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說辦采青會是要掃晦氣,晦氣哪來的,雖然她很無辜,但不得不說和她關係太大了。

太后這話倒也沒有指責的意思,大意就是在堵她的退路。

還直接拉出了沁夫人。

雖然她不太了解宮中的規矩,但也知道操辦後宮事物一般都會由領頭的人來負責。

也就是說太后也默許了沁夫人成為後宮之首,而這可能是沁夫人第一次操辦宮宴的,身為她的好友,你難道真的不願意幫忙嗎?

太后這話真的是一顆釘子一顆糖,軟硬兼施,讓她無法拒絕。

她頓時苦了臉,原本還想著等珏王好了趕緊走,現在看來,不管珏王情況如何,她勢必要多留一個多月。

「你也不用光想著壞處,其實這對你也有很大的好處,如果能得太后當靠山,以後就更不會有人找你麻煩了,你店鋪要怎麼開,開到哪裡都不用愁。」秦川毫不在意的安慰。

其實他還是很贊同太后的決定的,陸錦依能在京城多呆一段時間,他們就能多吃幾頓飯,美哉。

陸錦依給了他一個白眼,就把人趕走了。

極品男生到俺村 不過臨了,她突然叫住他,問:「陸亦書這傢伙平時作風如何,身邊有沒有什麼紅粉,花心不?」

秦川被問得一愣,接著反應過來,笑道:「你是幫楊姑娘問的?」

陸錦依給了他一個明知故問的白眼。

她心裡也是有些無奈,這還是李姨托她問的。

自從陸錦依住進楊家,秦川和陸亦書秉正蹭飯的精神,也成了楊家的常客。

陸亦書性子還是有些跳脫,又愛逗趣,沒事都要找事。

楊瀾也是個大大咧咧的,兩人一來二去熟悉后便經常鬥嘴打趣。

雖說現在還看不出什麼苗頭來,但李氏也需要未雨綢繆,就托陸錦依幫著打聽一下對方的情況。

如果對方的情況非常不合適的話,那趕早的把兩人給隔開,把萌芽掐死。

如果真的有發展的可能,那倒也不錯。

李氏對女兒的婚事那是真的愁。

女兒性子拗,老太太也不遑多讓,她真擔心哪天兩人就婚事鬧翻。

若那丫頭自己願意開竅還好,能省下不少事。

只是陸亦書素日看著有點像紈絝公子哥,李氏最擔心他是花花公子類的,別到時候招惹女兒芳心又甩手走人,偏偏對方還是陸錦依的朋友,並且有一層親在,到時候就尷尬了。

陸錦依對感情這東西想來遲鈍,不管對自己還是對別人,李氏不說她還真一點都沒覺察到。

她總覺得這兩人不太可能發展起來,每天打打鬧鬧就更普通異性朋友那樣吧。

不過這會秦川的表情卻讓她面色一束:「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咳,你別緊張。」秦川摸摸鼻子,道:「那小子可能真的對楊姑娘有些心思,你也不用擔心,他表面看著雖然不靠譜,但人品還行,也不喜歡拈花惹草,不會隨便招惹紅粉的,不過倒是陸家有點不好辦。」

陸錦依明白:「陸家一定不會同意嗎?」

「嗯……若有你幫忙,倒有點可能……」

秦川沒說得很明白,但陸錦依卻聽懂。

楊家充其量就只是不起眼的商戶武夫,普通小家族都不一定樂意娶他家的姑娘進門,而且就算娶進門做妾的可能性也比較高。

所以陸家這種背靠定遠將軍的二流家族更不可能讓嫡子娶一個小門戶的女子當正妻,若是妾問題應該是不大,可顯然楊瀾也不像會願意做妾的性子。

但是如果陸錦依成了將軍府嫡小姐,那麼有她這一層關係,由她保媒,加上朋友這一層關係,楊瀾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只能說,這圈子就是這麼勢利,這麼現實。

可陸錦依是不會回將軍府做嫡小姐的,所以這件事就有點難辦了。

她皺了皺眉。

秦川卻不在意的擺擺手道:「讓他自己去解決吧,那傢伙可沒表面看著那麼簡單,說不定他這會已經在計劃著呢。」 瘋女人絕對不能死!

此時的甜匿只有這唯一的信念。不再顧忌,立刻放鬆自己的精神力使能量在自己的體內遊走得更快,同時將精神力變成一層薄膜包裹覆蓋在自己的皮膚上。讓遊走的能量無法泄漏到皮膚之外,如此變態的做法即使成年的S級也不定到,這不但需要極具龐大的精神力,同時施術者本身也必須忍受非人一般的極大痛苦。

當撕心裂肺的痛楚洶湧而至,甜匿這才意識到一個致命的問題,他現在的身體不是上一世久經考驗的魔法師,而是一個長期營養不良瘦小的5歲小鬼。在他欣喜衝破升級的那一刻鬆懈了,緊繃疲憊不堪的身體身體再也支撐不住,意識模糊地被無盡的黑暗包圍,即使他如何硬撐,不甘,焦急,還是無法戰勝身體的本能。

不!我還要救瘋女人!絕對不能睡!

就在甜匿墜入黑暗前一刻,里奇開口了,帶著讓人無法忽視的霸氣。「托德,如果你還想離開這裡,我勸你馬上住手。」

粒子刀在最後一刻停在甜圓圓脖子0.1公分前,一條細紅的血線出現在她的脖子上。

男子——托德示意手下放開甜圓圓,不可一世地回望里奇,「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大難不死的甜圓圓當即喘大氣企圖壓抑心中的恐懼,眼中戒備地抱緊甜覓,生怕下一刻他們會將他搶走。

即使已經被人打得像豬頭,挾持著,里奇天生的霸氣仍舊讓無法違逆。「因為我說。」

里奇的話引來托德的一陣狂笑,「只要有你在手上,我們還怕離開不了嗎?如果今天硬要殺她呢?里奇老大。」

「恐怕,你也走不出這裡。」話落,被托德他們打破的入口望出去,突然出現數艘警衛飛船包圍了他們。

「這是……」溫妮眉心緊揍起來。

布蘭德眼鏡閃了上,嚴肅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終於來了黃金星地下王帝的禁衛軍——黑桃K。

看著那幾艘解除隱形形態的警衛飛船,托德眼神從驚駭到驚慌,再到想通什麼囂張地大笑起來,有些癲狂地舉槍指著里奇。

溫妮馬上將半個身子擋住里奇,警告地著托德問:「托德你想幹什麼?」

特德笑得邪惡地看著他,「里奇老大果然有兩刷子,居然留了這麼一手……可是你在我們手上,即使你的黑桃K軍隊多厲害又有什麼用?對吧,里奇老大。」

像是要印證他的話,惡劣地對著里奇肩膀射了一槍,換來一聲子彈身穿肉體的悶哼,鮮血不斷從里奇受傷的肩膀流了出來,里奇卻像個沒事人一樣直直地看著托德,既沒有擦看傷口又沒有個呼痛,彷彿受傷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他,反而是溫妮在看到他受傷的那一刻,忘情地放下了武器擔憂地上前查看,焦急地撕裂自己的衣擺給他做緊急包紮。

「是嗎?如果我說跟你同歸於盡,你要不要試試呢?」里奇詭譎地笑了,抬起沒有受傷的另外一隻手對著黑桃K隊做了一個動作。

原本靜止的黑桃K隊紛紛亮出武器,目標是這裡的一切,包括里奇。

看出里奇是認真的,托特這下真的開始驚慌,撤退還是跟他拼了?可是,他真能安然無恙地撤退嗎?「你想怎樣?!」

「我跟你們走。」里奇語出驚人地給了一個意外的答案。「但是……我要你放了這棟大樓的所有人,包括你之前捉起來的人質,還有撤銷粒子炮的鎖定目標。」

「你、你……」托德震驚里奇居然會自願跟他們走,更令恐怖的是從他從容不迫的態度里,他居然舉得這一切都是他默許下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他知道他的計劃——離開后炸毀這裡一切,並嫁禍給他的盟友。

「這個重要嗎?」里奇毫不在意地回答,右手快如閃電地對著溫妮後勁砍了一個手刀,正在包紮地溫妮當即癱軟在他懷中,單手抱著她將其安放在柔軟的沙發后,溫柔地親了她額頭一下才離開。轉頭看向布蘭德,「照顧好她。」

走了兩步又停下來,「對對,忘記說了,這次好像東南西北家族都有份,別玩得太過分了,稍稍地翻江倒海就好。最後——別來救我。」

「你、你……這這……他們……」托德還沒有從驚愕中清醒。

「怎麼還不懂?」里奇難得耐著性子給他解釋,「意思就是,我認輸、投降,你贏了,我自願成為你們的人質,要殺要宰隨便你。不過條件是放了布蘭德他們和被你捉起來的人質,還有,將你們那些一炮就能毀掉一個國家的粒子炮撤回去,真是搞不明白拉羅爾家想要一個滿是輻射的廢墟幹嘛。懂嗎,托德小子。」

「撤、撤退,釋放人質。」托德居然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違逆里奇的命令,即使里奇根本沒有命令他。

同一時間,收藏室跳出十幾個光幕,畫面上是這裡上的宇宙上,載有十枚粒子炮的宇宙戰艦空間跳躍離開,令一些畫面是被捉的人們被釋放。其中包括……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安妮卡驚呼道,終於知道溫妮的叛變原因。

布蘭德盯著反光的鏡片,默默地看著他玩世不恭的背影,語氣依舊恭謹平淡道:「老闆,容屬下提醒您,未來十年的年假已經在你上周休完。這次是打算休第十一年的年假嗎?」

里奇只是給了他一個「Bye」的手勢,瀟洒地直奔敵人陣營中。

「走吧。」 頭條追妻,俞先生強勢寵 語畢,里奇完全沒有人質的自覺,自動扣上手扣后率先登上他們飛船。「黑桃K聽令,全員退下。」

黑桃K軍從令地再次一台台消失在他們面前。

「托德大人,現在怎麼辦?」其中一個手下惶恐地問。

托德怔鄂地看著黑桃K的撤退後,被裡奇壓制的氣焰又回來。對著滿臉鄙視的安妮卡和靜默的布蘭德大放言辭,「黃金星的地下帝王——里奇.亞當斯,被我托德.拉羅爾拿下,接下來就是我們卡羅爾的時代了。而且……」貪婪淫邪的目光掃向奄奄一息但仍舊抱著甜覓的甜圓圓。「哈哈哈……居然還能收到一個S級的小鬼。給我帶走!」

「別過來,你們停手!」甜圓圓如同母獸護幼崽一樣掙著不讓托德的手下將甜覓搶走。「把小覓還給我!」

托德不耐煩地看著甜圓圓如同瘋子般捉著自己手下的腿不放,企圖以自身的重量阻止手下將甜覓帶走,直接對手下下命令,「殺了這個女人。」

「好像不太可能。」里奇雙手抱胸地一臉輕鬆地倚著飛船入口看戲,好心地指了只一個方向。

「什麼?黑洞葵!」特德順著方向看去,當場臉都綠起來,動作迅速地往船的方向跑,同時對著船咆哮下令。「起航!」

當見一朵金黃巨大無比的向日葵以極快的速度「跑」向他們,黝黑深不見底的大嘴張得大大的,幾個離它最近的士兵轉眼間驚恐著被吸進,同時吐出顆同樣黑漆漆的拳頭大小的圓球向他們射過去。

托德手下也不是剛出來混的菜鳥,紛紛以最快速度逃進船艙,包括抱著甜覓的士兵——粗魯地一腳踹開甜圓圓。

當門艙關閉的最後一刻,甜圓圓憑藉著毅力縱身一躍,只差一公分她就被閘門砍成兩段。進入船艙由於慣性,甜圓圓連滾數圈,直到狠狠地撞上厚實的夾板后才停下來,人也陷入昏迷。

黑洞球在觸地一刻,直徑十米以內的東西全部卷進黑洞球裡面,托德的飛船驚險萬分地在最後一刻飛離黑洞球的攻擊範圍,並同時進行空間跳躍。

「別再攻擊了。你想讓瘋女人和覓永遠地消失在黑洞裡面嗎!」一把稚嫩沉穩聲音如同一條紮實的韁繩,無形地束縛了正要攻擊的黑洞葵。

黑洞葵一種詭譎的角度180度轉頭,靜默地對視他,既沒有搖晃著花頭,也沒有攻擊他。可是,它僅是這樣站著不動,也給人一種無法喘氣的壓迫感,跟之前廚房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甜匿冷淡地緩慢地從地上爬起來,隨手抓了一塊布慢慢地擦拭著從身體釋放出來的烏黑液體,此時的他如同從糞坑裡爬出來,即使很遠的人也能聞到他身上的惡臭。小手做了一個「捉」的動作,瞬間定住了追上去的小葵。

「只要你在她身邊,所有儀器都無法探測到他們。」意思是你別搗亂,哪裡涼快哪裡去。

小葵的回答是迎面送他一顆大型水彈,當即將甜匿澆得渾身濕透。

甜匿慢吞吞地抹了一把臉,淡淡地看著小葵:「我們先去找小芯。」

回答他的同樣是迎面而來的大型水彈。

甜匿再次抹了把臉,開也不看小葵,舉起手來做了一個彈指,一個巨型植物瞬間變成一個向日葵手環。甜匿看也不看小小葵拚命掙扎,慢悠悠地將他收入兜里,並再一次重申。「先找小葵。」 【爹地,媽咪變成大猩猩了!】小甜芯氣鼓鼓地指著迎面而來的大猩猩——黃金星的少校斯考特.西蒙,小表情皺成小包子。

神安慰性質地拍了拍她小腦袋,慢條斯理地將斯考特的鼻子前的小食指拉下來,諄諄教誨道:「即使人家是長得像大猩猩,也不能指著別人,這樣是很沒有禮貌的……而且人家是這個星球的強者——斯考特.西蒙少校。在你沒有能力或是自信的你的對手之前,不可以做出以卵擊石的蠢事,知道嗎?」得到小甜芯似懂非懂地點頭后,淡然抬眼看向一臉古怪、惘然最後化苦笑的斯考特,「來了。」

「嗯……你也很準時。」斯考特在他對面隨便挑一個位置坐下后就不再吭聲,只是從他緊繃的肌肉可以看出,他此時的內心並不如他表面來得平靜。

僅是見過一次面的兩人如同相識多年的老朋友般自然。

神既不吭聲也不催促,只是一臉抱著小甜芯坐著。

「我要力量。」斯考特沒頭沒腦地蹦出一句。

「你已經很強了。」在這個星球上。 人生得意須槿歡 神回復他

「還沒有強到能抗衡一個星球。」斯考特抬頭嚴肅地看著他。

神像是沒有聽到斯考特的狂妄宣言,笑容溫和地說:「很多人都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

「可是,你能。」斯考特帶著一點點熱切、希冀和絕對的肯定直直地看著他。「而且還實力遠遠不止這些。剛開始,我的確被以假亂真的演技騙了,後來,即使我動用了整個黃金星的網路情報,也只是調查到你登陸黃金星以後的記錄,之登陸前一切卻一無所獲。直覺告訴我,即便我在動用關係,讓聯邦政府的人幫我調查,回來的消息百分之二百的也有可能被人篡改或是偽造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絕對不是普通人。而且……」斯考特懶懶地看了他一眼,「從見面開始,我就全力釋放殺氣,你不但像個無事人一樣在這裡談笑風生,還能有餘力保護你懷中的小娃娃不受我的殺氣影響。你的實力絕對不弱,甚至……比我強上很多。直覺告訴我,你是改變我命運的關鍵,而我是一個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覺的人,所以我有不能錯過這個機遇。何況……」不羈的眼神銳利地射向他。「你從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我吧。」

神既沒有否定也沒有肯定,只是淡然地笑著轉移話題,「我們的賭局什麼時候開始?」

斯考特先是一愣,隨後靜靜地看著他,對方同樣笑容滿臉地看著他,隨即斯考特想是想通了什麼哈哈大笑起來,一掃之前的鬱悶、頹廢氣息。大概一刻鐘后,斯考特擦著淚花笑說:「行,現在賭,馬上賭! 總裁離婚別說愛 不過我要附加一個條件。」

像是料到斯考特提問,神笑容不變地看著他。「什麼條件?」

「不論輸贏,你都要讓我變強。」

神笑容不變地看著他,抱怨道:「但是,我從來不做虧本生意。」

斯考特再次發出爽朗的大笑,好不介意神的毒舌,一副好兄弟的粗魯地拍著神的肩膀,他那看似清瘦的身子居然分毫未動,斯考特由於「哈哈哈,只要你讓我變強,你不就賺了嗎?小子。走走走,我們還有一要賭一盤呢!」

神笑容中透著無奈,心中嘆了一口氣。

這莽漢還是老樣子。

【爹地,我們不找媽咪了嗎?】小甜芯從神他們交流的時候開始,就感覺到賭場的某個某處傳來一股奇怪力量,這股力量不但令她非常不舒服,還讓她心臟刺痛刺痛的,彷彿有什麼重要東西就快要丟失了一樣。看著神抱著自己往那股奇怪力量的反方向走,頓時慌亂了。

神並沒有多加理會,只是抱著不斷掙扎的小甜芯徑直地向賭場走去。 翌日,宮裡終於來了人,是沁雲派來的人,邀請陸錦依入宮敘舊。

陸錦依為此暗暗鬆了口氣,能見沁雲,至少往前邁進了一步,雖然因為太后的口諭,她離開的計劃可能要延後一個月,但如果能知道珏王的好消息也算是好事。

好歹對方會受傷與自己也有很大關係,而且想到以前還因為慕容珏和陸錦瑟的關係懷疑過對方,現在想來就更加內疚了。

想來,以陸錦瑟和慕容珏的感情,若非對方真的做出讓陸錦瑟覺得慕容珏不會再站在自己這一邊時,恐怕不會如此冒險痛下殺手。

只能說,慕容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理智而且是非吧。

之前還以為對方是一個為愛可以瘋狂的男人。

她對於入宮一事倒沒有多想什麼,但外界卻又因此騷動起來。

不對,應該說是上層圈子因她再度騷動。

之前陸錦依的情況,在上層圈子裡也不算引起什麼風波,最多就是因為珏王被牽連刺殺一事讓人震驚而已。

至於定遠將軍一雙兒女對調以及後邊的種種利用和誤會,基本大部分與之無關的人都純粹當成看戲,甚至覺得這並無多稀奇。

畢竟這樣的事情在大家族裡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只能說定遠將軍處理不當,將軍夫人太過善妒,心胸不夠寬。

而拋開這兩位大人物,陸錦依又算什麼,哪怕她真的是將軍府的嫡小姐,又能如何,能讓多少位大佬為個不相干的後院女子上心?

對於上流圈層的許多人來說,女兒說到底也只是一件商品而已。

至於少數是非關不同的,自然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再者陸錦依現在可還沒回將軍府了,聽說她還敢在大殿上說要斷親,簡直毫無禮教可言,竟還敢把親爹拒在門外,根本就是在詮釋作死兩個字。

若真脫離了將軍府,以後要找她麻煩的恐怕就不少了。

所以上流圈層里不管是大佬們還是貴婦名媛公子們,完全不把這位以後可能會晉級進入圈子裡的半路千金放在眼裡,甚至還覺得她上不得檯面,希望她不要回將軍府,他們並不想與這樣的人接觸。

這也是為什麼陸錦依的身份曝光了,前後與珏王和定遠將軍扯上了關係,但如今卻除了秦川和陸亦書外,沒人主動上前結交,上層或者中層級的社交圈都沒給她投遞一份邀請函。

可今天卻不一樣了。

沁貴妃竟派了宮中的總管親自來請陸錦依進宮敘舊。

很多人立刻好奇起來,陸錦依難道還和沁貴妃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