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天楓王,我就知道你是一個聰明人,以後青石疆國的地盤,你將成為新的主人!」

昆天王囂張的叫著。

此時看到天楓王的態度,他已是內心大定。

他自以為是自己的話說服了天楓王,卻不知道天楓王此時有著不同的打算。

天楓王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寒芒。 天楓王此時態度曖昧,乃是另有所圖。

在他看來,青石疆國主力尚存,還可以一番死戰。昆天疆國要徹底拿下青石疆國,肯定還要消耗巨大。

而且玉秀公主背後還有一個鹿羽,聽說是進入到骨剎禁地探寶,但鹿羽遲早是要出來的。

到時候昆天王還要面臨鹿羽的挑戰。鹿羽此人深不可測,手段神秘,將給昆天王又帶來一個麻煩。

昆天王還想和他天楓疆國平分天下,真是小看了他天楓王。

他所想的,乃是趁著昆天王實力大耗之時,再趁勢而起,一舉覆滅昆天疆國!

他天楓王的雄心壯志不是一般人所知道的,他天楓王要做,就做這拓蒼域之主。

這些年世人只知一代梟雄昆天王,卻怎知他天楓王,才是真正的王者雄心!

他們天楓疆國,將在最為適合的時候動手!

他們天楓疆國的將士,在養精蓄銳著,隨時等待著他的命令。

只聽得玉秀公主激烈的叫道:「昆天王,你們敢亂來,我師尊鹿羽若是回來,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鹿羽!」

重生異界好種田 一提到這個名字,全場都有短暫的寂靜。

對於鹿羽,眾人都有一種深深的忌憚。

千國的人,都經歷過隕天荒原的大戰,都非常清楚,鹿羽是多麼可怕的人。

雖然說鹿羽挑戰昆天王是不可能的,但是誰也無法否認,鹿羽能夠給昆天疆國帶來巨大的麻煩。

這次昆天疆國將藍元國給滅了,那後面鹿羽過來搞暗殺,昆天疆國也肯定要有很多人要死在鹿羽的手下。

昆天疆國結下鹿羽這麼一個仇人,也絕非是什麼好事。

或許,鹿羽這個因素,將讓昆天王改變一些主意。

卻忽然聽得昆天王狂笑:「鹿羽?你們可知道鹿羽現在在哪裡?」

昆天王那狂笑的姿態中,透露出深深的嘲諷意味。

這讓眾人內心都是一緊,看昆天王這態度,似乎鹿羽有些不妙。

「我師尊乃是前往骨剎禁地歷練去了,很快就會回來的。」

玉秀公主連聲說道,她的心神震顫,已是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不安。

她的道心是非常堅定的,就算是此時面臨著覆滅之災,她也始終保持著自己最後的自尊和優雅。

但是鹿羽的消息,卻是緊緊牽動著她的內心。

鹿羽對她而言,早就超越了一般的師徒界限,而是屬於一種更高意義上的信仰支撐。

不知不覺中,她的聲音都嘶啞了。

昆天王冷笑說道:「那你當本王先前消失那麼久,又是前往哪裡了?本王和鹿羽在骨剎禁地早已碰面,本王已是讓鹿羽這小子永遠都回不來了。」

「啊!你說什麼!」

玉秀公主嬌軀震顫,芳心寸斷。

藍元國所有人也都是心神失衡。

昆天王雖然沒有直接說鹿羽被殺的事情,但是話中已是明白無誤的告訴大家,鹿羽已經完蛋了。

昆天王既然狂笑如此,可不像是作偽能作出來的!

「你說謊!」玉秀公主激烈無比的叫道。她向來鎮定從容,似這等歇斯底里的樣子,眾人還是第一次看到。

昆天王冷喝道:「行了,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鹿羽此子已死在本王手裡。現在,該是送你們去地府見他的時候了!」

她來時光芒萬丈 「動手!」

昆天王振臂一呼,頓時是四方雲動。

周圍昆天疆國的人,馬上是傾力出手,演練陣法。

「黑翼魔魂大陣,啟!」

轟!轟!轟!

昆天疆國來這裡的人本來個個都是高手,這個時候再展這等猛烈的黑翼魔魂大陣,頓時是威力盪千里,氣勢沖九霄。

這黑翼魔魂大陣不是昆天疆國固有的,而是幽夜魔君傳授給他們的!

這是魔族的大陣!

無盡的黑氣自陣法的各個地方醞釀出來,然後在中間不斷得到凝結和擴展,最後形成了一道尤其巨大的黑色觸角,就像是來自地獄的魔神一般。

自這黑翼魔魂大陣施展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成為了全場力量的焦點。

轟轟轟!

猛烈的黑氣觸角,像是一條橫貫天地的黑龍,朝著那一邊重重的撞去。

接招著的,乃是青石疆國的大陣。

青石疆國的人一直都在準備著防禦,這個時候陣起非常的快,有無數的白光閃現,像是雪片一般,在空間中不斷的組合,然後形成了一片巨大的光幕。

這光幕看起來像是結界,但又明顯沒到結界的層面,屬於一種比較初級的屏障狀態。但是這光幕中釋放的能量有如洪水泛濫,非常的神奇。

昆天疆國的人對於自己的黑翼魔魂大陣非常的有自信,畢竟這是魔族的絕世大陣。在他們看來,這黑翼魔魂大陣只要一轟出,就能讓青石疆國最後的防禦崩潰。

但是他們很快發現自己錯了,青石疆國演練的陣法光幕居然是將他們的黑翼魔魂大陣給直接擋了下來!

任由黑氣滔天,威勢如海,青石疆國的大陣光幕都是一力承受,全面都接下來,沒有一絲的遺漏。

青石疆國的人可不會比昆天疆國的人實力更強,能夠這樣全面接下攻勢,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陣法的問題。

青石疆國演練的陣法,比之他們昆天疆國的陣法,一點也不弱!

同樣的高層面!

「啊?」

周圍其他王國很多觀戰的人,也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青石疆國演練的陣法,似乎和他們以前的陣法很是不同。

乃是另外一種從來沒有施展過的陣法。

原來青石疆國還有這等壓箱底的絕世陣法。

他們不知道的是,青石疆國這大陣,不過是最近這幾天才開始演練的。

傳授給他們這門陣法的人,是鹿羽。

「好在有鹿羽公子傳授給我們的這絕世陣法,使得我們青石疆國可以自保。你們昆天疆國想不到吧。」 站住你馬甲掉了 青石王冷笑的有些猙獰。

「原來青石疆國這絕世陣法是鹿羽傳授的!」

眾人知道這個事情之後,都是大驚不已。

鹿羽還真是個全才,不僅自身實力高絕,還懂得這麼多的絕世陣法。 轟!轟!轟!

在昆天疆國的黑翼魔魂大陣,和青石疆國的絕世大陣相互衝擊,場面難解難分的時候。

玉秀公主馬上一躍而起,對著黑翼魔魂大陣,接連拍出了兩道掌光。

砰!砰!

每一道掌光都產生了不小的作用,竟是使得黑翼魔魂大陣后縮了一下。

雖然說沒有就此顛覆黑翼魔魂大陣,但是能起到這種反應效果,也已是足夠驚艷了。

「盟主的掌法竟這麼強!」

眾人都是眼睛一震,他們對玉秀公主刮目相看。原來自家這新盟主的真正實力,也是不俗的。

這一掌能稍微撼動黑翼魔魂大陣,就不是其他一般人所能比的。

「我師尊傳授給我的絕世功法,只可惜我沒能修鍊到位,現在還太初級,不然的話,豈是這般威勢。」玉秀公主緊緊的一咬牙,畢竟她修鍊的時間太短了。

「什麼!又是鹿羽傳授的!」

眾人渾身再震。

先前青石疆國的絕世陣法是鹿羽傳授的,如今玉秀公主的絕世功法又是鹿羽傳授的。

鹿羽何止是個全才,簡直是個妖孽!

雖然說鹿羽已經死了,但是卻一直流傳著鹿羽的事迹啊。

簡直難以想象,似鹿羽這個十六歲的少年,居然懂得那麼多的東西。

可惜讓昆天王給殺了,不然定是拓蒼域未來的第一豪雄。

只聽得昆天王一聲大喝:「你們焉能阻擋!」

轉瞬之間,他像是一隻孤鷹一般,衝天而起,手中凝聚絕世之掌光,對著青石疆國凝結出來的大陣光幕,打出至強的力量。

轟隆!

這一掌重重的拍在光幕上,本來古井不波的光波,忽然就顫動起來。

本來在給光幕加持著力量的玉秀公主,當即受到了傳導過來的強盛力量,被反震出去。

昆天王一掌之威,竟是如此的駭人。

御寵毒妃 一掌過後,馬上又有第二掌,第三掌。

轟!轟!轟!

接連的掌法轟鳴,使得光幕持續的震顫。

而這個時候,昆天疆國的黑翼魔魂大陣則是趁勢衝擊,力量翻滾。

青石疆國的大陣雖是絕世,這個時候也難以支撐了。

主要就是因為昆天疆國這邊有昆天王在攻擊,而青石疆國這邊,沒有和昆天王可以相提並論的對手。

眼看著青石疆國的光幕越來越動蕩,重傷中的青石王咬牙而起,出手再戰。

砰砰!

青石王的一掌重重的印在光幕上,他雖是全力而出,無奈受到自身傷勢的壓制,釋放出來的能量實在是有限。

當昆天王又一輪的猛攻衝擊過來的時候,隔著一層光幕的青石王被震得連連後退,幾乎跌倒在地。

「昆天王,本王和你勢不兩立!」

青石王憤怒的叫吼著。他還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大虧,內心中憤慨不已。

但此時再多的掙扎,也顯得無力。

「都給本王去死吧!」

昆天王厲聲嘶吼。

他的氣勢衝天,他知道誰也不能阻止他。

轟!轟!

隨著昆天王持續的攻擊,青石疆國凝結的光幕忽然出現了一個大的缺口。

嘩!

因為這個缺口的出現,使得光幕內外氣流失衡,風聲滾動,連連作響。

「啊!」

青石疆國眾人已是臉色大變,他們急著凝結力量,去彌合這個缺口。

但昆天王已是當先一步,對準這個缺口,打出了一道華麗的掌光。

昆天王看的非常的准,這道華麗的掌光,穿梭過缺口之後,直衝裡面的玉秀公主。

他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冷笑,他非常清楚殺玉秀公主的必要性。

等玉秀公主一死,則拓蒼域聯盟的大勢自然而然就定了。

而對此,玉秀公主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她雖然反應及時,但是畢竟受制於修為不夠。當即被昆天王這華麗的掌光給緊緊的鎖定和壓制。

就是難以動彈。

如此看來,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這掌光拍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