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雨橋走下舞台,小聲嘟囔道:「好歹我也是雙雁半壁江山,使喚我像使喚小工似的!」 攻略極品 雖然嘴上這樣說,其實趙雨橋早就把自己當成[四方]的一員了。

張北羽扶著江南走下舞台,莫一然和大長腿趕緊把他接過來。

白骨坐在了地上,長舒了口氣。

「小白,沒事吧。」張北羽走過來問了一句。白骨擺了擺手,「沒事北哥,我休息一會再走。」

而三寶則直接大字型躺在了地上,小聲的說:「快點來抬我…怎麼沒人來抬我…」

[四方]這邊還能行動的人大概有個七八個人,其餘人一個扶著一個差不多也能走出去,上的比較重的幾個就是三寶、陳國和南八虎的幾人了。

這時,小嚴子也走了過來,面對張北羽質問道:「你怎麼回事!怎麼還開槍了!」

張北羽沒好氣的說:「嚴主任,我倒想問問你怎麼回事?江南應該已經跟你談好,不是說所有人都不能帶傢伙么?他嗎的,他們搬來了整整兩箱傢伙事!他們能用刀,我就能用槍!」

剛剛張耀揚說話的時候,張北羽是聽到的,他也知道是校長在背後幫忙了,這個事無論怎麼說也怪不到小嚴子頭上。

但張北羽現在正在氣頭上,就是想泄泄氣。

小嚴子左右看看,這件事顯然也超乎了他的意料,有些慚愧的小聲說道:「這件事,我會去查。」

張北羽擺擺手,什麼話都沒說,向外走去。

幾分鐘之後,[四方]的人陸陸續續撤出來。趙雨橋和如龍開著那兩輛賓士凌特已經把人送走,張北羽給如龍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如果那邊需要錢就讓他先墊一下。

出來之後,王子對張北羽說了一句:「你應該有挺多事要忙,我先走了。」

張北羽點點頭,「我就不送你了,先回去休息吧。」王子輕輕笑了一下,「好。對了,如果冬子和小鹿回來了,告訴我一聲,我去看看他們倆,挺長時間沒見,怪想他們的。」

「好,我先走了。」

打了個招呼,張北羽開車帶江南離去。

王子在小三的陪同下,目送那輛白色的賓士消失在夜幕中。

「姐,你怎麼不跟去啊,挺好的機會。」小三問了一句。

王子帶著淺淺的笑意,表情看上去很知足,「能看他一會,就夠了。」 天剛亮,整個赤霞峰便熱鬧了起來。

不光是赤霞峰。

但凡有開門收徒之山峰,皆是熱鬧無比。

一年一次的門派考核,開始了。

能否佔據一個有利的排位,代表著在宗門內的地位高低,更代表著修鍊資源的多寡,沒有人會掉以輕心。

不過。

「咱赤霞峰這次考核之後,大師兄的位置估計該換人了。」

「那是肯定的,就喬師弟的實力,肯定是大師兄的不二人選。」

「沒法比啊,吊打龐尊,硬剛坤辛真人,這等實力,築基境無敵!」

「是極是極。」

沒人敢去奢望赤霞峰的大師兄排位了。

就連連任數屆的龍飛,也已喪失鬥志。

碰上喬拉丹這麼個妖孽,沒辦法!

考核,開始了。

乾乙真人及赤霞峰的諸位長者,列成一排,開始檢驗門下弟子的修為進度。

這第一項,乃是境界考核。

眾弟子分成數排,挨個走上前去,發動全力,展現自己的境界修為。

「築基境中期,不錯不錯,記四十分。」

「怎麼還是築基境初期,你這一年都幹什麼去了,三十分。」

「不錯嘛,都築基境後期了,想來,用不了幾年就能結丹了,繼續努力,五十分!」

「……」

這一項的考核,倒也簡單,看的就是眾弟子的境界水平。

二代弟子,築基境後期就是巔峰,可得五十分,中期四十分,初期三十分,再往下鍊氣境,則分別是二十分,十分,至於鍊氣境初期的,直接零分。

喬拉丹自然是拿了一個滿分五十分。

鄧海卻就可憐了,只拿了十分,這一項,就跟其他弟子拉開了差距。

要知道,赤霞峰這眾弟子當中,最弱的,也是十年前進入傀靈宗的,也已經達到鍊氣境後期了,而且就那麼兩三個人,剩下的,都已經築基。

好在,還有第二項考核。

既然是馴獸大宗,這門派考核,自然不能少了靈獸。

這一項卻就分的細緻了。

馴化凶獸,契約凶獸,凶獸化靈,這是一套下來的,按照階段不同,可有評分。

卻得說一說這凶獸化靈。

天生天養的靈獸少之又少,想要碰上,那得是莫大的機緣。

也因此,馴獸師便另闢蹊徑,研究出了這凶獸化靈之法門。

就拿鄧海來說吧。

那飛天神虎雖已契約,卻依然只能算是一隻凶獸,算不得靈獸,無法附靈,許多法門也施展不得。

至於凶獸化靈,倒也簡單,慢慢以靈氣滋養,天長日久,凶獸便會化作靈獸,無需再供給食物,只需靈氣便可存活。

說完這凶獸化靈,再說這第二項考核的評分。

馴化凶獸,可得基礎分十分,一階凶獸無加成,二階凶獸加兩分,三階加四分,至於四階,唔,築基境修士根本就不可能馴化的了四階妖獸,所以,沒有。

契約凶獸,可得基礎分二十分,一階凶獸無加成,二階加五分,三階加十分。

凶獸化靈,可得基礎分三十分,一階靈獸無加成,二階加十分,三階加二十分。

如此這般測評下來。

喬拉丹又拿了一個五十分。

沒錯。

就是五十分。

那神目猿,已經凶獸化靈了!

普通人或許會因為靈氣不足,蘊養凶獸進境緩慢,喬拉丹卻是沒這種困擾的,饕餮鼎火力全開,一枚又一枚的靈石砸下去,那靈氣,源源不斷,短短几日便將神目猿給蘊養成了靈獸。

這等靈獸一出,自是驚呼連連。

「三階啊!」

「還是靈獸啊!」

「聽說還有異獸血脈呢!」

「築基境修士最高配置啊!」

「不愧是喬師兄,就是厲害!」

也虧得他們不知道喬拉丹還有一隻五階的大螞蟻,否則,能直接嚇死。

再說那鄧海。

也是引起不小的震驚。

國色天香 「咦?這小子不是才剛剛入門沒多久么?怎麼也契約凶獸了?」

「我去,還是二階的凶獸啊!」

「飛天神虎,這凶獸有一絲飛天神虎血脈,若是養好了,以後說不定能成長為異獸!」

「看不出啊,此子資質一般,卻福緣深厚,竟然有這等造化。」

「二十五分!」

好傢夥。

一隻飛天神虎,讓鄧海的分數猛地拔高一截,一躍之間,竄離了墊底的位置。

契約不易啊!

別看赤霞峰眾弟子大都已經晉階到築基境,可是,完成契約的,也就那麼十幾個人而已,大多數,都還處在馴化凶獸的階段。

這馴化凶獸,哪怕是成功了,也只能得十分,哪怕是最高級的三階,也就加四分,總共才十四分而已。

鄧海這一輪可是拿了二十五分,相差十一分,相當於一個境界了。

就這麼反超了。

眾人的議論聲,落進鄧海的耳中,讓他激動不已。

往日的垃圾,如今竟也一鳴驚人了!

「喬師兄……」

雙目,滿是感激。

這一切,都是喬拉丹帶來的,知恩圖報的鄧海,自是感激的不行。

考核還在繼續。

第三項考核,術法!

境界只是基礎,術法才是真正的戰力,若空有境界卻不會術法,那就是個渣渣。

術法的數量,術法的階位,術法的威力,都各有評分機制。

一時間,場上是術法亂飛,轟鳴不斷。

輪到喬拉丹了。

簡單!

就一記術法。

轟!

數百條藤蔓,自大地竄出,一時間,場上藤蔓亂舞,那叫一個熱鬧。

想當初,正是藉助這記術法,抵擋住了坤辛真人的萬箭穿心准培元之術。

雖說木克土,卻也不能相差太大,若是築基境的術法,又怎能抵擋得住准培元之術。

所以!

「結丹境,絕對是結丹境的術法!」

「果然是個妖孽,竟然能以築基境的修為施展出結丹境的術法!」

「擦,這讓咱們怎麼給他評分?越階施法啊!」

「滿分,也不用看數量了,直接滿分!」

滿分!

又是滿分!

三項考核,三個五十。

好傢夥。

足足一百五十分。

創下了傀靈宗開宗立派以來築基境修士考核最高分的記錄,比之當初飛鷹尊者創下的一百三十二分的記錄,還要高出十八分。

一時間,赤霞峰眾人,不管是二代三代,皆是又驚又喜,驚的是有如此妖孽萬物無光,喜的是有此妖孽傀靈宗中興有望,一時間,眾人心裡五味陳雜,不知該如何自處是好。 張耀揚VS江南的對決終於落下帷幕,誰勝誰敗,自然會有人明白。

一場新銳挑戰權威的大戲也隨著小長假的來臨,徹底成為了過去。至於張耀揚會不會再次反擊,無人知曉。

但可以肯定的是,通過這件事[四方]在三高的地位以及在眾人心中的分量,又增加了幾分。

首先,眾所周知的是在最後對決之前所發生的事,江南處處力壓張耀揚。其次,今晚的一戰,[四方]以少打多,赤手空拳對陣各種器械,雖說場面上一敗塗地,但最後的結果是張耀揚趴在了江南的腳下。

最後,張北羽這一槍註定他必然會被後人銘記,哪怕是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之後,三高的學生們一定會議論道:以前有個就北風的混混在禮堂開過槍。

這一槍,無疑是對自己實力最好的證明。況且,張北羽,乃至整個[四方]都可以說是從三高走出來的。這也可以算是對自己母校交上了一份還算不錯的答卷,至少沒有辱沒了「黑社會預備的」的名號。

無論怎麼說,這場戰鬥最大的受益者還是[四方]。 末世膠囊系統 不過話說回來,張耀揚的表現已經非常好了,足以讓人稱讚,或許在這之後,會有不少人成為他的粉絲也說不定。

……

一個小時之後,吳叔的診所里。

「你啊你,唉…」吳叔為江南腹部纏上了繃帶,嘆了一聲,「你沒有冬子和小北的身體素質,就別勉強出頭!你是幹嘛的你不知道啊!你是玩腦子的人,動手這種事肯定是交給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