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面想著,賈真人額頭的冷汗直冒,有種那天晚上在工地與葉天的會面,簡直是死裡逃生的感覺。

當時他可沒有調動神魂的威力,僅僅打算用自身鍊氣期五層的修為來對付葉天,如今想來簡直是作死。

另一邊正與竹中至映交手的賀飛揚,這時候也是免不了心生膽顫,只覺得自己那天晚上敢對壘葉天,那簡直是裝了一個差點遭雷劈的逼啊!

這心緒一起,人自然就分心了,竹中至映抓住機會,手中的妖刀狠厲的斬落,在和飛揚的胸口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長傷口,鮮血頓時噴涌。

好在尤木全反應及時,迅速的出手搭救,將賀飛揚救了回來。

竹中至映也沒有追擊,而是退回到了被魔刃器魂控制的安信入土身後。

另一邊,東方曌也是自葉天出手后,便不斷打量著葉天。

他之前有偷偷的接近過葉天一次,但因為差點被葉天發現,也沒有看出什麼,根本沒想到葉天會自己送上門來了。

原本他還打算等下收服了魔刃,連帶著賈真人和葉天一起收拾了,好讓心念暢達無礙的。

可當他看到葉天拿著一個令牌一樣的東西,直接喚出了雷光,也是略顯詫異,心中對這小子來歷大感疑惑。

因為實力和閱歷的緣故,他比賈真人要能夠看出的東西更多,知道葉天手上的那東西並不是法寶,但也是一件件厲害至極的東西,只是有的次數限制,甚至是一次性的。

可在這末法時代,天地靈氣枯竭的厲害,像這樣的東西就算是有,不應該這樣隨便的使用,浪費在這些蝦兵蟹將身上。

莫非這小子其實也大有來歷?跟賈真人背後的帝龍閣一樣,他的背後也有什麼大勢力撐腰?

華國地大物博,就算是如今的末法時代,其實也並不僅僅只有帝龍閣背後的那個地方存在修真者。

據說在華國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仍舊存在著一些隱世的修真宗門世家,莫非這小子便是出身那種地方。

這個想法一起,讓東方曌不由得對葉天謹慎了一些,畢竟相比於已經知道的存在,未知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在他看來,若非是背後有極大的勢力支持,葉天又怎麼可能隨身帶有如此威力的東西,而且還這麼敗家的用在這些垃圾身上。

要知道,如今的地球可是修真者稀少,總有著次數限制的寶物可是用一次少一次的,定然是價值不菲啊!

東方曌自認為要是自己有這樣的寶物,絕不會這麼浪費的用掉,而是先依靠自身實力來解決這些西扶桑人。

這樣的東西可以留著防身,或者去和其他修真者交易,換點自己需要的東西。

總之,葉天如今在東方曌眼裡,當真是有那麼一些深藏不露的樣子,讓他忍不住心生忌憚,也沒有以往那種輕易便能置他於死地的想法。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80。」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一個深藏不露的逼,逼格+90。』

無形中,賈真人和東方曌心中的所思所想,讓葉天又裝了兩個逼。 被器魂操控的安信入土可就管不了那麼多了,見葉天直接就把他的手下幾乎全乾死了,臉色憤怒,用著蹩腳的中文大喝道:「你該死,我要拿你祭刀!」

說罷,安信入土就猛然一動,持刀向葉天劈砍而來,一道道由魔邪之氣組成的刀影向著葉天襲去,聲勢浩大無比。

與此同時,在安信入土身後的竹中至映抬頭看向了對面的葉天,葉天卻是搖了搖頭。

竹中至映,或者說由瓦塔諾扮演的竹中至映,便又低下了頭。

這時,面對的飛襲而來的刀影,葉天淡然笑道:「區區一個被鎮壓了數百年的器魂,也敢大言不慚,真是可笑!

對付你還用我動手?小黑,給我上,吞了這些魔邪之氣!」

說話間,他抬手就是一道明光金鐘法,抵擋住了安信入土的攻擊,隨即一旁的小狐狸沖向安信入土。

一直苦苦等待,對安信入土身上那些魔邪之氣垂涎欲滴,一副隨時準備要開飯的小狐狸,一聽到葉天的命令。

頓時一蹦三丈高,沖向了安信入土的面前,小小的身體上也開始綻放出了黑色光芒。

「一隻狐狸也敢阻攔我,去死!」

安信入土怒喝,手中長刀一揮,就是要一道魔邪刀影斬向小黑。

可只見小黑張嘴一吸,那斬來魔邪刀影居然直接吸入肚子里,似乎根本就不是什麼攻擊力之強的招式,而是無上的美味一般。

安信入土愣了,或者說是控制著安信入土的器魂愣了,顯然不曾遇到這樣的事情,自己引以為依仗的魔邪刀影居然毫無作用不說,還被這看著不起眼的小狐狸吃了。

這……這怎麼可能?

吃掉只到魔邪刀影后,小黑有些意猶未盡,沒吃飽的樣子,居然主動的撲向了安信入土。

見到小黑撲來,安信入土回過神,又是數道殺孽刀氣斬出,而結果卻和之前沒有什麼兩樣,仍舊是被小黑吞入了肚子里的結局。

這一下,安信入土開始慌了:「該死,這是什麼狐狸?為什麼能吞噬我的魔邪之氣?」

這器魂當然不知道,這些魔邪之氣和之前的陣眼中,那些妖獸神魂的邪氣都歸屬歪門邪道一類。

小黑能吞噬陣眼妖獸神魂的邪氣,自然也能吞噬這些魔邪之氣,也不過與吃餅乾或麵包相似罷了。

這時,看到安信入土幾次攻擊都沒有傷到小狐狸,葉天才放心的看著小黑獨自對付安信入土,這樣自己就暫時不用動用埋下的棋子瓦塔諾了。

畢竟之前瓦塔諾打入對方內部后,之前便傳了一些信息,除了眼前的這些西扶桑人外,還多了一個所謂的聖女和兩個神侍。

只是這次的奪取魔刃在行動當中,那個聖女和兩個神侍卻沒有一起過來,而是說去執行的另外一件要事。

葉天不知道對方究竟是故布煙霧彈,準備玩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鬼把戲,還是真的有要事去做,瓦塔諾能不曝露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這時候,葉天十分愜意的摟著寧傲雪,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你不是很牛逼嗎?剛才不是喊著叫著要砍死我嗎?來呀!怎麼不來了?

連我家小狐狸都把你嚇成這鳥樣,還什麼狗屁魔刃,真是裝逼遭雷劈啊。!

葉天見安信入土有些恐懼,便是無情的嘲諷起來。

「叮!裝逼成功,逼格+70。」

葉天的這話讓在場人盡皆無語,要知道這魔刃被鎮壓了,實力雖然大為下降,可連賈真人這般人物,都需要全力以赴,動用上金丹大能留下的后招,加持神魂之力才有信心對付的魔刃。

可葉天居然只用自己的狐狸去對付他,而且還真的湊效了,這到底是賈真人和魔刃太弱,還是葉天太強?

令眾人更如的無語,安信入土此時還真是處於下風,他斬出來的魔邪刀影,居然對這隻小狐狸任何效果,都被小狐狸輕鬆吞到了肚子里。

也不知道這隻小黑狗是什麼樣的存在,居然能剋制住魔刃的強大手段,實在是令人無比詫異。

賈真人看著安信入土狼狽的樣子,心中的驚詫程度倒是還好。

畢竟在這之前的工地之上,賀飛揚和葉天交手時便見過,所以尤木全才會要他拉攏葉天的原因之一。

一旁的東方曌剛詫異得很,暗道這個葉天的來歷恐怕遠超出自己想像,其背後的勢力絕對大的可怕。

無論是那能換來雷電的令牌,還是這隻奇特的小狐狸,哪一個都不是一般人能隨便擁有,更不用兩個都有了!

如此一來,東方曌不禁猶豫要不要冒這個險,去招惹這個葉天了

實際上東方曌想的確實對了幾分,不過葉天的背後並不是什麼大勢力,而是一個葉天裝逼就能什麼都有的系統,可這些東方曌完全不知道。

只是東方曌最終還是覺得就算招惹了葉天,引出了葉天背後的勢力也沒什麼好怕的,自己連帝龍閣都不怕,更何況其他的勢力呢?

而且就算是招惹了那些勢力出來,打不過,難道還躲不開嗎?

大不了他往海外一走,回到海外魔修聯盟的勢力範圍,量這小子背後的勢力再大,也沒辦法將手伸得那麼遠!

所以不如來個殺人奪寶,看看葉天身上還有什麼其他寶貝,一併奪下,說不定能夠幫我增強實力呢。

心想著,東方曌身子一動,直接擋在安信入土的前面,一道火焰打向小狐狸。

相比較之前吞噬掉安信入土的魔邪之氣的輕鬆,小狐狸在面對東方曌的火焰時,就顯得有些招架不住了。

渾身綻放出強大的黑芒,才勉強將火焰擋住,身上的毛皮都讓火焰燒焦了一片,根本沒辦法將火焰吞下。

「嗯?」

控制住了安信入土的器魂有些詫異,看了東方曌一眼,顯然沒想到東方曌會出手幫他。

實際上東方曌不是幫他,他是怕葉天利用那小狐狸,先行將安信入土給解決了,直接將魔刃弄到手。

那樣一來,他要對付葉天就更難了。

「哦?又來個多管閑事的?」葉天看著手上燃著六欲之火的東方曌,心中一動,若有所思道,「六欲之火?看來你就是背後控制夜家的那個神秘道士了嗎?」

在知道了眼前這個看著如同少女一樣的神秘人物,手上的火焰和之前夜破城所施展的近乎相似,而且感覺威力上明顯比夜破城的要強。

葉天便知道這人就算不是那控制夜家的神秘大事,也絕對和其有著密切的關係,他所修鍊的這火焰定然便是完整版的六欲之火了。

所以葉天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交手一翻,然後利用真龍元力將完整版的六欲之火火種吸收,這樣他就不用受慾念的煎熬了。

心想著,葉天一邊摟著寧傲雪,一邊看向東方曌還有安信入土,手握成拳頭在二人面前揮動。

「你個垃圾,這種行為無異於跟魔刃同流合污,那你們應該算一夥的了。

正所謂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打有主的狐狸也是同樣的道理!

你打了我的狐狸,就等於是打我的臉,來,送你們歸西前,先給你們看件寶貝!」

「叮!裝逼成功,獲得裝逼值70點。」

東方曌和安信入土一怔,臉上隨即泛起了怒色,葉天這番無論是話語還是動作都帶著對他們的羞辱,同時也明白葉天這是要一挑二。

這未免太狂妄了吧?

東方曌冷哼道:「好小子,當真是有夠狂妄,還想一個打我們兩個。

不說別的,光憑我一個人的實力,就可以將你按在地上摩擦了。」

東方曌這樣說,倒不是在說大話,他一身六欲之火大成,境界更是達到了鍊氣七層,可以說是在場眾人之中,實力境界最高的了。

至於加持了神魂之力的賈真人,雖然實力也由鍊氣五層提升到鍊氣七層,但這種靠神魂之力強行提升上來的境界,所能發揮出來實力卻絕對比不上自己。

而被器魂操控的安信入土,在吸收了漫天的殺孽之氣,實力與賈真人差不離。

至於葉天,卻只是鍊氣五層,和他們差距兩層以上,居然敢說要一個挑戰兩個,簡直是不知死活到了極點。

所以作為在場眾人境界最高的修真者,東方曌是有資本說這種話的,也有資格擁有這樣的自信。

「唉,怎麼又是一個喜歡立flag的?你可以問問那邊的那位大叔,在我面前立flag會是什麼後果。」

只見葉天嘆了口氣,搖頭看著他,指了指一旁的賀飛揚,「後果就是被打臉,你懂嗎?你等下註定是要被我狠狠打臉的!」

一旁的賀飛揚臉色一窘,他那天晚上確實是被葉天狠狠打了一臉,這讓他心中不禁有些惱火,暗道葉天當著眾人說出來,實在是讓他顏面盡失。

不過,他也不敢說什麼,因為他現在不敢得罪葉天。

畢竟葉天這時候展現出來實力根本不是自己能夠與之相比的,不然之前的KTV里,面對楊步駒的求救,他也不會帶著沐逸風轉身便走,實在是得罪不起啊! 至於賈真人,此時也不敢多言語,倒不是害怕葉天,而是害怕葉天身邊那隻小狐狸。

之前賀飛揚曾說過,那小狐狸擁有吞噬神魂的能力,那天晚上的息土冥獅就是這麼被幹掉的。

現如今,他的實力來自封印在羅盤裡的三隻妖獸神魂之力加持,萬一惹到了葉天,葉天放小狐狸過來咬他,將那妖獸神魂給吞掉。

那自己的實力就會恢復到鍊氣五層,就算不會成為四人中最弱的一個,那也別想有爭奪魔刃的可能了,所以他不敢吭聲。

至於帝龍閣的一眾成員,在聽了葉天這話后,也都情不自禁看向了賀飛揚,畢竟她們之前跟著賈真人去到那處工地時候。

賀飛揚已經被葉天擊敗了,根本不知道賀飛揚什麼時候,在葉天面前立過flag啦?

反倒是沐逸風,此時的神情並沒有任何變化,目光不時的投向小島的中心,眼中帶著焦急,不知道在著急著些什麼。

而靠在葉天懷裡的寧傲雪則輕聲道:「你之前跟賀飛揚交過手了?」

葉天點頭:「打過,結果如何,應該不需要我解釋吧?」

寧傲雪一愣,再看臉色脹紅,卻一句話也沒有說的賀飛揚,其實知道了當時交手后的結果。

這一下,她不禁喜道:「那實在太好了,之前沐逸風還要讓賀飛揚對付你,害我還替你擔心,生怕你會吃虧,現在是不用擔心了。」

葉天開玩笑道:「雪兒,你能為我而擔心,真是讓我感到很欣慰啊!

再加上你我相互喜歡,我就決定收你做我的二房姨太太了,你覺得怎麼樣?」

「怎麼樣?不怎麼樣!二房姨太太?這樣說你還有大房?」寧傲雪一怔,沒好氣的白了葉天一眼,「那我還是繼續默默喜歡你吧,我可不想當什麼二房!」

「呦!雪兒挺有個性的嘛!好了,這幾房幾房的事以後再說,反正你是我的女人就對了。」葉天笑道。

「臭不要臉!」寧傲雪臉色又紅了起來,卻沒有反駁葉天的話。

出生豪門世家的寧傲雪也知道,像葉天這樣優秀的男人,是不可能被她一個女人給綁住的,所以只要葉天心中有她位置,那她就心滿意足了。

眼見著葉天和寧傲雪打情罵俏起來,無視了東方曌和安信入土,眾人自然是紛紛一臉黑線,只覺得陣陣無語。

眼下衝突致將加劇,這個葉天居然還有心情泡妞,不是這個葉天真的太牛逼,就是這小子太託大狂妄了。

「叮!裝逼成功,逼格+70。」

因為在場人都是高手,所以這幾次裝逼所得到的逼格都是不少,沒多久的功夫化已經接近一千了。

此時,本就因為葉天狂妄的說要打他臉而極為惱怒的東方曌,又見到這個葉天居然敢於這麼無視他,頓時就火冒三丈。

這樣一來,原本只是在手上燃燒的六欲之火,頓時布滿了全身,如同火神降世一般,直接怒喝著,一道火焰便打向葉天。

「小子,給我去死!」

感受著東方曌身上的可怕威勢,葉天笑容一凝,連忙用真元將寧傲雪送到了一旁,隨即抬手就是一道真龍元力打出。

兩人打出的攻擊在虛空中無聲的碰撞,葉天立馬感應到了對方的大體實力境界,忍不住訝道:「鍊氣七層?你牛逼啊!」

微微心驚,葉天不敢託大,這兩層境界的差距,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填補的。

要不是自己的真龍元力之前汲去了夜破城的六欲之火,對於六欲之火有著一定的抗性,這一下自己就得遭殃。

當下,葉天全力運轉真元,操控真龍元力將東方曌打來的火焰包裹住,隨即將火焰強行帶到了身前。

因為這一幕實在太離奇,就算是東方曌也有些愣住了,根本沒明白葉天這是想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