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開始他只能堅持十個呼吸的時間,接下來是十二個呼吸,二十個呼吸時間,四十個呼吸時間……

沒過多久,羅征就能堅持到一炷香的時間了。

這份成長速度,只能讓那幾位武者瞠目結舌,這也太妖孽了吧? 在這黑球之內的靈魂,都會受到那隻梟獸邪靈的靈魂威壓覆蓋,但靈魂威壓的分佈並不是均勻的。

越是靠外,受到的靈魂威壓就越小,越是靠近中心,受到那隻梟獸的威壓也就越大。

從黑球的中心延伸到外圍,分為六個圈,每往裡面走一圈,靈魂威壓的力量就會成倍的增加,此刻羅征就在最外圈,絕大多數武者也是處於外圈之中。

在最外圈修鍊了半天之後,羅征感覺自己的靈魂愈發堅固之後,終於離開那盞小油燈,往第二圈買邁去。

那小油燈周圍的幾位武者已經不說了,他們有些人進入黑球之中已經有數月了,可還是不敢踏入第二圈,這羅徵才僅僅修鍊的半天,竟然就邁入第二圈了……

其實羅征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裡,邁入第二圈,一方面因為他靈魂原本就比普通的武者強大,另一方面,他修鍊的頻率比其他人快許多。

絕大多數武者在小油燈外呆上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要在小油燈里休息許久,那種靈魂層面的痛苦實在難以忍受,但是羅征回到小油燈中,直等到靈魂修復后,就立即衝出去,這樣別人修鍊一個來回可能需要一個時辰,甚至於更長的時間,而羅征來來回回早已修鍊了十幾次了。

就在羅征剛剛準備踏入第二圈的時候,黑球的邊緣又出現了四名武者,兩男兩女。這四人赫然便是此前在方尖碑下遭遇過了四人,其中一人,便是挑釁過羅征的書月狂。

在領悟法則這一段,書月狂被羅征嚴重打擊了,不過書月狂原本就天資不凡,硬是攀爬到空間法則的方尖碑后,又攀上了火系法則的方尖碑,這份天賦在眾多龍脈一族的飛升者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但這要看跟誰比,若是羅征沒有出現的話,在趙崢眼中,書月狂絕對是頂級精英,值得大大的往上推薦,但是羅征受到法則洗禮,三天時間領悟除了時間法則之外的本源法則。

這樣一來,書月狂便如同與太陽爭輝的螢火蟲一般,黯淡無光了。

對此書月狂一直耿耿於懷,他自由都是在「天才」稱號之下長大,就因為羅征搶走了他的風頭,他不會找自己的不足,反而會將所有的怨恨都釋放在羅征身上。

以書月狂的個性,若非他剛剛飛升上來,人身地不熟,恐怕早就踩羅征臉上去了。

他剛剛踏入這黑球之中,梟獸邪靈那洶湧的靈魂威壓就覆蓋而來,「靈魂威壓?嘿!」書月狂靈魂的表面湧現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將他完全包裹起來,梟獸的靈魂威壓一股股衝擊在那青光之上,那青光卻巋然不動,將所有的靈魂威壓全部阻隔在外。

與書月狂進來的一男兩女的身上,同樣也有一層青光覆蓋,完全不受到梟獸靈魂威壓的阻隔。

書月狂所在的大勢力,原本對修鍊靈魂就十分在行,族中擁有專門修鍊靈魂的秘法,而書月狂又是他所在勢力的核心人物,所以靈魂上的造詣一直是他的驕傲!迄今為止,他從來沒有見過比他靈魂更強大的同輩。

眾多守護在小油燈旁邊的武者,看到書月狂四人如同閑庭若步一般,臉上也是流露出羨慕的神色,他們這般苦苦修鍊都無法踏入第二圈,可是那四人剛剛進來,根本就不用修鍊,直接踏足第二圈,這如何不讓人羨慕?

書月狂徑自踏入第二圈后,承受的靈魂威壓驟然又增加了一倍!但依附在他身上的青光還是巋然不動,十分穩固,不過其他三人就有些抵擋不住了,他們表面的青光晃動起來,在靈魂威壓的撕扯之下,表面出現了不少裂紋,在裂紋破碎之前,那三人就走進了第二層的小油燈之中。

書月狂看著自己的三位夥伴扛不住第二層的靈魂威壓,臉上浮出淡淡的笑意,正打算直接走向第三圈,就在這時候他看到不遠處的羅征。

「哈,終於讓我逮到這小子了!」書月狂臉上浮現出一抹喜色。

在其他地方,書月狂不敢動手,唯恐犯了這龍脈一族的忌諱,畢竟這是上界,他除了事情誰來保他?即使是他家族中的那些大能人,在上界中也不過是小螞蟻一隻而已。

但是這黑球之中,進來修鍊的都是下界武者,又有誰能管得了他?

於是書月狂三步兩步就朝著羅征走過去。

羅征正在專心承受著靈魂威壓,鍛煉著自己的靈魂,根本不知道書月狂正沖著自己而來。這黑球內第二圈距離梟獸怨靈近了不少,靈魂威壓雖然只是增強了一倍,但對羅征的壓力卻增加了不少。

原本在第一圈中,羅征即使不用小油燈修復自己的靈魂,也能夠行動自如了,但是進入第二圈后,再次被打回了原形,十個呼吸之後,他的靈魂已經到了承受了極限,不得不回到小油燈旁邊。

就在這時候,羅征就看到身側一道青影一閃,竟然有一道靈魂直接朝他撞過來!

羅征沒有意料到在這裡,也有人跟他爭鬥,眉頭一皺,千鈞一髮之際,側身避開了,隨後迅速的踏入最近的一個小油燈旁邊,靈魂開始不斷地被修復,羅征他死死的盯著對方。

「又是這個傢伙!」羅征臉上流露出慍怒之色,「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找我麻煩?」

書月狂聳聳肩膀,嘿嘿一笑:「需要理由嗎?我就是看你不爽而已。」

羅征的眼睛微微一閉,等到小油燈將自己靈魂完全修復之後,冷冷一笑,「看我不爽的人有很多,不缺你一個,不過他們的下場都很慘,你確定還要找我麻煩?」

「廢話!」書月狂冷笑一聲,他靈魂上的雙手開始變換形狀,從一雙手變成兩把刀的形狀。

看著這種變化,羅征的目光微微縮了縮,「化魂為刀!」

羅征修鍊《驚神刺》能夠將靈魂化為一根尖刺,別人自然可以將一部分靈魂化為刀的形狀,這書月狂的雙手化為刀后,迎面就朝著羅征砍殺過來,彷彿沒有絲毫顧忌。

羅征自然不會傻傻的站在這裡讓他砍,離開了小油燈后,羅征就沿著第二圈沖向下一個小油燈,專心修鍊被人打斷的確是一件讓人惱火的事情,但偏偏自己就碰到了一個沒頭沒腦的傢伙!

「狂哥又跟那小子幹起來了……」

「廢話,你又不是不知道月狂的性格,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吃過虧?讓他吃虧的人,死的不知道有多慘!」

「誰叫那小子搶了狂哥的風頭!簡直不知死活!」

與書月狂一起的那三人,站在小油燈旁小聲議論道,他們三人本來是書月狂的帶領下,才通過升龍台上來的,自然站在書月狂一邊。

而其他在黑球中鍛煉靈魂的武者,一個個更是目瞪口呆。

頂著如此強烈的靈魂威壓修鍊,原本就是一件十分折磨人的事情,不被摧殘成白痴都不錯了,現在居然還有人有精力在裡面打架!真是沒天理!看著羅征被書月狂一路追殺,眾多武者也有些擔心羅征的命運了!

若是羅征的靈魂被書月狂斬掉,加上靈魂威壓跟著摧殘,恐怕這小子直接就變成白痴。

聽說在這黑球之中修鍊,也發生過這種事情,有些武者太過於逞強,硬撐著抵擋靈魂威壓,結果靈魂受損之後,沒能力回到小油燈之下,那靈魂就這樣被活生生的壓碎了。

「那小子,夠慘的!」

「要是我,我就收回靈魂暫時停止修鍊!」

「是啊,離開黑球就好了,幹嘛硬撐著呢?」

正在修鍊的武者們背靠著小油燈紛紛議論著,反正被追殺的不是他們,他們也就當看戲了。 往昔的繁華已經在戰火中化作焚盡,時過境遷,這段時間,這座已經淪為廢墟的封魔城再次迎來了熱鬧的人流。

當蕭寒三人到來時,古城廢墟之中已經布滿很多人影,有的一堆人,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形單影隻,皆是西北地域附近大大小小勢力中的人,也有的是一些浪跡天涯的散修。

此刻,人影遍布古城廢墟之上,都沒有進入前方的封魔谷,像是在等待什麼。

這一幕,讓得剛到的蕭寒三人不免有些疑惑,不過看到人群中還有很多重傷之人後,蕭寒三人似乎明白了什麼,看來這封魔谷並不是那般好進的。

蕭寒注意到了,那些受傷之人實力並不低,有幾位甚至是地至尊大圓滿強者,這般強者都重傷退了出來,可想而知封魔谷這方凶地不是白叫的。

蕭寒朝著一位散修男子走了過去,隨手遞過去一些至尊靈液,笑著道:「這位兄弟,請問一下封魔谷中是個什麼情況?」

這位散修笑了笑,接過玉瓶,隨即說道:「你們剛來的,可能有所不知,隨著封魔谷深處的結界出現並逐漸破碎,那封魔谷深處的一些高階靈獸也被驚了出來,如今封魔谷中爆發了極為可怕的獸潮,其中不乏准天至尊的強大靈獸,因此如今進入封魔谷,無異於找死。」

聞言,蕭寒三人對視一眼,有些明白了,獸潮爆發,無人敢進,所以這些人都在這裡等,估計是想等這裡的修鍊強者匯聚到了一定程度再集眾人之力強行闖入封魔谷。

「等吧。」蕭寒說了聲,隨即三人掠到了廢墟中的一根粗壯裂柱上坐了下來,這裡視線極佳,可眺望封魔谷,又可俯瞰全城。

「蚩莽他們在那邊,你盡量不要暴露氣息吧,不然又是麻煩。」蕭炎說道,注意到了不遠處的妖神殿一行人,昨夜聽到天然和梅璇玉的談話,他們也是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妖神殿,天至尊勢力,那領頭青年名為蚩莽,妖神殿一位皇子人物,實力不凡。

蕭寒向那邊掃了一眼,也是點了點頭,進谷之前,他也不想惹麻煩,妖神殿那邊有兩位地至尊大圓滿人物,若是這裡鬧起來,他們討不了什麼好處,不過昨夜蕭寒並未露出自己的面容,只要不顯露氣息,那蚩莽等人也無法發現是他。

「天宗的人來了。」林動說道。

蕭寒目光看了過去,天邊一頭龐大的青鸞破空而來,領頭正是天然,一襲藍色長裙隨風而動,青絲飄揚,美得不可方物。

很快,青鸞便降落在了廢墟之上,天然率先從上面掠了下來,梅璇玉和忘憂等人跟在身後。

天然一行人也發現了蕭寒三人,梅璇玉和忘憂對著三人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天然淡淡掃了一眼蕭寒后,便朝著廢墟一處空處走去。

「是天宗的大小姐天然。」這般龐大青鸞降臨,加之天然那貌美的容顏,很快便成為了場中的焦點,諸人目光紛紛匯聚而來,天宗乃是一方天至尊勢力,名氣自然非同一般,這位天宗大小姐在大陸年輕一輩中同樣是翹楚,天賦極高。

「天然,又見面了。」那邊蚩尤目光看了過來,面龐上帶著的,不知是笑意還是殺意,似笑非笑來了一句。

天然冰冷地看了一眼蚩莽,隨即不再理會,這筆賬她遲早會討回,不過現在她自然不會去找事,接下來最重要的是封魔谷中的遺迹。

「果然如傳聞那般貌美如花,天宗大小姐天然,西北地域兩大美人之一,名不虛傳。」有人目光一直在打量著天然,忍不住出聲稱讚道。

「還有一位美人怎麼沒來?」有人疑惑道,西北地域兩大美人,天然只是其一。

「急什麼,該來的總會來的。」 在靈魂狀態之下被人追殺,這也是羅征沒想到的事情。

現在羅征不僅要承擔靈魂威壓,還要不斷地奔跑,躲避書月狂的攻擊。

「給我死!」書月狂兇狠的揮舞著他的靈魂刀刃。

但是羅征的靈魂,靈活的就像是一隻猴子,在書月狂進攻的間隙之中鑽來鑽去,稍微不注意羅征就逃掉了,然後迅速鑽入另外一盞油燈之中,修復靈魂。

這黑球之中的第二圈是一個圓形,書月狂就只能追著羅征一圈圈的跑,就這麼連續跑了數圈之後,羅征的靈魂慢慢適應了第二層的威壓,有時候甚至可以越過一個小油燈,在下一個小油燈旁進行修復。

眼看自己追殺不到羅征,書月狂更加怒火,手中的兩片刀刃一橫,「靈魂武技,戰鬼雙刃!我看你怎麼逃!」

書月狂曾經用這一招,以照神至極的修為,斬殺過神丹境強者的靈魂!

在書月狂的那兩片刀刃之上,瞬間有青光開始燃燒起來,隨後他的身影便如同鬼魅一般,迅速的接近羅征,手中的兩片刀刃揮舞著兩片刀花,朝著羅征的靈魂絞殺而來。

這速度極快的斬殺,羅征根本來不及閃避,若是被他這戰鬼雙刃給絞中,他的靈魂怕是會直接切成幾片。

「靈魂武技?我也有!」

眼看避不開書月狂的這一擊,羅征的一縷靈魂驟然化作一根尖刺,朝著書月狂狠狠地刺過去。

「驚神刺!」

嚴格來說,羅征的驚神刺並不算是靈魂武技,因為「化魂為刺」就和書月狂的化魂為刀一樣,只是將一部分靈魂轉化為一種進攻的武技。

可是剛剛羅征躲避了這麼久,一直都未曾施展驚神刺,書月狂便認為羅征是個只會逃跑的無膽鼠輩,根本就沒有反擊的能力。@^^$

而且他剛剛施展出他引以為傲的靈魂武技,全神貫注之下,一定要將羅征的靈魂切碎。

就在這冷不丁間,羅征忽然暴起反擊,一道尖銳的靈魂尖刺朝著他正面刺過來,淬不及防之下,他哪裡懂得閃避?

連眼睛都來不眨巴一下,羅征的靈魂尖刺就刺穿了書月狂的靈魂!

「啊!」

書月狂慘叫一聲,醞釀已久的靈魂武技就這樣被瞬間瓦解,羅征也不乘勝追擊,而是拉開與書月狂的距離,繼續竄向下一個小油燈旁邊,修復自己的靈魂。!$*!

書月狂的靈魂被刺傷,也只能找一盞小油燈修復,一雙眼睛,彷彿憤怒的豹子,死死的盯著羅征。

而羅征背對著書月狂,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黑球之中絕大部分武者,此刻都沒有進行修鍊,而是蹲在油燈下開始看戲了。

在書月狂施展靈魂武技的時候,這些武者們就指指點點,基本都覺得羅征輸定了,他剩下唯一一個辦法,就是將自己的靈魂從黑球之中抽出去。

沒想到羅征在驟然之間,以一根尖刺化險為夷,不僅自己安然逃脫,還給了後面那傢伙狠狠一擊。

「那小子還真沉得住氣,先前就一直不攻擊,等到後面的那傢伙施展靈魂武技后才進行反擊!」

「這叫深謀遠慮,我覺得後面那傢伙被那小子耍的團團轉!」

「其實我覺得,他應該把躲避追殺當做一種修鍊的方式了……」

「不是吧,靈魂威壓還不夠他修鍊的?還要加個人在後面追殺他?」

這些武者雖然不相信,但越看也是越明白,羅徵實在是太妖孽了,他真有可能這麼干!

書月狂的靈魂被羅征刺了一個大窟窿,雖然痛苦難當,但是在小油燈的光芒之下很快就修復了,靈魂的痛楚固然讓他難受,但是讓書月狂更難受的是,他的靈魂竟然會被這小子所傷!

靈魂乃是書月狂最為驕傲的東西,當年在他所在的下界之中,那位神丹境強者的靈魂,也被他的靈魂武技所斬殺!這是何等了不起的事情?那件事情可以說是震動他所在的大陸!

現在好了,他靈魂武技倒是施展出來了,結果不僅沒有收到任何成效,反而在大意之下,被一位先天生靈所傷。

化魂為刺?那是什麼鬼東西?完全不上檯面的玩意!

《驚神刺》在東域之中,固然算是極為玄妙的天階功法,但它被評為天階功法,純粹是因為那是關於靈魂方面的功法!在書月狂看來,這完全是上不了檯面的東西!畢竟來來去去就這一刺,第一次或許還有作用,但是第二次被人提防了,還有什麼用?

不過書月狂在氣急之下,卻是忽略的一個東西,武者交戰,勝負往往就只是在瞬間,創立《驚神刺》的那位武者,本意就是將《驚神刺》用於偷襲之用,並沒有打算用第二次,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講,《驚神刺》能夠出其不意的攻擊對手,給予對手靈魂上的重創,其實是一本非常實用的靈魂類功法。

只是在他書月狂眼中,完全是下三濫的手段罷了。

偏偏他還在這種手段之下吃了虧!

「我要把你切成碎片!」書月狂咬咬牙,隨後他體表的青光一閃,再一次朝著羅征追殺過去。

這一次書月狂已經有了提防,羅征的驚神刺很難再奏效,「我看你再怎麼躲避我的靈魂武技?」

在書月狂修復靈魂的時候,羅征也在抓緊時間修鍊,這會兒見到書月狂追過來,羅征也只能圍繞著第二圈奔跑。

可是書月狂彷彿吃了什麼猛葯一般,埋頭朝著羅征猛追,基本不給羅征喘息的機會,這次沒過多久,他就已追上了羅征。

「看你這次怎麼跑!戰鬼雙刃!」書月狂的兩片刀刃揮舞起來,與此同時他緊盯著羅征,提防著羅征的靈魂尖刺。

然而就在他戰鬼雙刃剛剛快要切向羅征的瞬間,羅征朝書月狂微微一笑,眨巴了一下眼睛,整個人就消失了。

「人,人呢!」在興奮之下,書月狂一瞬間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狂哥!他把靈魂抽回去了!」

「他的靈魂離開黑球,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軀體!」

這時候書月狂距離他的兩位女性同伴比較近,那兩位女性同伴開口提醒道。

「老子知道了!」書月狂怒氣沖沖的吼道,他又不是白痴,怎麼可能不知道?隨後書月狂的靈魂也消失在了黑球之中,他也將自己的靈魂抽回了自己的身體。

書月狂的靈魂回到身體的一剎那,就猛然睜開眼睛,看到羅征在不遠處揮舞著胳膊,活動脖子,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一個箭步,書月狂就衝到了羅征跟前,「你,去死!」說著書月狂就要動手。

羅征面對一位照神至極的強者,微微笑道:「你確定要在這裡動手?」

書月狂臉色一窒,看了看周圍站著的那些侍衛,高高揚起來的拳頭頓時僵在了空中。

自打書月狂進入這城池以來,這些侍衛,長老的實力,他完全看不透,也看不懂!但不用多想,這些上界的強者,實力肯定高的他難以想象,當著這些侍衛的面動手,肯定不是一個好的決定。

「那邊的,城內禁制私鬥,違反者關押千年!」一位侍衛冷聲說道。

書月狂氣呼呼的鬆開了拳頭,指著羅征說道:「有種你一輩子不進入黑球中修鍊!」隨後他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面對這種威脅,羅征卻是滿臉笑容,活動了一下身體之中,再次進入了黑球中。

他剛剛進入黑球,踏入黑球的第一圈中,書月狂也從黑球中的另外一邊進來了,羅征還是迅速的踏入第二圈中,照著自己的計劃修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