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諷刺了一句後,深呼吸了片刻才又繼續,“頌伊呢?韓宥娜又是怎麼死的?”

“頌伊和韓宥娜本來在閒談,然後他們好像因爲什麼就拉扯起來……”都敏俊痛苦的閉眼,他的鼻尖冒起了一層細汗,那個場景他回想起來就渾身發冷。

千頌伊轉身離開,韓宥娜卻像是見鬼一樣後退,然後就那樣倒退着跌進了漢江。他依稀聽得見韓宥娜的驚呼,然後是落水聲,最後一切歸於平靜,匯成千頌伊茫然驚恐的臉。

“你說……韓宥娜看見了什麼一樣?”十九見都敏俊自責,大腦卻飛速運轉分析出了疑點,“她看見了什麼?”

她問出口後又面無表情的打量都敏俊,帶着探尋的意味慢慢說:“你當時就在場,爲什麼沒有救她?”

“你是誰?”十九突然翻身揪住了都敏俊的衣領,另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了都敏俊的下顎,“你不是都敏俊,你是誰?”

都敏俊的眼睛裏閃過慌亂的意味,但立即又鎮定下來,頗有些理直氣壯的回視着十九的打量,“爲什麼這麼問?就因爲我沒有救她麼?”

“不。”十九和都敏俊兩人隔着椅背,鼻尖對着鼻尖,呼吸都交纏在一起,“都敏俊xi聽到我上一個問題的反應絕對是把我推開,而不是言語狡辯。”

她篤定了都敏俊是假的,十分氣定神閒,眉梢微挑似笑非笑的摩擦着都敏俊的脣角,“或許,還有都敏俊xi大概也不會和頌伊這麼熟絡……兩天半的時間就稱呼頌伊……”

保姆車門被猛地拉開,捧着熱奶茶笑眯眯的文室長看到車內的場景頓時石化,微微張大嘴忘了說話——怎麼他只是去買杯奶茶,他家藝人就這麼快找了個男人……

十九推開都敏俊,冷冷的瞥了文室長一眼,“關門。”車門應聲關上,文室長僵硬的轉頭看着身後的助理,“你……你看見了麼?”

事情發生太快,根本沒時間阻止文室長作死動作的助理呵呵了兩聲。

十九摸出手機一邊瀏覽新聞一邊打量都敏俊,“話說你到底是怎麼長的,居然和都敏俊xi長得一樣。”

果然,搜索第一條就是千頌伊因韓宥娜死亡被帶走調查的新聞。新聞配圖裏的千頌伊臉上是還沒有散去的驚恐和害怕,可憐得讓人心生疼惜。

她頭疼的扶住額頭,千頌伊現在的人身安全大概是不會受到威脅了,畢竟李載京還沒有那樣的手段收買警局的人吧。她想要保護韓宥娜除了是任務要求,還是爲了之後給李載京致命一擊,現在韓宥娜的死亡又一次的打亂了她的計劃。

擦!她的計劃永遠都是被打亂的,果然惡毒女配做壞事的運氣永遠那麼差。

“不過……”十九不確定這個假冒都敏俊的人是不是李載京派來的,但她立即意識到了怪異,就算是千頌伊出事這個人立即趕往濟州島,也不可能趕在新聞發出前到達這裏吧——畢竟娛樂圈的新聞動態,文室長都會及時通知她。

“世美,世美xi……出大事了!”文室長敲擊着保姆車窗,等十九搖下車窗纔將手機在十九面前晃了晃,“千頌伊xi出事了。”

“我知道了。”十九淡漠的打斷了文室長,“把奶茶給我。”

文室長連忙接過助理手中的奶茶遞給了十九,正要說話車窗就緩緩關上了,他有些鬱悶的推了下眼鏡,脾氣越來越古怪了啊,難道是因爲經期近了的原因?

十九揭開奶茶蓋子,看着還氤氳着熱氣的奶茶,“爲什麼?說出你來找我的目的吧。”

都敏俊臉上帶出疑惑的神情,不過立即他就瞪圓了眼睛。

——因爲十九把奶茶潑向了他,而且是朝着他的臉…… 李載京愛寵物,對貓狗的感情比對人要真摯純粹,因爲看到路邊一條流浪的小狗被小孩丟石頭砸傷,便抱着小狗到醫院救治。

天上已經飄雪,雪花落在李載京頭上肩頭,不過他絲毫沒有在意,反而把瑟瑟發抖的小狗藏進了大衣內。

“哥,您這是?”

李載京看了眼擋住他的女人,微微鎖起了眉頭,他看了幾秒才認出面前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女人是他弟弟的愛慕者——劉世美。

她打着黑傘,穿着雪白的大衣,腦袋上蒙着一色的圍巾,大晚上的還帶着巨大的□□太陽鏡。

這樣的裝扮在他看來古怪的過分。

“世美xi,怎麼在這裏。”他笑了一下站在原地沒動。

十九迎上去,將傘打到了李載京頭頂,“哥果然好善心,我送你進醫院吧。”

李載京嗯了一聲,說了聲謝謝和十九並肩往醫院走去,雖然只剩下幾步路,可因爲傘太小兩人靠的太近,進到醫院時雙方還是有些尷尬。——當然,兩人是不是真的尷尬就沒人知道了。

十九將李載京送到醫院便要告辭離開,但等李載京走了幾步後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叫住了李載京,“哥,您在和韓宥娜xi交往麼?”

“什麼?”李載京微微眯起眼睛,手指條件反射的想要摩擦戒指,但想起懷裏抱着一條小狗又剋制的摸了摸小狗的毛,小狗發出可憐兮兮的嗚咽聲,“怎麼會,你和頌伊怎麼都問我這個。”他的笑容收斂了一下,“我只知道她是我們公司的一個代言的明星。”

十九微笑,“只是在韓宥娜xi失蹤那天,曾聽她說過要和sc集團的繼承人結婚,哥也知道輝京只喜歡頌伊的。”

“哦?”李載京走到十九面前,目光緊緊的盯着十九太陽鏡後的眼睛,“她還說了什麼讓我困擾的話了?”

“沒了吧……”十九偏頭想了想又擺手道,“哥不要在意,我先告辭了。”

李載京看着十九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這纔拿出電話通知手下阿申查詢船上的監控錄像。——阿申曾經說過的被拷貝的罪證的去處可能被他無意間找到了。

十九回到家,劉世美的哥哥劉碩還沒有回來,倒是她的媽媽韓善英在沙發上等着她。

“世美,我聽說韓宥娜失蹤了?”

“還沒有48小時。”十九走到韓善英身邊坐下,“媽媽怎麼關心韓宥娜xi了。”

“我去算過命……”韓善英望着十九,“那個算命的說過,韓宥娜會……而千頌伊也會隕落,你會紅遍世界。”

好吧,韓善英說的比原著中要含糊隱晦許多。

“媽,我也去算過命。”十九看着韓善英,“他們沒人會隕落,反而是我會想星星一樣隕落,最後的光輝都是隕落時纔會發出。”

“呀!劉世美。”韓善英聽十九說這樣不吉利的話頓時沉下臉,“你就是這樣氣媽媽的麼?”

十九挽着韓善英的手臂靠在韓善英肩頭,輕嘆一聲,“媽,你只需要開開心心的就好,我有我自己的命運,不是靠算命來的。”

韓善英雖然盼着女兒能出人頭地,卻也不想讓女兒用這樣自咒的話來堵她的嘴,所以只是氣悶的抽出手進了屋子。

十九盤腿坐在沙發上,想了想纔回房休息。——她怎麼會想要考慮韓善英的感受,她死去後,韓善英甚至可能連這個事情都不知道就會隨着這個世界消失。

她已經走過太多的世界,甚至連自己的過去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她也以爲自己爲了任務爲了回去自己的世界,已經沒有人性沒有節操可言了。

看來她還沒有完全的認清自己。

十九靠在牀頭,看着手裏兌換的關於崔英道真實世界的記憶光球。光球散發着幽藍美麗的光芒,將黑暗的臥室映照得十分夢幻。

“這次任務結束,我就兌現諾言把你還給崔英道。”十九喃喃自語,手裏的記憶光球像是有所感應一樣閃了閃漸漸變小消失。

韓宥娜失蹤四十八小時後,網上突然爆出了一段千頌伊毒舌的把韓宥娜諷刺差點哭出來的視頻。

本來就傳言韓宥娜因爲抑鬱症已經自殺,現在的這段視頻便直接將韓宥娜自殺的源頭指向了千頌伊。

千頌伊一早就從十九那裏得知韓宥娜沒死,可現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說韓宥娜自殺,她不知所措的在屋裏轉了兩圈,還是決定給十九打電話——她不能確定是不是十九安慰她,才說韓宥娜沒有死。

十九不能再給千頌伊說太多的信息,因爲李載京這個人十分聰明,很可能會從千頌伊這裏找到突破口,打亂她的計劃。她聽到千頌伊的聲音裏都帶着哭腔,不由嘆了口氣,“頌伊,那你過來找我吧。”

千頌伊毫無頭緒,眼眶都紅了,簡單變裝一下就讓助理送她去十九家裏,不過娛樂記者卻沒給千頌伊機會出來,她還沒走出房門,記者們就蜂擁堵在了她家門外。

“世美,怎麼辦,外面全是記者。”千頌伊似乎已經習慣向十九求助了,被堵的時候立即給十九打了電話。

十九此時不巧正和李載京在一起,她瞥了眼專注開車的某變太,“彆着急,我和載京哥在一起,我馬上過來救你。”

“載京哥?”千頌伊倒在沙發上,驚奇的輕叫一聲,“你怎麼和載京哥一起?”

“千頌伊。”十九無語,所以在被兇殘的記者圍住的時候也如此樂觀的八卦,“你想斷糧幾天麼?”

千頌伊本來想說些什麼表示自己的硬氣,可眼睛餘光看到散了一地空空的零食袋又軟了口氣,“不想。”她的確沒存糧了。

“半小時後過來,記得按照我的指示哦。”十九說完掛斷電話,剛要開口打發掉李載京。李載京卻似笑非笑的表示願意幫助千頌伊逃出被圍困的局面,末了還一副調侃的語調,“世美和頌伊關係很好啊。”

十九瞥了眼李載京,輕笑了一聲,“我喜歡輝京和輝京喜歡頌伊本來就和頌伊沒關係。”

李載京牽起半邊嘴角露出一個深沉的笑容,真是意外聰明的女孩啊,這樣也能聽出他話裏的意思。

不過他不喜歡太聰明的女人呢。

“載京哥,你相信因果報應麼?”十九彎腰從車子地毯縫隙中撿起一枚藍寶石耳環,似笑非笑的看着李載京,“女人的耳環。”她偏頭打量耳環,食指摩擦着紅脣,“感覺在哪裏見過一樣。”

李載京的笑容收斂,他隱約記得韓宥娜戴過這種耳環,“應該是很普通的耳環吧,所以隨處可見,會覺得熟悉。”

“這是**限量版,國內一定不超過三對。”十九將耳環遞給李載京,指腹不小心掃到了李載京掌心,她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李載京,臉頰迅速的泛起了紅霞。

李載京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睛,猛地抓住了十九的手指,將車停到路邊,一下將十九扯進了懷裏,還將十九的手放在了心口位置。

“世美,對哥的關注不會太多了麼?”李載京湊近十九,兩人鼻尖相抵,眼神相對,曖昧的緊緊靠在一起。

李載京的聲音實在好聽,低沉磁性,有種讓人迷醉的力量。

十九迅速的垂下眼睛,抿起嘴脣,身體放鬆的倚靠在了李載京身上,“因爲我喜歡哥啊。”她嘴角上揚給李載京拋了個媚眼,“哥只需要給我投資就好了。”

“哦?”李載京眼睛陰沉下來,“爲什麼?”

“因爲我喜歡哥啊。”十九將手裏的耳環裝進了李載京的西服裏,手腕一轉掙脫出了李載京的懷抱,“哥,我還要去解救頌伊呢。”

李載京摩擦着手指,啓動車子往千頌伊的家開去。

十九讓崔英道進了都敏俊家裏,打電話給物業投訴記者擾民,又找了個和千頌伊身形相似的女人在千頌伊的經紀公司出現。

圍着千頌伊家門的記者因此快速走了,千頌伊悄悄的將房門開了個縫隙,看到外面走廊上擺滿的各種食物殘骸,無語的捏住了鼻子,正要一跳一跳的跳到電梯口就看見她的鄰居都敏俊從電梯裏出來。

她驚喜的叫住了都敏俊,“嘿,人都走完了麼?”

都敏俊側頭看着圍着頭巾的千頌伊,又面無表情的轉回頭開門進了房間。

千頌伊難以置信的呵了一聲,咬咬牙越過那些被記者隨便丟在地上的快餐袋紙巾進了電梯。

都敏俊等到電梯門合上纔打開房門,看着電梯口出神。

他已經從十九那裏知道了千頌伊是徐宜花的轉世,可他現在卻完全不知道以什麼樣的面目面對了。

——他就要走了,見一面並且和她成爲鄰居,已經是恩賜了。他不能再出現影響徐宜花轉世的命運。 潑出去的奶茶像是凝固了一樣漂浮在空中,就連熱氣都保持着一個軌跡。

十九眯着眼睛跌坐到椅子上,看着瞪圓了眼睛打量眼前靜止的奶茶的都敏俊——這傢伙似乎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事情一樣,表情蠢得過分。

“哇……原來他還會……”都敏俊喃喃自語,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會讓十九懷疑,立即便止住話頭看着冷笑的十九。

十九雙手環胸,翹起了二郎腿冷哼一聲,“所以你不要告訴我你失憶了,忘記了自己的能力,你到底是誰?”

“世美啊……”都敏俊撅了下嘴,十分熟稔的叫了十九的名字,可是立即便尷尬的輕咳一聲。

“我和你很熟麼?”十九覺得糟心極了,她厭煩的看向窗外,窗外的雪都處於靜止狀態,她立即收回視線看着都敏俊,“頌伊,我哥哥一定會救出來的,她這樣反而會比之前的情況好很多。”當然,沒有她原本設想的計劃好——她還想要千頌伊和韓宥娜以朋友的身份出席法庭呢。

“說吧,你誰?”十九一點都不相信這個看起來就神經脆弱的都敏俊是真的,她情願相信都敏俊被人頂替了。

“真……真的麼?”都敏俊滿臉欣喜,但又十分自責的垂下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對不起啊,世美xi……”

“我和你不熟,請叫我劉世美小姐。”十九最煩這種動不動只知道道歉迴避問題的人了,她吸了口氣將手裏的空杯子捏成一團,“你是誰!”

“我不能說……”都敏俊搖頭,他很苦惱的雙手揉着頭髮,舔着嘴脣,最後輕輕的說:“不過,我的確不是都敏俊。”

一分鐘靜止時間過去,飄在半空的液體慣性的全落下,撒了都敏俊一臉一身都是。都敏俊愕然的抹了下臉,突然發現十九笑了起來,那是一個極其漂亮的笑容,眉眼彎彎,燦爛動人。

都敏俊愣了一下,想要跟着笑一下卻又立即收斂了笑容,話說他被潑了奶茶還能笑出來果然是白癡吧。

“爲什麼不能說,難道有誰在威脅你麼?”十九見都敏俊被潑了一臉的奶茶,心裏的鬱氣奇異的消了大半,隨口一說卻注意到都敏俊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她的笑容凝結,古怪的看着都敏俊,“那在這段時間,就好好的扮演都敏俊吧。”

都敏俊點頭,有些苦惱的接過十九遞給他的抽紙,將臉上衣服上的奶茶擦乾淨,“那我現在應該做什麼?”

“不要給我招惹麻煩,不要給頌伊招惹麻煩,繼續當你的大學教授,直到你該離開的時候。”十九每說一條便伸出一根手指,說完便收回手在有些呆滯的都敏俊眼前晃了晃,“還有,不要隨便亂用別人的東西……會遭報應的。”

都敏俊摸了下後腦勺,“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世……劉世美小姐。”

“呵呵,我看起來像善良得會幫助一個連自己姓名都不敢說的人的人麼?”十九壓下心裏的煩躁感,就算是殼子裏不是都敏俊,他依舊具備男主光環,所以如果都敏俊的靈魂還在這個世界,她必須要找回來才行。她諷刺了都敏俊一句之後又輕輕吸了口氣繼續,“你說吧,什麼忙。”

“韓宥娜……真的是載……李載京的女朋友,還懷孕了麼?”都敏俊沒說自己的需求,反而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

十九上下打量都敏俊,她總覺得……這個冒牌都敏俊她也很熟悉,“所以,這和你有關係麼?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都敏俊半張着嘴,感慨一樣的嘀咕,“你脾氣真差……”不過接觸到十九殺人一樣的目光他還是立即生硬的轉移話題,“其實,我對都敏俊xi的性格人生這些都不大瞭解,完全不知道上課應該上什麼,所以我準備辭掉工作給千頌伊xi當經紀人……爲了彌補我犯的錯。”

一臉癡傻樣,白瞎一張好看的臉了。十九不忍直視的癟了下嘴,“我覺得你應該給sc集團二公子湊一對,嘖嘖。”她見都敏俊尷尬的紅了臉才咬牙切齒的推了都敏俊的肩膀一把,“你腦子有坑,還是腦子沒長溝?就算是用膝蓋想,這些事情也該是安代表該做的事情,你算哪根蔥,你做過經紀人麼?知道怎麼和律師溝通麼?知道那些話不能跟警察說麼?……你想要幫頌伊還不如去查查韓宥娜看到了什麼。”

“我怎麼,咳。”被罵了一通的都敏俊貌似也認識到了自己的衝動,這下就連耳尖都成了粉紅色。

十九拉開車門,看了眼站在不遠處空地上跳腳閒聊的文室長和助理,微笑的朝兩人招了招手,又側頭面無表情的看着都敏俊,“我們馬上要會漢城了,等會兒你自己找沒人的機會滾蛋。”

都敏俊抿着嘴脣低頭,又突然擡頭看着擰着眉頭的十九,“世美xi,你願意給我一件你很重要的東西麼?”

十九一愕,眨了眨眼,她能給冒牌都敏俊什麼?她伸出食指挑起都敏俊的下顎,似笑非笑的看着都敏俊黑亮的眼睛,“那你拿什麼給我交換呢?”她說完收回手,跳下車猛地關上車門,迎上了小跑過來的文室長兩人。

“世美xi,看來千頌伊xi要消沉很長一段時間呢。”文室長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之後,又越過十九的肩膀看向關着門的保姆車,“現在這個時候,你可千萬不要有不好的緋聞啊。”

“我知道,文室長。”十九乖乖點頭,“我不會用自己辛苦走出來的前途開玩笑的,文室長還有了解到什麼?”

“他們說那裏沒有監控,而且……也不知道是誰報的警,警察的速度太快了。”文室長簡單的陳述了幾個疑點,這些當然是從那些記者嘴裏挖出來的,可信度還是比較高的。

十九嗯了一聲,怎麼聽怎麼蓄謀已久。她擡手摸了下眉心,是不是有必要和大變太李載京先生聊一聊了。

她這頭剛這樣構想,電話便響了起來——李載京。

“您好,歐巴。”十九翹了翹嘴角,溫柔的接通了電話,“歐巴怎麼會給我打電話呢?”

電話另一頭的李載京呵的一聲笑了出來,看着手上的戒指接話,“我就不能給世美打電話麼?畢竟世美現在將要成爲第一女星,我打電話沾沾光啊。”

“呵呵。”十九覺得她在這個世界用呵呵的次數明顯增加了,她往片場遠處的樹林方向慢慢的走,“真是謝謝您的祝福呢。”

“明天晚上有一個企業酒會,不知道有沒有榮幸邀請sc的新任代言人做我的女伴呢?”李載京舉起放在辦公桌上的照片,眼神陰沉,嘴角卻挑起了笑容。

十九停下腳步,若有所思的仰頭看着天空,夜色降臨,天空又悄無聲息的飄起了小雪,“歐巴,下雪了。”

“什麼?”李載京站起身走到窗前,果然開始飄雪了,雪很小,稀稀拉拉的毫無美感。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爲韓宥娜xi悲傷呢?她肚子裏的小生命永遠都看不見下雪呢。”十九又感慨,嘴角牽起一個冷冷的弧度,“你說呢,歐巴。”

“呵……世美說什麼呢,歐巴怎麼有些迷糊。”李載京的語調當然聽不出絲毫的不對勁,不過突然緊繃的肌肉卻透露出了他的情緒。

“歐巴……輝京最近還好吧?”十九有些嬌羞的抿起笑容,遲疑又顫抖的問起了李輝京的近況。

“輝京啊……沒什麼,只是今天似乎頌伊xi遇到了什麼事情,還向我求助呢。”李載京的話含糊,聲音帶着笑意,“怎麼,還是放不下輝京麼?”

“我怎麼會放不下那個蠢貨呢。”十九抗議,又低沉下聲音,“歐巴,明晚見,再見。”

掛斷電話,她鬆了口氣,看來這個上錯都敏俊身的人應該不是李輝京。見到任何一個蠢貨都覺得是李輝京這件事情肯定不是她的問題╮(╯_╰)╭

十九回保姆車的時候,都敏俊已經走了,她便和劇組的人一起回了酒店,簡單修整一夜之後打包回漢城。

機場她自然是被記者圍追堵截的,等好不容易突出重圍回到公寓,卻又因爲系統提示差點斯巴達了。

【找出並殺死非法闖入者,完成任務可獲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