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消散之後,世上便再也不會有江靈兒了。

她會消散在天地之間。

「塵兒,真的是你呀!」

「見到你真好!」

「你也不必傷心,這只是一道分身而已。」

「不過,也幸好有了分身,姑姑的意念才能醒來。」

「若不然,永遠都要活在渾渾噩噩中,永遠也不會認得你了。」

…….

江靈兒,此時身體已經化成一片光團,即將散去。

那時,也是她意念消逝之時。

但這一刻,她沒有悲傷,只有再見江寂塵時的欣然與歡喜。

江寂塵,此時卻已完全冷靜了下來。

剛才,只是突然見到江靈兒,心神激蕩而已。

他已經看出了江靈兒的狀態很不對。

而且,這也只是一道分身而已。

然而,江寂塵卻知道,這一道分身意念卻關係到將來是否能喚醒江靈兒。

「姑姑放心,一切有塵兒在,誰也帶不走你。」

說話之間,江寂塵幻動雙手,結出神秘印法。

只見七彩靈光流轉,而江寂塵身上的皮膚開始乾裂,頭髮失去了光澤。

這是生命精元流逝的像征。

「塵兒,你在做什麼?快停下!」

江靈兒,此時身體已經消散,只有她的一團意念在焦急地叫道。

「姑姑但請放心,塵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龍族太過份,哪怕是龍族公主又如何?姑姑你才是那具身體的真正主人!」

「姑姑莫憂,一切有塵兒,你只需要沉睡一段時間,醒來時,你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中。」

江寂塵此時身體不斷乾裂,精氣流失,湧入七彩結印中。

而他的聲音,自有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強勢。 ?其實,聽到江靈兒的敘述之言,江寂塵便已猜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江靈兒身懷神龍血脈,上次通過龍族傳送祭壇,被傳送到龍界。

最終被龍界奉為龍族公主,並修習《神龍訣》。

龍族的至高之法《神龍訣》,唯有身懷神龍血脈者方可修行。

江靈兒修行《神龍訣》之後,卻發現自己的體內覺醒了另一道意識。

那才是真正的神龍族公主意識,隱藏於神龍血脈中。

唯有修習了《神龍訣》方能將之喚醒。

最後,神龍族公主的意識完全覺醒,江靈兒自身的意識卻漸漸被磨滅或同化。

而且,這一切的變化,連江靈兒自己都沒有意識過來。

所以,神龍族公主分出一道分身,行走六道幻界,見到江寂塵時,也只有熟悉的感覺,卻並不認得。

直到最近,江寂塵出手救她,再讓她參悟《古劍經》,這時候,江靈兒的意念竟然在這具分身上漸漸覺醒。

剛才,看到江寂塵身處生死險地中,她幾乎是本能的開口,然後也是本能不顧一切的燃燒分身的生命之能,暴發出最強的一劍,擋下聖山山主至聖一劍。

這一刻,江靈兒的意念才完全的覺醒過來。

但已經遲了,分身已燃燒盡了生命之能。

當分身化成光團消散時,她的神念也會消散在天地之間。

然而,江靈兒卻無悔。

她欣慰、歡喜,因為能夠在最後的時刻見到了江寂塵。

但此時,她看著江寂塵不顧一切的凝出生命的至高封印。

看著江寂塵的身體如老樹皮一樣乾裂,生命精氣流盡。

還有,本是黑色的長發中,竟然出現一絲絲的白髮。

這是生命精華流失,壽元銳減的徵兆。

江靈兒心痛、著急,她不想看到江寂塵受到一絲的傷害。

還有四方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驚震。

他們想不到,江寂塵為了一個女子的一縷意念不滅,逆天行事。

以消耗自身生命、壽元的代價來結出至高生靈法印,可以封印這一縷意念五十年而不滅。

要知道,哪怕江寂塵成功了,但他自己絕對會修為暴跌,壽元也所余不多。

這是,真正的傷及到了本源,對以後修行有影響。

然而,江寂塵神色淡然,沒有一絲的猶豫之色。

只見他凝出了一片法印,如生命的河床,把江靈兒最後的一縷意念放入其中。

江寂塵的動作,輕柔像一個母親,神情溫和而專註。

「塵兒,姑姑好睏哦,想睡覺了!」

江靈兒的最後一縷意念進入生靈法印中時,很自然的要沉睡過去。

「姑姑,好好睡上一覺,當你再次醒來時,便不再是渾渾噩噩!」

江寂塵收起了至高生靈法印。

這是以他生命之能、壽元結出的法印,如此才能護住江靈兒最後一縷意念不滅。

江寂塵現在全身乾裂,頭髮失出了光澤,蒼白而乾枯。

剛剛一瞬間,他就彷彿老了數百歲!

現在,江寂塵就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頭。

但他神色沒有一絲變化,一片漠然地看著遠空。

那裡,有幾道氣息恐怖強大的融嬰老祖,即將就要趕到了。

而江寂塵,此時虛弱、蒼老,生命之能幾乎耗盡。

看起來,如一個毫無修為的凡人老頭。

但是,這一刻,眾人卻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種可怖的氣息。

他站在那裡,如一座太古巨岳一般。

「聖山、執法殿、還有各界區域,等我歸來,全部掃平!」

江寂塵聲音不大,但以秘法傳出,在虛空之中擴散,剎那回蕩天地間,久久不絕。

說完之後,江寂塵轉身,舉步穿過人皇禁制裂縫,進入絕靈河區域中。

江寂塵一穿過去,人皇禁制上的那一絲裂縫就自主閉合。

與此同時,幾道身影先後降落這裡。

「哼,已成了廢人一樣的存在,進入絕靈河之地,必死!」

「確實,便是狀態完好,現在進入絕靈河,那也有殞落之危。」

「江寂塵,這次在博命,但能在絕靈河域上活命的機會太渺茫了。」

……

落在絕靈河邊上的幾人,慢了一步,未能親手摘下江寂塵的頭顱,稍稍感到有些遺憾。

此時,他們看著江寂塵有些佝僂的背影,冷然諷笑道。

還有四周觀看這一幕的人,也覺得江寂塵放言太早。

而江寂塵,此時狀態確實非常的不妙。

為保住江靈兒的一縷意念不滅,他真的壓榨了所有的生命潛能。

此時,他在虛空橋上,身體有些搖晃,腳步也顫抖著。

每前進一步,都困難無比。

而人皇洞府在虛空橋的盡頭,那裡對他來說已是很遙遠的地方。

而且,虛空橋上,並不是安全的,有可怕的禁制流光飛來,一不小心,就會被禁制流光擊中,那後果就不可想象。

江寂塵一步一步的在虛空橋上行走!

他是第一次進入絕靈河,雖然還只是在河面之上。

但他感覺到,在絕靈河黑色的流水下面,似隱藏著不凡的東西。

只是,絕靈河水,誰敢碰觸?

更不要說穿過絕靈河水,進入河床中。

「這是絕靈河,那為何人皇洞府中的靈氣不絕?遠超一切修鍊聖地!」

「這些靈氣,又是從哪裡來的?」

這個問題,或許無數人都想過。

但沒有人知道。

因為,絕靈河水,無人敢踏入。

自然,也就無法進行探索了。

而此時,江寂塵乾枯的身體中,生出了一種渴望。

那是可以讓七彩靈脈生出感應的存在,必然不凡。

這種感應,就來自絕靈河水之下。

「難道,這些靈氣是來自絕靈河水之下?」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這時候,他想得有些失神,幾道禁制流光突然出現,向他切割而來。

此時,他站在虛空橋上,已經沒有空間給他閃避了。

而一旦被禁制流光擊中,江寂塵只怕當場要被分屍。

江寂塵卻咬咬牙,然後縱身一躍,就跳出了虛空橋,直直落入絕靈河上。

「這……」

見到這一幕,四周眾人都愣住了。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江寂塵竟然會直接就踏入絕靈河中。

而且,江寂塵跳入絕靈河之後,世界便恢復了一片安靜,沒有再出現。

江寂塵死了么?

沒有人敢確定!

於是,江寂塵的生死,漸漸就成了一個迷團! ?絕靈之水,沉沒萬物。

但凡掉入絕靈河中,便無法再浮上來。

雖然江寂塵掉入絕靈河中,沒有再出現,生死成迷。

但所有的人都認為,江寂塵已然葬身於絕靈河中。

活著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所以,之前江寂塵放言,也只能成了眾人口中的一個笑話。

「還是神話傳說中的禁忌級靈脈呢,成長不起來,就什麼都不是!」

「從此,六道幻界再無人間域!」

「嗯,落塵門就算有六道幻界規則守護,也難逃劫難,我聽說,聖山準備動用無上手段,暫時可以讓六道幻界的規則失效。不過,這需要時間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