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不會對她做什麼……

想著想著,寧忻思緒有點飄了,直到後面猛按喇叭催促。

寧忻這才回神,繼續開著車子走。

十五分鐘后,終於到達了唐時簡的別墅。

只是……

開著車的寧忻被一束耀眼的閃光刺了下雙眼。

寧忻防備心很重,刻意的放慢了速度。

待看清楚了閃光來源時,她暫且放下了對唐時簡的抗拒而迅速撥了他的號碼。

「你遲到了。」

電話一通微微沙啞的身音低低傳來。

「……」寧忻額頭不禁落下三根黑線。

頓了頓,她自動忽略他的話:「你家門口好多狗仔遵守。」

「哦。」唐時簡依舊不咸不淡,似乎早已經知道,又滿不在乎。

「……」莫名的,寧忻有種想掐死他的衝動。

「不趕走他們?」不是說唐時簡他不喜歡被人窺視生活嗎?

怎麼這次那些一堆堆的狗仔都不趕走?

還是說……

這群人根本就是唐時簡叫來的?

可他叫他們來幹什麼?

他要接受採訪嗎?

也不對啊……要是他要接受採訪,光明正大不挺好?用得著這麼偷偷摸摸?

還在自家門口?

還是……這些狗仔的目標不是唐時簡,而是她?

慢慢的,寧忻想到了唐時簡今早對她說的話,他說,若是中午12點前沒有出現他面前,就要承擔後果……

寧忻臉色有些臭。

良久等不到唐時簡的回答,寧忻便更加確定心中的想法,脫口而出:「你是想讓我出醜?這是我遲到的後果?」

寧忻瞧著那緊閉的大門,臭臭的臉色有些冷沉。

這個問題還是沒有得到唐時簡的正面回復。

寧忻便當他默認。

醉仙葫 隨即她不怒反笑,嘴角微揚,眸光晶瑩閃亮,冷沉的臉劃過魅惑:「我遲到了,所以將我拒之門外,以此讓我出醜?唐時簡,我雖然比不上你厲害,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說著,她便小臉一恨,用力踩下油門。

車子瞬間猛地飛身出去!

與此同時,那些蹲守在暗處的狗仔們也看到了寧忻的車子。

紛紛蠢蠢欲動,正想堵住她而搞到什麼消息。

奈何寧忻的車子像頭髮了瘋的野獸一般,絲毫沒有減速,反而越來越是極速。

「瘋了瘋了……」 然而那些狗仔難纏得很,根本不怕,反而大膽的踩進唐時簡別墅的花園裡。

「寧忻小姐,是不是唐先生不讓你進門,所以你惱羞成怒,不惜一切故意撞進來的?」

「你跟唐先生的婚事究竟是不是你欺騙來的?是不是唐先生根本不喜歡你,而你死皮賴臉的糾纏,所以唐先生將你拒之門外?」

……

面對面前一幫人的暗暗嘲諷,寧忻冷笑。

真的世態炎涼啊!

為什麼這些人總不見得她好?總想她難堪?

難道唐時簡是天上的不可一世的遙不可攀的繁星,她就是地底最不值錢的塵埃?

她有那麼不堪有那麼不好有那麼配不上唐時簡嗎?!

這個世界真的是惡意滿滿啊!

寧忻心情有些不爽,但也沒有寫在臉上。

面對他人的惡語羞辱,她付之輕輕一笑,正想嘴毒一下他們。

卻不想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忻忻,你怎麼還不進門?」唐時簡從屋裡出來。

語氣中沒有絲毫不耐煩,有的只是等不到愛人的心急而委屈。

「我都等你好久了,我做的菜都涼了。」

寧忻:「……」

我怎麼感覺唐時簡好像被鬼上身?

賠心攻略,黎先生別來無恙 黎管家:「……」

不是好像,是真的見鬼了!

媽的,他從來沒見過他老闆唐時簡會是這樣的人!

還會委屈……

還會賣慘……

看著唐時簡因為等寧忻等太久而委屈可憐的小表情,黎管家感覺他的小心臟有點受不了!

然而唐時簡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嗨:「忻忻,還不快過來?門口那些垃圾看門狗不值得你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

唐時簡也是個好戲之人。

他說著還不忘向寧忻張開雙臂要抱抱。

寧忻:「……」她好鬱悶啊。

明明剛才還說要給教訓,怎麼忽然間……

怎麼辦?

她有點慌……

她撞門不慌。

她故意要惹他生氣不慌。

她對他口中說的教訓後果也不慌。

但是現在!她真的有點慌啊!

現在的唐時簡是不是瘋了?

他會不會發瘋突然咬她一口?

門口那些垃圾看門狗:「……」他們更加鬱悶吶!!!

不是說過來看寧忻難堪嗎?

不是說寧忻是騙婚的,唐時簡根本不喜歡她嗎?!

不是說收集大情報大消息,好好讓唐時簡這個大人物的花邊新聞帶攜他們報社雜誌什麼的火一把嗎?!

為什麼現在變成了吃狗糧??!

這狗糧有些難咽。

面對唐時簡跟寧忻當眾『秀恩愛』,他們手有些抖,拍照也不是,不拍也不是。

一時間,氣氛甚是微妙。

這個不說話,那個說不出話,周圍靜悄悄的。

反倒是寧忻最先回過神來。

她偷偷瞅了一眼依舊向她伸著手的唐時簡,又匆匆掃了周圍人一圈。

心情忽然好了起來。

微眯的眼眸閃過狡黠,劃過算計。

隨即她微微扁嘴,有些委屈,可憐兮兮的緩緩走到唐時簡身邊,伸出手輕輕打了一下他的大手。

心情低落的看著撞壞了車子,她道:「都怪你!非要我現在過來,我都沒時間去修一下車子,都撞壞了……」

「嗯,我的錯。」唐時簡很誠懇的認錯。

隨後一秒化身寵妻狂魔:「車壞了就壞了,明天買了輛新的,不!吃完飯你有空的話我下午就陪你去看車。」

聞言,寧忻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這麼容易就要來了一輛新車?!

這唐時簡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

「什,什麼車都可以嗎?」

「當然!這個世界上沒有我買不起的車。」

卧槽!!

寧忻心底默默吐血。

早些年她累死累活的才買來了一輛代步的車。

雖二十來萬,不貴也不便宜,而且以她現在的能力買個七八十萬的車子也完全沒問題,但是她還是沒有能力誇下奇口說全世界的車都買得起。

真是人比人,比死人!

「好了,說了買輛新車給你就准買給你,不許再生氣了。」

趁著寧忻沉浸自己的思緒里,唐時簡一臉溫柔的摸摸她的小腦袋,隨即一把將她融入懷裡。

嬌軀入懷,唐時簡臉上的笑意更濃。

果真與他想象的一樣。 軟柔輕盈,溫暖軟綿,著實舒服。

寧忻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本能的抬手抵在兩人之間抗拒著。

睜大眼睛,直視著他。

而他身材很好,沒有一米九都絕對有一米八八,寧忻只有一米七二左右。

人也瘦瘦的,在他面前寧忻顯得甚是嬌小,以至於她抬頭也只能看到他微尖的下巴。

根本看不到他的臉,更看不到他的眼睛,看不清他究竟什麼想法。

「你幹嘛?!」摸不清他什麼想法的寧忻小心臟跳得很激動。

唐時簡勾勾嘴角,邪魅一笑,貼近她耳邊低聲道:「我們不抱抱,怎麼塞住這些人得嘴巴?」

「……」

寧忻

寧忻:「……」她好鬱悶啊。

明明剛才還說要給教訓,怎麼忽然間……

怎麼辦?

她有點慌……

她撞門不慌。

她故意要惹他生氣不慌。

她對他口中說的教訓後果也不慌。

但是現在!她真的有點慌啊!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現在的唐時簡是不是瘋了?

他會不會發瘋突然咬她一口?

門口那些垃圾看門狗:「……」他們更加鬱悶吶!!!

不是說過來看寧忻難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