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羽抬眼一看,發現了黑衣武者的守衛隊中一個熟悉的身影。

赫然是黃若塵!

此時的黃若塵也身穿著黑色勁裝,如此看來也是雷劍世家的人。

鹿羽馬上就明白了,上次黃若塵和黃天森逃走之後,應該是加入到雷劍世家了。

當初在雲羅山脈,兩人聽席項南說出了雷劍世家乃是打壓玄月宗的幕後黑手,卻還要專門跑來加入到雷劍世家,當真是無恥至極。

在黃氏祖孫的心中,也許從來就沒有底線。

還真是冤家路窄,鹿羽這才一到橫雲州,就遇上了黃若塵。

黃若塵緊緊的看著鹿羽,眼神中透著深深的仇恨。如果不是鹿羽這個傢伙異軍突起,他們祖孫完全可以繼續在玄月宗作威作福。正是鹿羽的逼迫,他們祖孫才搞的落荒而逃,顏面盡失。

「我的修為境界完全符合要求,何須走第二個通道。」

鹿羽根本就不想搭理黃若塵。

黃若塵叫道:「不,你只能走第二個通道!」

他轉而向雷丁統領說道:「統領,此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可不能讓他進入到我們橫雲州搗亂。」

雷丁統領倒也護短,他看出黃若塵和鹿羽有過節,馬上同意了黃若塵的意見,指著鹿羽說道:「既然說自己符合要求,何以不敢來測試靈根天賦。有自信能通過第一個通道,自身的靈根天賦又豈能弱得了。」

「鹿羽,有本事就來測試一下靈根天賦!」黃若塵冷笑叫道。

黃若塵的心思不可謂不歹毒,他是知道鹿羽的靈根情況的,鹿羽的靈根乃是最大的弱點,只有最差的人級一品。

黃若塵讓鹿羽來測試靈根天賦,就是要故意為難鹿羽!

「我何懼之有。」

鹿羽輕蔑的看了黃若塵一眼,也不再拒絕,他來到了第二條通道中。

準備迎接著天賦的測試。

黃若塵大聲叫道:「大家可知道這鹿羽的靈根是什麼靈根?乃是最為垃圾的人級一品呢!」

「什麼?這麼垃圾的靈根!那他不是一個廢物?」

眾人對鹿羽報以了十分鄙夷的目光。

在武者世界中,靈根起著最為關鍵的作用。一個人的靈根天賦太差,那是要讓所有人看不起的。

鹿羽這種最垃圾的靈根,可以說讓眾武者輕蔑到了極點。

那邊本來都準備走了的夏雪吟,都忍不住停下來回頭看了鹿羽一眼,自語說道:「人級一品的靈根天賦,都敢來橫雲州歷練?當真是不要命了,卻不知道是哪個小門派的弟子?」

雷丁統領對鹿羽喝道:「你這種廢物,敢來我們雷劍世家的地盤奪寶,簡直是侮辱我們雷劍世家。早點給我滾開,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

鹿羽淡淡的說道:「我既然來到了第二個通道,怎地又不敢讓我測試了。」

黃若塵說道:「統領,讓他測試一番好死心。 致命愛侶,總裁情在濃時 這種人不怕丟臉,我們怕什麼!」

他冷冷一笑,他有著自己的算盤。待會等鹿羽正式測試,得到公證之後,他再以鹿羽故意搗亂為由,將鹿羽關押起來。

到時候鹿羽還不是任他折磨!

鹿羽在青雲州那小地方可以耀武揚威一番,但是在這橫雲州,可什麼也算不上。他要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找鹿羽報仇,一雪前恥!

一想到鹿羽曾對自己的侮辱,他便是咬牙切齒!

雷丁統領叫道:「準備好了,開始測試了!」

鹿羽神色從容,一手按在了測靈柱上。

在鹿羽的身體和測靈柱一接觸的時候,測靈柱上稍微閃現出了一絲雜亂的光紋,馬上又消失不見。

最終連一道光芒都沒有凝聚出來!

這個結果,讓人是大跌眼鏡。

「什麼!他居然連一道光芒都測試不出來!靈根天賦當真是差到了極點!差到了就連測靈柱都檢測不出來的程度!」

人群是一片叫罵。在大家眼中,鹿羽這種廢物,壓根就不配修鍊,更不配前來橫雲州和他們一起奪寶。

和鹿羽這樣的廢物一起尋寶,簡直是丟人!

黃若塵叫道:「這個廢物前來橫雲州,擺明了就是看不起我們雷劍世家。來人!將這搗亂的人拿下!」

黃若塵帶著幾個黑衣武者,便要來拿鹿羽。

鹿羽卻仍舊是不為所動,淡淡的說道:「還沒正式開始呢,你著急什麼。」

在這時,鹿羽開始催動自己的輪迴聖玉。

輪迴聖玉的基礎功能之一,便是可以幫助轉化能量。之前鹿羽吸收天地靈氣,吸收靈石,吸收聚靈湖精華,都是輪迴聖玉幫他直接轉化為人體可以直接吸收的精純能量。

輪迴聖玉具備著靈根的功能,並且是最最高級的靈根。

當輪迴聖玉一啟動,鹿羽身體內的精純力量運轉頓時就不一樣了。

唰唰唰唰唰!

先前那沒屁點動靜的測靈柱一下就同時綻放出了五道光芒。

「啊,他的靈根天賦怎麼變得這麼強!」

眾人一片驚呼。五道光芒的綻放,意味著鹿羽的靈根應該是人級五品的品階。 根據第二通道的規矩,只要靈根天賦在人級五品以上,可就能獲得進入到橫雲州的資格。

鹿羽這測試一出,已代表鹿羽能夠進入到橫雲州了。雷劍世家的人再沒有理由阻攔鹿羽。

最為吃驚的當屬黃若塵,他驚聲叫道:「你……明明只有人級一品的靈根天賦,怎麼忽然提升了……」

鹿羽根本就沒有搭理黃若塵。

輪迴聖玉仍舊在運轉,測靈柱上馬上有了新的變化。

唰唰!

忽然又是兩道光芒迸射出來。

「七道光芒!他竟是人級七品的靈根天賦!」

人群向鹿羽投去了驚嘆的目光。對於鹿羽,他們已是有些肅然起敬了。

在大夏國,能擁有人級七品靈根天賦的人,算得上是天才了。這樣的高天賦,以後的成就絕對不會小。

然而,眾人還沒回過神來,測靈柱中又馬上有了新的變化。

唰唰唰!

忽然間,再增加三道光芒。

「什麼!地級一品的靈根天賦!」

人群當即是轟動了。

在大夏國,能擁有地級天賦的人,可以說是寥寥無幾。大家也就是見到了一個天資絕倫的夏雪吟,擁有地級的天賦。

真是沒想到,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鹿羽,竟是擁有和夏雪吟一樣的天賦!

大家真是看走眼了!

卻不知道是哪個大門派的精英弟子?

那邊,夏雪吟也露出了驚異的目光,她忽然對鹿羽這個少年很是感興趣。

黃若塵更是發出了殺豬板的叫聲:「這怎麼可能!」

然而,這還遠遠沒有結束!

輪迴聖玉不停,測靈柱的光芒綻放不休。

唰唰唰!唰唰唰!

接下來,測靈柱的光芒數量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增加。眾人都不由自主的數起來,驚呼的叫聲是一聲高過一浪。

「二十道光芒!」

「三十道光芒!」

「四十道光芒!!!」

眾人的眼睛似乎都要被亮瞎了,心中都要被震驚的麻木了!

再沒有比這更恐怖的事情了!

黃若塵更是嚇的全身都軟了,喘息著氣,倚靠在測靈柱上才能保持站立。

「這……這是多麼高的天賦啊……」

雷丁統領已是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了。

只聽得鹿羽一聲大喝:「黃若塵,今天便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天賦!」

此時,他已將輪迴聖玉催動到了極點。一手重重的拍在測靈柱上。

這一下,當真是如驚濤拍岸!

嘩!嘩!嘩!

那無數的光芒忽然如浪潮一般沖刷出來,最終竟而形成了一道沸騰的光柱,衝天而起,直入雲霄!

這光柱粗壯如大樹,赤眼如烈日。就像是一柄絕世大劍,直接刺入到天際之中!

隆隆!

整個地面都被震得微微發抖。

轟!

沸騰的光柱馬上將靠的最近的黃若塵都捲入進來了。 深情軍閥愛逃妻 黃若塵當即被這強盛的光柱給衝上了天。

「啊……」

只聽得黃若塵一聲慘叫,馬上連人影都看不見了。

這一道參天的光柱,足足持續了十息的功夫。

忽然聽得「咔咔」一聲,珍貴黃龍玉打造的最是堅硬的測靈柱都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

最後「砰」得一聲,測靈柱忽然炸裂成無數塊碎片,爆射了一地。

「什麼!!測靈柱都碎了!」

眾黑衣武者徹底傻眼了,最是堅硬的測靈柱居然硬生生的被鹿羽的天賦給撐爆了,這當真是曠古未有之奇事!

「啊……」

不少人被嚇得幾乎都站立不穩了。

「好了,測試完畢了。」

鹿羽輕描淡寫的拍了拍手掌,那神情淡然,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似乎從來就沒有放在他的心上。

「我的天啊……」

眾人痴痴的看著鹿羽,只感到自己的喉嚨口都嘶啞了。

他們永遠都忘記不了剛才那恐怖的一幕:鹿羽的天賦一綻放,生起無數道的光芒,生起參天的光柱,不僅撐爆了堅硬無比的測靈柱,更是將黃若塵這麼活生生的一個人,給直接炸得飛上了天!

黃若塵到現在還不見蹤影呢!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誰能想到,簡單的一次天賦測試,居然會出現這麼一個恐怖的結果。

大家發現自己都太低估鹿羽了,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這哪裡是什麼廢物,分明就是一個絕世天才啊!

或者說,絕世天才都不足以形容鹿羽之強!

鹿羽對雷丁統領淡淡的問道:「我符合規矩,可以過關了嗎?」

「可……可以……」

雷丁統領結結巴巴的回應道。見到鹿羽,他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雖然說測靈柱被震碎了,他難辭其咎,但他還真不敢找鹿羽的麻煩。

他也根本沒法找鹿羽的麻煩,是他要求鹿羽進行天賦測試的,最後鹿羽的天賦太強,將測靈柱給撐爆了,那又怎麼怪得了鹿羽。

一切都是雷劍世家自找的。

鹿羽就這樣過了關卡,正式進入到橫雲州的土地。

「喂,你叫鹿羽是么?」

這時,夏雪吟忽然叫住了鹿羽,她臉帶笑容,顯得很是親切。

「雪吟公主,你叫我?」鹿羽懶洋洋的看了夏雪吟一眼。

夏雪吟說道:「請問你出身哪個門派?」

鹿羽回答:「我是青雲州的一個小門派的少掌門。」 龍圖案卷集·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