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呢?打又打不找對方,罵又罵不到對方,這讓他有種罵娘的衝動,更有一種有力無力無處使的感覺。沒辦法,計算機一旦黑屏,是萬萬不能關機和拔掉電源的,這是常識,一旦這樣做了,別人就可以直接找到這台計算機的真實ip地址通過這個地址就可以挖掘出更多的數據和資料。

現在他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鳩摩的身上,因為他的計算機雖然遭到了攻擊,但要想攻破主腦的操作系統,就必須先攻破防火牆的種種防禦,以及殺毒軟體的檢測,強烈查殺和掃描。

鳩摩看到大家在看他,勉強擠出一抹笑容,「我已經將重要資料和數據格式化了,包括我們瀏覽過的網站,也徹底被格式化了,對方就算攻破了主腦,找到了真實ip地址,我們也有時間逃離!反正這ip地址不是用我們的身份註冊的賬號!」

聽得此話,五人臉上皆是露出了一絲笑容,果樂道:「鳩摩,雖然我們沒能完成僱主交給我們的任務,但只有活著就算拿不到錢,我們的錢也足夠讓我門過完餘生。」

「果樂,五個億啊!就這樣白白沒了,媽的,你說這人到底是誰?老子真想活剮了他。老子們的一世英名竟然就這樣毀於一旦,我不甘心啊!」留歐陰沉著臉罵道。他的脾氣最暴躁,說話非常粗魯。

「留歐,這次我們碰上鐵板了,他的黑客技術已經超越了我們六鼠,我們在他面前,根本沒有勝算的可能。你想活剮他,也要知道他是誰啊!」果樂淡淡的說著,站起來,從桌面上的煙盒中取出四根香煙,給每人發了一根。

貝多接過香煙,用打火機點上后,深吸了一口,這才說道:「找到他很難!從這次之後,我們要想在雲城立足,恐怕很難。除非我們不玩計算機了。」

「不玩計算機,這比殺了老子都難受。」 保鏢媽咪:總裁爹地別賴賬 留歐立馬不樂意了。

「留歐,你能保證,你的這台計算機沒有留下你的賬號信息?」滿臉胡茬的果樂淡淡的問道。

「這??媽的,老子用支付號了,這可咋辦?」留歐臉色突然大變,這可是黑客的致命點,他竟然犯了這種致命的低級錯誤。

「你用了支付號?蠢貨!我們快撤!」果樂笨想炸一下留歐的,沒想到留歐竟然用了支付號,這不是把他們往火坑裡推嗎?

「果樂,不用撤了,我已經成功入侵了對方的計算機。留歐的支付號也被我徹底格式化了,身份信息全部被清理乾淨了。」鳩摩一邊敲打著鍵盤,一邊淡淡的道。

「哈哈哈,鳩摩,你簡直就是老子的救命恩人。沒想到你魔高一丈,道高一尺啊!」留歐哈哈大笑起來。

果樂卻皺起了眉頭,「鳩摩,小心有詐!如果這是敵人故意拖延時間,我們六人可就插翅難飛了!」

果樂的話就好像一擊炸雷,所有人肅然醒悟過來,鳩摩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是那人的對手,那人已經成功入侵了他們的計算機,現在又怎麼可能輕易讓鳩摩反入侵?這明擺著就是一個陷進,目的就是拖延時間。 「別動!」

「別動!!」

「快!把手舉起來!我們是警察!」

「快點!」

鳩摩和果樂他們剛逃出底下雜物室,就被一群穿著警服的特級刑警用一把把黑洞洞的槍口圍住了。

這頓廢棄的爛尾樓,里裡外外都是警察,他們把鳩摩他們圍了個水泄不通,六鼠就算插翅也難逃!

「我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們涉嫌聚眾非法入侵他人公司後台網站,使得他人公司財產安全和公司名譽收到極大的威脅和損失。這是逮捕令!」

特級刑警隊的中隊長拿出一張逮捕令,走到被十幾把槍口圍住的果樂他們面前,面無表情的說。

果樂雙手高舉,臉色卻很是難看,「警察同志,你們有足夠的證據是吧?那好,請拿出證據!」

「拿出證據?可笑,我們身為執法人員,豈能沒有證據就胡亂抓人?我告訴你,你們在雲城所從事的所有非法活動,我們都已經調查的清楚清楚!怪只怪你們太自信,太目中無人了。

想不到吧?哼!你們電腦上儲存的所有非法資料,已經有人傳給我們警局了。」中隊長滿臉不屑的說道。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眼前的果樂是在套他的話?

果樂聽的此話,臉色更難看了,那個神秘高手果然通知了警察,還把他們電腦里的所有資料和數據都暗中備考了一份,而他們卻全然不知。

想到這裡,他帶著惡毒的目光看向了鳩摩,如果不是鳩摩自以為是,他們早就逃出了雲城。

鳩摩感受到果樂的眼神,無比的懊悔,「都怪我!是我太輕敵了。可惜一切太晚了!」

「扣起來,帶走!」中隊長冷冷的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是!」十幾個刑警說著,乾淨利落的,咔咔幾下,用冰冷的鐵銬就將果樂他們扣了起來,然後被一一帶上了警車,很快所有人鑽進車裡,警車呼嘯而去。

林傾城別墅的客廳內。

喬君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向一身小西裝的木蘭蘭,「蘭蘭,這下你就放心了吧?那六個自以為是的傢伙都被警察抓了起來,沒個十年八年是出不來的。

而且我對你們研發的戰地火線的原始代碼重新進行了全方位的編程。所有漏洞我都修復好了,以後誰敢開外掛,你們後台就會自動檢測到,可以進行相關的封號處理。」

木蘭蘭怔怔的看著喬君,心裡除了感動就是感動,這個比她年紀小五六歲的大男孩,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那麼的讓她出乎意料,

她來之前,就已經考慮到的種種後果,喬君卻幫她一一擺平了。

戰地火線這次遭遇的網路攻擊是空前絕後的,如果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但是喬君卻幫她圓滿的解決了所有麻煩。罪魁禍首抓到了不算,還補齊了戰地火線在全網運行中的所有漏洞。

以後誰用外掛作為遊戲的輔助,那麼網站後台就會第一時間檢測到,並做相應的處罰處理。

木蘭蘭想到這裡,突然佩服起喬君來,她覺得她看到的喬君不止是她表面上的這麼優秀,他的優秀已經超越了她的想象。

「喬,謝謝儂!」木蘭蘭突然抿著櫻唇說道。

「有什麼好謝的!幫你是應該的,你不要見外了。」喬君笑了笑,「要不咋們玩一把遊戲怎麼樣?看看效果!」

「你玩戰地火線?」木蘭驚訝的問道。

「我今天玩了幾把戰地手游,覺得還不錯。不過電腦版的戰地火線還沒玩過。」喬君道。

「耶!大哥哥,你又要虐狗狗了嗎?」林巧兒興奮的大叫,她特別喜歡看,喬君裸裝之下,把那群所謂的高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對啊!虐會狗狗!嘿嘿……」喬君嘿嘿笑道。

「喬,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林傾城突然道。

「什麼問題?」喬君疑惑。

「如果你是蘭蘭公司的對頭,蘭蘭的網路遊戲公司恐怕要遭殃了,你編寫的外掛程序肯定通殺全網!不火都不行!到時候你抬高價格。肯定能狠狠地賺一大筆錢!現在網上買賣外掛的人特多。你肯定出人頭地!」林傾城笑道。

「這個啊,的確是一筆大買賣!我考慮考慮!」喬君開玩笑道。

木蘭蘭立馬不樂意了,「你敢!」

「我當然不敢了,這種違法的事情,我可不幹。況且還是我家蘭蘭的公司。」喬君看著木蘭蘭道。

「這才是我的好老公!」木蘭蘭笑了。

「哎吆!好恩愛啊!我都有些吃醋了。喬,你可不能偏心。」林傾城努了努嘴,顯得很是不滿。

「我家傾城怎麼會池這種醋呢?這不應該啊!你可是堂堂商界女皇,吃這種醋。你的追求著知道了,恐怕一病不起啊!」喬君道。

「為什麼一病不起?」林傾城疑惑的問道。

「因為他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啊?這樣長久下去,會得嚴重的相思病。」喬君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可惜啊,某人就不會得相思病。他只會在這裡胡說八道。」林傾城努著嘴,玩味的道。

「這誰啊?竟然見了商界女皇,不動心的?我表示問十萬個為什麼?」喬君裝傻充愣。

「當然是大哥哥你了!」林巧兒直接揭穿,「你就不會得相思病,你只會得胡說八道病!」

「有這種病么?唉,我堂堂神醫都不知道,看來我孤陋寡聞了,學藝不精,學藝不精啊!」喬君繼續裝傻,小樣看你怎麼回答我?

「大哥哥,你簡直辱沒神醫的威名,這種病就連我一個小女孩都知道,你一個神醫卻不知道,唉!可悲可嘆呢?」林巧兒唉聲嘆氣。

喬君直接無語了,「玩遊戲,玩遊戲!我現在心情很差,我只想虐狗了!」

「哈哈哈……」兩個絕世美女聽的此話以及看著鬱悶的喬君,頓時忍不住毫無形象的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前俯後仰,花枝招展。

喬君無比的鬱悶,「喂!別笑了!再笑下去,就不漂亮了。」

「你這什麼歪理?笑是一種心情!怎麼可能不漂亮了?」林傾城問道。

「你想啊!你們的這種笑幾乎成了一種狂笑。而狂笑的人,她一般就會肚子疼,甚至會流眼淚。那麼一旦流下了眼淚,你們化的妝不就被眼淚沖洗了嗎?到時候,就會不漂亮了。」喬君一本正經的道。 奶爸的田園生活 林傾城的卧室內。

「哈哈!小傢伙們,槍神爺爺來虐你們了!」

喬君坐在電腦前大笑著,噼里啪啦輸入了剛申請到的一連串的遊戲賬號和密碼。

而他身後,林傾城,木蘭蘭,林巧兒都很是期待的盯著電腦屏幕上那勁爆的遊戲客戶端畫面。

很快,遊戲登錄成功!

喬君想都沒想,就選了雲城高手A區進入了遊戲!

看到創建角色的輸入框,喬君犀利的眼珠子一轉,取遊戲名為自己的代號:雷神!

「大哥哥,你提的名字好霸氣呢?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人用了!」林巧兒盯著遊戲名說道。

「用了就換別的!」喬君說著點擊了確認,結果真被人用了。這讓他很是鬱悶。

喬君只好換成「槍霸」。

隨機,喬君進入遊戲后,按照林巧兒的指導,在商城裡隨便給自己弄了套免費的角色和裝備后,就開始瀏覽遊戲界面。

「大哥哥,以你的技術,就該去高手頻道高手營一區,別的區域都是垃圾,而高手營一區就不一樣了,全是頂點高手,有的甚至是職業選手!」林巧兒盯著電腦屏幕,很是期待的說道。

喬君點了點頭,直接點擊進入了高手頻道高手營一區。

「槍神在線,誰與爭輝!!」

喬君在看到高手營一區爆滿的『海盜船』房間名,他的臉龐掛起一抹不屑的神色,「這房主竟然這麼囂張?等我擠進去虐他!」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喬,這是職業房,沒有全裝的人,基本上是擠不進去的。還有你這等級不夠,想進入這裡就必須超過二十八級。」木蘭蘭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擠進去了,人家也不搭理我啊!要不這樣吧,你們倆誰有裝備或者等級超過二十八級的。讓我試試補齊漏洞後有沒有其他該補充的!」喬君扭頭看向了木蘭蘭和林巧兒。

林巧兒搖了搖頭,「大哥哥,我的等級不夠!裝備倒是齊全!」

「用我的吧!」木蘭蘭鳳眸眨了眨,「我的等級有二十九級了,而且裡面的英雄武器樣樣齊全!這是官方直接送的裝備,根本不花錢!」

「這麼好!蘭蘭,你不愧是幕後大老闆呢。」喬君道。

「當然啦,這就是他們對老闆的待遇,嘻嘻,老公,我給你報號,你登錄進去。

還有,如果你想玩,這號我現在就可以送給你。以後出來什麼準備,你不用買,倉庫里就會自動生成。」木蘭蘭嘻嘻笑道。

「蘭蘭,至於這麼嘴甜么,你直接把我和巧兒當空氣了啊!」林傾城酸溜溜的道。

「傾城姐,你也可以這麼叫的,我不反對啊。 丫鬟你好毒 嘻嘻!」木蘭蘭扭過頭,看著林傾城嘻嘻笑道。

「我我,叫不出來!」林傾城臉色一紅,如果喬君比她年齡大一點,或許她會毫無猶豫的這樣叫他。

「這不就對了嘛,你叫不出口,還不允許我叫啊?」木蘭蘭翻了個白眼給林傾城。

「咳咳,我說兩位美女,別這樣好不好?我們玩遊戲,玩遊戲!」喬君乾咳了幾聲。

「那你還不趕快點?」林傾城沒好氣的嬌嗔道。

「呵呵。」喬君笑了笑,然後一邊退出自己的遊戲賬號,一邊說道:「蘭蘭,報出你的遊戲賬號和密碼!我這就登你的賬號。去虐他們去!」

木蘭蘭毫不猶豫的報出了自己的賬號和密碼。

很快,木蘭蘭的戰地火線號登陸成功!而喬君再次找到了那個爆滿的遊戲房間。

接下來,喬君足足等了六分鐘才擠進了這房間。

一進入遊戲房間,謝風雲直接傻眼了。

整個房間里,全是VIP會員加身,等級還不是一般的高,全是少尉以上的等級。而木蘭蘭的等級卻是最低的,連少尉都不是。

喬君不用想都能猜到這些人裝備齊全,經常玩這款射擊遊戲。

「喬,看見房主了嗎?那是雲城高手區的槍神。人稱爆頭王,專卡各種爆頭!有好幾個戰隊,想要拉攏她,她都不去。」木蘭蘭用素手指著房主的遊戲網名,說道。

「哦!看這遊戲網名應該是一個女的,呵呵,我進去看看,看她有沒有這個資格成為槍神!」

喬君說著點擊開始遊戲。他是以觀戰狀態進入遊戲的,除了他之外還有五人也是觀戰狀態。

進入遊戲后,喬君立刻對『海盜船』的結構和地形做了全面的觀察。

之前是手游,而且他只是卡一個點,並沒有對地圖有過了解,但這次可不一樣,這次是電腦版的戰地火線,地圖足足大了十多倍。

海盜船的地圖結構其實很簡單,但是地形很複雜。

不過對於喬君來說,這種地圖簡直太小兒科了,他只看了幾眼就已經熟記在了腦海中。

身為一名優秀的特種兵,熟記地圖已經成了他的必修課。不管是複雜多變的原始森林,山林丘壑,還是城市建築布防圖,都是任務之前必須完成的基本任務。

保衛者和潛伏者的對槍還在繼續中,雖然熱火朝天,但基本上都是保衛者在虐菜。

「38:2?唉!這還打?乾脆認輸得了!這潛伏者明顯是個菜鳥嗎?」林巧兒看著到對決比分,很是鄙視的努了努小嘴。

此時電腦屏幕出現的畫面是被房主爆了頭的潛伏者剛出生,便怒氣沖沖的端著一把黃金ak47,踏著靈活的步伐往外衝去。

這人剛出地基門口,一轉歪就跳上了基地門口的木質箱子上,居高臨下的往對面看了過去,他一系列的熟練動作,可以看出也是一名高手。

噠噠!

就在這時,在保衛者基地門口的中路線上,一道人影閃出,潛伏者還在尋找目標的時候,卻在他看過來的剎那,兩顆AK子彈帶著爆裂的呼嘯之音,穿過了潛伏者的腦袋。

這潛伏者就連對方的影子都沒看到,就被爆頭了。

「唉!連制高點都不會尋找的人,就算槍法再精準,也是一名菜鳥!」喬君看到這一幕,嘆了一口氣,「如果是我,我絕不會跳那個箱子上,哪裡雖然可以把握全局,但絕不是最佳制高點。槍法精準的人,在你上箱子,剛露頭的瞬間,可以直接將其爆頭!」 此刻的比分是39比2,也就是說保衛者再殺敵一人,這場對決賽就此結束!

潛伏者馬上出生后,再次端著黃金色的ak步槍,踏著大神專用的連跳鬼步,從中路線的集裝箱後面閃了出來,很快他就看到了對面無精打採的九菇涼,也就是保衛者。

噠噠!

潛伏者沒有任何猶豫,立即瞄準保衛者的頭部開了槍,但對方早就看到了他一般,步伐突然縹緲起來,潛伏者的子彈全部落空。

潛伏者氣惱之下,沒有像上一回合那樣再跳上箱子上面,而是繞到了右邊箱子後面,突然閃身出去想要將對方亂槍掃死!

可是,對方早已不在他預料的位置,而是幾個連跳跑到綠皮集裝箱上面,用兩顆子彈直接居高零下的將潛伏者,輕而易舉的爆了頭。

至此,比賽結束!!

遊戲房間內。

「篝火之戀?哈哈哈,這人是個美女吧?哈哈哈……」

「房主,不是你朋友就踢了!我給你請一個別的區的高手進來,保證虐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