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的?!她竟然叫他乖乖的?!

他是堂堂斯內勀大人,獸世至高無上的蛇王,現代無比尊貴的王子,位高權重的總裁大人。

她竟然叫他乖乖的?!

更可恨的是,她這樣一說……他竟然就真的「乖乖的」閉了嘴。

------題外話------

嘛,新文在存稿,這個番外的更新速度沒辦法達到以前一樣的一天9000。

編輯的意思是一天2000就可以,讓我慢慢更。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但是2000……編輯好意思說,我也不好意思答應啊。

所以咱們暫定一天4000,蘇蘇時間允許的話就多更一點~

寶貝們,可以體諒吧~

久違的……明天見~ 看著斯內勀糾結的表情,顧萌萌賊包的笑彎了眼。

他真是太可愛了。

嗯,如果讓斯內勀知道顧萌萌用「可愛」二字形容他,他可能會真的發飆吧?

可是有什麼辦法?就是可愛啊。

那樣不苟言笑的高冷男神,在S大讀了一年的書,愣生生被當成了啞巴沒跟同學說過一句話的斯內勀大人,此刻瞠著眼睛一副吃了虧又沒處撒氣的憋屈樣,正好配時下流行的表情表「寶寶心裡苦,但是寶寶不說」。

這反差萌,不是可愛是什麼?

用書擋著臉,顧萌萌掩耳盜鈴似的在斯內勀的臉上啄了一下,然後笑眯眯的退回原處,惡作劇似的笑著看著斯內勀。

這個吻,讓斯內勀整個人的表情都明媚了。

哪還有什麼心情不好的事情?

然後,旁人就更炸了。

喂!旁邊那個來替尊貴的王子殿下看媳婦的忠犬保鏢,你們家未來的王妃當眾親了小白臉,你就在一旁淡定的裝瞎子啊?!

若說旁若無人,顧萌萌她們三個認第二,就沒有人敢認第一了。

大家都在關注她,但卻沒有人敢再隨便靠近了。

顧萌萌是MonSir總裁的消息剛出的時候,還有人企圖過來抱抱大腿,但是F國未來王妃的消息一出……這個世界瞬間就安靜了。

尤其是莫家那位小姐,在廁所里一盆水澆下去,把莫家這個百年老家族直接給泡爛了根,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一時之間莫家從家境殷實的豪門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所有生意被斯內勀全方面的打壓,不計成本的無死角碾壓,莫家就算有金山銀山也不夠斯內勀這樣坑的,所以很快就出現了資金鏈斷裂的危機。

這個消息被媒體放大了來炒作,所有有業務往來的其他企業紛紛上門結帳,讓莫家這個在風雨飄搖中的家族更是千瘡百孔疲於應付。

而把莫家資金鏈斷裂的消息散布出去的,是莫家那位小姐的聯姻對象,S市的另一個豪門范家。

聯姻這種事,本來也無關愛情,你有你玩我有我瀟洒,很正常。

所以范家那位公子范元斌會這樣做,並不是什麼自己的未婚姨為了別的男人而去找另一個女人的麻煩所以他嫉妒,衝冠一怒為紅顏巴拉巴拉的,而是因為莫家老爺子登門求助,希望范家在這個危難關頭能施以援手,提前完成范元斌和莫家小姐莫芬的婚事,然後以聘禮的名義借給莫家一筆錢讓莫家渡過眼前這一關,等風頭過了,莫家緩過這一口氣來,再以補貼嫁妝的名義把這個錢還回來。

可莫家忘了一件事,所謂聯姻,是在雙方實力相當的前提之前才有的合作關係。

而現在的莫家,早已經是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了。

范元斌怕斯內勀因為莫家老爺子上過門而牽連自家,所以不但毫不留情的拒絕了莫家老爺子,直接讓人把老爺子扔了出去,還立刻向媒體大肆宣揚莫家大廈將傾,已經淪落到要賣女兒的境地了。 這個消息一出來,無疑是雪上加霜的。

原本念及舊情沒有上門逼債的一些生意老夥伴也不得不上門來催債結帳。

莫家實在拿不出錢來,莫老爺的那些古玩字畫一件沒剩下,全被搬走了,就連戴在手上的傳家扳指都被硬生生的擼了下來去頂債。

而這一切,顧萌萌不知道,斯內勀不記得,因為雖然他們穿越回來的時間節點只隔了一周左右,可「這一周」卻是他們在獸世渡過的漫長的千年。

斯內勀經歷了身體的分解,被鎮在墨托的岩漿里一千年,重活一次之後除了顧萌萌他哪還能看見別的啊?

莫家的事對他來說,只是在更衣室等顧萌萌洗澡的時候發給助理的一條命令簡訊而已,何況,千年前的一個小插曲,他哪會記得這麼久?

暖沁後宮 可是對這裡的其他人來說,這一切……就發生在昨天。

莫家小姐那一盆水有多貴,S市有目共睹。

呵,這種情況下,誰敢靠近顧萌萌?抱住了她的大腿當然風光無限,可萬一分寸沒有掌握好,那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這條大腿,不好抱啊。

而且你瞧瞧她身邊那兩個人,全方位無死角不給任何人靠近她的機會啊。

是以,顧萌萌重回校園之後,除了停留在她身上的目光變得無限多以外,真正煩人的倒也沒粘上來。

可是啊,她在獸世做了五年多的獸神使者,被兇殘的野獸目光灼灼的盯了五年之後,現代這些視線就顯得太小兒科了。

跟當年聖納澤上百雄性現著本體在用綠油油的眼睛盯著她,圍著她撕扯動物屍體茹毛飲血,在她面前咀嚼著老虎的腦袋狼的爪子之類時那種目光相比,現代這些,可以直接忽略不計了。

因為舊事忘得乾淨,眾人的眼光又被顧萌萌當做了無效攻擊,壓根沒放在心上,所以莫家的事在顧萌萌這兒,基本上就是沒有產生任何一絲漣漪的局面。

下午顧萌萌沒課,而周一又是籃球社固定練習的日子,嚴格說來,顧萌萌已經有十幾年沒有見到白嵐了,她真的很想她。

能重回這裡,見到白嵐一定是顧萌萌最想做的事情,沒有之一。

早早的拉著斯內勀和格瑞翂到了籃球社,就見到白嵐正在跟展錦程打鬧。

她們倆,現在是情侶關係,但相處起來卻不像別的情侶那樣濃情蜜意,膩膩歪歪的,而更像是好哥們兒一樣見面就掐,鬥雞似的。

但他倆把對方損得一文不值是一回事,外人誰敢說對方一個不字,那真是擼著袖子就上,都不帶一句廢話的。

「白嵐。」顧萌萌一看見白嵐,就紅了眼睛。

那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直襲心頭。

自從斯內勀活過來以後,這多少年來顧萌萌都沒再掉過的眼淚,一個瞬間就奪眶而出,止都止不住。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怎麼還哭上了?」白嵐一瞧見顧萌萌掉眼淚,一把就將展錦程給推得老遠,一溜小跑的來到顧萌萌身邊,心疼的把顧萌萌抱在懷裡安慰著:「怎麼了這是?誰欺負你了,啊?妞,你別怕啊,這不是還有我呢么!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弄死他去!」 這樣說著,白嵐的目光卻是惡狠狠的直接瞪向了斯內勀。

斯內勀真有一種百口莫辯的感覺。

被白嵐的瞪視冤枉的為氣騰騰的往上躥,可卻拿這個女人毫無辦法。

顧萌萌在乎她,很在乎很在乎,啥也沒說,只是叫了一句「白嵐」眼淚就止不住了。

斯內勀豪不懷疑,他今天要是敢碰白嵐一根頭髮,顧萌萌能拿眼淚淹死他。

顧萌萌越哭越凶,死死的抱著白嵐哽咽道:「我好想你啊……」

「我去!」白嵐一個激靈,雙手捏著顧萌萌的肩膀把她拉開,瞧了一眼哭花的小臉,又狠狠的把她抱回了懷裡,特爺們兒的說道:「行行行,滿足你。你今天晚上回宿舍睡,明天你要是下得了床就算我輸!」

其實,女生之間偶爾會開這種玩笑,但大多數是在私底下,沒有男生的時候。

敢大咧咧的當眾這樣說的,估計除了白嵐,這世上也沒有第二個這樣豪邁的姑娘了。

顧萌萌被白嵐的話給逗笑了,輕輕捶了白嵐一拳,吸了吸鼻子道:「我要是占著你了,那展錦程怎麼辦?」

白嵐不走心的哈哈大笑,道:「咱倆都成蕾絲邊了,那就讓他去跟斯內勀搞基吧。換妻遊戲,想想還挺刺激的誒!哈哈哈……」

顧萌萌好歹是活了一千多歲的人了,在白嵐這個老司機面前還是招架不住啊。

擰了白嵐一打,剛想罵她一句沒正經的,腰上卻一緊,顧萌萌整個人被猛然從後邊拉開跌進一個胸膛里。

回頭,對上格瑞翂那雙冰冷平靜的眼睛,他看著白嵐的目光極為不友善,兩道劍眉微微鎖著,似乎在打量白嵐到底是雄的還是雌性的……

顧萌萌懵了一下,旋即想起格瑞翂是從獸世來的,第一次跟現代人接觸,他肯定適應不了白嵐這種重口味的玩笑。

我有一隻寄生鬼 想解釋,卻一時也找不到合適的措辭,只能轉頭向斯內勀求助,可是一對上斯內勀那張臉……

得,這位大爺因為白嵐剛才那個「換妻」的玩笑,臉上都快結出冰茬子來,顯然是不會幫忙的。

顧萌萌現在的姿勢就有一點尷尬了,因為格瑞翂抱她的姿勢是和在獸世的時候爾維斯的抱法一樣,單臂托臀,像抱孩子的那種姿勢。

在獸世這很正常,但在現代……基本上沒見過哪個男朋友這樣抱成女朋友的。

尤其,在眾人眼裡,斯內勀才是顧萌萌的男朋友,而格瑞翂只是一個保鏢而已……

「這位是……」白嵐臉色也不善,她剛才就注意到格瑞翂了,只不過顧萌萌上來就哭,把她給哭了個措手不及沒顧得上問。

現在倒好了,人家正牌男友都沒敢從她手上搶人,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愣頭青,敢從她白嵐手裡搶人?!

「白嵐,白嵐,我介紹一下啊。」顧萌萌趕忙沖著白嵐擺手,她不怕白嵐對格瑞翂動手,因為就她那個武力值對付現代男人或許還行,在獸世的雄性面前就只能算是花拳繡腿了,她怕的是格瑞翂萬一一個沒忍住還了手,一巴掌再把白嵐給拍出個好歹來。 顧萌萌拍了拍格瑞翂的肩膀,說:「先放我下來。」

格瑞翂眉頭仍然是皺著,顯然是對白嵐有所防備的。

「格瑞翂……」顧萌萌蹙了蹙眉,目光裡帶著幾分急切。

剛剛哭過的眼睛還是紅的,格瑞翂此刻自然是捨不得惹她再生氣了,於是將她放在了地上,但手臂卻是環著她的肩膀,不准她走到白嵐那邊去的。

顧萌萌無奈,先對著格瑞翂說:「這位是白嵐,我很重要很要的朋友……就像桑迪一樣重要。懂么?」

顧萌萌故意強調「很重要」三個字,而且還拿了桑迪做例比,格瑞翂雖然還是皺著眉,但身上的凌冽還是收了不少,只是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顧萌萌知道格瑞翂至少不會對白嵐動手了,這才鬆了一口氣,轉頭又看向白嵐,道:「他是格瑞翂,是我……」

顧萌萌忽然咬住了自己的舌頭。

怎麼介紹?這是我守護獸,就是可以為我死但是不能上我床的那種。

在獸世的時候介紹守護獸顧萌萌就已經覺得彆扭了,到了現代更是開不了口。

「追求者。」斯內勀簡單的提醒了顧萌萌一句,給了她一個適合的措辭。

顧萌萌如獲大赦一般對斯內勀投以感激的目光,道:「對對對,就是追求者。」

「霧草!」白嵐瞠大了一隻眼睛,一把環住顧萌萌的胳膊把顧萌萌拉到自己身邊來,她手裡要是再抓一把瓜子嗑一嗑,她就是現代小八婆啊。

白嵐用肩膀撞了顧萌萌一下,道:「誒,你是怎麼做到的?讓這倆情敵竟然可以和平共處,還一致對外?不過……我說妞,你這眼光不行啊,怎麼找一個像個啞巴,再找一個還像啞巴?」

顧萌萌沒辦法跟白嵐解釋獸世雄性對於自己雌性的忠誠執著到了什麼地步。

而且她也不想要改變他們的執著。

說她自私也好,說她什麼都行,她坦然承認,自己喜歡而且享受他們給她的忠誠和獨一無二的溫柔。

於是顧萌萌只是笑了笑,道:「我喜歡冰禁慾系嘛。」

「嘖,有受虐傾向啊你?天天哄你玩不好?喜歡抱著冰塊……不怕凍壞了你。」

「不會的。」顧萌萌輕笑,因為她比誰都清楚,她的男人,對她有多溫暖,根本不會凍著她。

白嵐賊賊的一笑,一種別樣的曖昧就暈染了顧萌萌的眼角,也用肩膀撞了白嵐一下,道:「哎呀,你真煩人。」

「還害羞了。」白嵐一邊說著一邊摟著顧萌萌往邊上走,經過展錦程旁邊的時候一臉嫌棄的說道:「誒,你不是隊長么?人都到齊了,不用組織練球啊?合著你們都是來籃球社放風的是不是啊?」

展錦程被白嵐揶揄也沒脾氣,只是嘿嘿的笑了兩聲,道:「對對對,抓緊練球。工大籃球隊的向咱們下了戰帖的,指明要會會斯內勀。到時候周圍的幾個大學籃球社都會派代表來觀戰,斯內勀……咱們籃球社能不能一炮而紅,就看你的了。」

------題外話------

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明天見哦~ 足足千年沒有動過籃球,斯內勀也覺技癢,便進了更衣室去換衣服。

格瑞翂不是籃球社的人,但是個子高身材好還長的帥,展錦程是有想法要把他也拉到藍球社的,但是格瑞翂整個明顯對白嵐有敵人,寸步不離的死守著顧萌萌,連一絲餘光都沒分給別人,導致展錦程幾次試圖搭話,都碰了一鼻子冰茬回來,最後也就放棄了。

又考慮到斯內勀和格瑞翂情敵的關係,為了團隊和諧,展錦程只好放棄了招募格瑞翂的念頭。

而這一切的心理思想活動,除了展錦程以外,誰都沒發現……

也就是傳說中的內心戲賊豐富,但沒有觀眾的典型。

斯內勀打起籃球來還是很帥,顧萌萌跟白嵐沒聊幾句眼睛就被斯內勀給吸住了。

白嵐在旁邊笑了一句:「出息。」

然後給了格瑞翂一個警告的目光,意思大概是:看到沒有?人家倆人關係好著呢,你最好知難而退,別破壞別人的感情。

格瑞翂懶得理白嵐的警告,只是靜靜的欣賞著一臉痴迷的看著斯內勀的顧萌萌。

想不想也成為吸引她目光的人呢?格瑞翂認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在籃球場上揮汗如雨可以讓她這樣專註又崇拜的看著他,他願不願意呢?答案是肯定的,他願意。

但是在她這樣看著他的時候,他卻不能回以同樣的專註,反而要錯過她這樣的表情,那麼他還願不願意呢?

他不願意!

他鎮了墨托一千年,就少看了她一千年,而現在……他不願意再少看她哪怕一眼。

就算她的目光沒有聚焦在自己身上又怎麼樣?只要她在他的視線里,他就覺得很幸福。

練習結束以後,斯內勀帶著顧萌萌和格瑞翂回了別墅。

斯內勀的跑車只有兩個座位,所以臨時從公四調來了一輛商務車,而他的跑車就直接停在了學校,反正沒人敢管。

格瑞翂第一次坐車,整個人顯得緊張又局促,為了安撫他,顧萌萌陪他一起坐在了後座。

斯內勀不滿,卻也只扔下一句:「真弱。」並沒有多說什麼。

格瑞翂也不反駁,示弱可以讓萌寶陪著他,關心他的話,他不介意一直示弱。

畢竟,家裡四個雄性,也唯有他一個是區區三級獸人而已。

顧萌萌拉著格瑞翂的手,輕輕拍著他的手背,道:「沒事沒事,別害怕,斯內勀車技一流,老司機呢。」

「有你在,我不怕。」格瑞翂回以溫柔的笑。

說害怕,是誇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