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會難過嗎?”

朱雀淚眼汪汪的盯着我,我感覺自己呼吸有些困難了,不知道爲什麼,每次看朱雀眼睛的時候,我心裏都有種莫名的哀傷感,難道這就是以前的記憶在作祟嗎?

“嗯,我會難過,不光是你,我身邊任何一個人受了傷,我都會難過,所以別再任性了好嗎?明天跟我們去找白虎吧!讓我們曾經的故人再次相聚。”

“好,我聽你的,你去哪裏,我就跟到哪裏。”

朱雀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見她妥協了,我也放心了下來,帶着朱雀回來後,師傅和金剛也回來了。

“師傅,明天我要和叉叉朱雀出門一趟,白虎就要甦醒了,我們要去找他回來。”

“嗯,那你們一路注意安全,有事直接聯繫我。”

師傅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而且也知道了神龍和朱雀的身份,所以如今我是可以跟他坦白的,金剛已經是我們巫門之人了,而且也被師傅收了徒弟,如今也是我的小師弟。

因此我的祕密也能給他們說了,當然了,我也相信他們會保密的,第二天很快就來了,我們三個收拾好了就朝長白山出發,二師妹不知道爲什麼,她一直都沒有來送我,我想應該是她還在害羞吧!

“長白山怎麼這麼冷?”’

“這裏下這麼大的雪,不冷纔怪,讓你多穿點衣服,你就是不聽,現在冷了吧!活該你。”

朱雀和神龍兩個開始鬥嘴了,可能是因爲大家都把話說開了,所以心裏也沒有了什麼負擔,因此也能開始真心大笑了。

“你們聽,是不是有虎嘯的聲音?”

就在朱雀和神龍打鬧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一聲虎嘯,就在不遠處的地方。

“沒有啊!我們什麼都沒有聽到,你幻聽了吧?”

神龍搖了搖頭,而朱雀也一臉茫然,看來果真是我幻聽了,要是真有虎嘯聲,那朱雀和神龍自然會聽在我前面,可見我是多麼想念白虎,竟然連幻聽都有了,我自嘲了一下後,又繼續跟着他們趕路。

當我們到達白虎所處之地時,我心裏一陣悵然,這裏果真是休養的好地方,雖然白雪皚皚,可是靈氣很充足,跟雪嶺那裏的條件差不多,只不過這裏風景更加優美,而且還能遇到百年大人蔘呢。

“陳庚,告訴你,如果你運氣好的話,還能挖到千年人蔘呢,要是你運氣爆發了,人蔘娃娃都有可能遇到。”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們在等白虎醒來之際,還能挖點人蔘,感覺這次賺大發了。”

就在我興奮的時候,忽然一陣地動山搖,我和神龍他們站不住腳,立刻就被劇烈的搖晃弄的滾下了山,好不容易上去了,如今又到了山腳下。

“太刺激了,只是我們剛纔的路都白走了。”

“媽蛋的,刺激死我了,剛纔那震動是怎麼回事?”

震動過去後,我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一邊抱怨了起來,雖然我心神已經足夠強大了,但是抱怨還是不能少的。

“這是白虎甦醒的跡象,他就是這麼高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在今天午夜就能徹底清醒過來了。”

“唉!得,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剛纔我們爬上山用了五個小時,如今又要重新走五個小時的山路,而且眼下天色已經暗淡了,所以算算白虎甦醒的時間,我們真的沒時間了。

“我們時間已經沒有多少了,希望能在白虎醒來之前見到他,要不然他離開了這裏,我們就不好找了,那小子跟我們斷絕了心神聯繫,所以找他真不好找。”

神龍一說這話,我也明白了他爲什麼這麼急迫的想要我在白虎甦醒之前找到白虎,只是如今的時間真的夠用嗎?我忽然有了一些擔心。

掌御諸天時空 “爲了避免時間不夠,我建議還是用陣法直接傳送上去。”

“好,我贊成。”

“那開始吧!”

大家沒有多話,直接擺起了陣法,因爲這裏靈氣充裕的關係,所以我們的陣法也就很輕易就弄好了,檢查沒問題後,我們三個就利用陣法來到了山頂,好在沒有了震動,要不然我們又得滾落下去。

“大家都找個安全的地方坐下來,要是再來一次震動,我們可都要遭殃了。”

朱雀的建議是好的,我和神龍立馬找到了附近一棵大樹,然後蹲在大樹下面等待白虎的甦醒,而朱雀在一旁設置起來陣法,那是我沒有見過的陣法。

“朱雀,你弄的那是什麼陣法?”

“這是保護我們的,白虎甦醒後,會釋放出天地罡氣,到時候避免我們被震傷,所以我弄陣法來保護我們。”

“你真細心,幸好這次有你們兩個一起來,要是我一個人來,估計真的會弄的很悽慘。”

跟神龍和朱雀嬉笑了一陣子後,震動又開始來了,我和神龍朱雀連忙抓緊了樹幹,這纔沒有被震落下去,好不容易熬到了午夜時分,我們彼此都睜大了雙眼,就怕錯過了這一次機會。

“白虎醒了。”

朱雀驚叫了一聲後,我看到白虎藏匿的洞穴打開了口子,而隨着洞穴的大門打開,天地罡氣也接着來了,那風的速度完全就能把人吹死,附近的樹木都被吹的連根拔起了,好在有了朱雀的陣法,要不然我們這次也會被吹走。

“朱雀,還是你有先見之明,要不然我們這次一定會被吹走。”

“多謝誇讚,其實我也是過來人,之前就遇到過這個,現在還心有餘悸呢。”

“怪不得,原來你是過來人啊!”我和神龍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而朱雀的臉立馬羞得通紅了起來。 就在我們笑朱雀的時候,白虎突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而我們竟然一點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他吼了一聲吼,我們這纔回過神來。

“白虎,好久不見了,你越來越可愛了。”

眼前的白虎跟我想象之中的一點都不同,完全就是神龍二號,小孩子可愛的模樣讓人很想抱着親一口。

“主人……”

白虎無視了神龍的調侃,直接淚眼汪汪的走到我跟前,然後不等我做出迴應,他立刻就躲進了我懷裏大哭了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好了,乖了,白虎不哭,我來接你來了,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嗯,主人,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白虎,你差不多得了啊!別總是搞得像是被人欺負了一樣。”

“是啊白虎,你可是男的,陳庚也是男的,你們兩個真的會讓人誤會的。”

朱雀和神龍一起調侃起了白虎,而白虎只是白了他們一眼,嘴裏發出冷哼的聲音,他很不屑朱雀和神龍的做作,不過我是很喜愛白虎的,真的太可愛了,我想他應該可以跟小師妹有一拼了。

“白虎,我想問一下哈,你爲什麼也要扮成小孩子的樣子呢?神龍是因爲本身問題,那你呢?看你也沒啥問題啊!”

我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心裏的疑惑,而白虎聽了我的話,立刻又淚眼汪汪的掉起了眼淚來,完全就是一個小孩子的樣子,看的我汗滴滴的,這丫的帶回去,保準能萌死人。

素年無安生 “人家一直都是這樣子嘛!你以前不是說喜歡人家這個可愛的樣子嗎?”

白虎說着就賣起萌來,朱雀和神龍見此連忙轉過了頭去,不過我還是能看出他們在極力隱忍着笑容。

其實說實話,看到白虎這樣,我也好想笑,可是又害怕傷了白虎的自尊心,所以也只能強制性讓自己不笑,不過這憋屈的樣子還真是難受。

“好了好了,既然白虎都已經找到了,那我們也算是完事了,都回去吧!”

“就這樣回去?那也太坑了,好歹也要挖一些天材地寶啊!要不然豈不是白來了,你得到了白虎的助陣,我和朱雀可什麼好處都沒得到呢。”

神龍說着就朝深山裏面走去,而朱雀也是一直四處亂看,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找些什麼東西,而白虎奸笑了一下,對,沒錯,確實是奸笑,因爲我看到清清楚楚的,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我就是看到了。

“白虎,你是不是知道他們再找什麼?”

我試探性的問了白虎一聲,結果白虎又擺出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着我,被他的那種眼神一看,我也於心不忍了,這小傢伙太能裝了,我算是完敗了。

“他們在找雪地精華,可是提高靈力的聖物,不過他們不可能找到了,因爲雪地精華一直都是我守護的,主人,這個就是,趕緊吃了吧!”

白虎說着就把一個晶瑩剔透的果子遞給了我,不等神龍和朱雀看過來,我一把就塞進嘴裏吃了,頓時就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溫暖舒服。

“啊……死陳庚,你竟然偷吃了雪地精華,我恨你恨你啊……”

神龍因爲跟我有心神交流,所以他最先知道我服用了雪地精華,因此他立刻就鬼叫了起來,而朱雀此時也一臉陰翳,看得出,他們真的生氣了。

“你們也不能全都怪我,都是白虎讓我吃的,是他給我的。”

我突然害怕起神龍和朱雀發火,連忙把責任推卸給了白虎,而白虎只是神氣的擺了擺手,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神龍和朱雀此時也只能咬牙切齒的瞪着白虎,只是他們沒敢對白虎動手,這點還是讓我蠻奇怪的。

“我說叉叉,你和朱雀爲什麼不對白虎動手?”

“你動手試試。”

神龍直接噴了我一臉口水,也不知道他那口水的發射力度爲何那麼強,擦了神龍噴出的口水後,我忍不住在他頭上敲了一下。

“注意點影響,別亂噴口水,很不衛生的。”

“哼!你吃了我的雪地精華,你打算拿什麼補償我?”

“那是我的雪地精華,該補償,也是要補償我纔對。”

朱雀和神龍兩個開始爭執起來了,沒想到他們兩個竟然沒一個找白虎的麻煩,這真的是太令人意外了,難道白虎比他們兩個還要厲害嗎?

就在我想着這個問題的時候,忽然左手指一疼,當我低頭看到時候,竟然是白虎咬破了我的手指,跟神龍之前跟我簽訂契約一樣。

“白虎,你這是在跟我簽訂契約嗎?”

“是的主人,以後我們就可以心意相通了,你要是遇到什麼需要幫忙的,直接想一下我就可以了,不過主人,你一定要時時刻刻的想我哦!”

白虎一直對我扮萌,我真不忍心讓他處於危險之中,不過好在我也沒什麼太大的危險,因爲神龍和朱雀已經夠厲害了,再加上我自己的陣法,我覺得自己如今獨自闖蕩江湖已經沒問題了,所以白虎就留着玩吧!

“你們兩個都夠了,主人都不高興了,再不給我住手,小心我震死你們。”

白虎對着神龍和朱雀大吼了一聲,結果他們兩個雙雙停下了打鬥,只不過依舊是誰不理睬誰,看來白虎的氣勢還是很強大的,比我強太多了,面對他們兩個的打鬥,我竟然都不敢制止。

“行了,我們走吧!這裏快變天了,要是雪下大了,路就不好走。”

白虎說完就爬上了我的背,看樣子是想讓我揹着他下山,我忽然感覺自己好悲催,自己的屬下竟然比我還牛掰,我突然感覺做別人老大真的好苦逼。

以前看電視裏的,人家那老大才叫做的爽歪歪,屬下哪個敢給老大臉色看,可是現實總是這麼的殘酷,做別人老大,那就必須要有老大的能力,要不然就會跟我一樣,做能給屬下當牛當馬伺候着他們。

“我說你們幾個真的是我屬下嗎?我怎麼感覺個個都像我大爺。”

對於他們幾個對我的態度,我完全不敢恭維,一個個都像是大爺一樣**,我真心不想再做什麼破老大了。

“陳庚,你就別抱怨了,等你真正到了巔峯狀態了,自然是我們服務你了,現在你還在成長階段,自然要忍受這所有的一切苦難,這也是對你的一種歷練,所以你就認命服從吧!”

神龍的話讓我感覺好悲憤,可是又能怎樣,真希望趕緊到達巔峯狀態,這樣我就能鹹魚大翻身了。

當我們幾個剛到下腳下時,天空的雪就下大了,好在我們已經下山了,要不然這路還真的會很難走。

“等等,我感覺到了殺氣,趕緊先躲一邊看看。”

白虎突然叫了起來,我和神龍他們也不敢大意,直接按着白虎的指示就躲了起來,只是許久都不見有人過來,所以我心裏也疑惑了起來。

“小傢伙,哪裏有殺氣啊?連半個人影子都沒看到。”

“不好意思,我感覺到的地方離這裏還有一段距離,還要再等等。”

白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神龍和朱雀一臉憤恨,我則是無語到了極點。

“來了,都注意點。”

過了半個小時後,白虎終於發話了,我們也聚精會神朝來時的那條路看去,果真有幾個人朝這裏走來,他們肩膀上還扛着獵槍,看他們的打扮,應該是獵戶,可是下這麼大的雪,他們都不怕出事嗎?

就在我心裏不斷猜測着他們來這裏的目的時,他們當中的其中一個人說話了,“大哥,你說這山裏真的有老虎嗎?”

“廢話,當然有,我可是親眼看到過的,前幾天我在來這裏打野豬,結果看到了一隻白色的老虎,當時因爲彈藥不足了,所以我也沒敢驚動,這不,這次我可是好心帶你們兩個來的,要是你們不信,就都給我回去,打到老虎賣了錢,你們可別眼紅。”

帶頭的是一個滿臉鬍子拉碴的中年男子,他身上的陽剛氣息很濃重,只是他身旁那兩個兄弟就不怎麼樣了,其中還有一個身上有些許的陰氣流出,看的出,那個人離死不遠了。

“該死的,竟然是想滅我的族人,看我等下怎麼收拾他們。”

白虎的臉色變得冰冷了起來,剛纔的賣萌完全看不到了,見白虎生氣了,神龍和朱雀立馬朝他疏遠了一點,見他們兩個這個樣子,我心裏奇怪了起來。

“我說你們兩個幹嘛遠離我們?”

“陳庚,你是不知道,白虎生氣起來,真的非常可怕,等下你就知道了,不過你可別怪我們沒有提前警告你。”

神龍說完就閉上了嘴巴,而朱雀一臉都是嚴肅,白虎此時冷冷的盯着那幾個人,就在我想着白虎到底有多厲害的時候,白虎忽然從我面前消失了,當我再次看到他的身影時,他已經出現在那幾個人面前了。

“小孩子,你一個人在這裏做什麼?這裏可不是你玩耍的地方,趕緊回去。”

那個帶頭的人一看到白虎,立刻就警告了他起來,只是白虎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朝着天空嘶吼了一聲,白虎的聲音太洪亮了,我只感覺自己耳朵被震得生疼,連忙用符篆設置了一個保護罩,這才感覺好受了些。

只是那幾個在白虎面前的獵戶沒有像我這麼走運,他們的耳朵和眼睛裏鼻孔裏不斷的溢出血液來,之前那個身上有陰氣的人,此時已經跪倒在地上了。

“白虎,他們只是普通人,你夠了。”

我害怕他真的鬧出人命,連忙就跑過去拉住了他。

“普通人?哼!”

白虎的語氣很生硬,看來這次讓他放人真的困難了。

“白虎,你冷靜點,有話我們好好說,現在可是法律的年代,不能隨便殺人的。”

我真害怕白虎鬧出人命來,畢竟現在是法律的年代。

“不能隨便殺人,那就能隨便殺我們老虎嗎?”

白虎的一句話讓我也沒話說了,如今老虎可是國家保護動物,但是這幾個人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屠殺老虎,真的是太不懂法了,看來今天得好好教訓教訓他們才行,一定要給他們上上法律課。

“那個白虎,還是把他們交給我吧!我給他們上上法律課。”不等白虎說話,我連忙就把他推向了一邊。 那幾個人此時也回過了神來,只是他們臉上個個都露出驚恐的表情來,見他們害怕了,我連忙就對他們上起了法律講堂,告訴他們獵殺老虎是違法的,結果那個帶頭大哥並沒有打算收手,反而還要請我們一起獵殺老虎。

“我說大叔,感情我剛纔對你們的講課都白講了。”

“不是的小兄弟,我們也知道獵殺老虎是違法的,可是那隻老虎並不是普通的老虎,而是一隻虎妖,實話告訴你吧!我是獵妖人,能感知到妖氣的。”

大叔的話頓時讓我愣住了,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一步,而白虎此時也一臉迷茫,看來他並不知道這一代有虎妖。

“你說的是真的嗎?這裏真有虎妖?”

“嗯,剛纔那位小兄弟的獅吼功真是厲害,我曾經也聽說過有一個門派的弟子是修煉獅吼功的,難道你們就是獅吼門的弟子嗎?”

大叔並沒有看出白虎的身份,他還以爲白虎是獅吼門的弟子,不過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我也只能給白虎一個獅吼門弟子的身份,要不然他那一身功力該如何解釋呢?畢竟他如今是小孩子的模樣。

“沒錯,他是獅吼門的弟子,不過我不是,我是巫門弟子,這次來這裏本只是想挖一些人蔘回去的,沒想到碰到大風雪,所以就打算到明天再上去,後來看到你們來了,又聽見你們說殺老虎,就一時誤會衝動了,真是不好意思。”

俗話說:拳頭不打笑臉人,所以我努力保持着微笑,爲的就是希望大叔能不再計較我們剛纔對他們的出手。

“算了,不知者無罪,你們也不是有意的,既然你們都是修行術法和道法的人,那不如我們一起結隊前往山上獵殺虎妖,你們看怎麼樣?”

大見大叔不再計較了,我也放下了心來,只是我並不想多管閒事,雖然說虎妖是邪物,可是不管怎麼說,也是白虎的同族,要是一不小心惹怒了白虎,我可沒辦法再替大叔擺平了。

“大叔,我看我們還是不參與了,畢竟我們對妖類也沒什麼研究,平時在門派也只是學學道德經一類的溫和文化,而且我這小兄弟他雖然懂得獅吼功,可是也沒有修煉到家,而且他還是小孩子,一天也只能施展一次功力,我也不放心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