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就是註定的,註定裴薇然會愛上「兩個人」,註定他們會在一起。 甄姬在中路清兵,在大神的教導之下,裴薇然的技術也突飛猛進,已經可以開始打排位賽了。

倔強小青銅的排位賽現在對裴薇然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甄姬對安琪拉雖然都是法師但甄姬的手在有小兵的情況下還是更為長,而且只要走位準確要躲過安琪拉的大招簡直不要太簡單。

雖然雲的段位不允許他跟裴薇然一起排位,但是裴薇然背後可是有雲撐腰的。只要微信語音一下,裴薇然的理解能力並不差,配合著雲的教導,很快甄姬就能夠殺了對面的法師。

「贏了!」裴薇然開心地對雲說著。

這是裴薇然第一場排位,在雲實力助攻之下,裴薇然上了一顆星星。

「離你當我女朋友的距離又近了一顆星。」蕭雲浩毫不要臉地說著。

「今晚不玩了,明天還有課。」裴薇然放下手機伸了一個懶腰對著耳機說著。

一局王者榮耀如果實力相當的至少要玩半個小時,坐在椅子上盯著屏幕這麼久裴薇然手酸眼酸的。

「明天下午見一面吧。」蕭雲浩聽到裴薇然要準備掛電話的時候說了一句。

「不行啊,明天下午回宿舍還要複習,感覺最近都跟不上了。」裴薇然拒絕到。現在可不是談情說愛的好時機,她應該要好好學習,而且要多多實踐才可以順利拿下好成績。

「明天下課去買豬心做手術,你確定不來?」蕭雲浩有些頭疼地說著。這年頭想要見見女朋友都這麼難嗎?

「好吧,既然你不想見我。。。」蕭雲浩假裝惋惜地對耳機的麥克風說著。

「見!想見!」裴薇然一聽到你可以看到男朋友又可以學習簡直是一石二鳥,開心爆棚了。

蕭雲浩真的覺得自己的女朋友是個異類。

面對蕭雲浩這樣一個帥氣校草男朋友居然可以如此控制自己,說不見就不見。然而一聽到要給內臟做手術就興奮不已。

下午時分的時候,蕭雲浩早就在學校北門等著裴薇然。那個地方對他們彼此都特別有感情,因為那個是他們正式開始的地方。

「雲!抱歉遲到了。」裴薇然一路奔跑向雲。然而快到蕭雲浩身邊的時候卻醋罈子直接掀翻。

蕭雲浩身旁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女生,她們把蕭雲浩當成國寶一樣圍了起來以至於裴薇然的吼叫都被淹沒了。

此刻,裴薇然很是納悶,雖然蕭雲浩的寒氣讓女花痴們都紛紛保持一米距離,但是要突破這一重的保護膜更是難上加難。

「蕭雲浩!」裴薇然站在外圍想要努力擠進去卻怎麼都沒辦法攻入其中。而因為目睹蕭雲浩的人越來越多,網路上已經炸了。

一傳百,百傳千地,就這樣北門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擠。

裴薇然如此叫喚讓人以為她也是粉絲中的一員,然而蕭雲浩的是清晰聽到了裴薇然的聲音。

「讓開。」冷漠的話語,沒有表情的臉,彷彿語氣中蘊含著怒火。

本來上一秒笑嘻嘻開心遇到男神的同學們都因為蕭雲浩的怒氣變得擔驚受怕。她們站在那裡,也很統一地給蕭雲浩讓出了一條路。

看到蕭雲浩像個王子一樣從花叢堆裡面走出來,裴薇然的白眼翻上了天。

「以後需要給蕭男神送墨鏡送口罩送圍巾送帽子嗎?」 昏婚欲愛 裴薇然有些生氣地說著。以後就應該給蕭雲浩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這樣就不會讓學校出現轟動了。

當全世界以為裴薇然只是長得好看的粉絲之一,蕭雲浩根本不會放入眼裡的時候,蕭雲浩回復了一句。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天才寶寶:甜妻拐進門 說完,蕭雲浩的臉上竟然帶著一絲寵溺?

這嚇死了千萬的花痴們。沒想到自己的高冷男神還有這樣的一面。

裴薇然看到沉醉的女生更加生氣了。今天她還把蕭雲浩的衛衣特地拿過去歸還主人。本想著要好好地還給他,看到這一幕便直接把衣服扔在蕭雲浩頭上,遮著他的臉。

裴薇然的一舉一動讓男神的粉絲們黑著臉,蓄意待發地想要衝過去暴打她。

傳聞,蕭雲浩的衣服只要被別人碰到不是扔掉就是燒掉,現在裴薇然居然拿著蕭雲浩的衣服還扔在了男神的頭上。粉絲們以為蕭雲浩會受不了從而爆發,這個時候她們就有機會為男神出頭,一不小心可能會被男神看上。

可是現實總是與想象不相符的。

蕭雲浩雖然有些不爽地把衣服從頭上摘下來。拿下來以後居然還當寶貝一樣抱在懷裡,怎麼跟傳聞說好的不一樣啊?

他雖然有些不滿,但是依舊寵溺地看著裴薇然。

「吃醋啦?」蕭雲浩把頭靠在裴薇然的耳朵旁邊,輕輕道著。熱氣從口中傳出,碰到裴薇然的耳朵讓裴薇然害羞不已。

「哇!!!」全場女生都要沸騰了!她們第一次看到自己心愛的男神與一個女生靠得那麼近!

玻璃心粉碎了一地。

裴薇然白了他一眼,然後不理他自顧自地往校外走。幸好裴薇然用背影對著蕭雲浩,不然又該被他嘲笑了。

裴薇然滿臉通紅像個番茄一樣,果然,還是蕭雲浩會撩。

走出北門,裴薇然像個大佬一樣往前走著不管後面發生的事情,也不管後面究竟碎了多少個玻璃心。

蕭雲浩則是抱著有著裴薇然氣味的唯一屁顛屁顛地跟在後面,像個小媳婦一樣。

這個情景有些滑稽也讓所有的女生羨慕。最後持續了本分鐘滑稽的場面,蕭雲浩還是非常識趣地牽起了裴薇然的手。

他掌心的溫熱讓裴薇然有了安全感,同時也宣告了天下他們在一起的消息。 傍晚時分,裴薇然跟蕭雲浩在學校的實驗室裡面練習縫針。作為師兄的蕭雲浩可以說是非常稱職。他手把手地教著裴薇然,即使空氣中瀰漫著豬心,豬肝,豬蹄的腥味,他們的空氣依舊是甜的。

後來師兄居然累了?!他坐在裴薇然的旁邊開始上分。這讓裴薇然瞬時間不爽,差點用針扎破了豬心。

「你是手術室殺手嗎?」雖然蕭雲浩在上分但時時刻刻在關注著這當手術的每一個過程。

「哎呀!不救了!好難啊!」裴薇然放下了手術刀和鑷子。看到「病人」心臟各種刀痕各種縫線的痕迹裴薇然失落不已。

「好啦,我教你。」蕭雲浩打著打著遊戲,看到如此消極的裴薇然便立刻放下了手機,開始哄。

「你。。你不怕他們舉報你嗎?」裴薇然不安地說著。現在雲可是在打排位,他居然因為自己的情緒而不管遊戲。

「他們有你重要嗎?」蕭雲浩霸氣的表白,魅力四射,裴薇然感動到痛哭流涕的。嗯。。。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心裡無盡的感慨。

「你玩吧,我也休息一下。不然等等沒力氣做下一台手術。」裴薇然放下工具,脫下了手套,然後把頭靠在了蕭雲浩的肩膀上。

其實,蕭雲浩一點都不擔心被隊友舉報,因為這盤排位,贏定了。只要隊友不坑,以蕭雲浩的實力教完裴薇然還是有足夠的時間逆風翻盤。

猴子作為王者榮耀的「親兒子」居然沒有被禁,讓蕭雲浩開心得不得了。幸虧隊友也是峽谷中人,非常識相地幫蕭雲浩搶了猴子。

或許是因為雲的名字吧,讓隊友燃起了必勝的心態。第一個就幫蕭雲浩搶了猴子。

看到至尊寶的皮膚,裴薇然目瞪口呆。她沒有想過這個形象居然能夠那麼帥氣出色,簡直跟蕭雲浩有的一拼。

雖然因為裴薇然的緣故讓打野猴子發育慢了,但是蕭雲浩抓緊時間打完野有意識地全地圖跑著抓人。抓完人以後更是不要臉地去搶藍爸爸紅爸爸。

裴薇然靠著肩膀看著屏幕真的特別無語。人家辛辛苦苦快要打死的藍爸爸被蕭雲浩一棒搶到了,那一棒不僅打死了藍爸爸還給了對方法師重重的一擊。

看到法師想要跑,蕭雲浩豈會給她機會。一個懲戒減速敵人帶位移一棒加上大招的亂棍打死豬八戒,藍爸爸拿到了還順便拿到一個人頭。

裴薇然看著這一幕,雖然很佩服蕭雲浩的手速,也感嘆著蕭雲浩的賤賤噠。裴薇然感慨著,她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像雲一樣風騷走位。

整局遊戲下來無論是對手還是隊友意識都很不錯。中路打著嬴政,看來是個rmb玩家,呂布打上路,牛魔打輔助,還有孫尚香打著下路。

隊友大部分是王者,有的可能帶著一個星耀上分。當呂布開團衝上去一個大招把所有人減速了以後,你就更是用力一拍讓對手飛了起來。這個時候因為輔助沒有搶兵線和人頭,孫尚香此刻的輸出更是爆炸,一炮脆皮半條血沒了,翻滾一下再一炮,脆皮直接倒下。對面中路被孫尚香打死以後對面射手看到情況不對立刻想要賣隊友跑回家,起碼不至於團滅。這個時候的至尊寶肯定不能讓他如願以償,本來就躲在草叢準備切後排的他立刻冒了個泡。一棍兩棍地敲下去,即使對面射手閃現依舊逃不出猴子的手掌。

然而兩個輸出都死了,就剩下兩個前排跟一個打野。對面的打野韓信想要切死大小姐跟嬴政,然而牛魔陪在孫尚香左右,讓孫尚香毫髮無損。嬴政也因為有意識,所以立刻注意著自己的走位。

這一波團團得非常漂亮。一開始猴子打野有些落後,但是隊友們都很統一地先發育,以至於一開始見對面開團就立刻躲在塔後面。

本以為贏定的對面一下子被團滅了一波,蕭雲浩也沒有要繼續拖。他帶著節奏五個人跟著小兵中路殺了過去。

這驚天動地的一幕讓裴薇然看得心撲通撲通的。她以為雲給自己解釋手術過程會讓他們隊伍輸得一塌糊塗,但不僅沒有,反而贏得漂漂亮亮的。 看到勝利的標誌,裴薇然鬆了一口氣。同時也對蕭雲浩投向了崇拜的眼神。

「怎麼?迷上我了?」蕭雲浩不要臉地問道。此刻的他臉上多了一絲自戀,也十分欠揍。

「你打得好好。。」裴薇然現在終於知道自己的水平跟雲的水平差了多少了。

果然一個倔強小青銅跟最強王者的差別真的比十萬八千里還要遠。

「我覺得你要是去打職業賽肯定能獲得很多迷妹還有很多賞金。」裴薇然思考片刻然後跟蕭雲浩說著。

裴薇然想著蕭雲浩要是當個職業電競選手的話以他的顏值肯定會捕獲一堆小迷妹。這樣的帥哥出現在公眾場所肯定虜獲少女的芳心。

「你現在是覺得我不夠錢養你?」蕭雲浩並沒有在意前半句的話,反而執著於裴薇然後面的意思。

他把臉越湊越近裴薇然,這樣親密的距離讓裴薇然快要呼吸不了了。如此靠近蕭雲浩,還能夠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這麼近看一個帥哥還是她人生第一次。

裴薇然見蕭雲浩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於是身體情不自禁地越退越后,腰不停地往後仰。

「小心!」蕭雲浩一手扶著裴薇然的腰。要不是他反應及時,或許裴薇然就整個人人仰馬翻了。

「你這個人怎麼就那麼不注意呢。」蕭雲浩一臉費解地看著裴薇然。如果他沒有反應過來可能裴薇然下半個學期就應該留在醫院了。

「那個。。謝謝啊。」裴薇然這樣被蕭雲浩摟了一下,臉上更加紅了。

再加上裴薇然對於蕭雲浩那句養她的話耿耿於懷,一想到便更加情不自禁地害羞。

「裴醫生,下一台手術,你該成功了吧。」蕭雲浩怕裴薇然因為他的魅力而發生意外,決定暫時不逗她玩,認認真真地給她繼續講解手術了。

買回來的肝臟都是新鮮的,所以味道也特別濃郁。裴薇然在蕭雲浩的陪伴之下慢慢地適應這種味道。她漸漸地習慣這種氛圍還有血的鮮紅。本來顫抖的手也慢慢開始放鬆下來。

蕭雲浩也明白裴薇然的害怕於是一邊操作一邊講解,試圖讓裴薇然能夠無視周圍的環境。

「有時候做手術的時候會看不清楚裡面的細節,所以每一步都要格外小心。」蕭雲浩慢慢講解著。於是他們兩個人在實驗室認真地切除脂肪肝裡面的壞死組織。

「哇塞這隻豬吃得好油膩啊。」裴薇然感慨道。

「這是中年油膩大豬呀。」看到慢慢的脂肪組織,裴薇然不得不感嘆道。

看到裴薇然漸漸不害怕,不膽怯,對這個環境慢慢地放鬆下來,蕭雲浩一臉的滿足。

「好了,壞死組織都切除了以後,你慢慢把傷口縫起來。」蕭雲浩像是個主刀醫生一樣安排著裴薇然做事。

裴薇然當然沒有拒絕,這可是她學習的好機會。於是開始埋頭苦幹地縫針。

裴薇然操作手術沒有特別多的經驗,基本上都是在書看到的信息比較多。一看到是學習機會二話不說開始投入進去。

根據書上教的方法裴薇然一針一線地縫著,但始終沒有經驗下手還是有些遲疑。

蕭雲浩看著認真的裴薇然便小心翼翼地為她擦汗。

十分鐘過後裴薇然終於對自己的傑作滿意了。然而參考了一下書本的圖片,發現買家秀和賣家秀果然很大差別。

「我。。。」裴薇然一臉委屈地說著。她只希望蕭雲浩不要罵她罵得太慘。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蕭雲浩安慰者裴薇然。從裴薇然出汗的程度,蕭雲浩能夠確認裴薇然真的非常努力。而且從作品來看比當年他的同學縫得好太多了。

「可是。。。」裴薇然看著豬肝的縫合痕迹一連慚愧。

線歪歪扭扭不整齊,而且縫合的間隔也不是平均的。有時候因為裴薇然怕自己的技術不好又多縫了兩針。反正也是有些慘不忍睹。手術的成功縫合的不完美讓裴薇然依舊沒有辦法開心起來。

「多多練習就好了。不過要注意的唯一一點就是時間稍微久了。縫合時間如果太久的話病人傷口可能會滲血。」蕭雲浩指出了裴薇然的不足。即使是自己的女朋友,蕭雲浩作為教導者應該盡責任。

現在就指出來讓裴薇然明白其中的所以然總比以後上課被教授狠狠責罰好。

脫掉手套,裴薇然把自己所有的工具都洗乾淨放好在自己的工具包包裡面。

「呼。」裴薇然終於鬆了一口氣卸下了所有的緊張。其實做手術也沒有那麼那麼的可怕,看見血和聞到腥味並沒有那麼不適應嘛。

兩個人處理掉肝臟以後便手牽手地去學校飯堂吃飯去了。

這一頓飯下來是在幾十雙眼睛之下吃的飯。眾目睽睽之下裴薇然吃得特別不自在。如果是八卦的眼神或許裴薇然還覺得無所謂,但是周圍附近的女生的眼神簡直是想要把她吃掉一樣。

「哎。。。」裴薇然晚飯後跟蕭雲浩一起散步回宿舍。

本來不用蕭雲浩送她回去的,可是這個小媳婦兒居然特別粘人。

「怎麼了?」蕭雲浩牽著裴薇然的手好奇問道。難道裴薇然還有什麼煩惱是他不知道的嗎?

「若不是你出現在公眾場所,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們學校那麼多女生呢。」裴薇然訴說著自己的煩惱。

「吃醋?」蕭雲浩問。

「不,只是覺得空氣好渾濁。」裴薇然解釋道。

「現在是不是覺得空氣好清新?」說完,蕭雲浩把自己的臉湊近裴薇然。

裴薇然剛想否認的時候,蕭雲浩把自己的嘴唇覆蓋在了裴薇然的嘴上。就這樣他們在大馬路上肆無忌憚地親熱著。幸好晚上燈光較暗,街上的人稀少,不然他們絕對上明天頭條。

過了好久,裴薇然已經被親得頭暈轉向摸不著方向了。

「既然你說我招惹女生,要不我去整容吧。」 「我知道,你們最近都聽膩了我的課了。」教授一臉有自知知明地說著。

坐下下面的同學都表示贊同,不過是偷偷的。他們都不知道教授說這個的意義在哪裡,萬一有詐跟著起鬨的不就完蛋了嗎?

「看你們沒反應,那我還是繼續上我的課吧。本來想要找人代課的。」教授假裝十分可惜地說著。

「教授,您生病了嗎?」一個坐中間的學霸託了托眼睛誠懇地望著教授。說實話,這個教授教的東西都十分有用,只是他教課的過程都已經沒有了新意,同學們也已經聽膩了這種上課方式。

「那到沒有,只是我覺得或許是要給自己放一個假,調整一下自己了。」教授解釋道。

教授從事教書行業已經大半輩子了。他的聲音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迹。因為經常要上課說話的緣故,所以聲音也漸漸變得粗糙。剛入行的教授頭上依舊有著黝黑濃密的秀髮,而現在頭上已經有了明顯的白髮。

看到教授這般說話,讓有些同學不禁感慨萬分。果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教授雖然上課已經沒有了新意,而且經常啰哩啰嗦要他們背這些那些的知識點。但是到了期末考的時候,看到卷子就彷彿出現了教授嚴厲的教導。

「其實,也沒有很膩啦。」有些同學開始起鬨。雖然他們上課的情景日復一日,每天基本上都是一個模式,但是若要分別,大家還是很不捨得的。

「那好吧,本來我找了你們的蕭師兄來當代課老師的。。。」教授如果不去當老師的話其實可以考慮走上演藝的道路。這假裝欣慰跟惋惜簡直是完美的詮釋著。

「哇!!!」下面的同學們就不淡定了。能夠見到蕭師兄,簡直就是完成了她們心中的一大心愿呀。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雖然蕭雲浩並不是什麼明星,但是在這個大學就沒有人不知曉他,他的名氣甚至比國際大明星還要高。

教授垂下了頭,果然,他就知道這幫兔崽子眼裡面就只有帥哥。虧他剛剛還真地以為他們真心想要自己留下來,沒想到剛說完蕭師兄,他們轉眼間就沒有了剛剛的惋惜。現在還恨不得他快點去調整心態去呢。

聽到教授這句話的裴薇然皺了皺眉,蕭師兄。。。難道是蕭雲浩嗎?

如果不是蕭雲浩的話為什麼大家都那麼興奮呢?

裴薇然十分無奈,她坐在椅子上看著前方,可是腦子卻是空白一片的。

為什麼蕭雲浩都沒有告訴她當代課老師這回事。不是說裴薇然不相信蕭雲浩的能力,只是男朋友給女朋友上課,這。。怎麼變成了師生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