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們又要繞上好遠的路了。」夏昭衣說道,「從那邊過,我怕我晚上睡著了,你會被人偷走吃掉呢。」

青雲蹭她。

夏昭衣一笑,又揉了揉它:「別怕,有我。」

而其實,被偷走的何止會是青雲,說不定,她這個瘦弱小童也會在夢裡被人直接抱走給殺了。

遠處那村子,闃寂死靜,村道如廢墟,破敗的房椽橫在路面,村東那一大片,全是被火燒掉后的焦炭。

這村子原先應有七十來戶人家,現在連完好的小屋都不剩五間。

這地方已經荒敗很久了,是龍虎堂那老當家的手筆了。

兩間小屋現在被收拾的乾淨,其中一間亮著一燈,燭火幽幽,有一絲很清淡的香草氣從裡面飄出。

房間里有很輕的翻書聲,似乎看的極慢,良久才傳來一聲,還伴有極輕的咳嗽聲。

隔壁房間里,沈冽躺在錦毯上邊。

儘管鋪著毯子,可凹凹坑坑的木床,還是令他非常不適。

他翻了個身,安靜的看著窗外的月色。

隔壁極其壓抑的咳嗽聲又傳來數響,沈冽躺不下去了,坐了起來。

清瘦修長的身形,在地上落了道清影。

頓了頓,他起身走了出去。

門被推開,沈諳看過去:「怎麼還不睡?」

沈冽沒說話,走來在桌子旁邊坐下。

年輕俊美的面龐,裹了一層霜似的冰冷。

「喝茶么?」沈諳又道。

邊伸手去提桌上茶壺。

這套白瓷茶具是他最愛的,無論去到哪裡都得隨行帶著。

沈冽沒回答,看著沈諳提壺倒茶,修長的手指將茶盞遞來。

他抬起手觸碰了一下,還有一些溫。

「涼的差不多了,」沈冽說道,「我去讓石頭給你再煮一壺。」

「不必了,我也快睡了。」

沈冽點點頭,看著沈諳的書冊,頓了下,輕聲道:「明日到了壽石,你便要走了吧。」

「嗯。」

「來接你的人,都到了?」

「你怕跟他們碰上?」沈諳笑道。

沈冽面無表情,輕搖了下頭:「很無謂,傷不了我了。」

沈諳淡笑,收回目光繼續看書。

「這次回去,我們大概什麼時候還能再見?」

「怕是見不到了,我這具身體,如今不過一灘泥一枯木。」

「嗯。」

你的微笑燦若晨星 氣氛又沉默了。

良久,沈冽支著桌子起身:「我走了,回去睡了。」

「這就回去了?你還沒說過來做什麼。」

沈冽頭都不回,已大步離開了。 鐵明通今年的收割機,還是在幫羅小冬的小龍村的居民們收割小麥,收費,但是收的價格很實惠,而另外,小龍村也有一些外來的收割機,總的來說,今年沒有誰壟斷了市場,和去年自是大不一樣。

鐵明通和蘇炳昌,上來和金老二打了招呼,金老二看在他們是羅小冬的朋友的份上,也沒有嘲笑或者諷刺他們,客客氣氣的。

而鐵明通和蘇炳昌,能夠一睹金老二風采,也都十分高興。

這今天,多了一個何百歲,蘇炳昌和鐵明通,看金老二和何百歲這個老人站在一起心生奇怪,金老二介紹了一下,說道:「這位是何先生,是我的表哥,當年也是一個大英雄人物!」

老何擺擺手,說道:「別說當年的事了,好漢不提當年勇!」

我心蕩漾 這時候,正角兒終於來了,那就是東方龍和東方夜。他們兩個人坐著一輛豪車,來了!

羅小冬說道:「他們還是來了!」

金老二揶揄道:「他們怎麼可能不來?」

這時候,東方龍和東方夜下來,羅小冬打眼看去,東方龍還是那個樣子,只是臉上回復了一定的自信,而旁邊下來的五十來歲的人,應該不是別人,正是東方夜。

傳說中的東方夜!

東方夜穿著一身簡單的運動服,看不出任何豪華奢靡之氣,上前來,然後那東方龍小聲說道:「前面這個人,就是羅小冬!」

現場的六個記者,開始狂拍照,然後,開始錄像。

不少的現場的觀眾,也開始拿自己的智能手機,開始拍照了。

羅小冬心裡倒是不緊張,很淡定,淡然,但是問題是,胖子和郭大路,還有白珊珊,都開始緊張起來。

羅小冬把項鏈給了白珊珊,就是那個何百歲的帝王綠吊墜,然後說道:「你放心吧。我沒事的!」

白珊珊說道:「這,你帶著不是更加保佑你平安嗎?」

羅小冬說道:「說真的,我覺得這東西保佑不了人,而且這東西一千多萬,很容易一拳頭打碎裂的,那就太可惜了。」

白珊珊說道:「我只是暫時替你保管吧!」

羅小冬說道:「我們在一起以後,我還從來沒送你任何禮物呢!」

白珊珊笑道:「我不是那種人,不過,謝謝你了。」

胖子在一旁說道:「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談情說愛?」

郭大路說道:「羅小冬,你是不是沒經歷過敗仗,不怕死啊?東方夜,我聽蘇炳昌還有鐵明通說,這東方夜的武功,出神入化,基本上一生未嘗一敗仗,你覺得呢?你真的一點不怕嗎?」

胖子說道:「對啊?這一點,我聽鐵明通說過了,說了東方夜的本事。」

婚久見人心 羅小冬說道:「行了,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轉眼,東方夜到了眼前,看著羅小冬,忽然,說道:「羅小冬,你是故意穿成這樣的嗎?」

羅小冬笑道:「我是一個隨性的人,況且你別忘了,我是一個小農民而已,我的根在農村,農村穿成這樣,不會有什麼奇怪吧?」

羅小冬穿了一身牛仔褲,加帆布鞋,上身是一件汗衫,白色的汗衫,已經髒了一角了。

這時候的羅小冬,和自己剛出來,剛獲得仙力的時候沒啥兩樣,只不過是帆布鞋是剛買的新帆布鞋。

但是在大多數人看來,羅小冬的打扮,無疑是土包子一個。

金海市雖然人均收入比較低,白領的收入也就是三千到五千塊,但是打扮還都蠻好的,滿時髦的,這時候的羅小冬,就顯出自己的土氣了。

所以東方夜上來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羅小冬,覺得這人就是土包子一個,但是東方夜卻不是羅光,不是東方上,東方夜雖然問了一句,忍不住問了一句,但是卻也不敢大意。

東方夜點點頭,說道:「行把,我不管你穿什麼,但是,今天你我這一仗,看起來是不可避免了。對了,金老二。」

狙擊兵王 金老二上前,說道:「東方夜!」

東方夜冷笑一聲,說道:「我們之間,的恩怨,你都了解嗎?」

金老二點頭,說道:「我想你我都清楚,我打聽到,王姓老人是你的師傅,而他的爺爺,在民國時期,和我的祖上有一些矛盾,你指的是這個事情嗎?」

東方夜點頭,說道:「事情都過了幾十年了,接近百年,這麼說吧,今日一戰,如果我輸了,我們的恩怨從此了結,不再多說,時代有其局限性,不同的時代,恩怨其實不應該帶進來的!」

羅小冬忽然對東方夜有了好感,因為這人說的太對了,時代的局限性太大了,不太可能冤冤相報。

羅小冬想說什麼,金老二插口,說道:「行,既然如此,我也下一個保證,或者做一個賭注,那就是,如果今天白老大的徒弟羅小冬輸了,我金老二從此退出江湖,不問江湖事,你看如何?」

東方夜點頭,說道:「一言為定。」

羅小冬頓時感覺自己壓力很大,的確,自己有仙力,但是現在就存在一個疑點,那就是,這個東方夜,據說也是力大無窮的,那麼,他會仙力嗎?

如果東方夜會仙力,那麼毫無疑問,自己今天恐怕要吃敗仗了!

羅小冬對著上蒼祈禱,希望他不會仙力,這時候,低語聲又出現了。

這是繼上一次賭博拋硬幣的時候出現低語聲以來的頭一次出現!

羅小冬仔細聽著,但是聽不明白這個低語聲說著什麼,而顯然,這低語聲,是直接干擾了他的腦子,大腦,類似於干擾了他的腦電波,別人是聽不見的!

羅小冬看了看周圍,別人的表情依然很正常,絲毫聽不到他能聽到的模糊的低語聲!

羅小冬又凝神仔細聽著,這時候,那低語聲又消失了,但是羅小冬忽然心中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可以明確的感覺到,這個東方夜,不會仙力!

羅小冬又運作了一下自己的仙力,將五成仙力集於手掌,然後心想,這下,他東方夜非輸不可,但是轉念間,羅小冬又想,自己如果不用仙力攻擊,只用仙力防禦,那麼,能和東方夜過幾招呢?

這讓羅小冬很好奇!

這時候,東方夜見羅小冬發愣,跟個傻子似得站在那裡苦思冥想,說道:「羅小冬,我們開始吧?」

羅小冬愣神了一下,金老二拍拍羅小冬的肩膀,說道:「羅小冬,想什麼呢?馬上上戰場了!」 羅小冬回過神來,說道:「哦,哦,好!」

這時候,老吳頭也來了。

羅小冬看到老吳頭來了,打了聲招呼,金老二頭一次見老吳頭,昨天沒注意,說道:「這位是?」

羅小冬說道:「這是和我一起種地的老農民,我們管他叫老吳頭!」

金老二哭笑不得,說道:「你這,你這,哎,我怎麼說你好!」

羅小冬說道:「金老太爺,您無須擔心,我沒事的。」

金老二半信半疑,總覺得今天羅小冬的狀態不對,不如昨天。

很快,激動人心的戰鬥就要開始了!

羅小冬上前,說道:「那就開始吧!」

東方夜反而不急切,說道:「你準備好了嗎?」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說道:「我沒什麼需要準備的。」

東方夜點頭,說道:「好!」

然後,擺出了一個詠春的起手式。

羅小冬剛要擺一個詠春的維持中線的起手式,結果見對方也是如此,奇怪了。

羅小冬一愣,那對方居然就這麼攻擊了上來。

羅小冬趕緊回防,這時候,才感覺到,對方的力道之大,遠超東方上羅光羅達還有陳北冥!

羅小冬沒運仙力,一下子被打出了三步遠。

現場頓時爆發出一陣掌聲和喝彩聲,羅小冬不及看是什麼人在呼喊鼓掌,趕緊做好防禦中線的措施。

而金老二,鐵明通和蘇炳昌,都看的很著急,鐵明通的眼珠瞪得老大,蘇炳昌汗珠子都下來了。

這時候,胖子和郭大路,看羅小冬處於下風,趕緊呼喊:「羅小冬,加油啊!」

羅小冬心中不服氣,於是沒有運作任何一分仙力,直接就是用普通的三招九變,攻擊了上去。

果然,不是對手!

後背挨了一角,羅小冬趕緊一個翻轉,側身,然後總算是立定了。

而這時候,現場又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羅小冬知道,自己處於下風了,但是,不知道怎麼了,忽然,一股子倔強之氣,湧上了羅小冬的心頭。

羅小冬暗下決心,自己要不用任何一分仙力,擊敗對方,擊敗東方夜!

但是,顯然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不過,羅小冬也明白,自己的防禦力驚人,雖然被打,也痛,但是卻抗的住,這防禦力,也來自仙力。說白了,仙力分為進攻和防禦兩種,羅小冬是打算不用任何仙力去攻擊,但是防禦方面,羅小冬不能撤去仙力,羅小冬不知道怎麼撤去。

也就是說,羅小冬還是佔了仙力的便宜。

羅小冬如果不用任何仙力防禦,早就失敗了,但是問題是,沒有辦法撤去防禦的仙力,羅小冬不知道怎麼撤去!

所以,羅小冬的仙力加強了自己的防禦力,加強了十幾倍,但是,羅小冬故意把攻擊力抽去,沒有用任何仙力去攻擊東方夜。

這樣以來,就造成了一個現象,那就是大家看到,東方夜佔上風,而羅小冬每過十幾招,就會挨一下打。

但是,羅小冬腿上被打了兩下,胳膊被打了一下,後背部也被擊打了兩下,一點事沒有,抗擊打能力倍棒,大家看著,卻為羅小冬揪心,因為這東方夜,似乎是拳拳到肉的。

東方夜心中卻也疑惑,疑惑什麼呢?

就是羅小冬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強,雖然此人學會了白老大的武術理論,但是力量完全不大,而自己的武功,自信不輸於白老大。

那麼,這種情況下,自己的力量又奇大無比,是羅小冬的三倍力量,那麼這樣情況下,羅小冬急於防禦,就幾乎不怎麼進攻。

而防禦的時候,偶爾還有一個破綻,一共被打了十幾下了。

當然,還有另一個奇怪的地方,除了剛才說的,東方夜還奇怪羅小冬的抗擊打能力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