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也夢到了,我也是,嚇的我昨晚都沒敢起來上廁所……”

李強和裴雙他們幾個一邊穿着軍訓服一邊打着哈欠說道,還問我聽沒有聽到。

我想說,那個哭的女鬼就正坐在我的牀上,你們說我聽沒聽見?不過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說自己睡覺很死,聽不見什麼聲音。讓他們也別多想,估計就是半夜聽到貓叫給聽岔了。

“葉子,軍訓六點半就集合,該起牀了。”李強喊完之後,拿着盆兒出去了。

我這纔想起來,今天是軍訓的第一天。

“白雪,你怎麼了?”我看着牀邊坐着的女鬼,有些無奈的問道。

“我的屍體被偷走了,有人偷走了我的屍體。葉子,你說,她們要拿我的屍體做壞事兒怎麼辦?”我這一句問的,白雪哭的更加厲害了。

它的想象力也真是沒誰了,不過屍體被偷這件事兒我還是挺重視的。也不管是不是軍訓了,直接帶着白雪就趕到了市區那邊。白雪家裏,有幾個警察正在詢問案情,我根本不知道以什麼身份進去打探,只好讓白雪進去聽裏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好一會兒之後,白雪才臉色凝重的出來。

白雪說,昨天晚上,她的屍體是自己走出房間的。從小區監控錄像那裏,還能夠看到,當時白雪的屍體穿着壽衣,就那樣直接走了出去。

聽到白雪這麼說,我整個人嚇了一跳。幸虧是晚上走的,要是白天,估計會嚇壞很多人。

“知不知道屍體最後去哪兒了?”我繼續問道。

白雪也沒有聽清楚,正在這時候,那兩個警察從裏面出來了。看到他們出來,我立刻跟了上去。

“警察同志,我是白雪的同學,我想問問,白雪家發生什麼事情了?”我話剛問完,就感覺兩個警察看我的眼神不太對勁兒,估計對我起了疑心。

我暗歎一聲,自己還是操之過急了。

那個年輕警察好像要上前詢問我什麼,旁邊那個中年警察制止了他的動作,朝着我說道:“你還是學生吧,不該問的事情就別問,這裏面的事兒也不準再打聽,回去好好上學。”

看到那兩個警察的背影,我能理解他們,遇見這樣的事兒絕對不能外傳的。

這讓我有些想念李隊長了,以前遇見這些事情的時候,總會第一時間找到李隊長來查詢資料,可是現在李隊長並不在這邊。

不過我還是想到了一個人,方大師。既然組織的力量那麼龐大,那麼在這個城市裏面,肯定也有組織的人,所以我立刻就給方大師打了電話。雖然組織那邊剛剛經歷了變故,但是並沒有動盪,那些變故,也只是在那個城市裏面的。

當然我還是謹記方大師的那句勸告,不要完全相信組織的人。

給方大師打完電話之後,方大師也十分的重視,說讓我回學校等着,明天張叔就會過來。

聽到張叔過來,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要說組織裏面能相信的人,除了方大師就是張叔了。至於冷叔那邊,我一直都沒有把他當成組織裏面的人。

回過身來才發現,白雪還在身後亦步亦趨的跟着我。

對於白雪我也很無奈,不過也能理解她。如果真的有一天,誰都看不見自己,那種孤獨的感覺真的容易把人逼瘋。所以好不容易我能夠看到她,當然要跟在我的身邊。

“葉子,你說,我的屍體是不是詐屍了?”

“白雪,待會兒你再回去一趟,把你家裏所有的細節都描述給我聽。我想,並不是詐屍那麼簡單。”

說完話之後,我立刻帶着白雪往回走,肯定還有什麼線索沒找到。 黑袍人好一會沒說話,他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你還要和我打嗎?」他問。

樂天再次撿起銅匕首。

「我早晚會殺了你。」他慢慢的說道。

黑袍人的眼神晃了晃。

「我等著這一天……」他回答。

樂天看著這個人快速的離開,他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個傢伙非常的謹慎,對他那個神秘的師父的事情幾乎沒有透漏半點,不過樂天還是聽出了一點蛛絲馬跡。

這個神秘的師父是在找一件東西?

什麼東西?

樂天看了看他手裡的銅匕首,明顯不是銅匕首……

這些巫門的人想得到銅匕首,估計也只是想利用銅匕首的特殊之處對付某種東西!

難道那個東西在北山大墓裡面?

百思不得其解,樂天轉身往回走。

那個莫小甜居然是那個神秘師父的女人?這倒是讓樂天大為意外,這個神秘師父被莫小甜三翻四次的戴綠帽子……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

賭場已經完全被警察控制住了,所有的賭具和賭客都被帶了回去。

當場收繳了海量的現金和各種籌碼。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怎麼兩手空空的回來了?

「人呢?」她問。

「什麼人?我這不是在這?」樂天看著他。

「那個黑袍人呢?」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的臉色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好的樣子?

「跑了。」樂天回答。

他突然衝進了賭場的衛生間,開始劇烈的嘔吐。

「你怎麼了?」蘇紫萱跟了進來。

「出去!」

樂天吼道。

蘇紫萱一愣,這傢伙這是犯了什麼神經病了?

樂天毫不猶豫的關上了門,他看著衛生間裡面漂浮的一些細微的粉塵。

那個黑袍人的手段實在太防不勝防了,那些蠱蟲幾乎是無孔不入,即使自己封閉了七竅依舊是中了蠱。

「咚咚咚……」

衛生間的門被敲響。

「樂天你到底怎麼了?」蘇紫萱的聲音傳來。

「去給我找幾個口罩!」樂天說道。

「你到底在裡面做什麼啊?」蘇紫萱又敲了敲門。

這傢伙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你如果不想我死,馬上給我去找幾個口罩!」樂天說道。

蘇紫萱一愣,轉身就跑了,時間不長她拿著幾個口罩過來,敲了敲門,樂天的手伸出手將口罩拿了進去。

又過去了半個小時,樂天終於出來了。

「你幹嘛要這樣?」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用口罩將自己罩得嚴嚴實實,看起來就像得了禽流感。

「馬上開車把我送到高小秋那裡。」樂天的聲音悶悶的。

很明顯他說話的時候嘴巴都沒有張開。

蘇紫萱眨了眨眼,看樂天的神色,明顯有些不對勁。

她點點頭,吩咐了一下手下將所有的人都帶回去,對夜總會暫時查封,接著她就和樂天快速的離開了。

「去小秋的藥店!」樂天低聲說道。

他的眼前居然一陣陣的模糊,他有點后怕了,如果蠱蟲在自己的體內爆發,那自己可真的是慘了。

蘇紫萱的車子開的很快,馬上都要天亮了,路上幾乎沒有車子。

高小秋安靜地坐在小店裡,她的基地現在運轉正常,那些女人一個個都進入了恢復期,沒有外人的打擾,她們恢復得很不錯,過了恢復期達到鞏固期,那些女人就可以幫自己做好多事了。

客人少得可憐……高小秋有點無聊。

「砰!」

兩個人幾乎是撞開了門,沖了進來,高小秋驚訝的看著他們。

「小秋……樂天很不對勁!」蘇紫萱急聲說道。

她突然發現樂天的眼睛在流血,而且蒙著嘴巴的口罩也有淡淡的紅暈。

高小秋急忙跑過來,看了看樂天。

「中蠱了。」她說道。

她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在大仙這個領域應該上應該還是蠻厲害的,居然會中蠱?

她看了看蘇紫萱。

「紫萱你先去外面一會,這種蠱蟲會通過空氣傳播。」高小秋提醒道。

蘇紫萱點點頭,她走出了高小秋的小店。

高小秋摘下樂天口罩,樂天依舊死死的閉著嘴吧。

「你怎麼越混越回去了?」高小秋念叨。

樂天一言不發,他看著高小秋,眼睛依舊模糊的很。

高小秋示意樂天坐下來,她仔細的看了看樂天的眼睛,樂天的眼睛裡面有一些細小的東西在爬動。

「你等一下。」她說道。

高小秋去了櫃檯裡面,她拿出了一個奇怪的石頭一樣的東西,樂天模糊的看到這個東西微微一愣。

「你中的是細蠖蠱,這個東西可以慢慢地爬進你的腦子,將你的腦子吃光!」高小秋慢慢的說道。

她用手上的這個黑色東西放在樂天的嘴巴面前不斷的晃著。

樂天突然張開口,他的口中吐出了一汪白色的類似唾液一樣的東西,不過這個東西明顯不是唾液。

他眼中的那些爬動細小的蟲子都不見了,樂天的視線恢復了正常。

「我當時封閉了七竅的,沒想到那傢伙居然還留了後手。」樂天終於開口了。

高小秋又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樂天,點點頭,她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污穢。

「行了,問題不大,細蠖蠱只有到晚期爆發的時候才會非常嚴重,初期充其量就會讓你失明罷了……我覺得和你動手的人可能沒有想殺死你。」她輕聲說道。

樂天想了想,是這樣的嗎?

他的目光落到了高小秋的手上。

「這個東西能不能給我?」他問。

高小秋愣了一下,明顯的捨不得……

「很難得的……我很珍惜的。」她嘟囔著。

「你就說我要付出什麼代價!」樂天堅持。

高小秋沒辦法,人家婚約都和自己簽了,其餘的自己好像也沒有什麼需求了,她看了看手上的東西,猶豫了好一會。

「你真的想要?」她問。

樂天點點頭。

「可是你不會培育……會養壞的。」高小秋嘟囔。

「我不會,你會……你可以指導我養。」樂天回答。

「你確定?這個東西的培養可不一般……」高小秋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眨了眨眼,這個東西真的很難得……不過高小秋說的不一般?到底是怎麼個不一般?難道又要簽訂契約? 高小秋手裡的這個黑乎乎的東西是什麼?

這也是一枚蠱蟲!

不過這一枚蠱蟲非常的奇怪,它對於任何人都是沒有傷害性的,這是一枚天蠶蠱!

可是這個東西又非常的奇怪,它雖然對人沒有傷害性,但是它卻對其他的蠱蟲有一個很奇怪的威懾力!

就拿剛剛細蠖蠱來說,它們會突然從樂天的體內離開,就是因為高小秋將天蠶蠱放到了樂天的嘴邊。

一山不容二虎這道理同樣適用於蠱蟲。

蠱蟲那都是萬里華山一條路殺出來的強者,同一個宿主內不可能同時存在兩種蠱蟲,他們必然會打起來。

天蠶蠱是一種另類的蠱中之王,它雖然不會傷害人,但是它吐出來的天蠶絲卻可以對其他的蠱蟲有極大的傷害,所以其他的非蠱王類的蠱蟲遇到它都會主動退讓!

「這個東西要怎麼培養?」樂天問。

「它需要你的精血。」高小秋回答。

她指了指樂天的嘴巴。

「要我吃下去?」樂天一愣。

「你以為呢……蠱蟲最好的培養器皿就是人的身體!」高小秋回答。

「這玩意不會在我的體內織網吧?」樂天懷疑的問。

他雖然知道蠱蟲的危害,但是對於蠱蟲的培養樂天是不知道的,特別是一些細節上的東西。

「不會,除非你下命令。」高小秋搖搖頭。

「我能看看它嗎?」樂天伸著手。

高小秋想了想,將這黑乎乎的東西遞到了樂天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