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還不趕緊的去開湯藥。”

皇后着急的說道,御醫應聲下去開藥。

前面鳳離夜抱着鳳玲瓏上了馬車,他吩咐臨天皇和皇后,趕緊的把蘇綰也抱上馬車,所有人回宮。

皇后立刻讓人把蘇綰給抱進了他們的馬車,他們和蘇綰共乘一輛座駕,一路離開了皇家禁地,進京回宮。

蘇綰這一昏迷,足足昏睡了大半天帶一夜,再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寢宮裏圍滿了人。

她眼沒睜,便聽到耳邊響起憤怒的喝聲。

“你們這些庸醫,不是說綰兒沒有大礙嗎?沒有大礙,她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快過來替綰兒再檢查一下,看看她究竟怎麼回事?”

蘇綰努力的想了想,沒想出來這聲音是屬於何人的。

不過很快御醫的話打斷了她的猜想。

“是,皇后娘娘,臣立刻替郡主檢查。”

皇后娘娘,不就是她的外祖母嗎?而且聽她話裏的意思,還很緊張自己,這是說她很得寵嗎?

蘇綰一高興,睜開了眼睛望過來,正好看到胖胖的御醫大人,一臉慘白的走過來,剛走到牀前看到睜着一雙水靈靈大眼望着他的昭華郡主。

御醫那個謝天謝地啊,就差給蘇綰跪下來磕三響頭了。

御醫顧不得磕頭,激動的朝着寢宮一側坐着的皇后娘娘叫道:“皇后娘娘,昭華郡主醒了,她醒過來了。”

皇后一聽,激動的奔了過來,果見蘇綰睜着一雙水眸望着她。

看到這雙水眸,皇后那個心啊,真正是柔到心肝裏,這丫頭真是女兒的女兒啊,這眼睛和女兒就好像一個模子裏脫出來的。

這雙眼睛就好像是鳳家的標誌一樣,皇上生了這樣的一雙眼睛,然後瓏兒也生了這樣一雙眼睛,後來生了夜兒,也和瓏兒一般,現在這小丫頭也是這樣的。

皇后夏氏伸手抱住了蘇綰:“我的乖綰兒,快讓外祖母抱抱,這些年你吃苦了。”

蘇綰被她給抱了個結結實實,雖然有些不大習慣,不過心裏倒是暖暖的,她看得出來,皇后娘娘喜歡她。

她自然也是喜歡她的。

她的外祖母雖然有四五十歲了,不過容貌並不算老,看上去依舊很年輕,一襲硃紅的繡鳳長裙,襯得她舉手投足,華貴非凡,一舉一動皆帶着身爲皇后的貴氣。

請你死心吧 蘇綰窩在她的懷裏,輕聲喚道:“外祖母。”

她一喚,皇后立刻笑着應了:“哎,我的乖寶,這些年是外祖母和外祖父虧待你了,我們一直不知道還有一個你存在,所以這麼些年纔沒有找到你,你不要怪外祖母和外祖父。”

“不怪,我挺好的。”

蘇綰沒說從前在安國候府的情況,但是皇后怎麼可能不知道,沒孃的孩子,那苦處可想而知。

所以她心裏很愧疚,放開蘇綰的身子,笑着說道:“綰兒,和外祖母說,你想要什麼,外祖母一定給你弄來。”

這麼些年都錯過了這孩子,她現在就想好好的補償補償她。

蘇綰搖頭:“謝外祖母,綰兒沒有想要的,若非說有想要的,綰兒希望孃親好起來。”

“乖孩子。”

夏皇后眼睛微溼,又抱過了蘇綰,祖孫二人在寢宮內親熱了一番。

恰在這時,殿外有腳步聲響起來,白沁飛快的走進來,一進來激動的稟報道:“稟皇后娘娘,小郡主,公主醒過來了?她想見小郡主。”

皇后和蘇綰兩個人一下子高興起來。

“瓏兒醒了。”

“孃親醒了。”

白沁走過來侍候蘇綰起來,待到蘇綰穿戴好後,皇后和她拉着手,一先一後的出了寢宮,剛出寢宮便看到慕芊芊走了過來。

慕芊芊是因爲聽說蘇綰醒了過來,所以趕過來看看她的。

“綰兒,你醒了。”

蘇綰點頭:“嗯,我沒事了,我孃親醒了,去看看她。”

慕芊芊點頭,跟着蘇綰的身後一路直奔鳳玲瓏住的宮殿,很快一衆人進了鳳玲瓏住的桐花宮。

桐花宮寢宮門前,太監一聲皇后娘娘到,昭華郡主到。

寢宮裏的人齊刷刷的望出來,寢宮一側坐着臨天皇,牀邊坐着鳳離夜,而牀上坐着鳳玲瓏。

鳳玲瓏披散着一頭烏黑的長髮,一雙烏光灼亮的瞳眸,閃爍着無雙風華。

雖然膚色略顯蒼白,整個人很虛弱,可是這些卻絲毫無損她的姿容,她安靜的端坐在牀上,就像一幅動人的美女圖。

當她聽到寢宮門前響起的腳步聲,掉頭望過來,眸中隱有淚光點點。

直到蘇綰走到牀前,她才一聲不吭的伸出一雙細長,沒有多少肉的手握住了蘇綰的手,然後哽咽着開了口。

“綰兒,對不起。”

蘇綰搖搖頭,望着這樣的孃親,你實在無法狠下心來怪她,她愧疚的朝你一望,所有的憎惡都不復存在,她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孃親,沒事,只要你醒過來就好。”

她說着走過去,緊緊的抱住她。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這個女人其實也是個可憐的女人,爲了一個男人寧願沉睡十年,如若不是舅舅一直堅持,只怕她早就死了。

女人何苦爲難女人,所以蘇綰不打算讓她知道,她真正的女兒已經死了,如若她知道的話,一定會痛心疾首的。

鳳玲瓏輕靠在蘇綰的腰上,伸手緊緊的抱住蘇綰。

眼淚順着白晰的臉頰往下滾落,她哽咽着開口;“綰兒,謝謝你,孃親以後再也不會了,再也不會丟下你的。”

“嗯,還有外祖父外祖母,還有舅舅,我們大家都愛你,所以你不要再沉淪下去了,要開心的活着。”

“好,我聽綰兒的。”

鳳玲瓏溫順的開口。

寢宮裏,衆人笑了起來,臨天皇和皇后還有鳳離夜等人皆眼裏微微的有溼意,走過了最艱難的時候,現在終於皆大歡喜了。

不過鳳離夜的眼光落到蘇綰的身上時,心咯噔往下一沉,綰兒身上的九轉鳳鸞劫,還沒有解呢,不知道大祭司能不能解?

鳳離夜想着,掃了寢宮裏的人一眼後,輕聲的說道:“阿姐多少年沒有看到綰兒了,我們讓她們母女聚聚吧。”

鳳離夜說完後,當先一步往外走去,臨天皇和皇后雖然有話想和女兒說,但是看鳳玲瓏和蘇綰粘在一起,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便走了出去。

慕芊芊也跟着他們的身後往外走去,寢宮裏很快沒有人了,鳳玲瓏伸手拉了蘇綰坐下,然後伸手摸着蘇綰的頭,母女二人說起了母女體已話。

而另一側的鳳離夜,一離開桐花宮,便領着人去找了大祭司。

大祭司乃是負責青霄國有關祭祖宗祭天的活動,另外還負責預測國運,是個能力很強大的人,就連鳳離夜也很敬重大祭司。

大祭司高高大大的,穿一身黑色的袍子,整個人有些陰沉,不過鳳離夜知道,大祭司爲人十分的忠心,忠於皇室,忠於青霄國,這也是他能一直穩坐在大祭司位置上的原因。

鳳離夜把找大祭司的事情一說,大祭司的眉緊蹙了起來:“用心頭血和帝皇運改天換命,這劫不好解,雖說有解的法子,不過因着天道難違,若是強行改的話,只怕要遭到反噬。”

“反噬,什麼意思?”

房間裏,除了鳳離夜和大祭司,還有一個身材高大,長相普通的侍衛。

這人正是蕭煌,此時蕭煌聽到大祭司的話,忍不住開口問。

惡魔總裁來敲門 大祭司看了他一眼,一眼看出他是易容了,所以命格根本看不出來,不過能跟着鳳離夜一起進來,說明這人的身份有些特別之處,所以大祭司也沒有喝斥蕭煌。

只沉聲說道:“反噬就是一個不慎,這兩個人都會死。”

“都會死,”這下不但是蕭煌的臉色慘白沒有血色了,就是鳳離夜的臉色也難看得很,他擡首盯着大祭司問道:“解劫的可能有多大。”

大祭司認真的想到:“一半都不會有的,這種劫具有強大的命定之力,他們的命格因爲這種劫已緊緊的連在一起了,要想解開,不是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就會死。”大祭司說完不再吭聲,鳳離夜和蕭煌兩個人一句話都說不了,兩個人一起走出了大祭司住的房間。

好半天還不過魂兒來,待到兩個人冷靜下來,已經出了大祭司的府邸,上了一輛馬車。

馬車內,鳳離夜望向蕭煌,緩緩的說道:“現在怎麼辦?這幾乎是在與老天抗爭,若想解劫,綰兒一半的生還機會都沒有,孤一一一。”

鳳離夜停住了,好半天才深沉的說道:“孤不敢冒險。”

蕭煌只覺得周身無力,同時心緊緊的揪在一起,想到蘇綰很可能被反噬,他只覺得心很疼,寧願她現在好好的活着。

“我也不敢冒險。”

“那現在怎麼辦?”鳳離夜第一次遇到自己束手無策的事情,身爲青霄國的太子,他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難題,這不是有錢或者有權就可以解決的。

“我們先回去吧,這事稍後再想辦法。”

蕭煌聲音沙啞的說道,此刻的他只要一想到今生他很可能沒有辦法娶蘇綰,他便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就有一種痛不欲生,活着還不如當初去重新投胎的好。

難道讓他重生一次,就是爲了讓他經歷一次感情之痛嗎,連自己最愛最喜歡的人都保不住。

可是現在他不敢拿璨璨的命去賭,她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怎麼能讓她再去承擔一次這樣的風險呢,不,他絕不會讓她再去承受的。

鳳離夜看到蕭煌的臉色一片慘白,瞳眸一片死般的暗沉,鳳離夜心中不忍心。

“你彆着急,我們再想辦法,天無絕人之境,一定會再想到辦法的。”

鳳離夜說完這句話後,連自己都說法不了,馬車裏兩個男人一下子冷寂了下來,直到進宮,進了桐花宮。

此地天色已晚,桐花宮的大殿內,熱鬧了起來,皇后娘娘親自帶人準備晚膳,自個女兒喜歡吃的東西,外孫女兒喜歡吃的東西,等等,擺了滿滿一桌晚宴。

待到準備好了一切,皇后命人去請鳳玲瓏和蘇綰。

這時候,鳳離夜領着蕭煌從殿外走了進來,皇后娘娘一看到鳳離夜的臉色,便走過來關心的問道:“離兒,你的臉怎麼這麼難看,發生什麼事了?”

鳳離夜扯脣輕笑:“沒事,母后,我就是最近一陣子連日趕路累的。”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皇后娘娘不疑有他,笑着說道:“這一陣子你不要理會別的事情,只需多休息,朝中的事情暫時交給你父皇處理。”

“好。”

鳳離夜輕聲應了,寢宮的方向響起了腳步聲,衆人掉頭望過去,便見到兩三道身影從寢宮內走了出來。

一襲白衣,隨意披散着長髮的鳳玲瓏,哪怕周身上下沒有一點的飾物,卻讓人無法忽視她的風華,她白晰瘦弱的臉上,纖眉若細柳,一雙和蘇綰一模一樣的眼睛,此時閃爍着動人的光澤,脣角是得體的瀲灩的笑意,身爲青霄國的護國公主,她的一舉一動都自帶着一股皇家的尊貴之儀,優雅高貴。

她的左手緊拉着蘇綰,蘇綰的臉上是清甜嬌媚的笑容,明顯的心情不錯,本來就長得迷人嬌俏,再加上此刻發自內心的笑容,更是容光燦爛。

鳳玲瓏右手拉着的女子是一身紅衣的慕芊芊,慕芊芊的瞳眸中滿是溫柔的光澤,和麪對鳳離夜時完全不一樣,看到鳳玲瓏,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個的母親一般,下意識的尊重這個女人。

三個女人三種特色,就像美麗的風景線一般的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大殿內皇后娘娘最先清醒過來,飛快的領着宮女過去迎接她們,皇后一直走到鳳玲瓏的面前,伸出懷抱望着鳳玲瓏:“我的女兒,歡迎你醒過來。”

鳳玲瓏放開手,優雅的走過來,和皇后抱在一起:“對不起,母后,兒臣知道錯了,以後兒臣再也不會做這種糊塗事了。”

“知道就好,母后不會怪你的,只要你以後開開心心的就好。”

後面,蘇綰和慕芊芊兩個人相視一笑,伸出手緊緊的握在一起,看到皇后和公主摟抱在一起,讓人發自內心的感覺高興。

------題外話------

有票紙繼續投啊,慶祝下蘇綰和孃親團圓啊……。 桐花宮大殿內,因着鳳玲瓏醒過來,說不出的喜慶。

臨天皇和皇后娘娘看着自個的女兒沒事了,而這一切的功勞都是蘇綰,兩個人的心裏說不出的感動。

母愛就是這麼的偉大,就好像他們牽掛瓏兒一般,瓏兒的心裏其實是牽掛着自個女兒的。

正因爲有了綰兒的深情呼喚,所以瓏兒纔會醒過來,他們纔多了一個女兒。

所以瓏兒醒過來最大的功臣便是綰兒,以後他們一定要好好的對綰兒。

如此一來,今晚宮宴上最受歡迎的人物,卻從鳳玲瓏變成了蘇綰。

不過鳳玲瓏看着衆人喜歡疼愛自個的女兒,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烈,說不出的高興,尤其是她沒有想到女兒竟然不怪她。

這讓她很慚愧,深深的自我反省,對於容楓背叛自己的事情,終於釋然了。

沒有容楓,只有女兒也不錯。

鳳玲瓏一整晚都面帶微笑的看着身遭的一切,重新醒過來,恍然如一夢。

看到身邊的親人都在,她由衷的慶幸,她們都還在,沒有讓她後悔,以後她再也不會讓父母還有女兒擔心了。

鳳玲瓏端了一杯果酒站起來,尊重的舉高酒杯敬向自個的父母和弟弟還有蘇綰。

“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女兒,不是一個稱職的阿姐,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但是以後我不會再叫我的親人爲我難過了。”

她說完先喝了一杯果酒。

其她人全都陪着她喝了一杯,不過一杯酒過後,皇后娘娘便不讓她碰酒杯了。

“瓏兒,你身子不大好,我們知道你的心意便成了,你一連睡了十年,現在快下去休息吧。”

皇后娘娘一說,蘇綰也開口了:“孃親,你去休息吧,不要硬撐着了,你快點把身體養好,到時候我們再好好的喝。”

皇后和蘇綰都開口了,鳳玲瓏也不硬撐着了,她睡了十年,剛醒過來,身子確實撐不住,所以沒有拒絕,白沁扶着她自去寢宮休息。

蘇綰回頭看着自個的孃親,那通身的氣派,確實不是蓋的,優雅大氣,那一種與生俱來的尊貴之氣,散發出來,真正是讓人無法忽視。

蘇綰想不透,這樣美好的孃親,怎麼就有男人捨得傷害她呢。

如若讓她知道這個渣男,她定然不會放過她的。

蘇綰正想着,身側的皇后娘娘已溫柔的開口:“綰兒,跟外祖母說,你喜歡什麼,回頭外祖母讓人送去你的寢宮。”

皇后一臉期待的望着蘇綰,滿心滿意就想着送些什麼東西給這個小外孫女兒。

可是蘇綰並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只是看着皇后一臉她若不要,她會很傷心的樣子,蘇綰認真的想着,然後說道:“外祖母我想要個姐姐?”

皇后娘娘愣了一下,沒想到綰兒竟然想要個姐姐,這叫她到哪兒去給她找啊。

蘇綰已經伸手拉過一側的慕芊芊,笑眯眯的和皇后說道:“這是我認的姐姐。”

皇后娘娘一下子明白了,綰兒這是提醒她不冷落了這位慕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