟真心道。

隨即,他輕輕呼出一口氣。

氣流飛出,在虛空化作一道魂火,將那漣漪之中的他自己的投影,瞬間焚燒,化作齏粉。

他的神色沒有什麼變化,但,他卻已經生出了想法。

買了璇璣石,聯繫上夏妍卿后,讓夏妍卿直接開啟陣盤,他去那九荒神凰塔之中走一遭!

天命師,經常會發生非常離奇的事情,陳悟真其實是知道的。

但他重生那一世,也並沒有與什麼天命師打過交道。

那一世,他誰都不信,他只相信他自己。

所以,所謂的天命,他如當笑話一般看待!

而事實上,他掌握著絕對的實力之後,任何覺得他會倒霉的天命師,都倒霉了,而唯獨他沒有倒霉。

任何覺得他會在某時某刻死去的天命師,都死了,而唯獨他還活得好好的。

是以,他更覺得,那些都是笑話。

可如今,親自體驗了一把詭異、離奇卻甚至於連他這個絕世邪帝都無法理解的事情之後,他的心態,發生了很直接的變化。

如今,這一世,此時此刻,他忽然對任何天命師,都有了非常濃厚的興趣。

「對了……那南宮雨薇,就蘊含天命血脈,擁有天命師的能力。該不會,重生前那一世,她的失蹤,是真正的失蹤,而並非是死在了古遺迹之中吧?」

莫名的,陳悟真心中一跳,竟是非常奇怪的想到了南宮雨薇,彷彿心血來潮一般。

「多半是了。」

陳悟真略微沉吟,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隨後,他默默的閉上眼,認真的參悟《伏天古經》,並進行更深層次的修鍊。

……

皓月學院,終於在半天之後,到達了。

靈越飛舟落在皓月學院的廣場上時候,這裡已經匯聚了大量的修士。

四周很是熱鬧。

一群群的男女修士,身著靈衣,氣質卓絕。

「夫君,我們先去上繳身份銘牌。」

方凌曦開口道。

陳悟真一行人很快上繳完身份銘牌后,林詩琴和林嬋兒、陳悟真也都進行了名單登記。

達到真元境七重以上,就可以有測試的資格了。

陳悟真的本體境界,剛好達到了要求。

登記完后,陳悟真等人便來到了分配到他們的休息區域。

陳悟真等人剛過來便發現,學院劃分給他們的休息區域,竟是已經有人了。

方凌曦拿出玉牌,對照著廣場的環境看了看,發現沒錯之後,秀眉不由微微蹙起。

方凌曦身邊,方凌霄和方雲浩卻微微低頭,臉色有些難看。

「姐,是元龍鎮的徐逸山、徐逸海兄弟一行人。」

方凌霄紅著臉,滿臉憋屈、慚愧之色。

「哦,原來是他們。聽說元龍鎮徐家出了很多天驕,也越來越強大了。怎麼,他們佔據著我們的休息區域,是什麼意思?」

方凌曦顯然是和徐逸山、徐逸海並不熟悉的。

「聽聞,方家出了個了不起的贅婿?還能文以載道,文道入境?」

似乎感應到了方凌曦等人不善的目光,徐逸山和徐逸海一群人頓時走了過來。

徐逸山更是目光肆無忌憚的盯著方凌曦和林詩琴看了起來。

「嘖嘖,方家是越來越不行了,方凌霄和方雲浩,你們兩個廢物也來了?對了,方雲音那小賤人呢?怎麼不在?」

徐逸海眼神格外輕蔑的嗤笑道。

「我就是那個贅婿,你們想找事?」

陳悟真抬手,制止了方凌曦、林詩琴和林嬋兒等人出面,主動走了出來。

「喲,原來你就是那個選擇入贅的陳家廢物啊。聽聞你吟詩不錯,來,給我們吟一曲。 重生資本狂人 若是滿意了,這地兒,就讓給你了。」

徐逸山戲謔道,那肆無忌憚的目光,這才從方凌曦、林詩琴身上收回。

他有些趾高氣昂,眼神輕蔑,話語充滿了嘲笑之意。

說話之間,他走了出來,抬手拍向陳悟真的臉,似乎想隨手拍兩巴掌,表現一下自己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