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葉雄連叫喊的力量都沒有了,疼得沒有知覺……

三天過後,當葉雄醒來的時候,他整個人一躍而起。

他連忙看自己的皮膚,十分白嫩,跟初生嬰兒一樣,並不是想像的那種金色。

葉雄鬆了口氣,這樣看起來雖然難看,但至少比金色要好。

這些應該是重生的皮膚了。

菩娑樹不愧是佛門聖樹,太神奇了,就跟涅槃重生一樣。

「不知道這真猿變第三變,不破金身有什麼威力。」

葉雄開始變身,直接進入真猿變第三變。

變身之後,葉雄發現,這次變身跟前兩次不同,前兩次變身身體會變大,但是這一次變身,只是讓身體變成金色,就像銅皮鐵骨一樣。

「不知道這金身能不能加持在第一變跟第二變之上。」

葉雄恢復過來,進行第一變,在第一變的基礎上,開始變化第三變。

果然,化身的猿人,體表變成金色,活脫脫就是一隻金猿,外表看起來,神聖無比。

「哈哈,果然,這金身是加持的。」葉雄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猛然將旁邊的石壁之上,直衝進去。

沒有使用元氣,只是使用肉身的力量。

轟,一聲巨響.

石壁直接被他的身體,撞出一個大洞。

毫髮無傷。

接下來,一道金色人影,不斷地在石洞之內,隨意撞擊。

葉雄發現,自己真正成了不破金身,只要自己變化第三變,就如銅破鐵骨,像石頭這樣的東西,根本就傷害不了自己分毫,這還單單是身體肉身的強度,還沒算上真元護體。

轟轟轟!

石洞被葉雄的身體不停地撞擊,毀得不成樣子。葉雄除了頭髮有些灰塵之外,半點傷都沒有。

他走過去,將通訊器拿了起來,重新開機。

裡面有很多未接來電,大多數是雪莉的,其中還有一個電話,打了三遍,赫然是慕容如音的電話。

「難道如音到了死亡之城?」

葉雄又驚又喜,算算時間,這時候她是應該到了。

葉雄本想撥通她號碼,但心想馬上就要決戰,還是慢慢再跟她相聚,省得影響心情。

問丹朱 即使他身上擁有很多大神通,但是面對馬斧,他還是沒有多大的把握。

畢竟,兩人之間可是相差了兩個大境界。

他將東西收拾好,朝生死擂的方向飛去。

……

佛心銘文店,五人急得團團轉。

「雪莉姐,你說葉大哥他到底哪去了,這都快到擂賽的時間,他怎麼還不回來?」蒙淼急道。

「他不會擔心打不過,離開了吧?」蒙冰兒說。

「阿雄絕對不會逃跑的。」

慕容如音從樓上走下來,來到人群之中「他絕對不會拋下你們,你們放心。」

聽到慕容如音的話,四人面面相覷,但是沒有多大的表情。

慕容如音是前天過來的,當時葉雄剛離開沒多久。

葉雄在電話里沒跟她多說,她不知道他有這麼一群朋友在,而且還有三個是女的。

她有些擔心,自己跟這些人有些難融合在一起,果然不其然,雖然這些人都承認她認識葉雄,但是總是對她若即若離,抱著懷疑的態度,如果不是她對葉雄實在是太熟悉,大家還不相信她呢。

「我們也不相信葉大哥會拋下我們,但是,這都快開始了,他怎麼還不回來。」

「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一到關鍵的時候,就消失無蹤,就是不想讓外界影響他的心情。咱們先去擂台那邊等吧,時間到的話,他一定會回來的。」慕容如音說。

蒙家姐弟跟小蝶,三人目光同時落到雪莉身上。

葉雄不在,雪莉自然成了他們的主心骨。

「咱們去擂台那邊等吧,記住,把貴重的東西帶上,銘文店別留下東西。」 橫推一切敵 她叮囑。

所有人都看比賽,難擔保會不會有人趁機進來偷東西。

一行將珍貴的東西收好之後,這才朝生死擂那邊而去。

去到那的時候,那裡已經人山人海,把中間的生死擂圍得滿滿的。

人群之中,露出一大片空地,空地中間,馬斧雙手環胸,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雪莉一行過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們身上,眼睛一亮。

四女的姿色實在是太驚艷了,在死亡之城這樣的地方,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小蝶如鄰家女孩般溫柔;雪莉身上散發著少婦魅力;蒙冰兒身上散發著高貴的野性;特別是慕容如音,那容貌讓人一眼看過去就挪不出眼睛,傾國傾城,閉月羞花。

周圍全是火熱的目光,無數人在狠狠地吞著唾沫,個個都在心裡暗罵葉雄艷福不淺。

「姓葉的怎麼沒來,不會嚇得躲起來當縮頭烏龜了吧?」馬斧遠遠地喊道。

「時間還沒到,你急什麼?」蒙冰兒站了出來,怒道:「時間到了,我家主人自然會來收拾你。」

(本章完) 「想收拾我,就怕他沒這個本事。頂點更新最快」馬斧目光在四人身上溜來溜去,摸了下鬍子笑道:「沒想到姓葉的這麼有艷福,可惜從今天開始,他沒命享受了。可憐四個小妞,就要守活寡了。」

「對他說過這話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幾十,最後,他依然好好地活著,而那些說這些話的人,全都下黃泉了。」慕容如音站出來說道。

「說得好,中聽,到時候咱們就看看,誰下黃泉。」蒙淼大聲說道。

被一群美女罵著,馬斧嘴角不停抽搐著,哼了一聲道:「那你們就看看,我到時候怎麼把他打成廢人。」

周圍的人,全都在等著,時間悄悄過去。

眼看就要到比賽的時間,葉雄還是沒有出現。

「葉大師不會陣臨逃脫了吧?」

「還真有這種可能,畢竟兩人境界相差太大了,他過來也是送死。」

「這裡可是有四大美女等著他,他捨得逃跑嗎?」

「美女又怎麼樣,女人再漂亮,能比自己的小命重要?」

場下的人,紛紛地說起來,議論紛紛。

「四位小姐,你們的男人看來是拋下你們不管了,我看你們還是跟我算了。」馬斧得意地大笑起來。

「這不是時間還沒到嗎,你急什麼?」雪莉冷哼。

「這時間明明已經到五點了,咱們當初約定的時間,可是下午五點。」

「不是還有半分鐘嗎,你嚷什麼嚷?」蒙冰兒不耐煩地說道。

「呵呵,那我就再等半分鐘,我就看看這半分鐘,他還能突然冒出來……」

話還沒說完,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快看,來了。」

天邊,一道人影疾飛過來,片刻之間已經來到擂台上空,落在馬斧面前,不是葉雄是誰。

「姓葉的,沒想到你還真是來了,我佩服你的勇氣,一定會給你留個全屍的。」馬斧傲慢地說道。

「誰給誰留全屍,還說不定呢!」

葉雄哼一聲,目光落到場下的兩名裁判身上,拋過一個儲物戒。

「裁判員,這裡面有兩百萬顆上品靈石,我壓自己贏。」

這兩個裁判,正是上次給馬三跟王麻子大戰當裁判的汪忠跟劉福明。

汪忠跟劉福明後來去銘文店找過葉雄,葉雄免費幫他們刻銘文,三人是老相識。

兩個裁判查看完靈石,正準備接受下注,馬斧突喊道:「慢著,他的兩百萬顆上品靈石,我全都收了。」

馬斧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直接就扔過去,說道:「數清楚了。」

兩名裁判清點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兩邊的靈石數量足夠,比賽可以開始了。」

葉雄衝天而起,一邊離開一邊說:「這裡的禁制承受不住咱們大戰,移步十公裡外的森林如何?」

「正有此意。」馬斧跟在他後面離開。

看戲的人紛紛衝天而去,遠遠跟著看戲。

這麼一場曠世大戰,誰也不想錯過。

雪莉一行去到那邊的時候,葉雄跟馬斧已經懸浮在樹林上空,遙遙相對。

兩人都沒有出手,只是緊緊地盯著對方。

雪莉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心裡十分擔心。

同樣,蒙家姐弟也很擔心。

慕容如音非常激動,只不過,他的激動是因為隔了這麼久,終於能見到葉雄的,並不是擔心他出事。

在她心裡,就沒見葉雄吃虧過,沒有把握的仗,他是不是會打了。

「姓葉的,免得別人說我以大欺小,我給你一分鐘時間攻擊,這一分鐘時間之內,無論你怎麼攻擊,我絕不還手,一分鐘之後,我再出手。」馬斧送了個大方。

「半步金丹跟人家築基後期打生死擂,還說不是以大欺小,我要是你,買塊豆腐撞死算了。」蒙冰兒大聲地喝道。

「明明以大欺小,還裝大方。」

「還不是因為陰夫人不在,如果陰夫人在,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背後陰人的小人。」

一些人紛紛出聲,在死亡之城,有很多人被葉雄刻過銘文,很多人都不想他出事。

馬斧臉色有些難看,鬍子豎了起來,怒道:「是他挑戰我在先,又不是我挑戰他,難道他挑戰我,我都不接受嗎,不知道的別胡說八道。」

場外的人還想會什麼,葉雄伸手打斷他們,說道:「各位,別再說了,你們的好意我心領的,如果你們實在想幫我,就幫我算算時間吧,馬老大說一分鐘時間不還手,你們給我好好看著。」

「開始計時!」

葉雄身上衝起滔天的氣勢,明明是築基後期,氣勢卻直衝築基巔峰,強大的威壓向四下擴散開去。

左手冰劍,右手火劍,兩股元氣在他身上猛然漲。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放棄,瞬間就釋放出去強大的攻擊。

斬!

隨著他一聲暴喝,右手火劍劈了出去,半空出現一道炎劍虛影,直斬而落。

天邊的雲,都被這炎劍的光芒,染上了紅色。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就是葉雄此刻給人的感覺。

馬斧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臉上的輕視瞬間就不見了,身影疾飛出去,躲過一擊。

他剛躲過,又一道冰之劍芒,迎臉頭劈落。

這劍芒之中,包含著極其冰寒的元氣,半空環境全都被搗亂,瞬間氣流涌動,隱隱有風雷之聲,彷彿有大雨將至。

短短的兩招,居然引動天色變化,可見這雙劍之威。

場下的人一開始根本就不看好葉雄,但是這兩劍,直接讓所有的人改觀了。

如果他面對的不是半步金丹,而是築基巔峰,真讓人懷疑,對方直接被一劈劍了。

「姓葉的,我真是小看你了,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戰力,只可惜,對於我來說,還是不夠看。」

馬斧身影一閃,再次躲開。

他是半步金丹修士,元氣不知道比對方強多少,哪怕不出招,單單靠身法,對方就別想擊中他。

葉雄雙手劍不停地劈出,紅藍兩種劍芒,照亮半空,炫麗無比。

然後,無論他再快,都沒辦法擊中馬斧,馬斧就像一道遊動的飄葉,在暴風雨般的攻擊之中,無論怎麼攻擊,就是沒辦法將他擊中。 「境界是硬傷,可惜啊!」

「可不是,越兩階破敵,實在是太難了,根本就不可能。」

「從來沒有人試過,能越兩階戰勝對手的。」

場上的人,紛紛出聲,全都對葉雄表示可惜。

正在此時,意外突生。

葉雄身上的氣勢,漲到一個十分恐怖的地步,身上出現一種驚人的變化。

半邊身體被冰封起來,就連左邊的劍也被冰封。

另一半身體,變得通紅,如同血一樣。

完全兩種不同的元氣,在他身上涇渭分明,居然沒有產生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