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及自己乃是化神境,術法威力強大,蒼梧真人士氣一振。

加!

兩聲暴喝,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類似於狂力訣的術法,又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類似於厚土訣的防禦類術法。

打!

幾乎是同一時刻,兩個人,像兩頭暴熊,沖向了對方。

咚咚咚……

蠻力之下,腳步每一次踏在地上,就如同擂鼓一般咚咚作響。

近了。

近了。

更近了。

轟!

兩隻鐵拳,撞在了一起。

這一撞。

「卧槽!」

蒼梧真人懵逼了。

被碾壓了!

竟然被碾壓了!

從拳頭上傳來的巨大力量,灌體而入,無法抵擋,那感覺,就好像是在面對一隻狂暴的遠古巨獸一般。

「這小子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不好!託大了!」

「怎麼辦?怎麼辦?」

現在想辦法,晚了。

重生之銀河巨星 轟轟轟!

一拳過後,喬拉丹手臂一揮,再來一拳,繼續一拳,接著一拳……

力量大。

速度也快。

雙手化作幻影,雙拳化作狂風驟雨,朝著蒼梧真人就轟了過去。

可憐的蒼梧真人,本就不擅長近戰肉搏,力量又被碾壓,哪還有抵抗的餘地,被喬拉丹當成了沙袋一般,一通狂轟。

好在。

畢竟是化神境的尊者,不光是力量強,防禦力更強,喬拉丹這些鐵拳轟在蒼梧真人身上,根本就造不成傷害,只是難受一點兒罷了。

沒受傷?

本來,喬拉丹還擔心自己把這老頭兒打傷了。

可是。

見到這老頭兒這麼耐揍,喬拉丹樂了。

既然這麼耐揍,那就得好好練練了,這麼好的沙包可不是那麼好找的。

繼續!

名門第一寵 上輩子見過沒練過的各種搏擊之術,全都用上了,什麼摔跤、自由搏擊、巴西柔術、截拳道之類的,一時間,阿達阿達的聲音響徹不斷。

傻眼了。

場外的修士,包括站在一側的中年修士,全都傻眼了。

這小子真是築基境的修士嗎?

力量也太大了吧?

招式也太多了吧?

瞧瞧,瞧瞧,這撩陰腿……

撩陰腿?

喬拉丹一臉的尷尬。

打發了性子沒收住,連混混打架的招數都用出來了,看到蒼梧真人一臉痛苦的想捂又不好捂那啥,喬拉丹撓了撓頭皮:「那個,真人,失誤,失誤,您看,還繼續不?」 可是,有人卻不太想讓這場單挑順利進行。

嘉佑和火王同時出現在童古身邊,兩人手裡都拎著鋼刀,上面還有斑駁血跡。嘉佑的刀甚至還向下滴血。

張北羽看了一眼,心中騰起一股怒氣。這些血,是自己兄弟們的。

「古哥,我們倆來就行了。」嘉佑輕笑著說了一句。童古饒有興緻的點點頭,「好啊,那我就先看看這小子有多少本事。」說著,向後退了一步,給三人騰出空間來。

嘉佑走上前一步。一個梳著中分,面向清秀的人,手裡拎著一把滴血的鋼刀,這個形象實在是有點衝突,但放在他身上就太正常不過了,因為他就是個不正常的人。而火王,人如其名,十分暴躁,或許是受了前任老大崩牙狗的影響,也是一頭紅毛。

兩人並肩而立,嘉佑用力甩了下手,鋼刀上的血跡被甩在了地上,嘴裡還有念念有詞,「這裡面有那個叫麻桿的血,還有那個叫蘇九的血,哈哈,下面就該你了。」

張北羽回頭瞥了一眼,心裡咯噔一下。果然,麻桿渾身是血,正護著一個人拚死抵抗,而蘇九跪在地上,左手手掌血流不止。

兩個最忠誠的近身,每次都在用生命守衛張北羽,尤其是在小乞丐出事之後,他們倆似乎受到了某種感召。

……

人們總是不想讓某些事情發生,張北羽不想讓小乞丐的事情再度發生,不想失去任何一個人。可事情進展的軌跡偏偏往這個方向走。

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力阻止。

「都是你乾的?」張北羽沉聲問了一句。嘉佑呵呵一笑,「你怎麼那麼喜歡問?對,就是我。」

「我會讓你付出代價,一定!」張北羽大吼一聲,壓腕拖刀,朝兩人沖了過去。

嘉佑和火王也不含糊,兩人一齊發力,舉刀迎過來。

張北羽向前一陣疾奔,刀尖在地上拖出一陣火星。在距離兩人還有三米左右的距離時,陡然剎住,掄起右臂向前大力劈砍。

嘉佑似是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裡,直接撐起手中鋼刀,掄起來跟他對刀。

Dang!!!金屬相碰的巨響炸開來。

張北羽雖然比童古差很多,但比起嘉佑卻不差。或許在經驗上有些欠缺,但力量和速度絕對高他一籌。以至於嘉佑被這一刀震得虎口發麻,手臂直接被壓彎。張北羽趁勢向前一衝,左手抵在右手之上,雙手一齊發力下壓。

「呃!!」嘉佑發出一聲艱難的吼叫,像是在為自己打氣。

可他現在面對的是完全進入暴走狀態的北風,支撐了不消一秒,手中的砍刀已經被壓到了自己的肩膀。

張北羽見時機已到,突然松力,向前墊步之後側身向上踢出刺蹬。Pon!!這一腳由下至上正好蹬在嘉佑的下顎。

嘉佑的身體本能向後傾倒,張北羽挽了個刀花,反提天縱向前挑斬。Shuua!一片血跡飄出,撕裂了嘉佑的胸口。

張北羽即刻收刀,向前突刺,直奔嘉佑的喉嚨。如果不出意外,這一刀就能要了他的命。

不過,意外還是出現了。由於張北羽剛才集中所有精力對付嘉佑,導致忽略了另一個人的存在。火王瞄準機會從側面殺出,一刀削在他的右臂,Puu!一刀斬下,皮開肉綻。

張北羽身子一抖,天縱差點脫手而落。他放棄眼前的嘉佑,轉身橫斬一刀。火王算是機靈,已經料到這一刀的走向,輕鬆避開,並且壓手一刀砍過來。

張北羽向後撤步,同時,凝神提起,右手抖動,告訴回斬,天縱不斷在半空中揮舞。

火王瞬間被打懵了,天縱好似從四面八方不間斷的襲來,根本無法著急,只能不斷後退。一時間,兩柄刀相撞的聲音響徹四周。

轉眼間五六秒的功夫,張北羽已經揮出二三十刀,每一刀都保持著最高的速度和力量。最重要的是,這其中有五六刀命中。

而火王甚至都沒有察覺,在張北羽的速度慢慢降下來之後,他才感覺到自己胸前、手臂、肋側都在流血。

……

此時站在不遠處的童古皺起了眉,臉上頗為不悅。不知道是為了張北羽的刀技不悅,還是為了火王和嘉佑不爭氣而不悅。

火王明顯不是張北羽的對手,已經有些膽怯,不斷用小碎步後退。

張北羽猛追不舍,從無規律的高速揮斬已經變成十分有規則的進攻。忽然,他從火王眼中看到了一絲異樣。火王的眼睛向右側瞄了一下,隨即退後的速度也變慢了。

這個反應,是個人都能猜得出來,肯定是嘉佑從後面撲上來了。

張北羽都沒回頭看,直接轉身出刀。

果不其然,嘉佑已經悄悄摸到了他身後。不過這一刀還是沒能傷到他,他反手轉起鋼刀,正好抵在天縱的刀刃上,而後使出全力向前推。

與此同時,火王也從後面舉刀劈下來。張北羽眼睛向後瞄了一下。

就這麼一個走神間,被嘉佑抓到了機會,他猛地回手抽刀,壓彎轉手,將鋼刀鋒利的刀刃緊緊貼在了張北羽的小腹。

嘉佑猙獰的大笑道:「草泥馬的!老子要你的命!」接著,一手緊握刀柄,一手死死抵住刀背,讓刀刃最大程度貼在肉上,雙手一齊發力,橫拉一刀!

嘶!!張北羽要慶幸自己出面前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戴了護腰。他的牛仔衣和裡面的T恤,包括厚重的護腰全被割破,然而小腹只是劃破了個皮。

嘉佑看著衣服撕裂的地方,當時就愣住了。前面這一刀算是擋下來,可後面火王那一刀也落下來了。

這時,張北羽做出了一個在很久之後仍被人們奉為經典的招式。將反手刀的發揮的淋漓盡致,同時重創前後兩人…

張北羽身體突然前傾,單膝跪地,左手從腰后抽出天收,向上反手一刀,斬過嘉佑的左手。同時,右手旋轉,反提天縱,迅猛的刺向背後。

Shuua!Puu!!兩聲幾乎齊響,接著便是一陣慘叫。

天收斬斷嘉佑的左手,一隻鮮血淋淋的手掉在地上,天縱刺穿火王的小腹,在他肚子上捅了個窟窿。

可惜,還沒來得及慶祝一下,連刀都沒收回來,童古的拳頭就隨之而來。Pon!一拳轟在張北羽臉上,把他打飛出去兩三米。天縱、天收全都掉在了地上。

張北羽掙扎著站起來,剛一抬頭,迎面而來的是童古的大腳。Pon!直接踹在他臉上,接著,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又是一拳。

……

此時,賈丁剛剛恢復過來,江南失去戰鬥力,白骨拚死抵抗。沒人能夠再來援助…轉眼間,童古又打出去幾拳。

周圍為過的人越來越多,卻沒有人發現,一輛計程車停在了馬路對面。 還繼續個毛啊,老臉都丟盡了,堂堂化神境尊者,竟被一個築基境的渣渣給壓著揍了半天,蒼梧真人氣的想跳牆。

若不是正在試煉。

若不是周圍這麼多雙眼睛看著。

蒼梧真人早就一巴掌將眼前這個築基境的渣渣給拍死了。

繼續?

滾犢子!

蒼梧真人拂袖而去。

他走的倒是乾脆了,卻就把記錄成績的那位中年修士給難住了。

「真人,真人,這個怎麼算成績啊?」

這問題問的,純粹就是在揭蒼梧真人的傷疤。

「上上等,全他媽上上等!」

老頭兒氣的扔下一句粗口,化作長虹,呼嘯而去。

中年修士傻眼了。

全都是上上等?

這麼多人?

會出大事的啊!

不行。

不能就這麼算了,蒼梧真人肯定是在說氣話,對,肯定是在說氣話。

耿直的中年修士,總算是聰明了一回。

給喬拉丹記了一個上上等的成績,而後,揚聲說道:「負責試煉的蒼梧真人有事離開了,你們稍等,稍等!」

說完,這中年修士不理睬那些沸沸揚揚的試練者,揚長而去。

去幹什麼?

自然是找人啊!

蒼梧真人雖然跑了,這試煉還得進行下去啊,這麼多人等著呢,找人去!

這一找,好傢夥,找了半個時辰。

正值太宗學府招收弟子的忙碌時刻,在外面負責海選的,在島上負責試煉的,一個個都忙的不可開交,蒼梧真人這一跑,還真不好找人。

半個時辰后,中年修士帶著一位元嬰境的尊者回到了試煉場。

按理說,走了一個化神境的,來了一個元嬰境的,在場的這些個試練者該高興才對,畢竟,難度降低了不是。

可是。

「卧槽,搞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