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語氣很冷漠。

「那是餓了?我給你做點宵夜端上來?」

她不餓。

只是生氣。

於是,陸萌沉著臉,似是不悅的問,「誰讓你發朋友圈了?」

反應過來的宋雲遲,沒有第一時間解釋,而是笑著問,「你看到了?」

「廢話,肯定是看到了才會問你呀!」

如果沒看到,她怎麼會這麼問?

是在懷疑她的智商,還是在懷疑她的智商?!!

宋雲遲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宋雲遲低低的笑了起來,垂眸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景行,「噓,別吵到景行。」

陸萌瞅了一眼兒子,這才壓下火氣,「解釋!」

兩個字,如炮仗一般,向他炸去。

「沒什麼,突然想發就發了。這不正好,告訴了別人我有兒子了么?」

陸萌:「……」

憤憤的瞪著他。

「還生氣呢?」

宋雲遲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啪,迎來了無情的一掌。

手背麻麻的疼著,看來這一掌,她用了不小的力。

揉著手背,宋雲遲無奈的低嘆一聲,「好了,下不為例,好么?」

現在的重點是下不為例呢?

重點是,為什麼他還留著肖雅涵的好友!

為什麼肖雅涵還能評論他的朋友圈!

這才是重點好嗎!

她氣鼓鼓的模樣,不像是消氣,反倒是越來越氣了,這可怎麼辦?

宋雲遲一時間,也沒轍了,完全不知道她生氣的點是什麼。

若說自己發了一條朋友圈,惹得她生氣,那自己就……刪了吧。

「好,我把朋友圈刪了吧。」

認命的拿起手機,點開微信。 為了躲避公子良的目光,古木成為在場所有人關注的焦點。畢竟,一個大美女後面跟著一個人,而這個人卻不是自己,最讓大傢伙兒嫉妒了。

發現眾人很不友好的看著自己,古木只能苦笑。

「伯小菲,你後面的人,莫非就是此次參加藥斗的弟子?」坐在高台上的聚才閣田豎,挑著眉,淡淡的問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頓時恍悟。

原來這小子是丹鼎這次葯斗派出的參賽弟子。

可是,眼生的很,並沒有見過啊。

他們多為入門有段時間的老人,幾乎煉藥堂的同門都見過,卻唯獨沒見過古木,就連丹鼎的成員也對他很是陌生。

「這小子入門肯定不足一個月。」眾人暗暗揣測。

他們如此肯定,是因為,新晉弟子在入內門后,都有一個適應期,在這個階段不會被分派任務。

一個月後,新晉弟子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首先會被堂主分派下去,比如採集藥材,比如幫師兄或長老輔助煉丹,同時也要隔三差五去授業堂聽長老講課。

授業堂是內門弟子必須要去的,而這些弟子卻從沒有在裡面見過古木,所以才依此推斷此人入門不足一個月。

由此可見,半個月來,古木真的做到低調。

低調的都被視為不存在了。

伯小菲黛眉微皺,並沒有理會這個直呼自己名字,卻比自己入門晚的師弟,而是帶著古木登上高台。

「伯小菲,你派這個入門不足一個月的弟子,是在蔑視我聚才閣和結義盟嗎?」田豎揚著眉,冷笑道:「或者說,還是你們丹鼎人才凋零,根本沒有像樣的弟子可以參戰?」

田閣主的相貌很猥瑣,言語也頗為犀利。

很顯然,他對這個躲在女人後面的年輕人很是不屑,畢竟擁有武王境界,一眼就發現,對方不但是個純粹的新晉弟子,而且還沒有絲毫靈力。

內門弟子進入葯神山,第一個月為適應期,第二月就開始接觸醫道和武道,在東州,雖然武道為輔,但有著比之尚武大陸更為出色的藥材和丹藥,弟子晉級的速度也並非太慢。

此次爭奪藥材寶地的比斗。

丹鼎卻派出一個沒有接觸任何武道的人,田豎認為這簡直就是來找虐的。

伯小菲柳眉皺的更緊,最終選擇沉默不語的坐在椅子上。

這個可惡的田豎說話很不好聽。

但後半句,無疑說中要害,這一年來,丹鼎的後續人才的確愈發凋零。

不是她不夠努力去招收每月新晉的內門弟子,煉藥堂三個前三的組織,每年拉攏人數最多的就是丹鼎,畢竟有美女坐鎮么。

可是,數量多,不代表出色的人就多,相反這半年來,幾乎沒什麼出色的弟子湧現,而其他兩個組織雖然拉攏的人比丹鼎低,但卻總能偶爾出現一個人才。

這就是運氣問題。

也正是如此,伯小菲只能將古木派上來,而且,直覺告訴她,這個有些奇怪的男人不會讓自己失望。

有同樣感覺的還有公子良。

他對古木非常看好,畢竟一個普通人在外門煉製出四顆完美下六品的丹藥,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將目光移到田豎身上,公子良笑著說道:「老鼠,你可莫要小看這位師弟,也許這場葯斗,我們會輸給丹鼎呢。」

老鼠是田豎的外號,在煉丹堂敢這麼叫的恐怕也就公子良一人了。

田豎似乎並不在意『老鼠』這個稱呼,而是嗤之以鼻的道:「此人沒有接觸武道,也沒有火木靈力,我聚才閣會輸,那才叫笑話。」

這傢伙很有自信。

因為他今天派來的手下,是入門兩個多月的弟子,擁有木之靈力,更是在短時間內依靠丹藥輔助,已經提升到武士境界,同時達到丹士七段。

此人是田豎拉攏最為得意的成員。

在頂級弟子中,聚才閣總體實力落後於公子良的結義盟和伯一菲的丹鼎,但在低端弟子里還是有些優勢。

所以,此番葯比,田閣主對於那塊藥材寶地可是勢在必得。

公子良微微聳肩,笑著說道:「沒有絲毫靈力,卻可以煉製出下六品的完美丹藥,就算擁有火木靈力的天才也比不了吧?」

信心爆棚的田豎聞言,不屑的笑了笑,道:「沒靈力就想煉製下六品的完美丹藥,你以為他是……」

說到這裡,田豎話語猛然止住。

因為他忽然想起半個月前外門出現的那個妖孽天才,頓時神色一怔,看著古木,向著公子良脫口呼出:「這傢伙是高尚!?」

公子良沒有回答,而是笑著看了看伯小菲。

「不錯,他是我丹鼎本月新招收的成員高尚。」伯小菲淡淡說道,同時那雙明眸瞥了一眼公子良,心中卻是不忿的想著:「這傢伙是故意的!」

「高尚?」

「我靠,這個男人是高尚?」

「他不是獃子嗎,什麼時候加入丹鼎了!」伯小菲將古木的身份說出來,頓時引得台下諸多弟子議論起來。

有關高尚這個名字,雖然過了半個月,但弟子之間還時不時在議論,畢竟外門葯比的時候,這傢伙煉出四顆完美丹藥,曾轟動內門,也驚動了煉藥堂的堂主。

雖然消息一直在內門廣為流傳。

但高尚這個人,所有弟子幾乎都沒見過,只知道此人是段生死的徒弟,只知道,在進入葯神山後,就深居簡出,天天憋在自己獨院鑽研醫道。

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

而且聽伯師姐所說,高尚已經加入丹鼎,這便更讓他們吃驚不已,畢竟,外界一直以為他是煉丹獃子,也並沒聽說被某個組織籠絡。

諸多內門弟子被這個名字震驚了。

而同樣,在場身為丹鼎成員的內門弟子也是愕然不已,他們並不知道,半月前牛掰的新晉弟子,原來和自己同屬一個勢力!

丹鼎的弟子頓時亢奮起來。

一開始他們對此次葯斗並不看好,畢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這幾個月,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優秀人才,而如今高尚出現,並且還是丹鼎的成員,這就讓他們頓時看到了希望。

人的名,樹的影。

雖然只是普通人,雖然是新晉弟子,但沒有人敢小看高尚,畢竟他可以煉製出完美品質的丹藥,雖然只是下六品,但換做在場任何人,以他現在的年齡和情況,哪怕天資卓越的公子良都無法做到。

這傢伙肯定有實力。

丹藥之術肯定不弱於擁有修為的弟子。

眾人一致看好高尚,甚至有人更是意識到,今天三方勢力的比賽,恐怕會上演一場龍爭虎鬥啊,或者是普通人完勝有修為武者的!

被這麼多人盯住,被這麼多人羨慕嫉妒恨著,古木微微嘆氣,一股『哥的氣質無法掩蓋』的風、騷感再次浮現。

堂堂武皇強者,在一群修為最高不過武王的弟子里,竟然升起優越感,還怎麼去說他,還怎麼形容他的無恥?

「沒想到不顯眼的傢伙,竟然是半個月前風光一時的高尚。」田豎盯著古木,嘴角一抹冷笑,道:「失敬,失敬。」

「客氣,客氣。」古木聳了聳肩,說道。自從隨著伯一菲來到高台,這個叫老鼠的言行舉止,就讓他頓時明白,不是善茬啊。

「半個月前我剛好閉關煉丹,否則這樣的人才,怎麼會落在你手中呢。」田豎將目光移向伯一菲,挑著眉說道。

那意思好像是說,我不在,被你撿了漏。

「就這賊眉鼠眼的傢伙,如果真的來拉攏自己,小爺我肯定不同意。」古木有點崩潰的暗想著,同時也發現這傢伙好像挺有自信。

伯一菲懶得理會田豎,而是看了看公子良,眼中閃過一絲冷厲,道:「我的人已經來了,無須廢話,可以開始比賽了。」

發覺這女人不善的眼光,公子良裝作沒看見,而是咧著嘴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開始吧,田師弟認為呢?」

田豎瞥了兩人一眼,道:「那就開始吧。」

……

三方勢力的葯斗在伯小菲到來沒多久便要開始了,而作為丹鼎的參賽成員,古大少此刻已站在葯台前,做著比賽前的準備。

煉藥堂以煉藥為主。

葯比的項目自然也是以煉藥為重。

站在葯台前,看著籮筐里放置不少藥材,以及比外門還要質量上等的葯爐,古木暗暗感嘆道:「其實和弟子葯斗也挺不錯,至少有免費材料來練手,如果天天都如此,肯定是進步神速啊。」

另外兩個勢力的弟子陸續歸於葯台前。

代表聚才閣出戰的是有著幾分儒味的青年,他的名字叫肖巍,他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修為在武士中期,擁有木之靈力。

代表結義盟出場的則是一個年約十六的少年,髮型很帥,是個光頭,他的名字叫岱言。

三人準備就緒。

不過,在開始前,肖巍和岱言有意無意的把目光看向古木,眼中有著警惕和敵意,顯然,兩人知道,此次比斗,威脅最大的便是此人無疑。

感覺到兩人不友善的目光。

古木給出一個燦爛的微笑,然後拱手說道:「兩位師兄,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二人不語,而是將目光收了回來。

同時暗暗說道:「你這麼吊,還用得著我們關照嗎。」三人都準備好了,接下來,公子良站起來,然後向著高台上的三人,宣布了此次比賽的規矩:「葯台上的材料,是用來煉製下四品分元丹,共有三十副,而今天比斗不談品質,只談數量,誰能夠在最短時間煉製完,並且數量上領先,就是此次葯斗的獲勝者。」 剛要刪掉,發現不對勁,從他放下手機到現在,沒有任何信息提示了。

抬眸,掃了她一眼。

做賊心虛的某萌,飛快的垂下眼帘,掰手指玩。

十根手指,因為懷孕的關係,一度從纖細的十指,長成了胖嘟嘟的手指。

這會兒,掰著手指頭,玩得津津有味的。

似乎那是一件極為有樂趣的事一般。

宋雲遲看破不說破,想必她剛才已經看過自己的手機了,心下瞭然,他點開評論。

一條條看了下來。

直到,看到了肖雅涵的那條評論,他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他故意湊到陸萌面前,讓她的餘光能看到他手機頁面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