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勇仙尊見到超遠距離傳送陣法之後也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所在的那個年代雖然是煉氣士傳承的巔峯,但他也沒有接觸過超遠距離傳送陣法。

在靈氣掌控、對法術神通的研究等等方面,他或許能夠勝過丁牧,但是在陣法上,他是真的比不上丁牧和林詩慧。

因爲陣法不同於法術神通,想要把陣法一道發揚光大,需要的不僅僅是傳承,更多的是創新和嘗試,煉氣士傳承經歷數千年,法術神通或許遺失了不少,但是對陣法的研究從來沒有間斷過,無數煉氣士耗費無數心血才創造除了無數神奇的陣法,雖然因爲地球上靈氣逐漸稀薄,這些陣法也大多失傳了,但如果能把這些陣法傳承都找到的話,絕對是一筆無法衡量的財富。

就好比現在的飛陣門,雖然已經沒落了,但是他們珍藏的陣法要訣,卻依舊是極爲高深。


細細查看這個超遠距離傳送陣法,修勇仙尊不斷髮出驚歎,“原來還能這樣佈置陣法?”

“學到了,學到了。”

“這個想法簡直太絕了,當初是誰先想到這個的?”

“如果在我們那個年代就有這樣的超遠距離傳送陣法,我們何至於和巫人爭奪這麼多年?”

丁牧笑道:“別驚歎了,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你就能親自體會到這個超遠距離傳送陣法的威力了,不過我不保證一定能夠到達外星文明,也許我們會進入太空,如果真的到了那個地步,我們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你這麼說了,那我可以反悔嗎?”修勇仙尊問道。

“你覺得呢?”丁牧反問。

修勇仙尊哈哈大笑,“我要是反悔,你怕是第一個不同意,還是算了。我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你都不怕,我怕什麼!”

丁牧點頭,如果修勇仙尊敢反悔,那丁牧說不得就真的要對他動手了。

還好修勇仙尊很明白他的處境,知道該如何選擇。

這次檢查過後,丁牧再去見Q和司穎一面,和他們交代一番,就真的要離開了。

讓巫穹和林詩慧留下,丁牧帶着修勇返回京都,找到Q,Q似乎也感應到了丁牧快要離開地球的打算,問道:“打算什麼時候走?定下時間了嗎?”

“還沒定了,不過也快了。司穎呢?把她叫過來,我跟你們交代一些事情,差不多就該走了。”丁牧說道。

“司穎還在閉關,她從奧山回來之後就一直閉關,沒有出來過,我去叫他。”

Q起身準備去叫司穎,剛走到門口,就和一名外勤人員撞了個滿懷。

“什麼事?這麼慌慌張張的!”


“報告,南美區那邊有新的動靜,據說在那裏出現了好幾例吃人的案例,受害者大多是南美的異能者。”

“吃人?”Q一下來了興趣,“怎麼個情況?慢慢說。”

“是這樣的……”

外勤人員將得到的情報進行了整合,一點點說了出來。

這幾天在南美區突然出現了一個食人狂魔,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正的吃人,將人的血肉、骨頭、內臟全部吃掉,一點不剩的那種。

按道理說人都被吃掉了,應該不會留下什麼痕跡纔對,但一支全副武裝的小隊遭遇了食人狂魔,雖然小隊人員全軍覆沒,但是他們攜帶的攝像裝備卻真實地記錄了發生的一切,真的是將這整支武裝小隊的人全都生生吃掉,血腥場面,令人作嘔、無法接受。

在這之後,南美那邊又頻頻發生類似的失蹤事件,而且以異能者的失蹤最多,讓當地不少勢力陷入了恐慌之中。

把事情講完之後,這名外勤人員又拿出來一個U盤,“這裏面是我們好不容易纔得到的影像資料,也就是那支武裝小隊的攝影設備留下來的,你們,要看看嗎?”

“打開,看一下。”

Q說道,不管這個場面多麼讓人不適,他都必須要看一看。

很快,一段視頻投影到了電腦上,丁牧也湊過來看。

因爲拍攝角度的原因,影像資料上看不到食人狂魔的容貌,只能拍到一隻血紅色的手,從一個人的屍體上扯下來一條手臂,然後就傳來了撕咬肌肉,咬碎骨骼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暫停一下!”

丁牧突然出聲,Q忍着內心的不適暫停畫面,“丁牧,你發現了什麼?”

“你看這裏,看這隻手。”丁牧指着屏幕上那個沾滿了鮮血的右手,“你有什麼想法?”

“噁心,一點想法都沒有。”

丁牧就無語了,不得不再次說道:“這隻手雖然沾滿了鮮血,但透過這層血色,還是能看到這隻手本來的顏色,也是血紅色,這次,你明白了嗎?”

“這隻手本來的顏色,也是血紅色?”Q重複一遍丁牧的話,突然反應過來,“血手尊者!你是說血手尊者!!”

“沒錯,當初血手尊者跑到了南美,一直都沒有下落,沒想到如今竟然露出了身形,看他這副樣子,也許是修煉功法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丁牧說道,他也沒有想到一代邪道巨擘竟然也有今天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那怎麼辦?要不要過去除掉他?”Q的語氣中帶着幾分擔心,從視頻資料來看,血手尊者已經在南美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雖然暫時不會波及到華國,但誰也不敢保證將來某一天,血手尊者不會回來,畢竟他就是從這裏出去的。

“當然要除掉,血手尊者修煉的功法可以通過不斷吞噬修煉者的心臟來提升修爲,如今走火入魔,開始吃人了,我也不敢保證他的修爲會不會因此發生什麼變化,所以必須要除掉。”

只有殺死血手尊者,丁牧才能放心。

哪怕到了現在,丁牧都沒有想過那塊神祕石板的失蹤和血手尊者有直接的關係。 還是帶着修勇仙尊來到南美,有Q提供的血手尊者大概的位置,丁牧倒也不用盲目尋找,只要在血手尊者經常出現的地方暴露出一定的修爲波動就可以了,煉氣士的氣息波動對血手尊者的誘惑肯定更大,丁牧只要等着血手尊者上門就可以了。

不多時,丁牧和修勇仙尊各自站在一顆大樹上,丁牧問道:“這次誰出手?雖然我一直沒有見過血手尊者,但也大概知道之前他的修爲,也就是窺天境那樣,來到南美之後可能有一些奇遇,但應該也就是剛剛突破到入禪境的樣子,你有沒有興趣?”

“沒興趣,不過是入禪境邪修罷了,你去吧。”修勇仙尊表示完全看不上血手尊者。

丁牧就無語了,修勇仙尊畢竟是曾經超越了仙尊極限的大能,距離飛昇也只差一步,自然看不上最多隻有入禪境修爲的血手尊者,但是丁牧就不一樣了,他現在還是出竅境的修爲,就算血手尊者只有入禪境修爲,將血手尊者的元神吞噬之後,他的修爲也能獲得明顯提升。

“那行吧,等下血手尊者過來,我來出手好了。”

隨後,丁牧開始施放自己的修爲波動,等待血手尊者的到來。

但Q給出的血手尊者的活動範圍太大了,丁牧和修勇仙尊等了幾個小時都沒有動靜,想來是血手尊者並不在附近,丁牧只好再次和Q聯繫,讓他關注一下血手尊者的動向。

半個小時後,Q打來電話,說南美這邊的異能議會出現了動靜,懷疑和血手尊者有關,讓丁牧過去看看。

丁牧曾經和異能議會打過交道,結果就是異能議會的高層幾乎被丁牧殺絕了,後來丁牧就不再關心異能議會的事了,這麼長時間過去,應該是恢復了一些元氣,要不然也不會被Q注意到。

如今異能議會出現了動靜,就算和血手尊者無關,丁牧也要過去看看他們發展到了什麼程度。

兩人直接飛行,不過一個小時就來到了異能議會的總部,剛剛靠近總部,丁牧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眉頭微皺:這麼濃的血腥味,這是死了多少人?

修勇仙尊也聞到了血腥味,說道:“看來你要找的人就在這裏了。”

“爲什麼這麼說?”

“血腥味,還有邪修留下來的痕跡,最主要的是你看看那邊。”修勇仙尊往前邊指了一下,丁牧看過去,就看到幾片沾滿鮮血的布片,從布片的形狀來看,應該是一件衣服,但是已經被人撕開了。

也就是說,這件衣服的主人,很可能已經被血手尊者吃掉了。

丁牧發出一聲冷哼,“我進去看看,你在外面守着,如果血手尊者出現,不要留情,直接擊殺!”

進入異能議會的總部,丁牧才發現這裏已經變成了一副人間地獄的模樣,到處都瀰漫着濃濃的血腥味,從裏面還傳來了人們臨死前充滿了絕望的哀嚎,在地面上更是零零碎碎的出現了不少沾滿鮮血的布片,也就丁牧經歷的事情多,換成其他人,看到這副陣仗怕是就要被嚇住了。

激發劍域,對周圍進行探查,丁牧一點點往裏面深入,沿途的血跡越來越多,但是卻沒有一具屍體,這個現象讓丁牧更加確定血手尊者修煉的功法必然能夠通過吞噬人的屍體快速提升修爲,要不然血手尊者根本不可能吃掉這麼多人。

一路走到地下三層,丁牧終於看到了一個活人,一個幾乎失去理智,只知道四處亂跑,發出無意義尖叫的人,見到丁牧的時候直接撲上來。

“救我!救救我!裏面有魔鬼!!”

丁牧隨手將這個人推開,將劍域完全展開,終於發現了血手尊者的蹤跡,就在他前面一百米的位置!

急速前進,當丁牧看到血手尊者的時候,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代邪道巨擘,如今竟然和瘋狗一般,趴在地上瘋狂噬咬地面上的屍體,而這具屍體的主人明顯是死亡時間不長,雙腿不時抽搐兩下。

在血手尊者旁邊,還有十幾個人,看樣子都是異能者,但是他們面對血手尊者的時候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念頭,只能躲在牆角瑟瑟發抖,等待他們悲慘的命運降臨。

丁牧沒有任何猶豫,發出一道劍意直指血手尊者後腦,如今的血手尊者已經不能算是人或者邪修了,而是已經淪爲了只剩下慾望的野獸!

血手尊者感應到危險,放開手中的屍體,發出一聲低吼,避開劍意,回頭看到丁牧的時候通紅的雙眼露出了幾分遲疑,哪怕他已經失去了甚至,但是對丁牧那種發自內心的恐懼,依舊沒有消散。

丁牧擡手發出十幾道劍意從四面八方對血手尊者發起進攻,如今這個情況,丁牧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和血手尊者近身戰鬥的。

但是讓丁牧驚訝的是,血手尊者竟然用手就擋住了劍意的進攻。

原本血手尊者只有右手是血色晶瑩的,如今他的左手竟然也變成了血色晶瑩的樣子,可見這段時間他殺死了多少人。

隨着血手尊者撲上來,丁牧也感受到了他的修爲,竟然已經來到了入禪境第十層!

這麼快的修爲進度,就連丁牧都感到心驚,就算邪道功法講究速成,血手尊者還殺死了不少人,但也不應該這麼快纔對,所以丁牧認爲血手尊者修煉的功法,很有問題。

就在丁牧這麼想的時候,血手尊者撲了上來,雙手抓向丁牧的咽喉,丁牧揮動陰陽劍,輕易擋住血手尊者攻擊,但是以陰陽劍的鋒利,竟然也沒有將血手尊者的雙手斬下來。

一擊不成,血手尊者竟然不再對丁牧發起攻擊,而是轉身撲向了躲在牆角的那些異能者,他竟然打算先把這些人吃掉,快速提升修爲,然後再和丁牧戰鬥。

丁牧又豈能讓他如願?

如果血手尊者通過祕法什麼的提升修爲,丁牧倒也不會過分阻止,因爲對方的修爲越高,等會打起來才越有意思,但是讓他在丁牧面前殺死無辜之人,甚至是吞噬屍體,是丁牧絕對不允許的。

陰陽劍抖動,又是十幾道劍意飛射而出,這次的劍意有了陰陽劍的加持,威力比之前要強了不少,血手尊者一時不查,被一道劍意刺中了右腿,一道血花出現,但是血手尊者卻毫無所覺的樣子,撲到距離他最近的一個人,隨後這個人就發出了絕望的尖叫…… 連劍意都無法對血手尊者造成有效傷害,讓丁牧有些意外,如果他繼續用劍意戰鬥的話,血手尊者肯定會不斷吞噬這些異能者,來提升修爲,最終有可能進入到仙尊之境,所以丁牧此時也顧不上噁心了,快步走上去,陰陽劍對着血手尊者的後心刺過去。

如今的陰陽劍已經是靈寶級別的武器,威力不俗,血手尊者能夠擋住劍意的攻擊,但除了雙手之外,絕對擋不住陰陽劍的進攻。

血手尊者發出一聲怒吼,回手擋住陰陽劍,卻不防丁牧的左拳砸了下來,正中血手尊者的腦袋,強大的力量讓血手尊者直接飛出去,撞倒牆上,整個牆面都晃動兩下,在上面留下了一個明顯的痕跡。

不僅如此,血手尊者的腦袋嚴重錯位,脖子完全被扭斷,從右肩處耷拉下來,但是這麼嚴重的傷勢並沒有要了血手尊者的性命,他從地上爬起來,已經被扭斷的脖子竟然快速恢復,錯位的腦袋也回到了遠處,對着丁牧發出一聲聲威脅的低吼。

丁牧皺眉,看來血手尊者不僅提升了修爲,還因爲吞噬大量的屍體,得到了快速恢復的能力,除非丁牧能在短時間內將血手尊者完全擊殺,否則血手尊者就能恢復過來。


恢復過來的血手尊者沒有再次對丁牧發起進攻,而是慢慢後退,出於本能,他對丁牧感到了害怕。

丁牧發出一聲冷哼,再次衝上去,陰陽劍刺向血手尊者的咽喉,這次血手尊者學乖了,一手擋住陰陽劍,另一手則是做好了防護,防止丁牧再度出手,但丁牧的戰鬥經驗何其豐富,又怎麼會被血手尊者這種伎倆難住?

只見丁牧左手打出法訣,數道靈氣長鞭出現,頃刻之間將血手尊者的右手捆住,然後丁牧抓住血手尊者的左手,陰陽劍再度刺下,順利將血手尊者的脖子洞穿!


以陰陽劍之利,丁牧只是稍稍用力,血手尊者的腦袋就掉了下來,鮮血噴涌而出,丁牧快速後退,看着血手尊者的屍體慢慢倒下,等待血手尊者的元神自己飄出來。

但是讓丁牧意外的是,血手尊者的元神並沒有出現,已經掉到地上的腦袋竟然主動飛到屍體的脖子上,轉眼之間,脖子上的傷口就恢復如初,血手尊者竟然活過來了!

丁牧皺眉,這麼難纏的嗎?

看來只能是想辦法將血手尊者的元神徹底打散,才能真正殺死血手尊者了。

吃了大虧的血手尊者更不敢和丁牧交手了,甚至對丁牧的攻擊也不管不顧,一路往外跑。

異能議會地下部分地形複雜,丁牧的速度完全展不開,想要追上血手尊者也有些困難,不過等離開這裏,丁牧就能將御劍術的優勢發揮出來,追上血手尊者就是分分鐘的事。

兩人就這麼一追一逃,很快離開了異能議會的總部,血手尊者逃出來之後四肢落地,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快速逃竄,丁牧御劍追趕,剛飛出去一百多米,就看到一道道灰色波紋出現,將血手尊者捆了起來。

修勇仙尊一直沒有離開,在這裏等着血手尊者出現呢。

這一下丁牧不着急了,他太清楚修勇仙尊這道灰色波紋的厲害了,就連巫穹想要掙脫都要費些力氣,血手尊者不過是入禪境的修爲,在身體素質方面和巫穹差遠了,想要掙脫灰色波紋,可不是這麼簡單的。

修勇仙尊從樹上跳下來,看了血手尊者一眼,“這貨就是血手尊者?怎麼都混成這副樣子了?”

丁牧搖頭,“不知道,我覺得是他修煉的功法出了問題。”

“什麼功法,能把人修煉成這樣?這樣的功法,白給也不要。”修勇仙尊沒有任何掩飾地表達了自己的鄙夷。

丁牧說道:“也許他自己也不知道修煉的功法會讓他變成這副樣子,只覺得能讓他提升修爲和戰力。邪修不都是這麼想的嗎?”

“也許吧。”

修勇仙尊搖頭,“在我們那個年代,可沒有什麼正道、邪修、魔修的分別,所有的煉氣士都要團結起來,只有這樣才能和巫人對抗,否則我們面對巫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