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櫻花島上的時候,只要夏羲和露出這樣的表情,語氣突變,零一就會有一種強烈的不適感,似乎下一秒天就要塌下來一樣。

零一灰溜溜地竄出去,頭也不回。

夏羲和打開藥箱,找出幾顆特效藥,雖說不及島上的葯好,但是它的療效也已經比平時的那些好的太多了。

她倒了水,小心翼翼地把葯餵給了葉黎寒,又在他額頭上貼了一張退熱貼。

一品小廚妃 手不聽指揮地從葉黎寒的額頭慢慢劃到他的臉頰上,夏羲和也被這俊美的容顏吸引:「想不到,兩年不見,你變得更帥了。」

她也沒意識到自己在幹嘛,直到葉黎寒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嘴裡大喊:「別走,聽我解釋,羲和,別走。」

夏羲和被嚇了一跳,冷著眼,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眼睛再看向葉黎寒的時候才發現,他只是在做夢。

「哼,你活該。」夏羲和輕哼一聲,走到窗邊的沙發上躺下。

這一天也是很累,夏羲和躺上去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間,夏羲和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臉上划弄著,她下意識拍開:「別鬧葉黎寒。」

這個動作是當初自己睡著時,葉黎寒逗弄她的動作。

葉黎寒手一震,剛剛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環視一圈之後他的視線落在那個蜷縮在沙發上的弱小身影。

這張兩年朝思暮想的臉,現在這樣安靜地躺在沙發上,葉黎寒沒有忘記當初她的每一次睡顏都被自己拍下,這次也不例外,只是,這次的夏羲和,睡得極不安穩。

突然,夏羲和睜開雙眼,四目相對。

這兩年,夏羲和就連睡覺也在接受訓練,所以兩年間,她幾乎聽見一點動靜,就會醒過來。只是回到了安陽之後,她暫時沒有了這些問題,睡得沉了些。

「你幹嘛?」夏羲和渾身戒備,從沙發上跳起來,眼睛直勾勾瞪著葉黎寒。

葉黎寒本來也是練家子,他依然看得出夏羲和現在的反應,完全是身體本能,他退後兩步:「別急,我什麼也不做。」

夏羲和:「不好好睡覺,起來幹嘛?」

「羲和……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夏羲和別開眼:「關你什麼事?快點養好了從我這裡滾出去。」

葉黎寒病還沒好,主人就已經開始在趕他了,這還是他第一次不受待見。

「羲和,你怎麼……」夏羲和的狀態,葉黎寒越看越像經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你這兩年都去哪兒了?我找了你兩年。」

夏羲和冷哼一聲:「你管不著,滾去睡覺」

夏羲和一句也不願意和他多說,可現在這樣的狀態,他怎麼可能睡得著?

夏羲和漸漸放下防備,直直從葉黎寒身邊走過,葉黎寒一把拉住夏羲和,將她往沙發上一推,整個人壓上去。

好歹也是練家子,葉黎寒就算生病,也能準確將夏羲和的手腕鉗住,原以為這樣夏羲和就安分了,可夏羲和嘴角一勾,手巧妙翻轉,掙脫了葉黎寒的手,翻身將他壓在身下戲謔地問道:

「怎麼?兩年不見,葉大明星這是要幹嘛?只怕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傳出去,你的小未婚妻要生氣了啊」

這不是夏羲和的風格,她不會說出這樣的話,葉黎寒皺著眉,低頭看了看兩人現在的動作:「羲和,下來。」 夏羲和輕挑眉:「我都忘了,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她伸手挑起葉黎寒的下巴:「唉,真是可惜了這麼俊美的臉。」

說完,夏羲和翻身下來坐在了葉黎寒身邊,嘴角一如既往輕輕勾起,眼睛平視前方,葉黎寒就坐在一旁,也猜不出夏羲和此刻的心情。

「羲和,你…」葉黎寒欲言又止,猶豫了半天,他終於憋出一句話:「這麼晚了,你還不睡覺嗎?」

夏羲和心不在焉:「我床不是你在睡么?」

「沒事,你快去睡,我睡沙發。」葉黎寒不知何時,和她說話居然變得小心翼翼了。

夏羲和站起身來,轉過頭:「我家不缺這張床,你最好快點睡,明天早上早點離開這兒,你的車我已經叫人開回來了。」

這時,零一直接開了夏羲和的門,眉頭深深皺起:「零七,事情有進展。」

夏羲和瞬間變臉,走了兩步又停下來,轉過身對葉黎寒冷冷說道:「你明天睡醒了就快走,我這裡,不養閑人。」叮囑完這句,她瀟洒的轉身。

葉黎寒只是點點頭,眉頭皺的深深,她,果然是變了,零七?這是代號嗎?你到底經歷了些什麼?

樓下汽車的聲音傳入葉黎寒的雙耳,他走到窗邊,看見那輛車飛快往城區的方向開去,目測有120碼的速度。

葉黎寒心中的擔憂,又多了幾分。他拿出手機,撥通了陸晟的電話:「陸晟,羲和回來了。」

半夢半醒的陸晟一聽,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什麼?查了兩年,他現在自己回來了?」

動靜有些大,躺在身邊的嬌姐被驚醒:「羲和回來了嗎?」

陸晟豎著食指在嘴唇上示意她不要說話:「那你們現在在一起嗎?」

葉黎寒搖頭:「沒有,陸晟,我要你調查她這兩年都發生了什麼。」

「你們怎麼了?」

「這個你別管,查就對了。」

葉黎寒掛了電話,身後就響起來一個聲音:「奉勸葉先生一句,關於我們頭兒,您還是別調查了,知道太多,對你不利。」

葉黎寒回頭,就看見一個比自己矮一個頭的小蘿莉:「你是誰?」

小蘿莉上前一步,手裡端著水和葯:「我叫十一,是這所別墅的小管家,也是頭兒最喜歡的小可愛」

說著,十一咧開嘴大笑,看起來可愛極了。

葉黎寒:十一?零七?零一?難道她們都是有編號的?

「你不用想了,我們都是叫對方的編號,不過以後你也不要叫老大夏羲和了,她早就不叫夏羲和了,她叫櫻井羲和,別叫錯了,否則她會不高興的。」

小蘿莉有條不紊地告訴他這些,葉黎寒輕挑眉:「你怎麼告訴我這些?」

小蘿莉將水杯和葯放在桌上:「因為,頭兒喜歡你呀,嘻嘻」

葉黎寒翻了一個白眼:「我當然知道她喜歡我」

「你先別得意,頭兒是喜歡你沒錯,但是她更恨你,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她有多討厭你嗎?」

葉黎寒突然覺得有些搞笑,自己居然被一個小蘿莉給教訓了:「小鬼,你幾歲?大人的事情,你真的懂嗎?」

十一:「你別小看我,我已經二十二歲了,算起來,比頭兒還要大一點。」

「你為什麼叫她頭兒?」

「你是蠢的嗎?叫她頭兒,當然是因為她是我老大啊。」十一掏了掏耳朵,資料顯示眼前這人也是一幫人的頭兒,怎麼還會問自己這麼蠢的問題?

葉黎寒:「我是說,她到底是什麼身份,這兩年,她到底幹了些什麼?突然回來,又是為什麼?」

「櫻井家大小姐,也是繼承人,要說這兩年她都做了些什麼,學習啊,為什麼回來嘛,我無法告訴你,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這兩年,她做什麼是沒有原因的,非要說一個的話,就是心情啊」小蘿莉又笑了笑。

葉黎寒突然感覺到,信息來的也太容易了吧,有些不太真實:「你告訴我這些幹嘛?」

「因為這是島主吩咐的呀,島主說,務必讓我告訴你真相,不然你會亂查的,他不想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

「島主?他是誰?」

十一搖搖頭:「島主沒說」

葉黎寒扶額,眼前這個丫頭,怕不是那個島主吩咐什麼她就說什麼吧,這麼聽話,是被忽悠還是她腦子缺根筋?

重返激情年代 老婆,麼麼噠 「好了,島主的吩咐我已經都轉達了,現在是老大的吩咐」十一指著桌上那杯還在冒著氣兒的水:「吶,老大吩咐我一定要看著你把葯吃完了才能休息,快吃吧,不然老大回來我得挨罰了。」

葉黎寒破天荒地很聽話,既然是她吩咐的,那他就照做。

看著葉黎寒把葯都吃了,十一拍拍手:「任務完成,睡覺去咯。」

「等等」

十一停下腳步:「怎麼?」

「羲和她去哪兒了?」

十一撓撓頭:「這個我不能告訴你,也不在我的任務範圍,你要想知道,自己去問老大吧。對了,還有一件事,明天你最好快點離開,老大不希望回來的時候還能看見你。」

十一說完,轉身一蹦一跳地離開。

葉黎寒躺在床上,眼睛盯著天花板,小蘿莉說是島主吩咐她把這些真相說給自己聽,但是說了像是沒說一樣,反而增加了腦袋裡的疑問,這樣,讓他怎麼睡?

才想到這裡,葉黎寒突然覺得眼皮開始打架,前一秒都還沒有睡意,現在怎麼?對了,那葯……

他躺在夏羲和的床上沉沉睡去。

透過門縫看見葉黎寒已經熟睡,十一撥通了夏羲和的電話:「喂,老大,葉先生已經睡著了,您不用擔心。」

夏羲和坐在副駕駛上:「好,明天早餐過後就趕他走,我過段時間才回來。」

「好噠老大。」

夏羲和盯著車上的儀錶盤,緩緩開口:「零一?你是蝸牛嗎?開這麼慢?」

零一渾身一震:「零七,這裡不是高速,又是晚上,一百二十碼還不快嗎?」

「少廢話,加速,不然換我來開。」

零一忙踩油門,她的車技在島上可是最差的,頂多能hold住100碼,要讓她來開車,還不如直接去死了好,省的受罪。

總裁的蜜制嬌妻 「你們都調查到了什麼?」

「關於兩年前你父親去世時的那段錄像,有發現。」 「有人動了手腳?」

零一點頭:「一般人看不出來,就算是我,也好好研究了三天才發現,視頻裡面有一個很細微的地方有剪輯的痕迹。」

「到了再說。」

夏羲和有些睏倦,到地方還有些時間,她索性閉上雙眼小憩。

沒多久

「零七,到了」

夏羲和站在一棟高嵩的大樓前,這裡是她們在西城的總部。

夏羲和進了大樓,直接往最頂層去。

「大小姐好」

一路上都有人和夏羲和問好,夏羲和只是點點頭,她徑直走向走廊的盡頭,那裡是她的辦公室。

一開門,夏羲和就見和旭拿著噴壺對著辦公桌上的那盆花不停的噴水:「再噴就死了」

和旭扭頭:「死了就換唄。」

「你怎麼在這兒?不是在島上嗎?」夏羲和坐到沙發上,腳直接搭在茶几上。

和旭竄到夏羲和身邊:「我這不是怕表妹你累著嗎?特地趕過來幫你。」

夏羲和輕哼一聲:「被外婆轟來的才對吧」

和旭板著一張臉: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她。

「給我點面子行不行,奶奶說我丟了個差事給你,就得來幫你一起調查,這不,有結果了才讓零一叫你過來的。」

夏羲和一聽,轉過頭看了一眼零一,零一自顧自的吹著口哨,眼神飄忽。

算了,相處了兩年,零一最牛的,就是吹牛,情況緊急,就不為難他了。

「說吧,什麼情況?」

和旭走到夏羲和電腦邊:「你過來,我放給你看。」

夏羲和走到辦公桌旁看著他輸入一些奇奇怪怪的代碼,腦袋開始犯暈。

這兩年,她的確是學了很多東西,但是這種技術型的東西,她只知道一點皮毛。

「你看,這一段」

電腦屏幕上播放了當天醫院的監控錄像。

看了兩遍,夏羲和眨著眼睛:「這段,有問題嗎?」

「看垃圾桶,看仔細點」

夏羲和按照和旭的指示仔細盯著垃圾桶的位置:「嗯?怎麼回事?我眼花了嗎?」

和旭:「知道了吧」

夏羲和皺了皺眉頭:「垃圾桶的位置,變了,可是時間上完全對得上啊,怎麼會……」

和旭也收起了一臉的玩味:「這才是值得考量的地方,整份監控,都已經被改過」

夏羲和一臉疑問:「可就算是這樣,它改了這裡,後面不可能看不出破綻」

「所以,他改的,是一整段,而且,是前半段。」

夏羲和突然想到什麼:「難道說,重要的那一段已經被剪掉,但是,為了湊時間,還要把該存在的一段保留下來,他們,把前面全換了?」

和旭打了一個響指:「賓果,不愧是我表妹。」

「可是這麼大的工程,只是為了掩藏真相嗎?」夏羲和很不明白,當初是韓楓告訴她葉黎寒害死了她父親,葉黎寒為什麼呢?

「零七,現在有兩種可能:一,兇手就是葉黎寒,不過,他既然已經答應和趙藝芯訂婚,就是鐵了心要和你決裂,那又何必這麼大費周章?二是…這是栽贓,而栽贓的對象是葉黎寒,那動機就不得而知了。」零一的分析,夏羲和覺得不無道理,她腦海中隨即想到一個人,趙藝芯。

她和葉黎寒破裂了,對趙藝芯最有利了吧。那為什麼那天是韓楓告訴自己呢?他為什麼會知道,如果真的是葉黎寒,為什麼他能安然無恙?

想到這裡,夏羲和抬頭:「和旭,能不能查到我父親的案子,警方怎麼處理的?」

「你是想從警方這裡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