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一路上立冬比張北羽還興奮。

「哎我去,這就有房子了?還是樓王?」「三百平?太牛B了。」

張北羽白了他一眼,「你興奮個啥!」

聽了這話,立冬的表情慢慢沉下來,帶著笑意嘆了一聲,「我從小就住在貧民窟,一個不能稱為房子的房子里。從小到大,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然後把奶奶接進去,讓她在有生之年能享受一下。」

張北羽當即沉默下來。這的確是立冬最大的心愿之一,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在當初在稍有起色的時候就給奶奶租了一套房子。

「要不這套房先給你吧。」

立冬搖搖頭,「用不著,我在天後ONE隨便搞一套就行,反正只要咱們能做鄰居就行,哈哈哈。再說了,你是老大,自然得住大房子!出來混的,講究的就是個面子!」

……

再次見到李鑒書,他的態度依舊非常熱情,寒暄幾句之後就提到了正事。

「這套房子,我已經以個人的名義買了下來。當然,因為我是內部員工,所以肯定是有些優惠折扣。等過兩天走完流程之後,你再跟我一起去辦個過戶,把房子過到你的名下就行了。」

張北羽一聽,沒想到這李鑒書還真挺靠譜的。他不知道李鑒書花了多少錢,但肯定不少,哪怕是集團內部高層,也不可能白拿吧,五六百萬總是逃不掉的。

人家幫了這麼大的忙,自己不表示表示也過意不去。

張北羽滿意的點點頭,態度也較之前柔和了許多,說道:「大恩不言謝!以後李總要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絕對義不容辭。」

李鑒書自然笑臉相對,自從上次被兩人唬住之後,總覺得他在這幾個少年面前已經抬不起頭了。

「客氣了,客氣了。」李鑒書一副老好人的臉色,話鋒一轉道:「就是不知道照片的事…」

張北羽哦了一聲,假裝聽不明白,回了一句:「照片的事怎麼了?放心吧,我不會放出去的。」

李鑒書連連點頭,「嗯嗯,這是當然,我相信你肯定是個言出必行的人!」頓了頓,他小聲的試探問了一句:「我是想問…那些照片能不能徹底刪了?」

張北羽微微揚起嘴角,認真的點頭道:「沒問題,回去就刪了。」

李鑒書一愣,他的神情說明似乎不太相信,尷尬的笑了一聲,「真的么?」

「唉……」張北羽頗為感慨的嘆了一聲,向前湊了湊,雙手撐在了桌上,語重心長的說:「李總,大家都是聰明人,有些事情不比非要分出個是非黑白。你看看,我說回去就刪,你不信,我說不刪,你又不高興。這種問題讓我很為難。」

立冬在旁邊聽著他的話,也泛起些許欣慰。

如今的張北羽已然愈加成熟,無論是為人處世,還是言談舉止,至少都有點「社會人」的樣子了,不像之前那般,說話做事給人的第一感覺就像是個剛從學校里出來的孩子。

李鑒書也挺無奈,他也明白張北羽的意思:不會刪。這種被人抓住尾巴的感受想必是最難過的,可也怪不得別人,有句話不是那麼說的嘛,自己約的炮,含著淚也要打完。照片事件完全是他自己犯下的錯,跪著也要扛起來。

其實想通了,也就好了。而且無論是張北羽、江南還是今天第一次來的立冬,給李鑒書的感覺都不是壞人。

就像周琦說的,黑社會也有好人,警察也有壞人。

「行吧,我明白了!」李鑒書舒緩了自己的情緒,語氣也輕鬆了不少。「那就這樣吧,等我們這邊流程走完再聯繫你,到時候去辦過戶手續。對了,你剛才的話我可記下了,要是以後我遇見什麼事找你幫忙,你可不能推辭啊,哈哈哈。」

不後悔相愛 既然已經選擇接受,那就不如接受的徹底一些,此刻李鑒書就是如此。與其不斷的抗拒,還不如就放下包袱,跟他們打成一片,效果也許更好。

張北羽一愣,還沒想到他會這麼說,馬上答道:「沒問題,只要你開口,我們一定到位!當然,前提是我們幫的上忙。」

「明白!明白!」

……

兩人走出辦公大樓,張北羽問了一句:「你咋沒提房子的事?」

立冬撇著嘴想了想,「我覺得你說的也挺有道理的,咱也不能做的太過分。空手套白狼不是我的性格,等湊到首付之後再說吧。」

張北羽立刻回嗆了一句:「拉倒吧,你最擅長的應該就是空手套白狼了吧!」

所謂最佳損友也就是如此了,兩人樂此不彼的吐糟,抓住對方的一個缺點就玩命攻擊。男孩之間的友情也就是在這種吵吵鬧鬧,打打罵罵中成長起來。

兩人剛上車,江南就打電話過來,說是童古要約黃蕭然出去吃飯。

問清楚地址之後,張北羽直接開車趕過去。江南也在黃蕭然出門之前,先行出發,到兩人約的飯店附近等候。

他們的嚴陣以待,並沒有發揮應用的效果,不過這是好事。

吃飯期間,黃蕭然一直跟張北羽保持著即時語音,雖然餐廳也有點吵,但是說了什麼話,大概還是能聽清。

童古倒還真是個撩妹高手,所有的聊天話題都順著黃蕭然,而且有意無意就要誇她一句。女為悅己者容,如果坐在對面的換個人,講不定黃蕭然還真會提起興趣。

這兩人在裡面吃大餐,就哭了張北羽他們三個人了。三兄弟只能擠在車裡吃盒飯,立冬把童古祖宗十八輩都給罵了個遍。

在這次約會臨近尾聲的時候,童古提出了去唱歌的要求,不過被黃蕭然婉言拒絕。現在還沒到時候,需要再給他加把火。

而童古也的確在黃蕭然身上展現了足夠的耐心,並沒有強求,只是在吃完飯之後把她送回家。

這種狀態持續了兩天。童古每天除了與黃蕭然發微信膩歪,還要請她吃頓飯,並且每天都提出相同的要求,不是帶她出去唱歌,就是去喝酒。面對黃蕭然一再拒絕,他並沒有灰心,他堅信,自己的春天一定會來。

如童古所想,他的「春天」在第三天來了。黃蕭然受鹿溪指示,準備在第三天動手。

這一天,黃蕭然主動找童古,提出了吃飯並且晚上去酒吧的要求。童古一口答應。

而鹿溪這邊也開始著手準備,除了張北羽、立冬和江南之外,把賈丁、白骨、張耀揚也叫到了浩海。 ?前腳剛離開,後腳,大太監紀布就追了上來。

「陛下有旨,各郡縣的肉食不日將分發至各郡縣的守軍之處,帝都的已經發放完畢,就在力士營內,還望諸位同僚趕緊公告鄉里,免得誤了陛下的大事。」

這聖旨一出,眾大臣更是面面相覷。

什麼個意思?

不是開玩笑?

還真要每人五斤肉食?

古往今來就沒有這種皇帝!

你瞅瞅我,我瞅瞅你……

「走,看看去!」

也不處理公務了,什麼戶部吏部吏部的,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向著駐紮在帝都南側朱雀門處的力士營奔去。

到了地頭。

一瞅。

更是懵了。

一座肉山!

好傢夥,牛肉,羊肉,雞肉,鴨肉……,白花花的一堆肉堆成了一座小山,看的眾大臣是膽戰心驚,再見過世面的,也沒見過這等情景。

還等什麼。

分發吧!

不多時,烏泱泱的一群信使殺出了帝都,奔向各郡縣,通告這一普大喜奔的好事。

至於帝都,早就已經傳開了,一時間,甭管是窮苦百姓還是世家富商,全都向著朱雀南門涌去,領肉!

力士營外,人山人海。

一百個分發點都不夠,隊伍排的老長老長,那些負責分肉的士兵,忙活起來也不過稱了,估摸著差不多五斤,*一跺,給!

皇宮內。

喬拉丹滿頭冒汗。

不是急的。

是被龍氣給蒸的。

什麼是好皇帝?

能讓百姓吃飽飯的,那就是好皇帝!

這廝倒好,不光是吃飽飯了,吃的還是肉,大半輩子沒聞到肉腥味兒的老漢,激動的直哆嗦,那些個孩子,更是歡呼雀躍,流著哈喇子等著吃肉。

一人五斤可不是小數目,哪怕是敞開了吃,也得吃個兩三天,這還得是壯漢,換上那些個幼童老翁的,能吃五六天。

爹地別惹我媽咪 「咱可是攤了個好陛下啊!」

「貨比貨得扔,看看現在的陛下,再瞅瞅以前那個大周國昏君,沒得比啊!」

「老朽今日把話扔在這裡,再有誰敢說陛下的壞話,老朽一口唾沫啐他一臉!」

「有這樣的好陛下,太平盛世指日可望!」

不光是肉食。

「看,這裡有一則公告。」

「小呂,你識字,給大傢伙念念唄。」

「喂,小呂,發什麼呆呢,趕緊念一下啊?」

「卧槽,別打擾我,讓老子先冷靜冷靜,日他個仙人板板的,老子要當官了!」

「啥?當官?就你?」

「對,就是當官,陛下下旨了,要開科舉,知道啥叫科舉不,只要你覺得你有學問,只要你想為百姓出一份力,你就可以去參加科舉,只要通過考試,陛下就能賞賜官職,不管出身,不管尊卑,一視同仁!」

「什麼?還有這等好事?」

「必須滴,陛下已經下聖旨了,不行,不能跟你們胡扯了,我得趕緊回家溫習功課!」

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大夏國,全都沸騰了。

若說肉食只是讓老百姓暫時填飽肚子,那麼,科舉,則是給了老百姓一個希望,一個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的希望。

誰也不希望老子種地、兒子也種地,到了孫子輩兒,還是個種地的。

以前,官職只掌握在那些世族大家手中,偶爾有幾個寒門弟子聰慧用功的,卻也得投靠世家大族,才有可能出人頭地。

現在不同了。

科舉!

只要肯用功,只要有學問,賤民之子也可為官!

感恩戴德。

五體投地。

高呼萬歲。

皇宮之中,喬拉丹被龍氣蒸的是滿頭大汗,那感覺,比吃了一百顆九龍合氣丹還給力。

這還僅僅是帝都。

不幾日。

隨著十四位護郡法師用須彌戒指將肉食攜帶到各郡,隨著各郡開始分發肉食,那龍氣,更是濃郁,甚至,都凝聚成了一條肉眼可見的大龍,盤繞在喬拉丹周身。

來的太快了!

正常來講,哪怕是再英明的皇帝,想要萬民歸心,也得一步一步的來,那龍氣,徐徐而來,潛移默化的影響皇帝的氣運。

再加上凡人不會聚氣,那龍氣聚聚散散,根本就不可能凝聚成型。

喬拉丹卻就不同了。

一記組合拳,愣是在短短几天內讓大夏國萬民收心,龍氣集中爆發,竟凝聚成了一條大龍,就這架勢,往修士群眾一戰,任誰也得退避三舍,不敢招惹,沒辦法,誰招惹誰倒霉。

消散?

不會!

花了這麼大心思刷來的龍氣,喬拉丹豈會讓它消散,心念一動,所有的龍氣便被轉移到了神龍逆鱗之內。

妥了!

如此多的靈氣,足夠維持那時間結界一年了。

那麼。

「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那該死的地鬼呢?」

找飛鷹詢問,飛鷹不知。

問遍所有人,無人知曉。

也是。

凝聚地鬼之術乃是煉虛境才會接觸到的玄妙學問,飛鷹都不知,那些個低階修士更是無從得知了。

討論來討論去,最終,也只討論出了三個方案。

其一,提高修為,只要把修為提升至煉虛境,就算無法解決地鬼奪舍,卻也至少知曉凝聚地鬼之術,說不定就能找到克制之法。

其二,佛門玄法,須知,佛門極為擅長神識方面的修鍊,鎮壓心魔、看破虛幻,端的是神奇無比,或許,佛門之中真有可助人抵禦地鬼之術。

至於第三個方案,則是丹藥了,修真界丹藥繁多,功能幾乎涵蓋各個方面,說不定就有一方丹藥可以解決眼前的困境。

方案討論出來了。

喬拉丹卻就鬱悶了。

提高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