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滋滋……

鋸片還在運轉着,夏莉臉色蒼白的喊道:“你胡說八道,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怎麼?被我說中了?你就算殺了我又怎麼樣?還是改變不了你是賤/人的事實。”

“呀呀……不是的,不是啊……”

在心理戰的攻勢下,鋸片離夏莉越來越近,對面的女生神色非常得意,不過這時候,夏莉的男朋友突然抄起凳子朝她砸去。

“讓你胡說,讓你胡說,給我去死!”

這一瞬間,夏莉迅速將鋸片推過去,這個女生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就被切成兩半。

“噗噗……犯規,噗噗……犯規……”她上半身無力的扭動着,口齒含糊不清的說着犯規兩個字,直到閉眼。

叮!

包蕾:我相信真愛了,只可惜,許力高你犯規了,懲罰是,疼死!

下一刻,許力高匍匐在地,他只感覺肚子裏有一萬根針在扎着他,疼得他眼淚水都要出來了。

而更悲催的是,疼痛感在越來越強,“啊……不要,不要啊……”

許力高捂着肚子,整個身子都開始打滾,實在太疼了,肚子裏的腸子都好像被攪了起來,身上的每一塊肉都再被撕裂。

“力高,力高,嗚嗚,你別嚇我……”夏莉脫離遊戲之後,跪在地上不斷的哭泣着,面對滿地打滾的男朋友,嬌弱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突然,許力高抓住夏莉手臂,惡狠狠的喝道:“殺了我,快殺了我!”

實在太疼了,許力高已經支撐不住了,他要死,他現在只想馬上去死!只有死才能解脫這一切。

夏莉哭着搖頭,她顫抖的從自己兜裏拿出一把匕首,這匕首還是許力高給她防身用的,以前一直沒用,現在沒想到要用在許力高身上。 “啊……殺了我,殺了我吧,求求你……”許力高聲嘶力竭的喊着,因爲疼痛,他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夏莉深吸一口氣匕首狠狠的刺了下去,“嗚嗚,對不起,力高,對不起……”

“呵呵,解脫了,沒事,夏莉,我不怪你,我不怪你……”許力高望着天花板,終於解脫了。

在許力高死的同時,第三組的一男一女也決出了勝負,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是女子贏。

她在一開始就使用了體質力量,以絕對的優勢碾壓着對方,最終贏得勝利。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林柔和蘇倩倩,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兩人還沒有動手的跡象,只是不停的謾罵着對方,要知道,現在已經過去足足二十分鐘了啊,這兩人居然還在罵着。

“你這個臭婊/砸,跟我搶張小凡,瞎了你狗眼!”饒是不說髒話的蘇倩倩,此時居然也說髒話,這一幕讓周圍的同學暗暗搖頭,看來蘇倩倩已經到了暴怒的極致了,估計她馬上要爆發了。

“你纔是婊/砸,拆散我和張小凡,我和你勢不兩立,我一定要殺了你。”林柔也不甘示弱。

“你殺啊。”我不信你殺我。

“哈哈,你騙我動手,然後你再出其不意推過來是吧,我就不動手。”林柔冷冷說道。

“時間已經過去很多了,你再不動手,我們都要死。”

“那你動手啊,殺我吧,你不敢殺我。”

“哼,少打那注意了,你騙我出手是吧,哈哈,我蘇倩倩不是那麼好騙的,你動手吧,眼不見心煩,記住,以後不許欺負張小凡。”蘇倩倩冷冷說。

話落,兩人全都沉默了。

到現在,兩人知道,其實兩人都想替對方死!

所以兩人都互相罵着對方,想要激怒對方,然後讓對方用力的推動鋸片,殺死自己。

蘇倩倩神色落寞的說:“林柔,動手吧,你不會沒膽子吧。”

“笑話,我會沒膽子,還是我死吧,免得你哭鼻子。”

“哈哈,林柔,我承認你很強,真的,比以前改變太多了,以前的你很弱,我不知道是什麼改變了你,但是你現在的實力能夠幫助到張小凡,所以,請殺我!”蘇倩倩不容置疑的說。

“你錯了,張小凡喜歡的人是你,你死了,他會傷心的。”林柔深吸一口氣,“殺我吧,把鋸片推過來。”

“實話告訴你吧,我討厭張小凡,殺我吧。”蘇倩倩陰冷的說。

“你放屁,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是愛他的,這樣吧,你殺我吧,其實我是真正的不愛他。”

兩人就這樣互相勸對方殺了自己,但是沒有一人動手,現在就算是慕容風王虎等人也看的感傷不已。

這纔是真性情,這纔是真愛,只可惜,兩人只能活一人,可悲!

“沒多少時間了,林柔,你想讓我們都死嗎?”蘇倩倩吼道。

林柔眼淚水流了出來,吼道:“讓我死吧,我不想殺你,張小凡是愛你的,我知道,我知道。”

“我知道張小凡也愛你,你殺我吧,反正你討厭我。”

“不不,你是我好姐妹,以前是我不對,我不該吃醋。”此時此刻,林柔哭成了淚人!

“咕嚕……”

這時候,胡小天顫抖的說道:“只剩……一分鐘了。”

兩人如遭雷擊!

“林柔,動手吧!”

“不,你動手!”

“只剩三十秒了!”胡小天抹了抹眼淚說。

“不不,快放我,快放我……”門外的張小凡嘶吼着,由於現在教室的門和窗戶都關着,張小凡根本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

“只剩十秒了。”胡小天閉上了眼睛。

十,九,八,七……

“林柔,既然你不動手,那我自己動手。”

林柔吼道:“還是我自己來。”

兩人幾乎同時說完,就在時間只剩三秒的時候,兩人居然沒有向前推動鋸片,而是各自向後猛地一拉!

她們居然是要向後猛拉鋸片想要自殺!

“咔擦!”

就在衆人以爲這兩人中間一定會有一個人死的時候,兩人握着手把齊齊跌出,愣然的看着自己的手中的手把。

手把頂端有一個鎖釦,向前推動的時候,鎖釦牢牢扣住,可是向後拉的時候,就能掙脫開鎖釦。

“怎麼會……這樣?”蘇倩倩震驚失色的望着手裏。

“我們……得救了?”林柔驚異地說。

叮!

包蕾:林柔,蘇倩倩成功找到脫離遊戲方法,獎勵一萬冥幣!

遊戲結束,獎勵已經發放。

所有同學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機,沒想到,這個電鋸驚魂遊戲能夠退出,而退出的方法,居然是向後拉推杆。

事實上,沒有人會往這方面去想,因爲每個人都想要活着,遊戲的規則是推動拉桿殺死對方纔能贏,試問這種情況下,誰會向後拉,那不是找死麼?

胡小天第一時間把張小凡解開了鎖鏈,聽了胡小天激動的敘述之後,張小凡也激動的撲過去,卻是發現林柔和蘇倩倩冷冷的看着自己。

張小凡嘆了一口氣,說:“你們沒事吧,太好了。”

“臭小子,以後敢欺負倩倩我揍你。”林柔挽起蘇倩倩的手突然惡狠狠說,可惜的是,林柔那精緻的面容做出惡狠狠的模樣,居然讓人覺得有些可愛。

蘇倩倩說:“林柔以後是我最好的姐妹,你對她好點。”

兩人似乎都想到什麼,對視了一眼,突然臉紅彤彤一片。

“剛纔好險,我一害怕就想吃飯。”林柔說。

“那我們去吧。”蘇倩倩說。

“嗯!”說完,兩個女生手拉手走了,留下張小凡在教室裏還沒反應過來。

張小凡無奈嘆氣,沒想到經歷了這一次遊戲,兩個女生的關係變這麼好了,不過這一點,張小凡也是喜聞樂見的。

學生們竊竊私語着,都說林柔和蘇倩倩運氣好,一些女生則是感慨她們怎麼沒死,一些男生則是感慨張小凡福氣好。

坐在位置上冷靜了一會後,張小凡更加覺得,這個紅包羣一定要早點解決,這一次都讓林柔和蘇倩倩差點死亡,那下一次呢,讓他們對上更強的人怎麼辦?

下午的時候,同學們都出去了,經歷過上午的電鋸遊戲,教室裏雖然經過那些警察和醫生的清理了,可是裏面還是有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張小凡此時一個人回到宿舍,如今魔剎受了重傷,他想要仔細問一下她到底怎麼樣,沒想到剛剛進屋,慕容風打來電話。

“小凡,十年前學校宿舍屠殺案我有線索了,我在老職工宿舍門口,你過來!”慕容風說道。 張小凡心中一動,居然被慕容風查到了一些什麼,很有可能,這個宿舍屠殺案和這個紅包遊戲有關。

畢竟據徐秀麗所說,那一次一個宿舍的人都死了,這麼大的事,居然沒有一點消息,這不是和他們現在所經歷的事差不多麼?

老職工宿舍現在已經廢棄了,坐落在學校的外圍,荒敗的大門,破碎的門窗,宣誓着此處已經多年無人問津。

慕容風一個人騎着一輛摩托車,就停在這門口抽菸。

看到張小凡過來,遞過去一支,張小凡擺擺手,問道:“你查到些什麼?”

“這裏怨氣很重。”慕容風指了指職工宿舍。

“什麼意思?難道這裏也死過人?”

“班主任不是和你說過麼,這裏發生過屠殺案?”

“什麼,你的意思是,宿舍屠殺是發生在這裏的?”張小凡震驚的說。

“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很震驚。”慕容風從摩托上拿起一個包,從包裏拿出一個檔案袋,說道:“我得到資料,這個老職工宿舍是在七八年才改的,在以前,根本不是老職工宿舍,而是學生宿舍!”

“也就是說,屠殺案是在這裏發生?”

“不錯,你看這。”

慕容風拿出檔案中的一張紙,上面寫着:卷宗,宿舍屠殺,學生慘死的字樣。

這個卷宗看起來有些年頭了,大概有幾頁紙,張小凡激動的一張張看過去,事情只是簡單的敘述了一下,並沒有說明具體的起因,只是說死了挺多學生。

隨後,便是這些死者的名字和相貌,死者後面還有具體的住址以及當年的聯繫方式。

“從那一件屠殺案之後,學校就開始經常死人了,我估算,紅包羣背後的鬼,應該是和這一次的事件有關。”慕容風說。

張小凡突然想起百花村,說道:“這些人中間有沒有住在百花村的?”

“給!”

慕容風遞來一張紙,可是紙上只有一張模糊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女子,扎着馬尾辮,長得挺標誌。

他說道:“整個檔案裏,只有這張照片沒有地址記錄。”

張小凡接過來仔細的看了一會,說:“這個人估計就是百花村的了,我能感覺到,有人故意把檔案抹去了。”

“不管怎麼說,既然鬼故意把照片資料抹去了,那麼就說明,鬼不希望我們找到,既然如此,我們繼續循着這條線索找下去。”慕容風說道。

“對了,這些檔案你是怎麼弄到的?”

“我家裏人弄到的。”慕容風說完,跨上了摩托車,說道:“慢慢調查吧,不過調查之際,我希望你好好鍛鍊自己的實力,你……太弱了!”說完,開着他的摩托車離開了這裏。

張小凡扭頭看了看身後的老職工宿舍,突然,一陣陰風吹來,張小凡抖了抖,抓緊檔案袋離開了這裏。

回到宿舍,他第一時間拿出古鏡,他想要問些魔剎關於那天晚上她和鬼對戰的信息。

不過拿出的一剎那,張小凡驚愣發現,古鏡上面裂了三條裂縫。

“怎麼回事?”張小凡驚愣無比。

古鏡旁邊有張紙,上面寫着:隱疾爆發,精神力缺失,我服用了大還丹,變成了以前的模樣,好好照顧我。

字跡很潦草,顯然是情急之下書寫的。

張小凡震驚莫名,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要讓我照顧她?

看了看古鏡,突然發現,一個怯生生的人影閃過古鏡,隨後睜大了眼見瞅着張小凡。

“魔剎?”張小凡震驚的喊。

古鏡中,確實是一個小女孩,不過這個小女孩要稚嫩了很多,就好像是……魔剎的童年……

想到是魔剎的童年,張小凡整個人古怪了起來,他連忙翻開冥界淘寶查大還丹是什麼,這一查,他震驚不已。

大還丹:劇毒之藥,副作用:使用之後,人體能量會急劇收縮,恢復到幼時模樣,切忌謹慎服用。好處是,身體經過巨大損害之後,及時服用大還丹,能夠迅速恢復,但是人體和記憶力都回到幼時,需要成長才能回憶起以往記憶……

“也就是說,魔剎服用了大還丹,才變成了幼時的模樣?”

張小凡一臉古怪的看着鏡子中怯生生的小女孩,看這小模樣十三四左右,看不出具體身高,但是臉已經初具幾分魔剎的優點了,一看就是個美女胚子。

“你是誰啊,魔剎是誰?”女孩終於忍不住說話,太可怕了,自己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一個鏡子裏,然後一個穿的很不正常的男生面色不正常的看自己,他是誰啊?

張小凡問:“魔剎不就是你嗎?”

“我不叫魔剎,我叫秦小雨。”女孩說道。

“秦小雨?”張小凡整個人不好了,說道:“你確定,那你知道你來自於哪裏嗎?”

秦小雨回憶了一下,突然捂着頭痛苦說:“我想不起來。”

“好了,你休息吧。”

“我餓……”

“你以前不是不吃飯麼?”

“我餓……”秦小雨突然出現在張小凡面前,比以前矮了一個頭,但是身材差不多,凹凸有致,形象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