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龍雲面前的地面裂開,一道逃生的入口出現在面前。沒有任何時間讓龍雲去思考進去後會預見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離開囚室的金屬外壁,就算是逃出生天。

就在龍雲猛然拔起刀跳入那個通道的同時,小囚室終於失去了控制,子彈一樣嗖地衝向了杜林監獄的中央地帶,和那個已經集合了數千個小囚室的大方塊撞在一起。

咣——

龍雲在通道里接連摔了幾個跟頭,這是一條斜着朝下的階梯式通道,裏頭是一級級的樓梯,龍雲跳進去的時候太猛,以至於失去了平衡,結果沿着樓梯咕咚咕咚滾了下去。

隨着身後的金屬門嘭一聲關閉,龍雲感覺自己眼前一片漆黑,接着身體朝下墜去,似乎從很高的地方摔了下去。

“我——草——”

龍雲在空中舞動着手腳,不斷地掙扎着,他不知道下面到底多深,如果最後倒黴摔倒了什麼水泥地板上,弄不好立馬就成肉餅了。

足足下落了十多秒,龍雲感覺自己撞上了什麼東西,背部一陣劇痛,接着身體好像彈了起來,接着再次下墜,不過速度被減緩了一點。

接下來的幾秒鐘裏,龍雲不斷撞上亂七八糟的東西,感覺上像是樹枝一類的玩意,如果不是身上穿着潛行甲,裏面有**防彈衣,也不知道要斷掉多少根肋骨。

一陣碰碰撞撞之後,龍雲嘭地一下終於落到了實地,眼前冒出一片金星,頭頓時漲了兩倍。

好一陣,他才嘗試着從地上坐起來,摸摸這裏,又摸摸那裏,檢查了一番,發現除了手腕上有點點皮外傷之外,居然奇蹟般安然無恙。

“老天爺保佑!”龍雲鬆了口氣,看了看周圍,急速的下墜和撞擊之後,頭盔裏的設備有些亂套了,夜視儀的映像十分不穩定,畫面一堆雪花,一會兒又圖像扭曲,色彩也亂了,斑駁陸離,根本看不清景物。

龍雲伸手脫下頭盔,又脫下揹包,從裏頭摸出一塊防雨布將自己罩了起來,之後摸到了自己的HK416,將皮卡汀尼導軌上的戰術燈打開。

由於周圍的情況不明,在這種黑暗的地方如果潛藏着敵人,打開戰術等無異於將自己照成一個人肉靶子。

在覆蓋的雨布遮蓋下,外界完全看不到龍雲這裏的光線。他小心翼翼地拆開了頭盔裏頭的夜視器材線路,發現只是接觸的一組線頭在劇烈的碰撞之後鬆脫了,將金屬卡子插上去,重新固定一下就OK了。

弄完這一切,龍雲關掉戰術燈,將頭盔重新戴上,打開夜視模式。

被範建改裝過的夜視儀加入了鍊金技術,視野十分寬闊不說,還能能看到彈道,和傳統的夜視儀不同,周圍一切和白天沒有任何分別,色彩、輪廓都是一等一的水準。

看清楚周圍的情景之後,龍雲有些發懵。

他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片原始森林一樣的樹林子,高大的杉木幾個人都合抱不過來,樹底下的灌木亂石到處都是,密密麻麻,沒看到一條路,顯然這裏沒什麼人來。

如果不是明知自己掉進了囚室裏,他一定不會認爲這是個囚室,侏儒的鍊金術可以在極小的空間裏將很大的區域壓縮進來,就像第一次進入的囚室,雖然外頭看起來囚室的長寬高都只有一百米,不過在裏面竟然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沙漠,所以這裏是一片熱帶雨林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每個囚室裏頭的佈置和景物都有深意,有些是原先就設計好的,有些是這裏被關押的囚犯人爲的。

這些被關押的傢伙一個個身手不凡,而且很多都是心裏極度變態的殺人機器,龍雲不得不警告自己小心一些,免得成了別人獵殺的目標。

現在看來,整個杜林監獄已經重新洗牌了,自己掉進了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編號的囚室裏,也不知道上哪去和格格他們匯合,又或者和指揮中心取得聯繫。

正愁的時候,耳機裏忽然有了電流聲。

龍雲趕緊按下通話鍵,“我是龍雲,誰在線上?能聽見我嗎?”

又是一陣沙沙聲,好一陣沒回應,龍雲又呼叫了一次,過了一陣,總算是私心了,鬆開了按鍵。

正在這時,忽然一個聲音從耳機裏傳來,如同久旱逢甘露一般,這是龍雲最想聽見的聲音。

“大哥!你沒死!你沒死!”範建這傢伙顯得異常亢奮,顯然他知道龍雲沒死,多少有些激動難耐,“我就知道你沒死……”

正說着,範建那頭傳來接連不斷的槍聲,似乎他們在戰鬥中。

愛妻出逃,騙婚總裁難招惹 “怎麼回事!?你們那邊打起來了?遇到光復會的人了?”龍雲不由擔心起來。

“不是,我們麼遇到光復會的人,不過這個囚室裏關着一個食人魔,是一個亞特蘭蒂斯的異種,已經關了快一百年了,這傢伙有點神經不正常,喜歡吃人。”範建說。

“你們能撐住嗎?”龍雲問道。

“沒事,它倒不是很強,只是懂得隱身符文,有點兒難找,喜歡搞偷襲,剛纔他咬了一口水手,崩掉了它一隻門牙,哈哈哈哈。”

龍雲在腦子裏想想咬一口水手這種會鋼鐵皮膚的傢伙一口那種奇怪的感覺,門牙頓時酸了一下。

“真是遇到剋星了。”龍雲忍不住笑了笑,然後又問:“我的位置,你能找到嗎?如果可以,我在這裏等你們,這裏的路我不熟悉,我怕越走越亂。”

“沒事,你的頭盔裏有定位器,我可以聯繫萊娜活着隼,找到你的確切位置,我們幹掉這個傢伙就過去找你。”範建輕鬆道,幾秒鐘後,又有些擔心:“大哥,你在的那個囚室離我們隔着二十多個囚室的距離,就算抄捷徑走最快速度,我們也要走半天,你要堅持着。”

“放心吧,我又不是什麼菜鳥,不好惹的。”龍雲呵呵笑道,如今脫險了,他頓時就輕鬆下來。 斷了通訊,龍雲檢查了一下身上的武器,除了hk416步槍之外,還有一支fn57手槍。

fn57手槍可謂是鼎鼎大名,是比利時fn公司的得意之作,被譽爲世界上穿透力最強大的手槍之一,在100米距離內能夠擊穿由l-2層1.4毫米厚的鈦鋼板或30層凱夫拉材料製成的防彈背心,在50米距離內能夠擊穿普通汽車的側板和三級防護以下的防彈背心。

這支槍是公司裝備部的愛迪生提供的,說是在fn57原槍的基礎上進行了改良,穿透力比原來強大一半,使用的是欽提拉米彈頭,就算是最新型的**防彈衣也可以輕易穿透。

剛纔殺死那名黑衣士兵後,龍雲從他身上拿了手弩,此時總算有時間好好看看這把奇怪的武器。幾乎可以斷定,這是典型的鍊金裝備,一般用特殊金屬,例如摻入了安德瓦里黃金混合製作的武器裝備如果沒經過侏儒的鍊金符文附魔就算不上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鍊金武器。

附魔只有大師級以上的鍊金師才能做到,而且附魔的武器一定要摻入安德瓦里黃金,這是必須的金屬,然後將一些自己參悟的符文咒語鐫刻在武器上,激活那些古老金屬中隱藏的力量。

附魔的方式可以使用在任何一件武器上,包括現代科技結晶的熱兵器。例如這支手弩,弩身顯然摻入了部分安德瓦里金屬,並且在上面鐫刻了幾個奇怪的鍊金符咒,加上欽提拉米金屬製作的箭矢和鑲嵌在箭矢上的魔法石,這幾種元素疊加起來,威力就成倍地增長,所以能夠輕鬆射穿哈根斯手中的欽提拉米金屬盾牌。

收拾妥當,龍雲小心翼翼地在樹林裏摸索着朝外走去,他心裏暗自叨唸着,希望這裏不會都是森林,在這種原始的林區裏,最容易受到敵人的偷襲。

走了一陣,龍雲竟然看到了一條公路!

是一條高速公路!

有路,估計就有人了。 龍雲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這裏看來不是一個空置的囚室,肯定關押着某個人。而且,這個人顯然在這裏關押的時間不是很長,最多幾十年,如果是梅勒在十五世紀協助鍊金公會建成杜林監獄,那麼最早關押的囚犯會在這裏待上至少幾百年,但是高速公路這種玩意,絕對是現代文明的產物。

因此,關押在這裏的囚犯,一定是現代人。

“也好。”

龍雲暗暗安慰自己,現代人至少在溝通上沒有多少代溝,如果忽然跳出一個穿着中世紀服裝的嗜血變態狂,揮舞着刀斧要和自己拼個你死我活,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和這傢伙溝通。

在林子邊上觀察了一陣,龍雲用望遠鏡將這裏遠近都看了個遍,沒有發現任何動靜。這個囚室到底裏面有多大,他自己也弄不清。

“範建,你在嗎?”龍雲在頻道里呼叫範建。

“大哥,我們這裏很忙,你那裏沒事吧?沒事我就先收線了,搞定了再和你聊。”範建那頭傳來雜亂的爆炸聲和古怪的尖叫聲,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

“好吧,我只是想問問你,我在的囚室是什麼地方,關着誰。”龍雲說:“既然你忙,就先忙你的吧,我自己在這裏等你們。”

“帥哥,他們不理你,我理你。”萊娜顯然聽見了龍雲和範建的對話,她在安全點的別墅裏架設起了天帳,隼在禁地酒店的平臺上將線路接到了薯片妞那頭,現在萊娜是指揮中心的聯絡官。

“萊娜,你知道我身處什麼位置嗎?我需要點情報和資料,不然根本不知道對手是誰。”龍雲說:“我看到了公路,顯然這裏有人住。”

“公路?”萊娜顯然有些意外:“我以爲裏頭關的多數是老古董呢,怎麼?你遇到了個現代的殺人狂?”

“鬼知道是什麼傢伙!”龍雲說:“你就不能讓鍊金公會提供一份名單,讓你知道里面到底關着什麼鬼東西嗎?”

“別提了,你以爲我那麼弱智,連名單都不會要嗎?告訴你吧,我早問過了,鍊金公會那幫老頭子死活不肯提供,說是涉及到祕密,只可以提供裏面的構造圖。 ”萊娜說:“博士跟他們在交涉,不過我看希望不大。”

“構造圖有個屁用,我們手裏就有一張!”龍雲惱火道:“進來的時候,我們遇到了麻煩,敵人隊伍裏有一個很厲害的鍊金師,到處給我們下套,現在杜林監獄的原有次序和組合已經全部亂套了,整個監獄重組了一次,構造圖就是一張廢紙!媽的,給我們這些有個屁用!”

“別激動,我會找到想要的資料的。”萊娜語氣裏有幾分得意:“隼在那邊給我開了個後門,我讓特洛伊潛進去,入侵他們的資料庫,我想會有些發現。”

“特洛伊還沒搞定嗎?”

“你以爲那麼容易啊!?” 季少,我投降 萊娜說:“特洛伊雖然是最強大的人工智能,但是鍊金公會的服務器根本和人類世界的科技完全不同,需要點時間瞭解。你放心,一旦有最新消息,我第一個通知你,你保重。你不是說有公路嗎?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公路,瞭解下地形,我也許能夠跟原有的地圖覈對下,找出是什麼地方和什麼人。”

“好吧。”

龍雲無奈的站了起來,端槍慢慢走出樹林在之外,踏上了那條油柏路。

和美國所有的公路一樣,典型的鄉下油柏路,不寬,只有雙車道。公路旁,一個已經略微生鏽的路牌歪歪斜斜插在路邊,龍雲走上前看了一眼,上面白底黑字寫着一個數字“61”,在數字上方,有一行英文字——ia。

“賓夕法尼亞州?”龍雲頓時雲裏霧裏,這條公路竟然是美國的賓夕法尼亞州61號公路!

這是怎麼回事!?他當然知道這不會是真的美國本土,也許是囚室建造的時候,就在這裏面用鍊金技術做出一個賓夕法尼亞州來?

想了想,又很快否定自己的判斷。 因爲如果杜林監獄設計是在十五世紀之初,那時候哥倫布尚未發現美洲大陸,而且也不可能有現代化的公路。

如果這樣,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這個“賓夕法尼亞州”的61號公路和這周圍的一切景物都是關在這裏的囚犯自己建造的。

龍雲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建造了多大的地盤,但是要創造出這樣的虛擬城鎮,恐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如果是利用自己的天賦,那麼這個天賦實在是太恐怖了。

想到這裏,龍雲真是欲哭無淚,自己怎麼老碰上大麻煩。 女帝打臉日常 沿着61號公路一直往前走,龍雲很快到達了一座破落的橋樑,只是一座老式的鋼結構吊橋,不過看起來年久失修,中間已經斷掉,龍雲走上橋頭,橋身就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彷彿下一秒就要完全倒塌一樣。

他只好放棄選擇從這裏過橋,看看邊上有條小路蜿蜒伸向遠方,不過路況看起來有些糟糕,可總比走這條危橋要好。

於是,龍雲沿着小路繼續進發。小路也並不好走,路面看起來已經很多年沒人走過,大部分的柏油已經硬化,路面開裂,更怪異的是,烈風的中間冒出白煙,嫋嫋飄上天空,好像是蒸汽一類的東西。

這地方到處寂靜無聲,氣氛極其詭異,除了偶爾從樹林裏傳來幾聲不知名的鳥叫,龍雲感覺這周圍都像死了一樣。

這裏到底關着什麼人?

這個疑問一直伴隨着龍雲走完這段小路,穿過一片雜草叢生的開闊地,眼前頓時闊然開朗,一個小鎮出現在面前。

居然有個小鎮!?龍雲注意到,在草叢裏扔着一個寫着“rnn”的紅色警告牌,建起來擦掉上面的塵土,只見寫着“嚴禁進入小鎮”的字樣。

看了一下週圍,龍雲發現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這裏的樹和草,基本都是枯黃的樣子,毫無生氣,彷彿缺少水分一樣,樹身上還隱約能看到焦黑的樹皮,彷彿被大火烤灼過。

“艹,還不讓進去了。”龍雲扔掉警告牌,心想,難道是這裏的囚犯豎的牌子?警告別人不要招惹他?這倒讓龍雲大惑不解起來,要知道,杜林監獄關押的都是瘋子或者嗜血狂魔之類的傢伙,他們巴不得有人進入自己的領地,將活人當做自己的目標,怎麼會有人還好心地豎立起一塊警告牌,提醒別人不要靠近?

這間囚室的犯人,難道是在小鎮裏頭?

龍雲關掉夜視儀,發現這裏漆黑一團,小鎮上錯落在路邊的房屋透出昏暗的燈光,這裏沒有太陽,囚犯即便做出了場景,也做不出天空,和第一次進入的囚室不同,這裏的場景完全是囚犯自己做的,不是鍊金師通過鍊金技術模擬出來的自然現象。

反正離範建他們找到自己還有一段時間,就算範建他們到達這個囚室,恐怕也要和這裏的主人——那個未知名的囚犯面對面,否則走不出這裏,倒不如,自己先探探情況,看看這裏住着的到底是何方神聖。

打定主意,龍雲決定進入鎮子上看看。剛走出不遠,又看到路邊有塊牌子立在草叢裏。於是趕緊上前看看上面寫了什麼,一看之下,頓時有些吃驚。

原來牌子上不是什麼警告標語,而是一個地名——r。

“森特羅利亞鎮”,翻譯成中文之後,是這個名字。

“原來這裏叫森特羅利亞……”龍雲趕緊打開通訊頻道,詢問萊娜:“美女,我在這個囚室裏發現一個地名,你幫我查查,好像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個叫做森特羅利亞的小鎮,到底什麼來頭?你看看能不能幫我找出這裏關的是什麼傢伙。”

“有地名了?好辦,你等着。”薯片妞嚼了幾口摯愛的薯片,那頭又傳來指頭在鍵盤上翻飛的聲音,過了一陣,萊娜有了回覆:“這個小鎮是個無人鎮,地名沒錯,是叫森特羅利亞,從1962年開始,那裏的居民就開始撤離,現在位置,小鎮上已經沒人住了,就連郵政信箱的編碼都被美國政府取消了。”

“無人鎮?”龍雲心頭飄過疑雲,“居民爲什麼撤離?”

“這裏頭可是有故事的。”萊娜嘎吱嘎吱嚼着薯片,將資料複述給龍雲:“這個小鎮建立於1866年,是個煤礦區,在十九世紀曾經鼎盛一時。1962年的6月,位於小鎮地下的煤礦被無意點燃,小鎮溫度從此迅速飆升,有毒氣體從地下噴涌而出,大量植物的根莖被烤焦,小鎮居民被迫先後撤離,這場“地下火”到了至今仍在燃燒,美國的環境資源局曾經設計各種方案,包括將河水引入坑道滅火,還有在地下挖掘防火渠隔離火源,最後都以失敗告終。在接下來的日子裏,小鎮上的居民陸續死於各種離奇的火災和事故,最後在72年的時候不得不宣佈放棄小鎮,由政府安排撤離。現在那裏已經沒人了,成了一個鬼鎮。”

“事故是什麼人引發的?”

“據說是一個小鎮的環衛工人,在照例打掃完了幾條街道後,用車將垃圾送到掩埋場掩埋,結果這個掩埋場是由原來的一口廢棄礦井改造而成的,環衛工人像平時一樣點燃了一堆垃圾,然後忙着去做其他的事情了,而廢礦井裏正好有一暴露的無煙煤礦脈。加上當時是6月,而且1962年的時候,賓夕法尼亞州的降雨量極少,遭逢了前所未有的大旱,所以在這個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地下的大火就燒了起來,從此沒停過。”萊娜說。

“唔……還真的是有故事呢。”龍雲想了想,道:“我覺得這裏面沒那麼簡單,你不要找官方的資料,我建議你去找找的數據庫或者軍方的,讓特洛伊去辦,我估計你會找到一些有意思的東西,到時候記得通知我。”

“行咧,給我點時間,雖然我們在的系統上都安裝了後門,但是進入還是要點點時間,免得引起人類政府的注意。”萊娜輕鬆道:“搞定後我通知你。”

斷了和萊娜的通訊,龍雲拿出望遠鏡朝遠方的小鎮望去,看了足足十分鐘,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人,沒有動物,什麼都沒有,小鎮就像一具死人的遺體,已經在墳墓裏埋葬了多年,根本沒有一點生氣。

“事故……”龍雲嘆了口氣,搖搖頭,心想,這事恐怕沒那麼簡單了。加入天幕公司幾個月了,他多少也聽說了一些傳聞,加上像長老會或者光復會這種古老的祕密組織,一旦出事,肯定通過各種政府關係將事情擺平,抹掉所有的痕跡,將媒體封口,讓後派出像克里斯蒂安教授這種能夠洗腦的善後人員,將所有的目擊者記憶抹去,再製造成一起自然事故,轉移大衆的視線。

這種手段,屢試不爽,龍雲感覺這個森特羅利亞小鎮恐怕也是這種產物,說什麼地底煤礦自燃,這次還把一個環衛工人拉出來當了替死鬼,想想也是挺搞笑的。

龍雲忽然對鎮裏的那個怪物產生了興趣,這裏的囚犯,這裏的主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物。

沿着小路,他開始一步步朝小鎮中心走去,同時,他開始釋放自己體內的天賦力量,將視覺和聽覺都提高到極致,防止那個藏在暗處的傢伙偷襲自己。 離開小鎮的入口,龍雲沿着鎮上的小路一間間房子搜索過去,最後發現,這裏一個人影都沒有,一連進了十幾間屋子,鬼影都見不到一個,甚至連那個本應該出現來對付自己的囚犯,也不見蹤影。

龍雲回到小鎮中央的路上,茫然望着四周,這個小鎮有一種奇怪的孤獨感,讓龍雲心底產生了極大的共鳴,人走進來,彷彿就是一種孤獨將你圍繞起來,你覺得整個世界都沒人了,就剩你一個,所有的人都不見了,拋棄了你,一種莫名的難受從心底涌了上來。

“什麼鬼地方!”龍雲自言自語咒罵了一句,他很不喜歡這種孤獨感,也許因爲他從小就是個孤兒的身份,孤兒是沒有家人的,無論孤兒院的院長對自己多麼愛護有加,雖然撫養之恩勝於生養之情,也替代不了那種看不見摸不着卻無時無刻無處不在的血脈相連。

“萊娜,這個小鎮什麼人都沒有,你找到關於這個鎮的資料沒有?”龍雲有些無聊,如果鎮上沒人,也許那個關在這裏的囚犯已經死掉了?如果是這樣,自己就必須在這裏等到範建他們找到自己,再一起去6666號囚室找雪諾。

“帥哥,暫時沒有什麼收穫,國防部沒有記錄,cia也沒有,警方和國土環境資源局的資料庫我們也查過了,似乎這真的是一起意外而已。”萊娜說。

“沒那麼簡單,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鎮上絕對發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祕密。”龍雲有些煩躁地掏出口袋裏的煙,點了一根,噴了口白霧道:“你再找找吧,特洛伊不是號稱最強大的人工智能嗎?只要在絡上留下痕跡,她一定會找到的。”

“ok,找到了會通知你。”

收了線,龍雲繼續在路邊抽菸,當煙抽了半截的時候,忽然從他右側傳來一聲金屬的碰撞聲,聽起來似乎是有人絆倒了金屬盤子或者花瓶之類的東西。

龍雲的神經一下子繃得緊緊的,槍口下意識地對準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是一棟兩層樓高的房子,和所有美國鄉下的房子一樣,大部分是木結構,賓夕法尼亞州的杉木資源豐富,居民一般都就地取材。

房間裏透出燈光,不過這不代表裏面有人,因爲這個鎮子上許多房子都開着燈,龍雲已經找了十多個房子,裏面都是空空如也,沒有活人,除了那些沒有生命的傢俱和擺設。

吱呀——

龍雲用槍管輕輕頂開木門,和之前所有的房子一樣,門都沒在裏頭反鎖。

一樓廳中,牆上的燈亮着昏黃的光,屋子裏的陳設異常簡潔,三間屋子裏兩間是臥房,牀榻是杉木製作的,依然結實,牆上懸掛着十幾個鏡框,裏頭是一家人溫馨的合照,一根光禿禿的木軸落在地上滾遠了,廚房的餐桌上還放着陶製的碗和罐子,紅色的方格子餐布雖然有些陳舊,卻還乾淨。

花瓶裏插着一支已經枯透的花,漆黑的莖像是鐵絲拉成的,幾件藍色的礦工工作服掛在牆上,洗得已經有些發白,冰箱的門上貼滿了五顏六色的小紙片,上面都是一些家庭成員的留言。

龍雲粗略掃了一眼,最新那張留言箋上的日期是:1982年6月19日。

1982年?距離小鎮出事之後已經長達20年的時間過去了,看來小鎮地底的煤礦被點燃之後,還有人堅持在這裏生活了長達20年之久。

20年……龍雲幾乎可以感受到那些堅持留下的人是多麼的執着,又是多麼的孤獨,在一個危機四伏,不知道下一秒地火會不會從裂縫裏躥出將一切付之一炬的小鎮上提心吊膽生活了20年,看來鎮民對這裏還是很有感情的。

龍雲在一樓沒有找到剛纔聲音的來源,於是找到樓梯,將hk416上的鐳射瞄準系統打開,這種東西在近戰的時候十分有用。

樓梯十分解釋,鋪了一層不算高檔的地毯,踩上去硬梆梆的。龍雲沿着樓梯慢慢上了二樓,上面有三個房間,看起來十分乾淨,似乎這裏的主人才剛剛離開。小心翼翼搜索完三個房間,居然毫無收穫,龍雲不禁以爲自己聽錯了。

正想下樓,忽然發現其中一間房間的牆上靠着一把木梯子,這引起了他的注意。這房間是一個孩子的房間,牆上貼滿了各種漫畫人物,超人、蜘蛛俠、蝙蝠俠之類,角落裏扔着一些男孩子的玩具,還有一臺童裝自行車。

寢室裏放梯子,這有些不合常理,龍雲走到梯子旁,擡頭朝上面望去,果然發現房頂的木板上有個活動的門。

他忽然想起,這樓應該不是兩層的,而是兩層半,還有半層是尖頂閣樓,看來這家的主人將閣樓讓給孩子們自己使用,所以將出口開在這裏。

龍雲輕手輕腳搬過梯子,將它架在活動門旁,然後拔出fn57手槍,將槍上的鐳射也打開,接着慢慢踩着橫梯爬了上去。

將活動門掀開一條縫,龍雲小心地掃了一眼閣樓裏的情況,上面空間還算大,估計像自己這樣的成年人可以稍稍彎腰便能站立,反覆幾次確認之後,竟然還是沒發現有人的蹤影。

龍雲想了想,把夜視儀模式切換到熱成像狀態,然後再進行觀察。

很快,在一堆凌亂的雜物後面,似乎有幾個橙色的色斑,那代表着溫度高於周圍幻境。

“原來你在這裏……”龍雲確定了敵人的位置,他不確定現在是直接扔一個手榴彈過去還是朝那裏開幾槍,按道理,這裏不會有任何無辜的人,唯一有的就是那個窮兇極惡的囚犯。能有資格被關進杜林監獄都不是省油的燈,絕對配得上臭名昭著這個詞。

舉起fn57,龍雲瞄準那幾個橙色的斑點,鐳射瞄準光在夜視儀的視野裏劃出筆直的紅線,準確落在那個躲在雜物堆後面的傢伙身上。

正要扣動扳機的時候,雜物堆後頭忽然傳來一聲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