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言馨還在家裡的時候,便看見顧子俊回來了,一張臉很是難看。

「子俊,你……你怎麼了?」顧言馨問道。

顧子俊看著顧言馨,然後伸手立馬抱住了顧言馨,然後抽泣了起來。

顧言馨慌了,這是什麼情況,顧子俊竟然哭了。

她記得她和他在顧家的時候,無論遭遇什麼困難,就算是顧玉明打他的時候,滿身是傷,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骨氣硬得很,更別說哭泣了。

難道是遭遇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子俊,你怎麼了?你說話啊?」顧言馨再次問道。

來儀鳳姿 「姐,以後你別離開我好不好。」顧子俊緊緊地抱著顧言馨。

「好,我不離開你,你是我弟弟,我怎麼會離開你,我們一輩子都會在一起的。」顧言馨安慰地說道。

她和顧子俊從小相依為命,然後一起長大,在這個世界上,顧子俊是她最親最親的人了。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吧!

她不知道顧子俊遭遇了什麼,此時此刻,她希望他能夠走出來。

很久以後,顧子俊才鬆開了顧言馨,然後擦了擦眼角。

「子俊,喝點果汁吧,姐姐剛剛榨的,挺好喝的,你最喜歡的。」顧言馨把一杯新鮮的果汁拿了過來。

她問了顧子俊兩次,可是顧子俊都不說話,所以她索性就不問了,等到他願意跟她說的時候自然會說吧!

估摸著,肯定是和羅依依有關係的,改天問一下羅依依就好了。

男孩子都是很要面子的,這一點顧言馨從蕭逸晗那裡就明白了。

他們自認為是女人的依靠,所以一般不會在女人面前表現出他軟弱的一面。

最後,顧子俊喝了果汁以後,便倒在床上睡覺了。

臨走時,對顧言馨說了一句,「姐,我要換工作了,跟你說一聲。」

「換……換工作,好啊,你喜歡就好了。」顧言馨愣怔了一下,然後又鼓勵地說道。

只要顧子俊開心就行了,說不定他今天的模樣,肯定是和工作有關係吧!

外面的世界本來就不簡單,更何況是職場,顧言馨也理解。

單是一個蕭逸晗和蕭逸楓,就在公司爭得頭破血流的。

顧子俊心情不好,中午飯也沒有吃,顧言馨想著晚上給他弄點什麼好吃的,他到了晚上肯定會餓的。

所以便拿著包包去超市裡面買點食材。

超市裡面可以說是應有盡有的,蕭逸晗給顧子俊找的房子地段非常好,離超市很近,而且這邊的超市很大,裡面有各種各樣的食材。

顧言馨隨便挑選了一些顧子俊愛吃的東西,然後便準備去結賬了。

就在這時候,忽然間有個女人擋在了她面前。

她吃了一驚,居然是顧珊珊!

她又出現了!

不過現在是在超市裡面,人很多,諒她也不敢動手之類的。

「你找我?」顧言馨問道,她也就不躲了,看來顧珊珊是專門來找她的。

「恩。」顧珊珊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

倒是讓顧言馨有些奇怪,這今天怎麼變得這麼冷靜和斯文了。

以往每次見著她就恨不得上前來找她撕逼,親手將她給掐死,嘴裡面肯定會罵著小表子,小賤人,爛貨等等。

今天的顧珊珊出奇的冷靜,倒是讓顧言馨隱隱感覺不安。

「你找我什麼事情?」顧言馨又問道。

「我能和你談一談嗎?」顧珊珊說道。

「談?」顧言馨疑惑了一下。

她從來沒有想到談這個字會是從顧珊珊的嘴裡說出來的。

她見著她都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樣子,她們兩人居然也會有坐下來談一談的時候。

不過,有了上次的教訓,顧言馨還是小心為妙。 「對不起,我還要趕著回去做飯,所以我現在沒有時間。」顧言馨拒絕了。

她說完以後,便要準備走。

「等一下,顧言馨,我們好歹也算是親姐妹,雖然不是一母同胞,你連坐下來和我談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嗎?我可不信,除非你是在怕我。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你還忌憚我么?」顧珊珊說道。

「顧珊珊,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顧言馨,你特么的就是一個孬種,今天我來,是談我們三個人之間的事情,這次以後,我再也不會來找你了。」顧珊珊又說道。

顧言馨停住了腳步,然後放下手裡的食材,「好吧,去哪兒談?」

顧言馨想著,她和顧珊珊之間是該有一個了解了,希望這一次能夠把什麼事情都說開。

當然,她也想聽一聽顧珊珊想找她談什麼? 庭院深深春欲晚 他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

於是,她們兩人來到了一家咖啡廳。

優雅的鋼琴旋律響起了,但是此刻顧言馨的內心卻很不平靜,覺得這鋼琴聲似乎有些煩人。

她們點了兩杯咖啡,顧珊珊一邊攪拌著咖啡,似乎很淡定的樣子。

「顧珊珊,你想說什麼?還想找我談什麼?」顧言馨開口問道。

「妹妹,其實我來找你,你應該知道的,我們之間除了蕭逸晗,還有什麼可談的呢。」顧珊珊忽然說道。

顧言馨在聽到妹妹這兩個字,她簡直感到太諷刺了。

第一次聽見顧珊珊這麼叫她,從小到大,顧珊珊哪裡將她當成過妹妹來看待,不然的話,她們之間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真是太令人噁心了,她沒想到顧珊珊還有這麼噁心的一面。

「然後呢?」 平行時空的巨星 顧言馨想聽她的下文。

「我喜歡逸晗哥哥,你知道嗎?當我得知要和他訂婚的時候,我心裡是多麼的高興,多麼的興奮,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男人,我愛他。可是偏偏你要插進來,你搶走了他,他狠心地和我解除了婚約。雖然對外說說我不要他了,但是誰信呢?大家心裡可都明白著,是他蕭逸晗不要我顧珊珊了,我在我朋友的面前很沒面子,他們覺得我是一個被拋棄的人,我從來沒有感到這麼大的恥辱。」

「我是真的很愛他,很喜歡他,若是沒有你的出現的話,我們現在估計已經結婚了,說不定連孩子都有了,可是你為什麼偏偏要破壞我的婚事,就算我母親對你不好,我從小也不待見你,可是你不應該搶走我的婚姻,不該搶走我的愛人,你知道他對我有多麼重要嗎?」

「夜裡的每個晚上,我都在哭泣,我沒有一天不傷心不難過的,我想不通,我沒有做對不起他的事情,為什麼他要這麼對我。那次我找人強上你,也是因為我妒忌的發狂,我恨死你了。可是老天還是偏向你這一邊的,結果我卻自食惡果,我反倒是被那兩個惡賊給輪了,體無完膚,我已經遁入了深淵了,我什麼都沒有了,不管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受過什麼樣的苦難,我只想留在逸晗哥哥的身邊……」

顧珊珊說了一大堆,真是繪聲繪色,演的可真是好,差點讓顧言馨都動容了。

若不是從小對她的了解,她肯定會感動的,會落淚的。

可是她忘記了,她是顧珊珊。

顧言馨從小對顧珊珊的秉性了如指掌,她怎麼不知道她是在演戲。

這些東西,或許確實是她內心想要說的話,那些苦難,也的的確確是她遭受過的。

可是她根本就沒有好好反應過她和白鳳所做過的事情。

「說完了嗎?」顧言馨淡淡地問道,一副悠閑地喝著咖啡。

顧珊珊的眼裡有一絲的驚訝,估計她預想的效果就是顧言馨肯定會感動的,至少也會同情她。

可是看顧言馨這樣子,一點同情也沒有,哪怕是一絲可憐。

她不禁在桌子底下篡緊了手指。

「妹妹……」

「你別叫我妹妹,我聽著噁心,顧珊珊我真是佩服你,現在跟著莫雅,演技是越來越好了,剛才那番話,一定是莫雅教給你的吧,以你的智商能說出這番話,莫雅也……」

莫雅……顧言馨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間停頓了,因為莫雅。

是啊,顧珊珊剛才那番話肯定不是她所能說出來的,是莫雅教她的……

顧言馨立馬意識到了什麼,這樣的感覺越來越不安了。

她看看四周沒有什麼可疑的人物,一般這種裝可憐,肯定有旁聽者的,可是現在並沒有。

「我不想和你廢話了!我覺得我們也沒什麼好談的。」顧言馨說道。

談來談去,也沒什麼東西。

顧言馨拉開了椅子,正準備走的時候,顧珊珊忽然間衝到了顧言馨的面前,然後給她跪下了。

「你……你想幹什麼!」顧言馨吃驚地問道。

顧珊珊普通一聲,跪在咖啡廳的地板上特別的響亮。

「妹妹,我求求你了,我不能沒有逸晗,你把她還給我好不好……」

「瘋子!你放開!」顧言馨想想要扯開顧珊珊的手。

可是顧珊珊抓著她的褲子非常緊,怎麼扯也扯不開。

「妹妹,不要搶走我的未婚夫好不好,他是我的男人,你為什麼要跟我搶他,我不能沒有他,求求你把他還給我好不好,無論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的,只要你願意……我給你磕頭了……我給你磕頭……我求求你……求求你了……嗚嗚……嗚嗚……」

顧珊珊的舉動,立馬引起了咖啡廳裡面喝咖啡的人注意了。

大家紛紛朝這邊過來圍觀,很多人指指點點的。

「你看她,難怪長得這麼漂亮,原來是專門破壞人家的家庭了。」

「就是啊,那地上的女孩子也真是慘,竟然跪在地上求小三。」

「唉!這年頭小三真是越來越瘋狂了!」

「這種人才是該死!」

……

「顧珊珊,你鬧夠了沒有,我沒空陪你!」顧言馨說完,便想要抽出腿來。 蕭逸晗將顧言馨摟在懷裡,輕輕地說道:「言馨,你放心,不管你遇到什麼事情,你都要來找我,我就是你最大的靠山,我是個男人,我永遠都是你的男人,就算天塌下來了,我也會給你撐著的。」

「蕭逸晗……」顧言馨哽咽了。

這個男人如此的愛自己,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夠帶給他,總是給他帶來麻煩。

「言馨,我愛你。」蕭逸晗低聲在顧言馨的耳邊說道。

「蕭逸晗,我也好愛你好愛你。」

「你這麼愛我就親我一口。」

顧言馨:「……」

卧槽!又是陷阱!

「怎麼?還害羞了?」蕭逸晗捏了捏顧言馨的鼻子。

「蕭逸晗,不要啦,這裡是大街上。」

「在大街上又怎麼了?我就是要親我的老婆,讓他們妒忌去,我有這麼漂亮的老婆,身材好,臉蛋好,讓本少爺流連忘返……」

「蕭逸晗!」顧言馨怒吼道。

隨後,蕭逸晗一隻手摟著她的腰肢,另一隻手固定她的後腦,便吻了上去。

身邊依然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兩人毫不顧忌,便吻上了。

路邊的燈光將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周圍的人已經見慣不慣了,在海城親吻算什麼,大家只是當做沒看見。

而蕭逸晗知道顧言馨害羞,一隻手擋住了顧言馨的臉。

顧言馨只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了,這個臭男人!

蕭逸晗這才鬆開了顧言馨,看著她氣喘吁吁的樣子,然後低低地笑出了聲音。

「呵呵……是不是本少爺的吻技越來越好了?」蕭逸晗調侃道。

「你大爺的,滾粗!」

「女孩子總是這麼說髒話不好。」

「都是跟你學的。」

「那你怎麼不跟我學學床上的功夫?」

「蕭逸晗!我不理你了!」顧言馨說完,便轉身走了。

蕭逸晗立馬追了上去,「寶貝兒,我錯了……」

……

但願今天顧珊珊的事情,是她多想了。

顧言馨也不知道和蕭逸晗在大街上逛了多久,本來蕭逸晗想帶顧言馨帶明山公寓好好『蹂躪』一番的,但是顧言馨想到顧子俊心情不好,便沒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