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句不客氣的話,沢田綱吉把事情交給我這個對於你們來說是陌生人的人,就證明了我有這個能力讓你們按照我的話來行動,”金木研打斷她的話,仰起頭,灰眸裏僅是冷漠的不屑,“懷疑?失望?你們如果需要這個的話我可以給你們更多我身上的疑點,只要你們不耽誤計劃的進行。”

金木研露出統治喰種世界,建立帝國的君主氣勢,面無表情的臉上更是一種不近人情的冷酷,震懾人心。

“我再說一遍,你們別無選擇。”

一直到金木研離開,在場的人還沒有回過神來。

古老的時鐘指針滴答滴答的轉動,直到分針與時針相合,迪諾才吐出第一口氣,冷汗順着他的臉側流下,但卻不自覺的露出爽快的笑容。

“綱吉沒有信錯人。”

“這股氣勢,不簡單。”碧洋琪這話是對里包恩說的。

一直對金木研表現最激烈的里包恩神情不驚不怒,平靜的哼了聲。

“蠢綱的眼光還不賴。”

“我就說金木先生不會是壞人的,”風太笑容可愛的說道。

拉爾·米爾奇沒有迴應風太的話,倒是奇怪骸一直的沉默。

“你那邊已經困難到連說個話都會被發現的程度了嗎?”

ωωω¸Tтkǎ n¸C O

而被他詢問的骸正警惕的盯着白蘭逐步靠近的身影,嘴硬的說道:“看來是忍不住改暗戀爲明襲了。”

柔弱宅男的入江正一被六道骸的一句話嚇的險些昏過去,他驚恐的看向白蘭。

豪門甜寵:總裁太纏人 而被當成變態的白蘭不高興的勾起嘴角,笑容滿面,“放輕鬆啦,小正~,我怎麼會對你做什麼。”

白蘭越是大方的表現自己的無害,反倒越讓入江正一緊張,而他的笑容更是充分體現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真理。

“kufufufu……明明你沒有做什麼他就已經有什麼了,”六道骸毫不留情的嘲笑,“你終於忍不住要對他動手了嗎?”

“骸桑,明明比起小正最應該擔心的是你自己吧?”抓住他的頭髮強迫他仰起頭,彎起的紫色眸子透過窄窄的一條縫隙冷酷的看向六道骸。

彭格列許多天也沒有傳來有用的消息,面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白蘭心中的焦躁卻不斷累積,而六道骸又作死的挑動白蘭的神經,衆所周知,密魯菲奧雷首領可不是好隱忍的人。

抓住六道骸腦後長髮,本來打算玩小正的念頭改變,白蘭現在很想好好‘玩弄’一下骸桑呢!~?。

重生香江大富豪 “立志於毀滅黑手黨的你被沢田綱吉收服,乖乖在他手下做事的感覺是怎麼樣的呢?”白蘭的大拇指在六道骸涼薄的皮膚上撫弄,泛起層層戰慄,讓六道骸噁心的皺起眉。

“呵呵,沒想到密魯菲奧雷的人這麼孤陋寡聞,我明明是在利用沢田綱吉,等到他放鬆的那刻,他的身體就是我的,”六道骸半點沒有移開視線,冷冽的雙色眸子對準白蘭的雙眼,無形的交鋒剛剛開始。

白蘭玩味着六道骸的反抗,手掌從他的臉側滑到脖子上,順勢扣住,“說着這麼天真的話的是骸桑嗎?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還以爲是哪位小姑娘的表白呢。~”他湊近到六道骸眼前,像是戲謔又像是諷刺,“因爲他救了你所以主動獻身嗎?”

六道骸冷冷看着他,似乎懶得迴應他的裝瘋賣傻,哦,不對,白蘭怎麼會去裝瘋賣傻呢?他向來是拉着別人一起瘋。

“骸桑害羞了嗎?”挑逗的捏捏六道骸的耳垂,不顧兩人近到危險的距離,白蘭低低笑道:“不用擔心,我會讓你們倆……那句話怎麼說來着?一句中國話?哦,對了。”

“生同衾死同穴。”

“似乎是這麼說來着。”

嘴角勾起的弧度令人膽戰心驚,入江正一覺得自己即使能活着迎接了完美的大團圓結局,過上世界被拯救後的幸福生活也絕對忘不了這時的場景。

因爲……

他從沒看過笑成這個樣子的白蘭。

那樣的……無法形容。 朝利雨月若有所思的看向走的差不多的衆人,拍拍的肩膀。

“不跟去可以嗎”

眨眨眼,不在意的笑了起來,“安心啦,如果有需要我們的事情,金木會來找我的。”

“誒,從之前我就發覺你和金木君的關係真是好的不得了。”朝利雨月小心的看看他,爽朗的說道:“喜歡他嗎”

“噗咳咳雨月你在說什麼啊”一下就被嗆到,咳的臉色發紅,在朝利雨月揶揄的視線裏無奈道:“明明你也一樣,雨月。”

朝利雨月垂下目光,想起某次在街邊看到的金木研。

誤入到內陸的海鷗迷茫的飛翔在天際,有着奇異髮色的青年瘦弱的肩膀被收攏在單薄的衣衫內,偶然間的對視,視線相觸的親暱是對他整體印象的改觀。

那個時候,朝利雨月意識到這個人不是弱小,反而異常強大,但卻無端端的惹人憐惜。

:“我明白的,”如果說有誰最先注意到金木研的特質,那也就只有他了。

“我這樣是不是太多管閒事了點,”朝利雨月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搖頭,“不會,他會應該會很高興,如果有機會,雨月親口告訴他吧。”

朝利雨月一瞬間恍然,在接觸到目光的那刻,他似乎看到那一日下的青年。

原來如此嗎

朝利雨月看着無時無刻不像陽光一樣燦爛又溫柔的,“說的沒錯。”

你們兩個,確實有很多地方都是如此相似。

有節奏的腳步聲迴響在空曠的走廊內。

g幾步趕過去,看到熟悉的身影大聲喊道:“d。”

d斯佩多正掛着無所事事的表情看着未來多出來的許多東西,一轉頭正好看到g嚴肅的臉。

d情不自禁的嘲諷道:“有人在追你”

g眉頭抽抽,“我不打算和你吵架。”

d:“那你來找我幹嘛”

好像我來找你就是爲了吵架一樣g忍耐的想道,似乎喬託把這個人帶回來後,他們之間除了爭吵就是漠視,所以說霧屬性的人果然都是討人厭的傢伙

壓抑着火氣,g悶聲提醒道:“實在無所事事建議你去看看彭格列百年後對你的評價。”

d一挑眉,“怎麼,後世中我偉大卓絕的形象讓自譽爲左右手的你不滿了嗎也是啊,誰讓你表現的就像雜毛狗一樣亂吠。”

g:“d斯佩多,再重複一遍,我不是來找你吵架的”

“所以我也說了,這樣的你來找我幹嘛”d眼睛一眯,厲色閃過,“不要拿那副噁心的神情看我,”拉拉筆挺的衣領,軍裝下並不瘦弱的身軀站的筆直,他冷哼道:“無論未來的我做了什麼,那都和我無關,別爲了些小事惺惺作態,懂嗎”

g抽動臉皮,血紅的眸子裏燃起怒火。

“d斯佩多”

“我在。”

“你真是個混蛋”

“呵,”驕傲的惡魔貴族輕笑着傳出裸的諷刺,無動於衷的轉過身,冷漠的回道:“如果你想說的僅僅是這些那恕我不再奉陪了,閣下。”



d斯佩多走出沒有一段距離,就聽到拳頭敲擊牆壁發出的悶聲,他皮笑肉不笑的勾勾嘴角,懶得理他。

他以後做出怎樣的選擇,是不是會傷害到都和g這個白癡無關,d斯佩多無聲的笑着,那是屬於他和的事情。

抱着冷淡而高傲的心態,d斯佩多不會去追究歷史中的他究竟做了什麼,只因爲他相信,他和之間的關係必定是緊密不分的。

“你要不要加入我的家族”

“哈少年,你知道你在邀請的是誰嗎”

“雖然是個小家族,但已經有名字了,彭格列,聽起來很帥吧”

“不聽人說話是你這傢伙的特點嗎”

“怎麼會,我只是在反駁那句少年而已,嘿嘿,明明我們一樣大。”

“完全搞不懂你呢。”

六跡之夢魘宮 “好多人都這麼說,所以加入吧,會有很多同伴的,而我也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

“一樣嗎”

d斯佩多拿出送給他的懷錶,神情是從未見過的溫柔,虔誠的吻落在懷錶外殼上,打開後一行小字象徵着他們的友誼。

“哇哦,你也會有這樣的表情。”

d斯佩多從懷錶的字跡上移開,轉向出現在拐角的黑髮少年身上,“十世的雲守”

“我和彭格列沒關係,”雲雀恭彌冷冷說道:“只是和他們羣聚一下就有強大的傢伙可以咬殺,那也不妨忍耐一下。”

“真是和阿勞迪差不多的說辭,”d斯佩多收起懷錶,揚了揚眉,“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下一世的雲守,總是不承認自己從屬彭格列的傢伙。”

“很強嗎”雲雀恭彌感興趣的說道。

d斯佩多無所謂的嗯了一聲,滿不在意的禍水東引,“比現在的你強很多。”

雲雀恭彌:“那和你呢”

d斯佩多:“打過幾次,但都沒分出勝負。”回憶起幾次和阿勞迪打成一團都會引出黑化的,結局一般都會演變成其中一個被冰封,而那個人大多數時候都是他。

狡猾的阿勞迪總是有辦法讓放棄對他出手,明明他也拆了總部不少傢俱

d斯佩多一點也沒考慮過幻術污染導致了多少彭格列普通成員喪失工作能力,只記得每次打架完都要呆在辦公室裏和幾天出不了門,日夜趕工家族文件。

雲雀恭彌聽斯佩多說完感興趣的勾起嘴角,強者,來自百年前的強者,他再喜歡不過了,但他也沒忘記正事。

“你這傢伙和某隻鳳梨很相似。”

“嗯”d斯佩多疑惑的問道:“十世霧守”

“啊,是隻鳳梨,”雲雀恭彌若有所思的停在d斯佩多的髮型上,又若無其事的移開目光,“那傢伙需要你來幫忙。”

“誒呀呀,我記得你和他的關係不怎麼好吧”d眼皮跳了跳,明顯注意到雲雀恭彌的視線,不悅的嘲笑道:“他竟然會去聯繫你”

“哼,”雲雀恭彌轉身就走,“誰讓他是個笨蛋。”

“笨蛋嗎十世的雲霧組合也很有趣嘛,”d斯佩多雙手環胸,眯着眼睛點出一直呆在旁邊的人的姓名,“阿勞迪。”

阿勞迪從毫無存在感的角落站出來,面無表情,“d。”

相比起雲守的淡漠,d斯佩多在他面前倒是沒有表現出尖銳的棱角的樣子,只是冷淡道:“雖然知道這是情報人員的職業病,但我還是要說,我不喜歡被人暗中窺視。”

“抱歉,只不過你確實該聽從g的建議,”阿勞迪冰涼的聲線裏透出一種淡到極致的誠懇。

分辨出來後,d斯佩多額角青筋一跳,“煩不煩”

“抱歉。”

“呵。”

看着徑自離開的背影,阿勞迪沉下眸色,“誰”

“一不小心,”月山習走出來,“放心什麼都沒聽見。”

阿勞迪眼中隱含戒備,即使他是彭格列的盟友,但也不得不說月山習這個人總是不能讓人安然的放下心來。

“阿勞迪,”金木研這時也走了出來打破僵局,“我有事情想請你幫忙。”

阿勞迪歪歪頭,湖水藍的眸子閃過疑惑,鉑金色的髮絲蓋在白皙的脖頸上,連皮膚下的青色血管都呈現出一股透明的美感。

毫無疑問,彭格列一世雲守是個大美人,尤其是他一改平時強悍精明的神態露出困惑的神情時。

月山習不動聲色的把握緊的拳頭移到身後。

金木研像是看不到面前美色一樣正經道:“我希望你能把這個時代裏的d斯佩多找出來。”

“”

金木研:“根據時空法則,一個時空裏是不會出現另一個自己的,但d斯佩多不一樣,雖然說不明白,但他很可能在我們注意不到的情況下,在我們背後捅一刀。”

阿勞迪沉思片刻,沒有懷疑的就同意了,“我本來就對這個時空的d斯佩多感興趣。”

一手顛覆一世家族,這對於阿勞迪來說是個再嚴重不過的挑釁,d斯佩多到底是怎麼瞞過他這個門外顧問的眼睛背叛了的這個疑問沒有比去問本人而更加簡單的了。

“但是,十世他們沒問題嗎”

金木研一愣,擺擺手,“沒關係他們能照顧好的。”

“那就沒問題了。”風衣揚起一角,阿勞迪大步離開,作風乾脆利落。

金木研摸摸鼻尖,還沒來得及感嘆下不愧是情報部首席,就被月山習壓着肩膀抵在牆壁上,感受到紳士君越來越冷的氣場,以及壓迫感十足的身高。

金木研艱難的嚥了口唾沫,隨後表情變的溫和可親。

“月山先生,有你在真是太好了,”手掌順勢按在月山習腰間,沒給他開口的機會,主動出擊道:“沒有月山先生,恐怕我現在還在爲皇帝的事情分身乏術。”

說完稍稍頓了下,注意着月山習散發的氣息有沒有變化,發現雖然沒有逐漸回溫,但也確實沒有更加冰冷,逐決定再接再厲。

看不到月山習的表情,但對方噴吐的呼吸倒是接觸到了耳廓的皮膚上,一不注意還被舔了一口,癢癢的,金木研臉色發紅,“月山先生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嗎那時候的月山先生讓我嚇了一跳,”可不是嘛,主動就送上門的月山習。

暗自腹誹了句,金木研略微尷尬的斜瞄着頭髮下露出來的耳廓,壓在頸間的男人存在感十足,“而且,我們還發展到現在怎麼說呢,我覺得月山先生我一直不怎麼了解。”

惹火小蠻妻:馴服黑帝老公 “金木君。”

“是”

月山習從金木研的肩膀擡起頭,笑眯了眼睛,“金木君不擅長這個就不要勉強自己。”

金木研打了個寒顫,被這樣的月山習嚇的冷汗直冒,天知道他多久沒有感受到恐懼的味道了。

“而且”月山習略有些失望,“我和金木君的關係應該沒有可以借鑑的例子,所以金木君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不會不同意的。”

“只是我還不怎麼能接受圍在金木君身邊的人多了那麼多。”

金木研微微張大眼睛,這麼說的月山習竟然讓他有除了變態之外的感受。

似乎有些寂寞呢,金木研不着痕跡的觀察下跟在他身後的月山習,默默想道,月山先生,應該是這麼想的吧。cc2907201 虛弱的睜開眼睛,盈盈碧翠的綠色,然後就是……可怖的白色。:3w.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