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會接觸各種關於公司關於他的家業的信息的位置上!

秦永殤怎能不覺得自危?怎麼會不感覺到渾身寒意?

關鍵自己還不了解這個人,不知道她已經知道了自己、公司甚至是家業的多少秘密……

……

「麗妍不懂事,你別跟她計較。」陳雲水扯了扯嘴角,對著寧忻笑得溫和。

寧忻依舊沉靜淡笑。

這陳雲水的臉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呢。

這算是隨便找個話題掠過剛才那被打臉的裝慈母的小心思么?

「忻忻啊,今天是你妹妹的訂婚宴,這是好事我們該好好的慶祝一下,來,阿姨敬你。」陳雲水倒是會說話,這回把母親換成了阿姨……

很快,附近來了個服務員,她微低著頭不敢看寧忻與陳雲水,她的手上還端著好幾個裝著酒的酒杯。

「怎麼說,這也是我們寧家的好事,你爸啊為了這件事可費了不少心思呢!現在可終於如願以償了。」陳雲水依舊嬉笑著。

寧忻臉上的笑容逐漸消散,這陳雲水是想用寧振明來壓她呢。

這是在警告她不要亂來,否則,她那父親會不放過她么?

見寧忻沒有動作,陳雲水看著服務員端著的酒神色未變,只是語氣中微微摻著著些許不悅:「怎麼?你該不會不給面子我吧?好歹我也是你爸的……」

「怎麼會?」陳雲水暗暗用身份壓人的話還沒說完,寧忻便已重新溢出一抹得體的笑容。

隨即端起旁邊服務員端盤上的酒,主動的敬了敬陳雲水,便一飲而盡。

全程完全端莊優雅,亦不失大氣,完全不輸男子風範氣概。

見寧忻沒有防備的就把酒全部喝下去,陳雲水臉上的假笑終於換成了真笑。

是那陰謀得逞的笑。

是帶著寒意惡毒的笑。 「我還得去招呼客人,我跟麗妍先過去那邊了。」陳雲水臉色很好,拉著寧麗妍就離開了。

寧忻回之一笑。

看著她們兩的背影,眸中的和善漸漸消散,逐漸染上了層層凜冽與冰霜。

而後似乎感覺到秦永殤戒備的視線,寧忻也絲毫不掩飾的直視過去,眸中依舊冰寒與幽深。

還帶著絲絲殺氣。

她已經準備要動手手撕惡毒後母與渣妹了呢!

秦永殤默默將這些收之眼中,心中的沉重便越是濃厚。

寧忻,不簡單。

怕是一方的有一番大作為大名氣的人物。

她,究竟什麼目的?!

是自己,還是唐時簡,還是寧家……

親眼看著寧忻跟繼母打了幾個小回合,他已經知道這寧家的水也是有一定深度一定渾濁的,寧忻跟寧家不和,不知道她接近他的目的是不是要破壞寧家破壞這場訂婚宴……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算是幫他一個忙。

唐時簡本來就跟他們合計要搗亂這場婚宴的,只是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

名著之旅 但是,只要不要牽涉他跟唐時簡,以及他們玩得開的兄弟……

「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我不管你即將下來要什麼,但我勸你,不要招惹不該招惹的人。」

面對秦永殤的警告,寧忻再一次牽起嘴角那抹妖冶深邃的笑。

婚色撩人:老公悠着點 現如今,她跟他兩人已經有了嫌隙了。

寧忻有些可惜,因為秦永殤還是個不錯的人。

但是沒辦法,為了得到目的,她已經無暇顧及了。

更何況,當初她就是本著利用的心思接近他的,現在計劃成功進行著,秦永殤這一步棋已經用過了,是時候脫離了。

秦永殤警告完寧忻便自個兒的替唐時簡招呼客人了。

被丟下的寧忻到落得自在。

因為她終於可以一個人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轉身一走,正想往寧麗妍個陳雲水離開的方向走去,卻不料被冒冒失失的服務員撞了下。

服務員手上的酒灑滿了寧忻一身。

寧忻眉頭輕輕一皺。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對了,寧太太在21樓臨時設置了一個衣帽間方便梳妝,你是她女兒,是唐總未婚妻的姐姐,要不……」服務員一臉歉意與蒼白,似乎是嚇得不輕。

身體更是哆嗦著,抖著的手想要幫寧忻擦一下酒水又不敢下手。

寧忻擺了擺手,阻止了她想要擦拭的動作:「不用了,我換件禮服便好。」

只是臨走前迅速的瞥了一眼服務員胸膛前掛著的名牌。

……

「媽!你怎麼能那麼輕易放過那個小賤人?!」寧麗妍再一次被陳雲水壓著回來了梳妝間內。

陳雲水瞪了一眼這個不成器的女兒:「放過?呵!我放過誰也不會放過她!」

說到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進行下去,陳雲水有些飄飄然,也忽略了寧麗妍明明被她叫人軟禁在房內,卻為何還能出去,而且還那麼橫衝直撞的直接找到寧忻。

寧麗妍一聽來了精神,也暫時放下陳雲水把她軟禁在房裡的事,怒火也消散了不少:「媽?你是不是已經……」

話說期間,門被敲響。

寧麗妍在陳雲水的示意下開了門。

來人竟是剛才打灑了酒水潑了寧忻一身的服務員。

「寧太太。」服務員討好的點了下頭:「這是您要的東西。」

「進來。」

服務員把端盤放下,然這只是一個進門的借口而已:「寧太太,她已經乘坐電梯上去了。」

陳雲水會意,隨即從自己包包里抽出了一張支票:「知道你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吧?」

服務員看著那支票都快把口水滴出來了,雙眼泛光的趕緊接過來:「嘿嘿,知道,知道。」

「那還不快走?」

「誒,好!馬上走!馬上走!」服務員嬉笑著趕緊離開。

「等下!」陳雲水斜了眼端盤:「做戲要做全套!」

服務員會意,立馬將端盤的東西放下,然後帶著端盤離開房間,造成她只是平平常常來給陳雲水送東西的假象。

「媽你這是……」寧麗妍約莫猜測到什麼。

陳雲水哼笑了一聲,如願以償的給寧麗妍一個期盼的答案:「寧忻已經中計了,現在啊,她可是自動將自己送上門呢,我們等下只管看著她不知廉恥的好戲了。」

枕上豪門:冷酷首席契約妻 為了能給寧忻這個小賤人下藥,可謂費了她不少心思。

想起寧忻完全沒有防備的喝下那個服務員端來的酒水,陳雲水細長的眼眸劃過寒光與惡毒。

那杯酒水是被她暗中做過手腳的。

而且,寧忻喝那酒時,她完全沒有接觸過那酒杯的,等下就算寧忻出事,也怪不到她的頭上!

還有,等下寧忻出事,也算是她自己自動送上門的,責任自然歸她自己——

21樓,不是什麼她安排的臨時衣帽梳妝間,而是這酒店裡最至高無上的存在。

全都是總統級別的特級海景套房,服務環境都是最好的,入住進去一個晚上都要五萬以上的價錢。

所以,能在上面出現的都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

把寧忻騙上去,騙得她主動進去那個算計好的房間……

那麼一出寧忻因為愛錢愛權勢而主動送上門勾引權貴的好戲,就這麼的上演了!

想想,陳雲水都覺得樂得不行。

特別是她想到寧忻又騷又賤的脫光,不知廉恥的躺在陳大榮身下被**……

思及此,陳雲水惡毒的笑容微斂,映出一抹怨恨。

她想,不能就這麼讓寧忻過了,她要把寧忻所有的不堪全都公之於眾!

寧忻的身體,她的騷浪賤,她愛好錢財權勢的勢利,她的不知廉恥……全部都要赤裸裸的呈現在每一個人面前!

她要徹底毀了寧忻!

「現在,我們就出去好好的招呼客人。」大廳上有一個放映儀,她想,如果寧忻赤裸裸的出現在大屏幕上,想必非常的精彩。

誒~也不枉費她花費了那麼多錢,買通好幾個服務員,又給陳大榮訂了一間豪華海景套房……

「嗯。」寧麗妍很是激動,跟陳雲水一樣,都很期待寧忻的大戲。

「你給我安分一點兒!盡量離寧忻那小賤人遠點。」陳雲水倒不怕寧忻能翻出什麼來,只怕寧麗妍壞事。 再者,怕被別的有心人抓住把柄,說是寧麗妍故意設計陷害寧忻的,那樣寧家以及她們的名聲可就大受影響。

顏面事小,丟了唐家這樁婚事才是大事!

畢竟,宴會開始之前,寧麗妍剛與寧忻有過糾紛,少不得有人故意使心眼……

「知道了……」寧麗妍再一次被訓,顯得有些不耐煩。

嘴上應了,可心裡確實萬分的不服、不以為意。

到了宴會上,陳雲水很快就被纏住,寧麗妍只能一個人應付著別的客人。

原本想要在別的貴族千金身上找點樂子膈應她們一番,卻不料反被諷刺奚落——「喲!寧小姐怎麼一個人啊?你那未婚夫呢?」

來人是萬沛兒,她爸是上海市有頭有臉的地產商大鱷。

萬沛兒曾借著她爸的東風多次接近唐時簡,故而她對唐時簡的痴心一片可是眾所周知的了。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寧麗妍跟萬沛兒兩個人怎麼看都怎麼的不順眼,待一塊少不了一番口舌之爭。

甚至還曾經動手打過呢!

寧麗妍本來就因為宴會一直下來都沒有見到唐時簡,心裡堵得慌,現在萬沛兒懟在槍口上,寧麗妍也忍不住想要發脾氣了。

「關你什麼事?!」寧麗妍面色不善的瞪著萬沛兒以及她帶來的好幾個看戲的千金小姐。

一個兩個都湊上來嘲笑她被未婚夫『拋下』,嘲笑她是來自山村的山雞!野雞!村姑!一點氣質都沒有!連相貌也不過爾爾!

唐時簡就是因為噁心她才躲著她的!

寧麗妍越想越氣,恨不得捏碎手中的酒杯!

見寧麗妍臉色難看,萬沛兒鬱結了好幾天的心終於有了那麼一絲的舒暢,她忍不住的笑吟吟的呵呵好一會。

「你笑什麼?!」寧麗妍現在看不得別人在笑。

因為那笑,似乎在嘲笑自己的不堪,嘲笑自己現在有多丟臉!

「我高興啊!」萬沛兒得意的懟著寧麗妍。

寧麗妍一臉青紫,恨不得撕爛萬沛兒的臉:「呵!虧你還笑得出來!從今天開始,唐時簡就是我寧麗妍的未婚夫了!」

她知道萬沛兒的心思一直在唐時簡身上,現在用這個來氣回去,想必萬沛兒再也笑不出來!

聞言,萬沛兒果然臉色一變。

得意之色慢慢轉為陰霾。

她雙眼剜著寧麗妍:「未婚夫而已!終究還沒有真正成婚!還沒有合法!我還有機會!」

這是她得知唐時簡不知道為何竟會看中寧麗妍,大鬧家中大發脾氣時她爸萬鎮遠勸告她的話。

她冷靜一想也是,未婚夫終究只是未婚夫而已。

憑藉她爸的勢力財力,還有與唐時簡唐家的合作關係,絕對能使唐時簡棄了寧麗妍這個從野山鄉下出來的山雞千金,還是半路靠著她那狐狸精媽上位的山雞千金!

到時候就是她萬沛兒上位的時候!

一想到這個,萬沛兒便覺得寧麗妍別說成為至高無上的唐太太了,就是連給她挽鞋的資格都沒有。

跟寧麗妍多說一句,都覺得身份掉價。

於是萬沛兒鄙夷的瞥了一眼寧麗妍:「走著瞧!哼!」

寧麗妍被萬沛兒的話驚住愣了好一會,直到萬沛兒離開她才悠悠緩過神來。

她想,是啊——未婚夫始終只是未婚夫!

還沒有真正的成婚,還沒有到民政局簽名成為合法夫妻,那麼唐時簡就有可能隨時會拋棄她!

想到這個可怕的結果,寧麗妍抖著手端起酒杯猛地灌了一大口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