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我來幫你實現吧,莉麗娜。

…… ……

戰爭,又是戰爭。魔物,還有帝國軍,難道就沒有一絲安靜的地方留給我們了嗎?不過,只要能看到莉麗娜的微笑,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別的一切,都無所謂了。

“我,我不能不微笑,我的微笑,是哥哥唯一的支柱了。如果,我都不再微笑了,哥哥,會崩潰的啊……”

難道,我錯了嗎?我所做的一切,都錯了嗎?

“我要,哥哥陪我微笑,我要,我們共同的微笑。我愛我哥哥,我們,是緊緊相連的……”

…… ……

我……這是怎麼了?我感覺到,我在空中飄蕩。對了,我的生命,已經消失了。這是我的靈魂嗎?我看見,莉麗娜已經平安地脫離了戰場了,太好了……

這一生,好累,好累……

好希望,來世,我會在某個陌生的街道,某個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國度,再次,遇見你……

再次,給我一次機會,能疼愛你一生的機會。

綠龍16年,水之月10日。永別了,莉麗娜…… 在看到那道沖天的黑色火焰,感覺到島嶼的震動之後,莉麗娜就一直很不安。雖然她沒有多說什麼,臉上的表情也裝得很平靜,但是可以從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內心的恐懼。

“放心吧,雷有很強的能力,他一定能把你哥哥救出來的。”克麗斯說在不停地安慰莉麗娜,“而且,你哥哥也是一個十分優秀的魔法師,他一定會平安的。”

但是,克麗斯自己心裏也很不安,她不是懷疑雷的能力,而是擔心,雷是不是能及時趕到。

“後面,沒有追兵,”修說,“起碼,說明他們還沒有被擊敗,不然,敵人一定會很快追上來的。”

“還是,先追前隊吧。”克麗斯說。

“嗯。”莉麗娜答應了一聲,同時又回回頭看了看後面。

前面,已經沒有什麼敵人阻攔了。很快,他們就到了路口,明茨正在那裏等着,還有突圍出來的聖騎士們。

雖然,突圍出來了,但是情況卻慘不忍睹。500聖騎士,只剩下了三百多人,有很多還都受了傷。明茨本人,也顯得十分疲倦,他的臉色很白。

“你怎麼了?”克麗斯看到了明茨不對勁的地方。

“沒事,受了點小傷。”明茨說,但是卻絕對不會是小傷。因爲他的聲音是那麼虛弱,克麗斯注意到,明茨身上有幾處傷口,還有鮮血在不斷地往外流。起先,她還以爲那是敵人的鮮血。

“神官們,爲什麼還不治療?”克麗斯喊道。

“是我讓她們休息的,她們也都累壞了。”明茨說,“你幫我包紮一下就可以了。”說着,明茨翻身下馬,下馬時,虛弱的他甚至險些摔倒了。

“是怎麼回事?”修也同時在向一個聖騎士詢問。

“我們趕到的時候,團長在和近百人纏鬥。他體力可能有些不支了,不小心被砍了幾劍。”一個聖騎士說,“不過,我們相信他沒事的。”

“讓我們來幫你治療吧,”神官騎士們說,“我們休息的差不多了。”

明茨擺了擺手,示意不用了。


“你們還沒有恢復,我清楚,所以不要硬用魔法了,會傷到自己的。”是莉麗娜的聲音,“我來幫他治療吧。”

“莉麗娜是十分優秀的白魔法師,相信她的能力吧。”

莉麗娜跪在明茨身旁,開始了祈禱。隨後,祥和的白光將明茨和她包圍。

明茨感到一種溫暖的感覺,從心底產生,隨而傳到了全身各處,流失的體力,甚至流走的血液,像是都重新回來了。

白光消失了,莉麗娜站了起來。

“再休息一天就沒事了。”

明茨恢復了精神,他重新看了看衆人,突然感到了一些不安。

“米利安呢?還有,埃朗和夏紗也不在。”

“埃朗和夏紗已經脫離戰場了,夏紗受了傷,不過已經沒事了。現在他們應該很安全。”莉麗娜說。

“那麼,米利安呢?”明茨問,“克麗斯,米利安呢?”

“米利安……”克麗斯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爲畢竟是她把米利安留在最後的。

“米利安和雷在抵擋着敵人的追擊。”修說。

“爲什麼是他們兩個?爲什麼米利安也在那裏?”

“是這樣的,明茨……”克麗斯把那時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對不起,是我的責任。我這就回去找他們。”

說完,她轉身要回去,修在身後一把抓住了她。

“要回去也是我回去,你留在這裏好了。”

“你們兩個,都不要再回去了。”明茨說,“相信雷吧,這是他的責任。而且,你們回去,也太危險了。克麗斯,你已經很努力了,不用太自責了。”

“我還是回去接應他們去,”修說,“萬一遇到棘手的敵人,我也能幫下手。”

“不用了,修,”莉麗娜說,“後面,不會再有敵人了,我們就在這裏等吧。他們,很快就會回來了。”

其實,在看到那股火焰之前,莉麗娜就已經感覺到大氣中能量的振動了。在看到黑色的火焰之後,她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黑魔法的影子。但是她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是哪個魔法。不過,現在她想起來了,那是禁用的,被米利安稱爲九死一生的賭命魔法:不潔的審判日。此時,莉麗娜似乎已經預感到了結果。

不久,雷的身影出現了。他騎的很慢,像是用極沉重的步伐在走。馬背上,還有米利安的屍體。

修先看到了雷,他迎了上去。

“雷,你終於回來了,沒事吧。有沒有受傷?一切都……”但是雷的表情很難看,他從修的身邊走過,根本就沒有理睬修。

雷直接走到了莉麗娜的面前。

從雷出現那一刻起,莉麗娜就站直了身體,注視着他。她看到了自己的哥哥趴在馬背上,莉麗娜的神情又害怕又有着一絲期待。但看到雷一言不發地從修身邊走過,一直向自己走來,她的恐懼與絕望終於取代了那最後一絲期待。


雷翻身下馬,走到莉麗娜身前,然後,單膝跪倒在莉麗娜面前。

所有人,包括明茨都沒有想到,視榮耀和尊嚴爲首位的雷,會在那麼多人面前,向莉麗娜下跪。

“對不起……”雷說。他像是鼓足了勇氣,才緩緩說出了這三個字。

別的,什麼都不用說了,這三個字,已經說明了結果。

修已經,把米利安的屍體從馬背上抱下,放在了地上。莉麗娜什麼也沒有說,她飛快地跑到米利安的身邊。雷還跪在原處,沒有再說什麼,甚至連頭也沒有擡。

莉麗娜跪在米利安的屍體旁,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呆呆地看着米利安。米利安表情安詳,只是臉上沒有一絲血色,他現在就安詳地躺在地上,好像只是因爲戰鬥勞累,躺在地上睡着了一樣。只是,莉麗娜已經感覺不到米利安的生命氣息了。

“雷,站起來吧。”是明茨的聲音,他走到了雷的身邊。

但是,雷沒有回答,也沒有動。

“聽見沒有,站起來!”

雷依舊沒有動。

“你……”明茨突然,一拳打向雷,把雷打到一邊。

雷倒在地上,看着怒氣衝衝的明茨,他的眼神充滿了自責與悔恨,甚至是在懇求明茨一槍殺了自己算了。

“雖然是你的失職造成的,但是我也知道,這也不能全怪你。稍後,你詳細跟我說下事情的經過。”明茨說,他的火氣稍微消了一點,“在戰場上,我跟你們說了很多次了,在戰場上,自己所決定的,有的時候不僅僅是自己的生命。有的時候,別人的生命,戰友的,親人的,朋友的生命,都在你手中。所以,優秀的戰士,一個對生命負責的戰士,不會在紛亂的戰場熱昏了頭,相反的,戰鬥越艱苦,越困難,他卻越冷靜。只有冷靜的頭腦與大局觀,纔會使你們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

“出發的時候,我怎麼叮囑你,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他們。如果你更冷靜一些,就不會扔下他們而衝到前面來。你是不信任我和修的實力還是想自己殺個痛快?”明茨接着說。

“也不能全責怪雷,”克麗斯說,“是我要他上來的。”

“我是騎士團的團長,雷首先應該絕對服從我的命令。”明茨說,“雷自己也知道這點。”

“什麼都不要說了,都是我的責任,無論您給我怎樣的處罰,對我來說都是應得的。”雷說。

“處罰,你想要怎樣的處罰呢?”明茨無奈地說,“只是,不管怎樣的處罰,我都沒有權利給你了。你對不起的不是我,不是聖騎士團,而是莉麗娜。她失去了唯一的親人。”

“莉麗娜……莉麗娜!”

莉麗娜還跪在米利安的屍體旁,一言不發,像是沒有聽見雷的呼喊。

克麗斯走了過去,把莉麗娜扶了起來。

“把你哥哥埋葬了吧,”克麗斯說,“不管怎樣,有些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只是,你還要好好活下去,你哥哥最後的希望,應該也是這個吧。他肯定,不願意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的。”

“而且,還要趕快上路。還不能肯定會不會有敵人追上來。”

埋葬了米利安後,騎士團繼續前進了。莉麗娜坐在克麗斯的馬上,依舊錶情漠然,克麗斯也心情沉重。修和明茨走在最前面,雷則一個人,遠遠地跟在後面。

不一會兒,埃朗出現在了前面。

夏紗已經醒了,她靠在一棵樹下休息,迪艾一直守着她。看到自己的主人醒來,確定沒事了,便高興的拍起了翅膀。

“埃朗……”埃朗此時正在不遠處,緊張不安地看着黃金鎮的方向,前面的爆炸,使他更加緊張。

“埃朗……”聽到夏紗在叫自己,他又跑了回來。

“你好些了嗎?”

“好多了,已經沒事了,就是還有些虛弱。”夏紗說,“不放心他們嗎?”

“也不是。”

“不放心的話就回去看看吧,我一個人在這裏沒事的。”

“安心睡一會兒吧,我陪着你,不會有事的。”埃朗說,“多休息對你的身體有好處。放心吧,我哪裏也不去。”


看着夏紗睡着了,埃朗回到了路口,剛好遇到了明茨的部隊。

“埃朗,你沒事吧,”看到埃朗還平安,明茨的臉上終於有了些笑容,“夏紗情況怎麼樣?”

“夏紗還好,已經沒什麼大問題了。”愛朗說,“你們呢?情況怎樣?”

“騎士團損失很厲害,不過總算大半都突圍出來了。”

埃朗注意到,米利安不在,而且莉麗娜坐在克麗斯的馬背上,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

“米利安……”還沒有等埃朗說完,修衝過來一把拉住了他。

“米利安死了,現在莉麗娜很難受,所以,先不要說這件事了。”修小聲對埃朗說。

“死了?怎麼回事?”埃朗的語氣很驚訝,但是聲音也很小。

“以後再說吧。”

埃朗也明白,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夏紗和迪艾就在前面,我先過去了。她可能還在休息,我去叫她。”

埃朗跑回到夏紗身邊,她還在熟睡中,不過現在不得不叫醒她了。

“夏紗,夏紗……”

“怎麼了?”夏紗睜開了眼睛,“是不是敵人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