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想多了,魔情宗當年雖然逃出去了,但是隨著他們進入第一層秘境,自身就已經斷絕變得更強的可能。或許他們能夠誕生神靈,但是只要有神靈出現,都會直接進入第二層秘境,根本不可能進入魔域。」

「沒錯,只要魔情宗沒有神靈壓陣,對於我們巨擘宗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他們真的趕來,咱們一定要將他們徹底滅掉。」

狂妄似乎深入巨擘宗上下的心理,雖然有反對聲音,但是很快機會被無情鎮壓,根本構不成人任何的威脅。

蕭戰出現在巨擘宗所在的城市中,隨著更加的深入,他對巨擘宗的了解也就愈發的透徹。

巨擘宗的實力真的很強,僅僅半神級別的強者就有將近千尊,這絕對是葉凡第一次碰到如此強大的宗門。

半神?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修為到了他這一步,半神在多也只是一個數字,這根本不可能對他構成威脅。

「這裡就是巨擘宗。」

葉凡直接出現在巨擘宗的宗門前,這些巨擘宗弟子談論的話題自然被他全都聽到了。

葉凡的話就像平靜的湖面扔進了一枚石子,忽然間就打破了原有的氛圍,一個個巨擘宗弟子看向他,不少人眼中都帶有敵意。

葉凡這句話很有問題,只要是一個魔域成員,就會知道這裡乃巨擘宗所在,如今居然有一個傢伙跑來巨擘宗的地盤詢問這裡是否就是巨擘宗,這不是在挑釁還是什麼。

只要是魔域的武者將就會知道巨擘宗的存在,如今竟然有人說不知道,這根本說不過去。

不知道?

有人反應過來,瞬間看向葉凡的目光充滿不善。

「你是魔情宗的人?」

在魔域不知道巨擘宗的幾乎沒有,而現在這種人出現了,那肯定是外來者,而外來者唯一的可能就是來自魔情宗。

「我就是魔情宗的弟子,聽說巨擘宗的人很囂張,所以過來看一看,你們到底有何資格囂張。」

葉凡的目光很冷,只讓這些巨擘宗的精英弟子不由勃然大怒,這裡乃巨擘宗的宗門所在,如今居然有人跑到這裡來挑釁,這不是找死還是什麼。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巨擘宗遇到魔情宗的人,這是不需要理由既可以開乾的,所以這位來自巨擘宗的天尊第一時間出手。作為巨擘宗弟子,擅長的絕不是劍,而是刀,一尊天尊全力一刀可是非常的恐怖,一刀劈斬,可以清晰看到恐怖的刀光似要將天都劈開。

這一刀斬出,恐怖的威能吞天噬地,隱約已有一種屬於半神的威勢。

這是一尊半隻腳邁進半神境界的超卓武者,他的刀恐怖異常,就算是半神也要動容。不過非常的可惜,葉凡面對這一刀顯得非常平靜,他的心中甚至就連一絲波瀾都沒有。

葉凡出手了,兩根手指深處,他竟在電光火石間夾住斬來刀光,那一刻驚艷的刀光散去,只剩下一口魔刀被葉凡兩根指頭夾住。

怎麼可能?

這尊出刀的天尊眼中儘是驚駭之色,他不得不驚駭,自己全力一刀居然被葉凡的連根手指夾住,這是何其恐怖的事情。

葉凡臉上始終掛著冷笑,對於巨擘宗刀尊的驚駭視而不見,閃電間的功夫他整個欺身,肩膀直接撞入對方的懷中。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響非常恐怖,那一刻這尊天尊直接別葉凡撞得四分五裂,直到死亡,他居然就連一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被葉凡直接撞死。

一個照面就幹掉一尊天尊,雖然實力在巨擘宗並不算絕頂,但這裡乃巨擘宗宗門所在,如今居然有人在巨擘宗殺人,這可是赤裸裸的挑釁跟羞辱,巨擘宗的人任何能夠容忍。

作為橫行霸道,根本找不到對手的巨擘宗來說,自己被羞辱了,最好的回擊方式就是直接將對手轟殺至渣。巨擘宗上下都是這樣做的,就在葉凡一招幹掉一尊天尊的時候,巨擘宗無數的強者蜂擁而至,他們根本不管青紅皂白,也不管什麼以多欺少,瘋一樣的攻擊朝著葉凡傾瀉,完全就是不將其轟殺至渣,他們誓不罷休一樣。

面對蜂擁而至的巨擘宗弟子,葉凡的選擇非常的簡單,不斷的出劍,將任何試圖靠近自己的武者擊殺,每一劍出都非常快,尤其那光芒讓任何看到的武者都要心寒,每一劍刺出,基本上就會有一尊巨擘宗弟子死於非命。

不管有多囂張的人,當自己一方無數強者相機隕落之後,他們總會從最開始的衝動中清醒過來。

這是巨擘宗清醒過來之後,驚駭的發現自己宗門死傷數量太多了,就連半神境界的強者也刮掉了數十尊。

直到這一刻巨擘宗的人才醒悟過來,這次他們面對的對手實力非常可怕,在半神境界中怕是難分敵手。

這一刻的醒悟有些遲了,整個宗門陷入一種瘋狂狀態,對於囂張慣了的他們如何能夠忍受有人騎到頭上撒野。

殺!

很快更多的巨擘宗強者衝出來,他們的實力自然更強,就連上位半神跟頂級半神都一一出現,只不過面對葉凡,結果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

……

「發生了什麼?」

巨擘宗死掉的強者太多了,這讓巨擘宗那些掌權者異常驚恐,這樣的事情絕對是不正常的。巨擘宗的掌權者想要讓瘋狂的人群靜下來,不過這很是困難,所有的宗門弟子似乎都已陷入一種癲狂的狀態中。

必須阻止這傢伙!

很快有巨擘宗的強者發現了問題所在,宗門上下失控,肯定是這突如其來者所謂,這讓他們異常的憤怒。曾幾何時,巨擘宗居然被人弄得如此凄慘,更多的強者開始投入戰爭,只是非常可惜,結果沒有任何變化,這些武者沖的越快,死得也就越快。

「轟隆!」

可怕的震動讓整個巨擘城都在劇烈震動,一股恐怖的神靈波動從地底深處傳來,引得整座城市都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瑟瑟發抖。

這是屬於神靈的力量,驟一出現就讓整個魔域的武者心靈一顫,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強者感到了恐懼。

有神靈登場了!

魔域無數強者瞪大眼睛,他們似乎想見證奇迹。 中年男子很是得意,徒弟天賦逆天,這對做師父的來說可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一直以來,他都不是以教徒弟而聞名,所以雖然有兩個徒弟,但是在同輩中並不是那種最頂尖的,這一直都讓他非常的鬱悶。如今就不一樣了,葉凡還不是真正的神靈,可一身實力居然能夠將中級神靈都干趴下,這等天賦,別說同齡人中找不出來,就算在往上一兩代也不行。

中年男子乃是魔尊殿的開創人,號稱滅天魔尊,其實他對這個稱號很不滿,因為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屬性不是毀滅,而是霸道,利用叫做霸劍魔尊才對。不過讓中年男子很是無奈的就是眾人還是性慣性的叫他滅天魔尊,至於霸劍魔尊,也就他的兩個徒弟時常掛在嘴邊。

滅天魔尊的心情非常好,如今終於收了一個長臉的徒弟,自然要好好炫耀一番。當然了,作為魔情宗數一數二的人物,自然不會主動跑上門去炫耀,他打算將收徒大典弄得非常的盛大,讓魔情宗上下都來觀禮。

滅天魔尊是這樣打算的,同樣也是這樣做的,擁有雷厲風行風格的他做事情可不會拖泥帶水,很快就將事情交代下去,至於要如何做,那都是下邊的人操心了,他這個魔尊可不會去管細節,總之一句話,他收徒弟必須拉風,如果墮了名聲,負責人就等著受罰吧。

對於滅天魔尊的事情,魔尊殿上下自然沒有不敢上心的,就連現在的魔尊殿殿主也親自出馬。

葉凡見了魔尊殿現在的殿主,這似乎就是他的二師兄,被師傅譽為不爭氣的對象,說來這可是一位神將,他不明白師傅的標準到底是什麼,修為到了神將還不爭氣,難道還要神王不成?

雖然不理解,但是葉凡知道自己這回抱了一個特大的大腿,今後在魔情宗完全可以橫著走了,至於原先還比較擔心的司徒坡,他已經不怎麼在意了。當然了,司徒坡還是必須在意的,畢竟這小子可是要娶杜瑤,葉凡決不能容忍有人染指自己的女人。

一定要將女人搶回來。

葉凡可不想等,因為拜師禮需要大辦,自然也就不能馬上開始了,所以這段時間他還是比較閑的。

「你們誰知道司徒坡這小子是誰?」

葉凡初來魔情宗,自然不可能知道司徒坡在哪裡,所以他需要一個合適的嚮導。至於要如何找嚮導,對於葉凡來說還是非常輕鬆的,作為滅天魔尊即將招入門牆的徒弟,魔尊殿上下哪一個不巴結,別說是告訴司徒坡在哪,只要他願意,怕是會有不少人衝過去將司徒坡抓來。

「司徒坡?這可是核心三弟子,在新生代中還是非常有名氣的。」

一個神靈級別的弟子開口說,葉凡剛來魔情宗不到三天,他已經展露自己恐怖的武力值,基本上就算中級神靈都要被吊打,所以就算是神靈級別的弟子也對他非常恭敬,更有甚者直接喊出追隨的口號。

「司徒坡的天賦的確厲害,只不過如果跟師兄一比,那就連提鞋都不配了。」

魔情宗乃正兒八經的魔道宗門,這裡自然要以實力論英雄,誰的武力值足夠強悍,那誰就更有話語權。

葉凡雖然初來乍到,可他的武力值絕對強悍,雖然沒有跟中級神靈對戰過,但是這些魔情宗的弟子都清楚,初級神靈在他的面前想不被吊打真的有些困難。

既然葉凡乃魔尊的親傳弟子,身份貴不可言,那自然就要以他馬首是瞻了,總之一句,跟著他混絕對不會太差,至於那什麼司徒坡,有機會當然要踩,反正最後被惦記的肯定是葉凡這個帶頭人。

葉凡自然清楚周邊這些人說什麼不能當真,不過他現在也明白自己作為滅天魔尊的親傳弟子,的確可以在魔情宗橫著走,只要不是干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基本上沒有人回來找他的麻煩。

葉凡相信他就算現在將司徒坡打得半身不遂,怕是也不會有人來找他負責,最多也就負責一下醫藥費,這可能還不用他自己掏腰包。

「我還沒有來魔情宗的時候就聽到了他的大名,這傢伙似乎很囂張啊。」

葉凡臉色陰沉,一看就對司徒坡很不爽。

千萬不要擔心這些神靈級別的魔情宗弟子不會察言觀色,他們立時就從葉凡的神情中解讀出非常重要的信息。

師兄對司徒坡很不爽。

這個信息額非常重要,這些核心弟子交換一個眼神,司徒坡又不是魔尊殿的弟子,他們聯手對付這傢伙沒有任何問題。

「師兄,這小子難道得罪您了?」

有弟子先一步開口,主動將話題挑起來。

葉凡很滿意這些傢伙的識趣,他臉色很不好看道:「你們聽說了吧,這傢伙要去第一層秘境魔情殿的殿主作為妻子,這讓我非常的不爽,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收拾他的。」

有弟子插話道:「聽說這位杜掌門乃絕色大美人,難道師兄對她有意思?」

「沒錯啊,這可是神狐一族真正覺醒了血脈的神狐啊,那個誘人程度簡直超乎想象,絕不是一般男人能夠消受的。」

有弟子如是說,眼中閃爍著感興趣的光芒。

葉凡冷笑道:「她雖然不是我的師傅,但卻是我妻子的師傅,那也算是半個師傅了,這傢伙如此不識相,我自然不爽了。當然了,最重要的就是,她雖然算是半個師傅,但真正的身份卻是我的道侶,作為男人豈能容忍其他傢伙染指自己的道侶。」

「呀!」

一群魔尊殿的弟子驚訝的看著葉凡。

「師兄,原來您就是那位傳說中杜宗主的道侶啊。」

看來杜瑤的名聲已經很響亮了,這些神靈級被的魔情宗弟子居然也有耳聞。

「師兄當真厲害啊,不僅拿下自己的師姐,還順道將師傅也征服了,這真是我輩楷模啊。」

隨著這話一出,一個個看向葉凡的眼神都充滿羨慕,誰不知道神狐族的狐狸精有多誘人,這傢伙能將傳說中的美艷神狐睡了,這個艷福當真令人羨慕啊。

「這次我來魔情宗的目的就是為了搶回宗主,所以挑戰司徒坡勢在必行,這可是宗門核心第三弟子,支持他的人一定非常多,到時還望諸位師兄跟師弟過來捧場,這方面咱們魔尊殿可不能被人比下去。」

「哈哈!師弟放心,到時候我們一定會捧場,那什麼司徒坡如果識相最好將杜宗主放了,如果不放,師弟儘管出手,我們到時一定會讓他們邪魔殿的人知道誰才是魔情宗第一。」

說話的乃一個魁梧大漢,他算是魔尊殿老一輩神靈了,雖然一身修為不到中級神靈的地步,但是生在根基紮實,一般的中級神靈還是可以挑戰的。

有了大漢表態,其餘人都紛紛表示一定會支持葉凡將杜宗主搶回來,對於這些魔尊殿的弟子來說,有機會踩一踩邪魔殿的傢伙也是非常不錯的,誰叫最近那幫傢伙非常囂張,一直揚言他們邪魔殿乃魔情宗第一,這將他們魔尊殿置於何地。

……

邪魔殿聲勢正濃,可以說已經威脅到魔尊殿在宗門的統治地位。當然了,這種威脅只是下邊弟子的看法,對於魔情宗上面那些大佬來說,邪魔殿要想真正威脅到魔尊殿的地位,起碼一點,他們必須誕生以為神王才行,要不然也就看上去很厲害而已。

可以說魔情殿對於邪魔殿隱約挑戰魔尊殿的架勢是抱著看戲的心態,那些真正話事者基本上不會過問,就連邪魔殿的老祖也睜一隻眼一隻眼。內部競爭還是必須的,哪怕以卵擊石,弟子們有膽子挑戰魔尊殿,他們這些老傢伙還是選擇支持的,哪怕最終撞得頭破血流,那也是一種經驗跟考驗。

司徒坡自然不知道這些,他認為邪魔殿的力量完全可以穩定魔情宗第一了,無形間也讓他感到腰桿非常的硬,差不多可以橫著走了。

只要是人都喜歡自己能夠像螃蟹一樣橫行霸道,司徒坡一直在這條路上堅定不移的走著,從強行霸佔杜瑤就是一個很好的開端。對於擁有神狐血脈的杜瑤,司徒坡勢在必得,他很清楚這種女人的誘惑,如果能夠收入私房,這對他來說絕對是最至高的享受。

當然了,霸佔杜瑤並不僅僅只是為了享受,司徒坡認為自己還沒有那麼荒淫,神狐族的美女天生就對男人擁有滋潤的作用,他自然需要用她來滋潤自己,最好能夠讓自己的修鍊一路勢如破竹,如此就完美了。

司徒坡現在心情很好,只不過稍稍不能令人愉快的或許就是杜瑤根本不肯就範,對他始終保持著一種距離,甚至說都不正眼去看他。對於這樣高傲的一個女人,司徒坡倒是可以動用自己神靈的修為強勢的推到,這裡乃魔情宗,是真正的魔道修鍊聖地,強推可不是罪,就算他真這麼幹了也不算什麼。

司徒坡為何遲遲未行動?

這絕不是司徒坡不想霸王硬上弓,主要就是他很清楚神狐族女人一旦血脈覺醒,在床上可是很恐怖的,雖然他是神靈,但是萬一繳槍損失慘重,小命或許不會有事情,可這個顏面就徹底丟了。

對於男人來說顏面非常重要,如有可能寧願流血,也不願意丟面子。司徒坡沒有把握強推,所以自然不敢硬來,也就這樣耗著了。不過司徒坡相信杜瑤飛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暫時搞不定,他也不心急,因為對他來說來日方長,他相信用時間來磨,他一定能夠將這個狐狸精降服。

想到降服杜瑤的種種好處,司徒坡的嘴角忍不住綻起笑意的弧度來。

「師弟的心情看上去很好啊。」

忽然,一道輕笑聲傳來,很開香風撲面,一道雪白的身影來到司徒坡的面前。

倩影!

這是邪魔宗最富盛名的女弟子,乃司徒坡的師姐,他們有同一個師傅。

倩影身段可不是一般的迷人,身上的衣裙似乎都難以將她內里的美好束縛住,勾引著任何目光投來的男人。

司徒坡的目光落在倩影身上,他毫不掩飾自己貪婪的目光,只要是男人,在面對倩影時很難壓住自己內心的慾望,他雖然是神靈,但要想壓住同樣非常困難。

「師姐突來找師弟不會是想本師弟了吧?」

司徒坡臉上儘是戲謔的笑容,對於這個師姐自然充滿想法,不過他同樣清楚,自己是很難染指師姐的。最重要一點,就算師姐將衣服脫光了,司徒坡認為自己也不敢爬上師姐的床,這不是他膽子小,而是像師姐這樣的女人,可不是尋常男人降伏的聊的,一個不好丟掉小命的幾率很大。

「師姐的確想師弟了,那不知師弟師弟是否同樣想師姐了?」

倩影巧笑倩兮,她風情萬種的拋給司徒坡一個媚眼,這絕對是電眼,只讓後者渾身一哆嗦,一種強烈的需要奉獻的衝動居然很是誇張的沖他而來,那一刻他一張俊臉都變得通紅,差點把持不住就繳槍了。

真是好恐怖的妖女!

司徒坡頓時再也不敢跟倩影開玩笑了,這女人絕不是他所能染指的,就算他抓住了對方的把柄,也不敢跟她上床,他可不想做鬼也風流。

「師弟為何臉紅了?莫不是見到師姐把持不住了吧?哎呀,這都是師姐的錯哦,需不需要師姐幫你一把?」

倩影滿臉戲謔的笑容,絲毫不覺得一個女人說出如此話來有多麼的出格。

司徒坡知道厲害了,這時候哪還敢讓倩影幫忙啊,他敢肯定如果真點頭,自己今天很有可能就會交代在這裡。

「不知道師姐來找我有何事?」

倩影橫了司徒坡一眼,嘴角綻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道:「師弟現在忙著跟那位神狐族的美人兒宗主拉近關係,可是關心過如今宗門內不的變化?」

司徒坡挑眉道:「聽師姐的意思,難道現在宗門內還真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倩影笑眯眯的道:「這事跟魔情殿有關,我聽說有一個來自魔情殿的弟子被魔尊殿的滅天魔尊看上,打算正是收入門牆。師弟霸佔著魔情殿的殿主,現在魔情殿背後有魔尊殿罩著,師弟可要考慮清楚哦。」

司徒坡的臉色猛地一變,他自然清楚滅天魔尊是誰,那可是魔情殿三大半步神王之一,而且據說被譽為神王境下第一人,一旦發起狠來,還能夠挑戰一般的神王。如今有魔情殿的弟子成為這尊半步神王的弟子,那麼魔情殿自然要水漲船高,他霸佔著魔情殿的殿主還真是需要小心一點了。

倩影笑意盈盈道:「還有一個消息要告訴師弟哦,不久前聽說那位來自魔情殿的弟子正在向邪魔殿方向而來,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司徒坡聞言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這時候來這裡能夠幹什麼,他幾乎可以肯定對方就是沖著他而來。如果僅僅只是魔情殿的弟子,自然完全可以無視,但對方乃滅天魔尊的親傳弟子,就算他是神靈,那也要表示出真正的尊敬來。

「師姐這次來不會就是為了這個吧?」

倩影淡然道:「師傅讓我通知你,不要為了一個女人將自己搭進去,你好自為之吧。」

司徒坡咬牙道:「難道這事就這麼算了?」

倩影笑道:「師弟難道還想跟魔尊殿扳手腕不成?如果真是這樣,那師姐就在這裡給你鼓掌了,雖說這些年來我們都在說挑戰魔尊殿,但是我們都清楚,邪魔殿不是魔尊殿的對手,這不僅僅只是一個滅天魔尊,而是全方位的落後,所以師尊不會支持你的,你如果真要死磕就自己想辦法,只是最後被欺負了,不要怪師尊沒有伸出援助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