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若是能夠進入真龍府中,代表著他已經被真龍府認可,到時候在大晉皇都中尋找天材地寶時候,也會便利許多。

而且進入真龍府後,林寒在這皇都之中,也算是有了一個正規的落腳處。

心中想著,林寒走到了真龍府前。

那裡,一座巨大的拱門,用黃金鑄造而成,聳立在大地之上。

拱門中央,一塊紫金額匾之上,「真龍府」三個大字,雕琢在其上,一筆一畫蒼勁有力,給人一種沉重的威壓感。

「雕琢這三個字的人,定是一位儒道的書法大師。」

林寒心中暗暗讚歎了一聲。

黃金拱門之下,一個老者正端坐在那裡,背後站著兩尊仿若鐵塔般的皇室甲士。

這老者身前有一張桌子,桌子前,一個個年輕天驕正在排隊,似乎在認證真實信息,準備入住真龍府。

林寒看到了,一個個年輕天驕在註冊完自己的信息后,便是得到了一塊真龍令牌,神色顯得頗為興奮。

看著那長長的隊伍,林寒無奈搖了搖頭,讓閻鬼、幻女以及火龍駒,在這一旁等待,他走到隊伍后,準備排隊。

但就在這時,一道狂暴的嘶吼聲突然響起。

「吼!」

這嘶吼聲,恍若是一頭遠古龍象在咆哮。

一瞬間,所有正在排隊,還是準備來排隊的年輕天驕,都是紛紛望向咆哮聲傳來的方向。

林寒自然也不例外。

就在眾人剛剛轉身望去的時候,不遠處皇城門口的方向,一頭高約百米的巨象,渾身生長著密密麻麻的青色鱗片,兩根象牙如同刺天長矛,顯得無比威武和恐怖。

「龍鱗象?」

林寒從太古龍帝的記憶寶藏中找到了這一種強大的生靈記載。

龍鱗象,可是大荒中的霸主惡獸。

要想馴服一頭,沒有極其恐怖的實力,根本做不到。

這一頭龍鱗象,百米高大,鱗片森寒,絕對是成熟期的龍鱗象,最少都有著化龍境六重天、甚至是七重天的強大修為。

以一頭化龍境的龍鱗象作為坐騎,在皇城中橫衝直撞。

可想而知其主人,到底有多麼的囂張!

「快看,那好像是荒獸門閥傲家的三少爺傲無寒,他可是僅次於大晉六傑層次的強大天驕,戰力十分可怕。」

「不知道這龍鱗象是不是傲無寒親自馴服的,若真的是他親自馴服,那他的實力,如今恐怕最少也有化龍境七重天,甚至是化龍境八重天!」

「真龍府,果真是天才彙集,一個個都是強大得難以想象。」

……

周圍不少人都是在暗自議論。

林寒目光微微一動,他自然是聽到了這些議論聲,也知道那龍鱗象中端坐的年輕男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果然,九大門閥中的年輕天驕,並不比霸主勢力中的弟子弱多少。 而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

「傲無寒,沒想到你也來的這麼早?」

一道長笑聲從遠處響起。

而伴隨這道長笑聲,又是一陣恐怖的獸吼聲從遠處傳來。

眾人眼神驚異,朝著不遠處望去。

他們視野中,再次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

那是一頭將近五十多米高的黑色巨狼,渾身的毛髮仿若鋼針一般,一雙血色的雙目,充滿著無盡的煞氣。

這黑色巨狼,眼神死死盯著龍鱗象。

兩尊龐然大物,都是大荒中的惡獸,此時碰到,兩者都是相互嘶吼一聲,似乎恨不得立馬搏殺在一起,

「幽冥狼!」

眾人都是驚呼出聲。

一頭五十多米高的幽冥狼,絕對是狼群中的王者,恐怕比龍鱗象,還要兇猛。

「沒想到又來了一頭強大的惡獸。」

不少來自雪州大地各處的天驕,都是眼神帶著羨慕,看著不遠處的兩道身影。

林寒也是神色一動,朝著那邊望去。

騎在那幽冥狼身上的身影,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面容俊朗,臉若刀削,沒有傲無寒臉上的孤傲,但卻帶著一種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氣息。

「化龍境九重天!」

林寒魂力散發出去,瞬間感應到這年輕男子的武道修為,十分強大,僅次於大晉六傑。

他心中微微一驚,如今的大晉皇都中,果然是卧虎藏龍。

隨便出來一個年輕人,都是有著強橫的天資。

當真是人人如龍!

重生之庶女心計 「那幽冥狼上的年輕男子我認識,是公孫門閥公孫家的大公子,叫做公孫鵬,人稱大鵬公子,在大晉帝國中極其出名。」

人群中,有人發現了此人的身份,頓時驚呼道。

龍鱗象上,傲無寒看向巨狼上的公孫鵬,冷笑一聲道:「公孫鵬?沒想到你也來到了這裡,我以為你根本看不上真龍府。」

最後一個月內,不是所有的天驕都會來真龍府。

不少大勢力中的子弟,都是依舊待在家族當中,跟隨家族中的長輩進行歷練,或者在自己的宗門中接受一些強大傳承,為一個月後的雪中真龍會做好萬全的準備。

來到大晉皇都的真龍府,大部分都是大晉帝國的本土天驕,除此之外,就是雪地大地上一些散修,或者小門小派中的天才。

就比如這個傲無寒,還有那公孫鵬,他們的家族就在大晉帝國中,因此來到這真龍府。

不過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並不怎麼樣。

傲無寒冷哼一聲后,便是騎著巨大的龍鱗象,朝著真龍府門口走去。

他所經過的地方,眾人都是匆忙退避。

這個傲無寒,身份尊貴,實力強橫,座下更是有著一頭如此強大的惡獸,自然無人敢招惹。

不過報名的隊伍只有一個,而林寒,正好站在了傲無寒前進的道路上。

傲無寒若是想要報名進入真龍府,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站在林寒身後排隊。

第二,則是直接碾壓過去。

傲無寒,身為荒獸門閥傲家的三少爺,心高氣傲,他看到林寒穿著一身樸素的青衫,眼神深處露出一絲譏諷。

看來,又是某個鄉野之地來的小子。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傲無寒站在龍鱗象上,居高臨下,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對著前方的林寒冷喝道:「哪裡來的卑賤小子,竟然敢擋本少的路,抓緊滾開!」

林寒聽到背後傳來的冷喝聲,只是微微回頭掃視了他一眼,隨即便又是轉過頭,繼續排隊,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傲無寒話語中的威脅之意。

這一幕,讓周圍不少人都是暗暗心驚。

前妻,請留步 這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的青衫少年,明知道傲無寒的秉性,卻是如此淡然,是天真,還是某個大勢力中的強大天驕?

九天蒼穹變 「太年輕了,就算再厲害,也不會厲害到哪裡去。」

有人發出嘆息,認為林寒今日必血濺當場。

而此時,看到林寒如此淡漠的姿態,傲無寒一雙本是孤高的眸子,果然瞬間陰沉了下來。

「吼!」

似乎是感受到了傲無寒的殺意,他座下的龍鱗象,發出一聲恐怖的嘶吼,似乎就要衝過去,將林寒踩成碎泥。

林寒再次轉身,目光也帶著一份冷意,看向傲無寒道:「要麼好好排隊,要麼立馬滾開,你難道不知道,你座下的這畜生,已經打擾到我了。」

傲無寒確實囂張。

但此刻,林寒的話語,雖然平靜,但卻是比他還要囂張。

要麼排隊。

要麼滾。

隨便選擇一個。

囂張!

無比的囂張!

傲無寒眼神中的寒意,終於變成毫不掩飾的殺意,他嗤笑一聲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得罪本少的下場是什麼?」

林寒神色淡漠,道:「願聞其詳。」

看著林寒那一直都是淡然無波的神色,傲無寒眉頭微不可查一皺。

這小子,為何能夠一直如此毫無波動?

難道,這小子並非什麼鄉野之人,而是某個霸主勢力中的天驕,故意將自己隱藏成如此樸素的模樣?

傲無寒心中出現了一絲猶疑。

他座下的龍鱗象,雖然在嘶吼咆哮,但卻始終沒有邁出那粗大如天柱般的蹄子。

「我若是你,便不會對這位小兄弟出手。」

突然,一道帶著譏諷的聲音,卻是突然在這片空地上響起。

唰!

一道身穿錦衣的年輕男子,背後跟著兩個身穿麒麟寶甲的侍衛,從不遠處緩步踏來。

「是他?」

林寒神色微微一詫。

他看到了那錦衣男子的面容,一瞬間就認出來了,此人,不正是先前在那客棧中因為一個屬下得罪了自己,而向自己賠禮道歉的梅軒嗎?

這種人,喜怒而不形於色,是真正有城府之人,而不像傲無寒這種二世祖一般的紈絝,處處鋒芒畢露,不可一世。

「梅軒?沒想到你竟然也來了?」

龍鱗象上,傲無寒眉頭皺起,眼神中有著深深的忌憚。

他沒想到,今日在這真龍府前,自己竟然遇到了兩個老對手。

八大門閥,雖然表面上是一個聯盟,但實際上,每個門閥之間都是在暗自爭鬥。

他們這些門閥下的子弟,自然也是爭鬥個不停。

「是梅軒!」

「是金日門閥梅家的絕世天驕梅軒,和傲無寒還有公孫鵬一樣,都是僅次於大晉六傑的強大存在。」

……

不少人認出了梅軒的身份,紛紛竊竊私語道。

「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上一次是我管教下屬不利,還請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

梅軒對著林寒出聲道,這句話貶低了自己,可以說是給足了林寒面子。

林寒只是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此人城府深沉,林寒並不想與其太過接觸。

隨即,梅軒看向傲無寒,本是帶著笑意的神色,頓時露出譏諷,道:「傲無寒,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在小兄弟後面排隊,這位小兄弟,可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

「傲無寒,梅軒從來不會無的放矢,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排隊吧,別踢到了鐵板,到時候丟人現眼。」

不遠處的公孫鵬,也是冷冷一笑。

無論是梅軒還是公孫鵬,他們的話語,聽似是在勸諫傲無寒收手,但實際上卻是在激怒傲無寒。

果然,聽到自己這兩個老對手的譏諷聲音,一陣怒意,讓傲無寒瞬間將心中的猶疑忘得一乾二淨。

他騎在龍鱗象身上,對著林寒喝道:「小子,最後一次機會,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立馬滾到一邊去,第二,死!」

很顯然,傲無寒將兩個老對手給他的怒火,要全部宣洩到林寒身上。

「不得不說,有些人簡直愚蠢到了極點,被人當槍使,卻是渾然不知。」

林寒搖了搖頭,看向傲無寒,眼神冷冽道:「在我這裡還有第三個選擇,那就是,你死。」

傲無寒臉色鐵青,隨即雙目生出一種暴戾之色,吼道:「龍鱗象,衝過去,碾死他!」 「碾死他!」

充滿戾氣的聲音,在整個真龍府前的空地廣場上回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