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她出來第一眼沒有看到她的話,娘親必然會很擔心……

姬天見此,也不再多言,陪在小靈兒身旁坐了起來,語氣慈愛:「好,如此,我便陪你一起等帝夫人,等到她回來為止。」

小靈兒沒有再說話。

微風拂過,吹動起她長長的秀髮,如瀑布一般在風中淺揚。

她就像是一個小精靈,可愛靈動,讓人看了一眼就愛不釋手,恨不得帶回家中珍藏起來。

……

廣闊的草原之上。

白顏的身體有些虛弱的靠在背後的大樹,她的紅衣在陽光的照耀下更為紅艷,蒼白的臉色上掛著汗珠,眉目間亦是透著深沉。

一旁的天炎自然也有些狼狽,但那一襲狼狽還是掩蓋不住他的風姿。

家有淘妻:挑戰首席老公 男人俊美無雙,溫潤如玉,他的眼底隱隱含著霸氣,凌厲的目光環視著四周。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剛才,他們又解決完了一匹妖獸,誰知那些妖獸剛全都喪失生命,遺迹就驀地向下沉陷下去。

但僅僅過了片刻時間,遺迹的下沉便已經停止了。

「不知道。」

白顏微微眯起雙眼,從樹旁站起了身,她微微擦拭了下臉上的血水,眼神越發慎重。

在這個遺迹內的時間,與外界是不對等的,她也不知道到底過去了多久。

不過……

這些日子裡,她還是沒能找出離開的道路。

一想到白寧與靈兒還在外等著他們,她的心裡就不由自主的瀰漫著心慌,蒼白的臉上閃過一抹急切。

「爹,我們來這裡已經有些時日了,再不走,娘親她……肯定會很擔心,所以,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個地方。」

天炎苦笑一聲:「你也看到了,這個草原是廣闊無邊的,除了那些會來進攻的妖獸,再無其他,你認為……我們該如何才能離開這個地方?」

「剛才遺迹似乎是在下沉,」白顏眸光微微一斂,視線投向前方的虛空,「你說,我如果打破這片天,會如何?」

他們不能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

這幾波妖獸的實力都比之前強大許多,再待下去,也許接下來的妖獸,便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所以,她必須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打破天?」

天炎一愣。

雖然他不知道外界到底過去了多久,但天炎明白,在這遺迹之內肯定有數年之久。

而這數年之內,他的目光始終都在這片地上,從來沒有想過,這片天……是否能打破? 這一次,既然白顏提出了這一點。?隨{夢小◢.1a

也許……

他們能試試?

「好,有什麼需要為父做的?」天炎微微點頭。

不管白顏要做出何樣的嘗試,他身為父親,就必須支持她。

「不需要,我只是做個嘗試罷了,是否能成功我並不清楚。」..

白顏隨手一揚,滅神劍被她握在手中,她眸光凝重的看見那一片虛空,眼眸輕輕眯起。

旋即……

一道劍光突顯而出,瞬間滑向了那一片藍天。

如果說,一開始她沒有注意到這片藍天,就在剛才遺迹下沉的一瞬間,她清楚的看到了天空的變化。

就好像……這天空只是一片帷幕,在發生動蕩的時候,會產生一點點的皺跡。

幽冥剪紙人 也正因此,才讓白顏察覺到了天空的不尋常……

果然……

當白顏的劍落向藍天的頃刻間,天空如同一塊畫布,被劍給展開了一道痕迹。

便在白顏與天炎臉上露出欣喜之際,天空的另一邊,無數的妖獸飛行而來,瞬間就將他們包圍在了中間。

「這些全是飛行妖獸,其中一頭……到達了領主境界。」

天炎臉色微沉,他收起了臉上的歡喜,鄭重的道。

能夠製造出一頭領主境界的妖獸傀儡,那這個遺迹之主當年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爹,我之前感覺的果然並沒有錯,要離開遺迹,唯有從這片天空出發,但是……」白顏緊握著手中的長劍,她看向突襲而來的妖獸,唇角揚起一抹淺薄的弧度,「這個出口,還有其他東西的鎮守!」

若想要離開,除非打敗這些妖獸,否則,他們就將被困在此處,生生世世。

「顏兒,那頭領主境界的妖**給我對付,其他的妖獸,你能不能幫我拖延片刻?」

其他的妖獸雖然沒到領主,各個實力都不差,更有幾個已經接近領主境界。

再加上數量極大,倒是一個不小的力量。

「我可以對付。」

白顏的聲音霸氣張狂,不顯任何的怯弱。

既然離開這個地方唯有一條出路,那不管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她都必須一戰到底,絕不退縮。

「哈哈哈!」

天炎哈哈笑了兩聲,笑著笑著,他的眼淚都流淌了下來。

「不愧是我的女兒,也是我聞雲峰,這一輩子最大的驕傲,可我虧欠了你們母女太多太多了,現在還要讓你為我冒險。」

眼見妖獸離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天炎轉頭望向身旁女子完美的側顏。

微風拂過,墨發在風中揚起。

天炎的身影比那松竹還要挺立,如同一顆已經能夠遮風擋雨的大樹,讓人心安。

「不過,顏兒你放心,這一次,就算我天炎葬身於此,也一定讓你安然無恙的離開,你不需要和他們強行戰鬥,你只要拖延一會兒就夠了……我絕不會讓你要遇到任何危險。」

他虧欠她太多。

用一生,都無法彌補。

如今,還怎能讓女兒為他冒險?

更重要的是,她是他唯一的女兒啊,是他放在心肝上疼的人,哪怕他死無葬身地,也不會讓她再受傷。

天炎沒有再與白顏多說一句,他淡然的目光看向天空上的妖獸,凌厲的目光中含著光芒。 「今日,我天炎只要還活著,就一定會送我的女兒離開這個地方。」

「即便用屍骨無存為代價!」

男人的聲音震蕩在虛空當中,狂妄霸氣,更帶著不可一世的氣勢,毫無往日的溫和如玉。

天空驟然變得,陰雨密布,籠罩著整個平原。

那些妖獸已經進入眼前,露出了猙獰的獠牙,彷彿只需要一口,就可以咬斷這兩個人類的脖子……

……

不知怎的,天炎消失的消息,如同一道旋風,刮遍了無數的領域。

原先正在觀望形式的領域領主,自得知天炎消失的消息之後,都按捺不住了,派遣無數高手想要進入炎之領域。

本來這些年,那些領域的人都對炎之領域恨之入骨,再加上天炎縱然離開,炎之領域卻並未消失,所以這數千年之久,他們也沒有停止過對領域的討伐……

可惜,炎之領域即使沒有了天炎,還有大長老姬天的存在,這個身為姬天身邊曾經最得力的部下,他的存在讓無數領域的高手望而卻步。

但同樣的,他們對姬天亦是恨入骨髓。

是以,多年前,他們才會策反了炎之領域的一名領主,並且不惜動手殺害了姬天的兒媳,更讓姬天唯一的孫女身重劇毒,痛苦不堪。

如果不是天炎突然回來了,他們也不會停止了攻擊。

可如今……天炎竟然又失蹤了?

驀地得到了這幾個消息,眾多領域的人都激動的心跳加速,新仇舊恨,亦是打算與天炎一算究竟!

……

幽幽山谷。

姬天安靜的坐在靈兒身旁,他蒼老的容顏充滿了慎重,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的空地。

就在這時,一道焦急的聲音從天空上傳了下來:「大長老,出事了!」

聽到這一聲充滿急切的聲音,姬天眉頭輕皺,轉頭看向從虛空上快速而來的青衣女子,眼中劃過一道不解:「二長老,你怎麼來了?」

「大長老,其他領域的高手前來侵犯,領主府的人……無法抵擋的住。」

應蝶秀美的臉上滿是焦慮,若非如此,她也不會貿然的前來此處打擾大長老與靈兒小姐。

不過……

就連應蝶也不明白,明明領主回了領域之後,除去了所有其他領主派來的眼線,為何領主消失的事情,還是被傳了出去?

便是大長老不再領主府的消息,他們都一清二楚,否則,他們不會前來侵犯他們炎之領域。

「你說什麼?」姬天的臉色變了變,飛快的從石凳上站了起來,他的老臉鐵青,拳頭握的咯咯作響,「各大領域都派來了高手侵犯領主府?」

那群該死的混蛋。

先是聯合炎之領域的叛徒害了他的兒子媳婦,如今,還敢來炎之領域侵犯!

「走,我們現在就去趕走那些混球!」

姬天正欲離去,忽然想到了身後的靈兒,他緩緩的停下了步子,皺眉望向了那一張粉嫩的小臉。

亞索的英雄聯盟 「靈兒小姐,你要不要跟在我身邊?」

靈兒倔強的搖頭:「我要等娘親,哪裡都不去,大長老爺爺如果有事的話,可以不用管我的。」 「不行,我答應過你娘親,不能丟下你不管。」

姬天眉頭越皺越緊,他的心中滿是憂愁。

如若他不去幫忙,領主府可能會被覆滅,更是死傷無數,而且他的孫女還在領主府內。

但他如果走了,就等同於食言,如何對得起為領主付出了生命的帝夫人?

所以,一時間,姬天難以抉擇,老臉上的汗水也越流越多,老臉越發焦急。

靈兒托著可愛的腮幫子,轉頭望向大長老,她靈動的大眼睛眨巴了下:「大長老爺爺你快去吧,不能讓小姐姐有危險,而且,領主府的都是我爺爺的人,靈兒也不想讓任何一個人出事呢。」

領主爺爺對她這麼好,她怎能拖他們的後退。

可她又捨不得離開娘親,生怕娘親出來之後第一眼看不到她……

「大長老,在領主府內,你的實力最強大,唯有你才能護好領主府的安危,因此,你大可放心的去,」應蝶看了眼小靈兒,滿目都是慈愛之色,「至於靈兒小姐,就由我來照顧幾日,等你解決那些人之後再回來。」

各長老的名次是以實力排名。

應蝶排名第二,僅次於大長老。

「好。」

姬天沉吟了半響,終究是答應了。

帶著小靈兒一起回去領主府,未必就是安全的,他彼時應戰起來,不一定能全心保護她,若是二長老願意留下照顧她,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畢竟在這領域內,能戰勝二長老的人,同樣是屈指可數。

「靈兒,你等我回來,我解決了那些人之後,就回來找你。」

姬天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靈兒。

他感覺眼皮跳的很厲害,擔心姬清歌是否出事了,是以,在丟下這番話之後,他的身影就化為一道閃電,消失在了天空之下。

「其實……」小靈兒歪過頭,手指輕輕的划著地上的沙土,聲音小小的,軟軟的,「大長老爺爺也不算是壞人。」

他只是太擔心小姐姐了,對領主爺爺又是一片衷心。

可想到姬天傷了白寧,靈兒的心裡就有些小小的不愉快。

「若是……」小靈兒繼續拖著腮幫子,可愛的望天,「娘親和外祖母原諒他的話,那靈兒也就原諒他。」

應蝶一怔,低頭望著小靈兒可愛的模樣,儼然失笑。

事實上,自從白顏將靈兒託付給大長老,就已經證明……她的心裡並不如一開始的氣憤。

對於大長老,她是打心眼裡相信的,不然也不會將最疼愛的女兒託付給他。

「若是你娘親和外婆不原諒呢?」

她笑著揉了揉小靈兒的小腦袋,問道。

小靈兒好奇的轉過頭,機靈的大眼睛中含著明亮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