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老劉的質疑,生命之樹沒有做出任何迴應,甚至連最開始那微弱的生命氣息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正在老劉開始在手上凝聚真氣的時候,趴在地上睡覺的紅醒來了。

“主人,不要打父神,他現在很虛弱的,你要是打他的話,父神會死掉的。”

紅說完之後就飛到老劉的懷裏,很無恥的開始吞噬老劉手心裏的真氣,不過得了便宜之後,紅並沒有像往常那樣鑽回到老劉的**袋裏,而是開始使用魔法。

“自然元素聽我的召喚,顯現生命的奇蹟,生命之歌!”

隨着紅話音落地,一蓬綠濛濛的霧氣從紅身體各處涌出,最後化作一滴碧綠色的水滴,滴在地上。施完法的紅這才晃晃悠悠的鑽回到**袋裏,一動不動的蟄伏起來。

“哎!想不到我竟然還會有機會顯現這幅樣子,不過看在你這份心意上,就再出來看一下這個世界吧!”

一個沉穩中略帶祥和的聲音從老劉的腳下傳出來,接着樹身開始輕顫,牆壁上一個人形努力的掙脫生命之樹的束縛,人形的手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分化,最後變成一箇中年男人的模樣,出現在老劉的面前。這次老劉可沒敢輕舉妄動,人形的身上有着極強的壓迫感,讓人很想臣服很想親近,這些感覺無疑都激起了老劉的反抗之心。

“不必如此警惕,異鄉的勇士,我只是空有這一身氣勢罷了,你剛剛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有你那個精靈使的幫助,我根本就不可能維持這個身體的。”

人形說話之間,已經分化出了眉目口鼻,看長相倒真是慈眉善目,不過身上的氣勢卻是絲毫未減,依舊讓老劉感覺很不舒服。但人家既然已經把話說到這個地步,加上奧莉薇婭的面子,老劉也不好再緊張兮兮的,於是在表面上就放鬆下來,只是加大了天眼的強度,試着從這個中年人身上發現點什麼。

“既然你已經這麼說了,我也只能相信了,而且我和我妻子還有個約定,就是給這棵樹或者說是你來看病,現在我們不妨來說一下你的病情吧,既然你的精神力這麼強大,想必對於自己的病情很瞭解吧。”

中年人沒忙着答話,而是伸手在書屋內幻化出一張木桌,三個木椅,示意老劉和奧莉薇婭先坐下再聊。老劉也不客氣,拉過一把木椅就坐,奧莉薇婭卻是顯得很拘謹,一直站在老劉的身後。她不知道這個中年人到底是誰,但是直覺告訴她這個人的身份不是自己可以平起平坐的。

老劉坐下後就拿出了葡萄酒倒了兩杯,示意中年人品嚐一下,自己則是端起一杯開始喝起來,這一陣子老劉緊張的嘴都幹了,正好喝杯酒解渴捎帶着鎮定一下心神。

“哎!我終於喝到這異鄉的美酒啦,只不過這時間等的也太久了。”

“這麼說,那些葡萄是你從我家鄉弄來的嘍?”

中年人喝了口酒,微微的搖搖頭,笑着對老劉說到:

“那對於其他的創世者來說是很容易的,但是對於我來說根本不可能的,位面間的屏障已經不是我可以打破的了,順便介紹一下,我曾經是這個位面的創世者,人們以前都管我叫創世神或者父神。”

老劉聽了這段話,表面上平靜依舊,但是內心深處卻已經是掀起了驚天的駭浪。創世神!位面的所有者,就坐在自己的面前!還要靠着自己的真氣才能顯現真身!這都是什麼事啊?創世神不是整個位面裏最厲害的神嗎?

“不必懷疑我的話,這些說出來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不會騙你的。和你們的創世盤古大神一樣,我也是在混沌中覺醒的一個意識,只不過我們選擇了不同的方式來創世,當然也就走上了不同的兩條路。”

奧莉薇婭聽完這段話後,就已經跪在創世神的面前了,嘴裏唸叨着一些老劉聽不懂的禱言。幼小的她從來就沒想過自己守護的竟然是整個位面的創世神,一時間所有的過往和信仰,重又出現在小美女的腦海裏,只有不停的祈禱才能讓她的內心得到平靜。

“作爲我最先創造的生命,你們從未辜負過我,這讓我很欣慰。到我身邊來小精靈,我要送給精靈族一個禮物,就交給你吧。”

“不,父神,您還很虛弱,除了讓我們繼續守護您,精靈不能讓您再做什麼了。”

奧莉薇婭和創世神的對話,給了老劉一點時間適應現在的處境,而一直蟄伏在意識海修煉的天魂地魂,終於也被老劉意識海中的波瀾驚醒,三魂短暫的交流之後,重新融爲一體,面對眼前這個驚人的事件。而老劉也因此暫時達到了神魂的高度,對於周圍的一切也有了新的感悟和了解。

“那麼創世神大人,您一直以來對於我的召喚是怎麼一回事呢?是不是我有什麼地方可以幫到您脫困呢?”

創世神沒有掩飾自己的驚異,他剛剛也感到老劉的意識突然強大了不少,但是對於老劉能看破自己的處境還是感到了震驚,那畢竟是神的禁制,而眼前這個異界的生命顯然還沒有達到神級的高度,至少在力量上還沒有。

“我是用自己的力量把自己封印在這裏的,脫困並不是我的目的,我只是要用身體封印住腳下的空間裂縫,這個封印你能看到嗎?”

老劉根據創世神的提示,將天眼的能量加到最大,終於在腳下,也就是樹幹的正中位置,看到了兩個截然不同的能量團在不停的衝突着,不過很模糊,甚至不能看清到底是兩種什麼樣的能量,不過其中一種給老劉很親近的感覺,就像是自己的真氣。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想,那個和我相近的能量不是您的敵人吧。”

創世神做了一個優雅的姿勢,請老劉給他續杯,然後纔開始說起這個封印的能量來。


“任何一個位面都是大同小異的,作爲本源能量,雖然都各有各的叫法,但是它的本質是相同的,如果你們不介意時間的話,我可以給你們演示一下,不過我不能陪着你們,一切的感悟只能由你們自己,至於你們是否有能力幫我,也可以在這個幻境中尋找答案。”

老劉略微考慮了一下就答應了,在消除了對這個創世神的敵意之後,老劉也很想搞清楚創世神話,和自己在地球知道的那些自然科學,到底是什麼關係,或者說到底哪一個纔是真實的存在。

“好吧,這正是我要做的事情之一,現在可以開始嗎?或者說還需要我再爲您提供一些本源能量才能開始。”

創世神的手指在木桌上輕輕一點,一道乳白色的光暈就從他的指尖盪漾開來,像柔和的水波一樣,將老劉和奧莉薇婭都包括其中,這時從水波的外面傳來了創世神的聲音。

“只是個幻象而已,剛剛精靈使留給我的能量就足夠了,不過我用了這個幻象之後也要回去了,至於你們心中的疑問,就只能自己在這幻象中尋找了,當然也包括我現在說的話,一切盡在幻象之中……

創世神的聲音消失了,接着就是一道刺眼的白光,照的老劉張不開眼睛,等到白光閃過之後,又出現了無盡的黑暗,老劉本能的在周圍搜索着,可是無論哪裏都是漆黑一片,無盡的黑暗……

“只是幻象,放鬆心境。”

老劉提醒自己之後,就進入到修煉當中,原本消失在黑暗中的身體,在天眼之下漸漸的顯現出來,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個翠綠色的光點和一個乳白色的光點。老劉伸出手把兩個光點攬到懷裏,開始了創世之旅。

黑暗中,一個刺眼的光點正慢慢的擴大,很快一個宇宙的形象出現在老劉的視野了,恆星黑洞星系應有盡有,都在飛速的從老劉的眼前劃過,感覺過了好久,這一切才慢了下來。下一刻,老劉自己開始向着遠方移動,他回頭看了看自己停留過的地方,除了無盡的黑暗以外,還有一些乳白色的光點向四面八方飛去。

這就是大爆炸嗎?這些光點是什麼?

老劉想着這些光點和爆炸的時候,就感覺身體好像是被什麼黏住了一樣,不能移動了。正在老劉想要努力脫困的時候,一個牽引的力量把他不停的往粘物的裏面拽,那力量很微弱,但是卻很執着。這時老劉纔想起自己只是在創世神的幻境裏,自己所看到的都是這個創世神所做過的事情,於是就放開意識,繼續做起了旁觀者。

黏物雖然很多,但是終歸有盡頭,當週身重獲舒爽的時候,老劉已經進入到一個充滿能量的空間之內,在回頭看那些一直阻擋自己的黏物時,才發現只是一層如紙片般的薄膜。而自己附身的這個光點,已經開始吞噬周圍的能量了,就好像自己當初吞噬那些島國的亡魂一樣,大量的能量都被吸過來,轉化成這個光點的一部分。

一切只是開始而已,光點吸收了大量的能量之後,開始只是不斷變大,大到老劉已經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周圍盡是白茫茫的一片。接着這個巨型的光點開始變化着形象,先是爲了吞噬更多的能量,而變化成了一張巨嘴,像一個會移動的大口袋一樣,不停的把能量裝進袋中,接着爲了提高速度,巨嘴有幻化出了兩對翅膀,飛快的穿梭於各個星球之間,將附着於那些氣體星球之上的能量吞噬殆盡。

其中很多星球被巨嘴直接吞噬,吸收掉能量之後,再從嘴裏被吐出來,失去能量的它們收縮成小小的一團,最終變成了一個個實體的行星,只有那些小一點的星球,得以在巨嘴下倖免,那是另一種老劉熟知的天體——恆星。這個吞噬的過程是那樣的漫長,不過老劉並不覺得無聊,他現在好像坐在電影院裏看記錄片一樣,而片名就叫做星星的演變。

很快一個特殊的星球出現在老劉的面前,和家鄉地球很像,這個星球也是由蔚藍的海水組成的,和其他那些灰濛濛的星球不同的外表,也吸引了巨嘴的注意。它的身軀收縮了億萬倍,才降落到這個蔚藍色的星球之上,海面的浮力不能支撐它的身軀,巨嘴只能不停的閃動着翅膀。最後巨嘴乾脆召喚了隱藏在海底的岩石,從海底生長出來變成一小塊陸地,而巨嘴也幻化出了四肢,它在陸地上盡情的奔跑着,腳下的陸地也隨着它的奔跑,不停的出現在前方。

這是巨嘴第一次用身體在奔跑,它很興奮,不時的躍起落下,身下的地表也就跟着不停的升高降低,終於巨嘴跑夠了,它弄了一個高高的山峯,自己趴在上面開始沉睡。直到幾個同樣是吞噬了能量的光球打擾了它的睡眠,它才又和這些跟自己有相同經歷的元素體嬉戲起來,但是那些元素體都和紅最開始跟着老劉的時候差不多,只會圍着巨嘴不停的飛舞,感到無聊的巨嘴,最後只好幻化出了手臂,開始改造這些元素體。

精靈就在巨嘴的好奇和寂寞之下誕生了,接下來巨嘴開始給這些精靈製造家園,它從海水裏撈起大量的泡沫,巨嘴將它們放置在岩石之上,形成了森林。而海水被巨嘴放在它用手指劃出的溝壑中,形成了溪流,看着自己創造的生命在陸地上奔跑嬉戲,巨嘴又一次睡着了。

接下來的幾天裏,巨嘴又創造了一些動物和幾個強大的助手,讓這些助手幫着繼續改造這顆奇異的星球,而巨嘴自己也受到了同類的召喚,開始向着星球之外飛去。再次穿越了位面的粘膜之後,它出現在另一個位面,這個位面是當初另一個一起飛走的光點創造的,和巨嘴的世界不同,這個星球上只有很少的生命,但是每一個都是非常強大的存在,比起巨嘴的那幾個強力的助手來可是要厲害多了。 隨後。另外幾個創世神也都陸續來到這裏,他們駐留,評價這個世界,然後挨個的到每個創世神各自創造的世界去,而巨嘴的世界無疑是這些個世界中非常差的一個,只有少的可憐的精靈和森林,這讓它在這羣創世神中很沒面子。

感覺過了好久,這個攀比的過程才宣告結束,創世神們回到各自的世界,在這期間巨嘴給自己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瓦瑞爾,而且還變成了人的模樣,這是創世神們一致認可的最完美形象。 而這個形象的創造者,已經化身爲大地,他把自己的身體變化成了世界中的萬物,而只留下了神魂看着這些自己創造的生命。由於他灑下了所有的能量,所以那些由他創造的生命,也開始不斷的進化,自行吸收那些他留下的本源能量,變成一個個強大的存在。

這一切都震撼着瓦瑞爾,他開始只想着好玩,卻忘記了自己的創世使命,現在他的位面已經成爲所有創世神的笑柄,所以瓦瑞爾也開始模仿那些他喜歡的世界,逐步改變着自己的世界。巨龍,獸族,海族,都一一的出現在這個藍色的星球,原本的助手們也都在被賜予大量的本源力量後,變成了擁有神格的強大存在,他們負責掌管這世界上的各類能量,而瓦瑞爾自己則是負責管理生命。

轉眼間,第一個萬年過去了。漫長的時間給星球帶來了新的面貌,同時也帶走了大量的生命,雖然生命形式的不同,但是終歸是要死去的。這些生命活着時吸收的各種能量在死後,都會化作一種變異的靈魂能量,這些東西處理起來很麻煩,瓦瑞爾絕大多數時間都耗費在分解這些能量上面。最後瓦瑞爾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枯燥無聊的生活,他創造了一個專門負責處理這些靈魂能量的神——死神,有了死神的幫助之後,瓦瑞爾的日子開始變得輕鬆,他的大部時間都可以用來創造新物種了。

隨着越來越多的物種被創造,瓦瑞爾開始給每個新物種賜予不同的能力,魔獸就是在這個時候進化出來的,而魔獸的出現,也讓瓦瑞爾也染上了一種惡習,他喜歡看這些新物種在一起廝殺。就像一個辛苦了許久才堆起一個沙堡後,又一下將它推倒的頑童一樣,瓦瑞爾總是製造各種各樣的矛盾,讓這些新物種自相殘殺,然後再評判出個物種之間的優劣。

這些血腥的場面讓瓦瑞爾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要讓整個世界都明白這樣一件事,世界是他創造的,也可以被他輕易的毀滅。看着手下衆神對自己恭敬的態度,享用着生靈們的信仰之力,瓦瑞爾得到了辛苦創世後的回報,不過死神對此可是極爲不滿,瓦瑞爾的舉動無疑使本就忙碌的她更加辛苦了。在幾次勸說無果之後,死神不再說話了,她開始積蓄力量,靈魂的能量不再被分解成自然能量,而是被死神直接吞噬掉,天地間的能量開始失衡,元素主神的力量正被一點點的削弱,取而代之的是死神力量的不斷壯大。

瓦瑞爾也曾追問死神關於這些事情的緣故,但是死神的回答是,如果不多吸收一些能量,她就沒法處理掉那些變異的能量,因爲那些東西實在是太多了。瓦瑞爾在聽到這個解釋後,開始使用自己的能量來平衡天地之間的能量,在偉大如他的介入之後,能量的平衡很快就得到了緩解。瓦瑞爾又恢復了昔日的繁榮,可是就在衆神以爲萬事無憂的時候,一場浩劫打破了所有神明的幻想。

那是一場來自另一個位面的侵略,對方雖然只有十個人,但卻破壞了大片的土地和海洋,他們都來自那個最先邀請瓦瑞爾的創世神所守護的位面。那個傻瓜在參加了創世的攀比之後,沒有像瓦瑞爾這樣,豐富位面的生命形態,而是學盤古那樣散去了身軀,將所有的能量都注入到這十個生命之中,他要創造的是所有位面中最強悍的生命。

這十個強悍的生命體在繼承了創世神的瘋狂之後,就跑到最近的位面來挑戰和破壞,瓦瑞爾首當其衝,成了第一個受害者。經過了長時間的戰鬥,瓦瑞爾終於率領着手下衆神,成功的消滅了這些個異界的侵略者。代價就是失去了位面裏近一半的神明,就連最強悍的死神也在戰鬥中受傷不輕。最後死神也得到了瓦瑞爾的許可,開始名正言順的吸取那些異界強盜的靈魂能量,目的就是可以早日恢復神力,好幫助瓦瑞爾處理戰鬥中產生的大量亡靈。

事情發展到這裏。老劉已經大概猜到瓦瑞爾的下場了,但是他還是耐着性子繼續看了下去,因爲老劉還有一個疑惑沒有解開,那就是這個瓦瑞爾的創世神身份。時光飛速的前進,等到瓦瑞爾再次展現他的記憶時,死神終於站到了瓦瑞爾的對立面,吸收了十個異界強者的靈魂能量,在加上那些瓦瑞爾大陸神明和普通生命的靈魂能量之後,死神的實力已經不弱於瓦瑞爾這個創世神了。

那片死神統治的大陸也改名叫作自亡者大陸,死神在亡者大陸,用靈魂能量催生出大量的亡靈生物,開始入侵瓦瑞爾統治的生者世界,自此,萬年亡靈大戰宣告開始。每隔百年,亡者大陸都會派出數以千萬亡靈生物,從海陸兩面圍攻瓦瑞爾大陸。

由於亡靈本身就是由死神統治的,所以亡靈被消滅之後,又會回到亡者大陸繼續修煉,而瓦瑞爾大陸雖然有瓦瑞爾不斷的吸收轉化靈魂能量,但是始終入不敷出,處於一種此消彼長劣勢中。一直到最後一次,也就是五千年前最後一戰,瓦瑞爾自覺難以對抗死神了。就化身爲巨大的冰山和呼嘯海面的颶風,徹底堵死了亡者大陸和生者大陸的通道。

只擁有能量卻沒有法則支持的死神,沒辦法衝破這些禁制,於是她憑藉着強大的神力,硬生生的在兩塊大陸中間建立了一條空間通道。瓦瑞爾無奈之下,只好將自己最後一絲能量和神魂,吸附在可以轉化靈魂能量的生命之樹上,並借衆神之手將生命之樹封印於這個通道之上,以自己的神魂和生命之樹這身軀永鎮瓦瑞爾大陸。

事情並沒有就此終結,就在瓦瑞爾一點點吸收和削弱死神的靈魂能量時,猿人一族開始從獸族裏分裂自稱人族,並且爲了眼前的利益,開始大肆屠殺異族,早年抗擊亡靈的地精一族,矮人族,精靈族以及獸族,都成爲人類獵殺的目標。而那些殘存的元素主神,也都開始追求自己的境界,說白了就是想成爲死神那樣強大的存在,對於自己守護的人類置之不理,任由他們作爲。

更有火神之流甚至是爲虎作倀,幫助一支人類在大陸的南方建立了烈焰帝國,然後享用人類的信仰之力。這些無疑都加大了生命之樹的負擔,以至於生命之樹已經陷入了崩潰的邊緣,最後還是這些由瓦瑞爾最先創造的生命——精靈一族用自己的生命能量,給生命之樹續命,勉強維持着它的生機和大陸的平衡。

看到這裏,畫面消失了,老劉懷裏的奧莉薇婭和紅都已淚流滿面,哭成了紅眼小兔子。而老劉在安置好兩人之後就盤腿做好,開始考慮自己的立場,三魂一體的思考方式很快給出了最佳的答案,對於老劉心中未解的疑問,看來這能等到消除了生命之樹的危機之後,再慢慢的從這個創世神的嘴裏得知了。

老劉取出了當初從奧莫拉特手裏換取的聚魂石,開始考慮到底要煉製一個什麼樣的法器,既要能封印住空間通道,又要能轉化靈魂能量,可是這兩個截然相反的法陣,在老劉的記憶中,根本就沒有共存的可能。要不就封印住什麼都漏不出來,要不就把靈魂能量轉化成各種自然能量,至於速度就沒法肯定了。

“瓦瑞爾創世神,我可以幫你,但是你想要脫離這裏是不可能的了,我不可能封印住這個空間通道,那樣大陸上能量的平衡永遠也不會回覆了,但是我可以助你轉化一些靈魂能量,至於多少,我只能盡力而爲。”

老劉說完舉起了手中的聚能石,示意自己的原料不多,只能盡力而爲,至於多少就沒辦法保證了。

“那些不是本位面的東西,可能是當年十大強者入侵是留下的,不然我倒是可以在找一些來,可是現在只能如你所說的了,儘量而爲吧,我早就有放棄這個位面的心思了,除了這些精靈之外,這裏的生靈太讓我失望了。”

老劉搖搖頭,本來他想說上樑不正下樑歪,或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話來着,但是對於這個孩子心性的創世神,老劉不想再多說什麼,萬一被誤會成是藉機嘲諷之類的就不好了,反正是要做的事情,那就儘量不要再多生事端,得到最大的利益纔是重要的。想到這裏,老劉開始煉製了,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散魂法陣,被刻制在一小塊鐵牌上,放到老劉所坐的地上。

“這個法器可以分解靈魂,至於要怎麼運用,你先試一下吧,是在不行的話,我儘量在弄一個。”

老劉話音未落,小鐵牌就融入了樹屋之內,良久的沉默之後,整個生命之樹開始顫抖,一陣陣靈魂的歡呼從四面八方向樹屋內的幾人襲來。瓦瑞爾再次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只不過這次他的形象有些模糊,不像頭一次見到時那樣實在。

“謝謝你,來自異界的勇士,我已經可以控制這些靈魂能量了,我的能量通過那個法器,被成倍的增幅了!最多五萬年之後,我瓦瑞爾的位面就會回到最初的樣子了。”

老劉對於這個手舞足蹈的創世神真是沒話好說了,就他這個樣子,連格雷斯的深沉都沒有,難怪但年會被手下欺負呢,拉起奧莉薇婭的手,抱起身邊的紅,老劉和這個創世神告辭了。

“瓦瑞爾創世神大人,你的問題已經解決了,那麼我和妻子們就要離開了,我還要回去籌備我的婚禮,就不在這裏叨擾了,你看能不能把我們送到地面去?”

瓦瑞爾聽了老劉的話,立刻停下了歡呼,和不解的問:

“難道你不想要一些賞賜嗎?你已經解救了我的位面,我會滿足你的願望的,我是說所有的願望。”


好處送上門,老劉自然不會拒絕,不過他現在的確是很忙,而且眼下都是一些自己能搞定的小事,根本用不到瓦瑞爾這種大人物出手,最重要的是老劉現在還對瓦瑞爾的能力抱有很大的懷疑。

“我的願望就是回去結婚,至於其他的事情,我現在還沒有想到,可不可以以後想到了再來找你解決呢?”

好多年沒裝過B的瓦瑞爾就這樣被老劉給拒絕了,瓦瑞爾感到很沒面子,後果很嚴重。他決定以後不管這個傢伙又什麼願望,都要給他實現了,省的再被這個異界的人類無視。但是現在這口氣不能就這麼算了,瓦瑞爾要折磨一下敢於輕視他的老劉,就在這時,兩個更不給面子的小傢伙登場了。

“主人,我們在這裏留下傳送陣吧,我想經常回來看父神。”

“老公,我想回葡萄園。”

聽到這裏,老劉迅速的取出一塊傳送陣丟在地上,拉着兩個老婆嗖的一下就消失了,只留下滿腦子稀泥的瓦瑞爾在那發瘋。

“太無禮了,竟然這樣對我,我要讓你後悔,跪着來求我不要再賜給你好運,我要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妻妾成羣,什麼叫做寶物滿屋……

身處葡萄園的老劉當然不會知道這個善意的詛咒,就算知道的話,那他也不會去求瓦瑞爾。

“奧莉薇婭,我們忘記取你的嫁衣了……

奧莉薇婭伏在老劉的懷裏,陶醉了好久纔回應了老劉的話。

“我打算先帶族人回去精靈森林,整理一下那邊的東西,參見一下創世神,然後再帶所有的人一起回來,建設我們的精靈之城。”

小美女終於認同了老劉的觀點,打算把族人都交給自己的老公。老劉在奧莉薇婭的俏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就讓她去召集族人了,這件事現在終於圓滿的解決了,自己又得到了一支最優秀的建築工人,相信精靈之城很快就可以開始建設了。經過和瓦瑞爾的交流,老劉現在迫切的想要擁有自己的勢力,他有一個驚天的計劃,需要建立在精靈之城之上。送別了奧莉薇婭和他的族人,老劉就在這葡萄園裏閒逛起來,細細的回想着關於自己在幻境裏經歷的一切。

“汪!汪汪!”

阿福那久違的叫聲打斷了老劉的思緒,一道灰色的身影幾個跳躍之後,就來到老劉身邊。

“唔!阿福啊,你偷吃了多少好東西啊,怎麼長得這麼快啊!”

也難怪老劉驚異,阿福現在比起剛剛見到時,已經長大了至少一倍了,站着比老劉的腰都高了。不過阿福可不管自己的大小呢,伸出巨大的舌頭就在老劉的臉上好頓舔,搞得老劉都有點喘不上氣了。

“嘿嘿!阿福可是我們嘯月天狼的種,長得大點正常,而且等它再大一點,就可以釋放大型魔法了,到時就讓阿福馱着你去打天下吧。”

格里芬尼的魂體也從阿福的項圈了鑽出來,獻寶似的向老劉推薦着自己的兒子。地下城最近關於老劉攻打人類城市的事情早已傳的沸沸揚揚,從這些事件裏,格里芬尼很容易就想到老劉是要建立自己的帝國,而這些殺戮只是這個帝國的基石而已。

“好在我們是朋友,不然我一定殺了你,你真是太聰明瞭。”


一人一狗一幽靈又開始在林中漫步,不過和當初在魔獸森林裏的感受不同,老劉現在是這個隊伍的中心了。

“格里芬尼,本來我有一件事還在考慮中,現在你不妨給我一個建議,如果我打算建立帝國,那麼我的第一座城市要在哪裏選址呢?”

格里芬尼根據自己的經歷和閱歷,立刻就給出了老劉最滿意的答案。

“首先要有險可守,其次要道路通暢,最後要有發展的空間,如果是在魔獸森林裏建設,那麼後兩條可以不用考慮,有險可守嗎?不如就選一個依山伴河的地方,加上那些精靈的自然法術,建一個十萬人的大城不是問題。”

“是啊,我也這麼想,你知道附近或是子啊什麼地方有這種地方嗎?”

“嘿嘿,我還真就知道一個,不過要看你敢不敢去了。”

看着格里芬尼皎潔的目光,老劉也大致猜了出來,這個老狼八成說的是那些裂土龍犀的地盤,讓自己在建設城市的時候,順便幫他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