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場上的形勢來看,馬克無疑在灰熊隊中扮演著無比重要的角色,能攻能守,而且可以作為進攻支點進行球的中轉,要遏制灰熊隊的攻勢,必須先從馬克的身上下手。

看到了這一點,斯科特在第四節祭出了奇招。

本賽季的聯邦快遞球館的主場氣氛非常的濃厚,眼看著球隊有機會將保持8連勝、處於聚光燈下的騎士挑落馬下,現場的球迷都毫不吝嗇的奉獻著自己的熱情和分貝。

「加油,你們能把騎士挑落馬下!」第四節開始前,灰熊主帥霍林斯也在為球員們打氣,看得出來,霍林斯非常想要拿下這場比賽。

「把球交給我,騎士沒有人能阻止我!」在前三節表現出色的馬克-加索爾打興奮了,完全不把懷特塞德放在眼裡。

實際上懷特塞德也的確發揮不佳,到現在得分還未上雙,籃板球也只搶到了7個,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水準,懷特塞德的彈跳在馬克兇悍的身體對抗面前,只能發揮出不到一半的實力。

灰熊們第四節一開始的確從內線開始,馬克-加索爾剛拿到球,驚訝的發現,自己身後竟然有兩名中鋒在進行防守!

懷特塞德和瓦萊喬同時登場!這就是斯科特祭出的奇招!

換下賈米森,派上瓦萊喬,加強內線的防守,遏制馬克,一旦作為中樞站的馬克一環被防住,目前灰熊隊的整個戰術都會受到影響,而本賽季有了克雷和歐文之後,賈米森的下場並不會對騎士隊的進攻造成太大的影響。

面對懷特塞德和瓦萊喬的雙人包夾,馬克一猶豫,被袁滿一巴掌將球斷掉,歐文快速跑位接球,突破分球,克雷三分線外接球,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出手,命中!

騎士在第四節一開始就將比分扳平了!

騎士隊在最後一節大膽的使用雙中鋒的戰術,收到了奇效,雖然懷特塞德和瓦萊喬都是中鋒,但兩人都是屬於機動性非常強的球員,就算是下快攻,都比普通的中鋒要快很多,雖說單人防守馬克非常困難,但是兩人合璧之後,馬克想要內線強攻就困難多了。

正如斯科特計劃的一樣,灰熊隊在第四節的進攻突然陷入困境,而騎士隊則由袁滿、克雷、歐文三人連續完成由守轉攻的快攻,一舉將比分拉開。

灰熊隊的韌性不得不令人敬佩,即便陷入到絕境,但球員們依然努力的防守和進攻,幾度將分差縮小,但是在比賽最後,與鮑勃-佩蒂特合體的袁滿用個人進攻完成了對灰熊的致命一擊。

面對魯迪-蓋伊的防守,袁滿使出假動作突破,在遭遇托尼-阿倫的包夾下,直接一個後轉身,來了一記後仰跳投!

當袁滿在雙人包夾下完成這記後仰投籃之後,比分變成了100-88,時間僅剩下1分02秒,大局已定了。

全場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在灰熊主場的球迷們不得不接受球隊四連勝終止的結局,同時看到騎士隊慶祝自己連續的第9場勝利!

距離騎士隊最長13連勝的記錄,僅剩下4場比賽! 「沁兒,做人可是要講道理的。你一聲不吭的跑出來,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表現,知道么?」

「你確定要在這裡跟我談這些么?」

街道上,人來人往。

本來他長得就扎眼,不少群眾都在盯著他看,他停下腳步要跟她在這裡聊這些,是認真的么?

她可不想成為人群的焦點。

更不喜歡被人注視著,那會讓她感到渾身不自在。

「你……」陸胤目光落在她微紅的眼眶上,頓時氣焰就消散了,「我不是凶你,只是想讓你明白,你離開這段時間,你父親母親很想你。」

攬著她的肩,安慰的拍了拍,「好了,回去再說。走吧。」

回到集市,老闆和老闆娘已經採購完畢,在等他們倆。

將烤雞翅送給老闆娘,一行人便上車回民宿。

小兩口鬧矛盾了,瞞不住老闆娘的火眼金睛,一路上不時的找著話題。

一開始,林沁兒不怎麼說話,最後敗在了老闆娘的笑話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哎,這就對了嘛。笑一笑多好看啊,你丈夫都看著迷了。」

老闆娘從後視鏡瞄了一天,打趣他們。

林沁兒眼帘都沒抬一下,「哪有。」

「你看一下不就知道有沒有了么?」陸胤在一旁,幽幽的道。

林沁兒驚呆了。

這是陸胤說的話么?

老闆娘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他為什麼要接話?

這根本不像他的風格啊!

「發什麼呆?」陸胤掐住她的臉蛋,左右同時捏。

「啊……」

臉蛋吃痛,林沁兒低呼一聲,下意識的抬手就拍。

啪!

手背上挨了一下,皮膚迅速紅了起來。

陸胤眉頭緊蹙,睨她一眼,林沁兒心虛的擺擺手,「我……不是故意的。」

「紅了,怎麼辦?」

「一會兒就不紅了,沒事的。」

「現在紅。」陸胤已經把手伸到她面前,手背上赫然出現了一片紅印。

她打的。

看著這塊紅印,林沁兒心裡非但沒有愧疚感,反而有一丟丟的開心。

嘻嘻,陸胤你也有今天。

你也有被我打的一天。

這麼一想,心情莫名的就開心了呢。

沈易說的沒錯,人要學會自我開導,才不會那麼容易鑽進死胡同里,為難自己。

換個角度看世界,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那你想讓我怎麼辦嘛,要不給你打回來?」

在開車的老闆,適時地出聲,「男人可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老婆,那就更不能打了。老婆是娶回家疼的,不是用來打的。」

一番話,是敲打,也是開玩笑。

林沁兒沖他挑眉,帶著一點小小的挑釁。

陸胤嗤笑一聲,手往前一伸,「吹一下。」

霸道總裁深深寵 「怎麼吹?」

「你之前怎麼給景行呼呼的,現在就怎麼給我呼呼。」

景行小寶貝啊……

好吧。

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是他既然開口了,要是不答應,他難免會翻臉。

林沁兒輕咳兩聲,抓住他的手,低頭吹了兩下。

「呼呼好了。」

「敷衍。這才三秒不到,繼續。」

到底是她敷衍還是他不講道理啊?

林沁兒扔開他的手,「陸胤你不講道理!」 不知不覺,騎士隊在開賽之後已經取得了9連勝,距離隊史最長的13連勝僅剩下4場勝利!

在騎士隊的隊史上,曾經有過兩次13連勝,分別是在2008-09賽季和2009-10賽季創造的,當時率隊豪取13連勝的球隊核心正是前個賽季離開騎士隊的詹姆斯。

當比賽結束之後,在記者的提問下,袁滿才知道球隊已經逼近了隊史13連勝的紀錄,同時袁滿也知道,只要自己待在克利夫蘭,就避免不了遇到各種詹姆斯所創造的記錄,超越亦或是阻礙,都要面對。

不過既然知道了,那就非超越不可!

但是想要衝擊隊史記錄,下一場必須通過一個最強大的敵人–邁阿密熱火!

還是在客場!

……

打完了與孟菲斯的比賽后,袁滿獲得了鮑勃-佩蒂特的體驗獎勵。

指引者:鮑勃-佩蒂特(巔峰)

比賽收穫:鮑勃-佩蒂特的全明星卡*1

全明星卡?

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獎勵。

帶著疑問,袁滿查看了系統給出的提示。

鮑勃-佩蒂特,NBA全明星賽MVP次數最多的球員,共獲得過4次,分別是1956年、1958年、1959年和1962年獲得。

現役球員最接近佩蒂特的是科比,科比在2002、2007和2009年獲得了3次全明星賽MVP,而退役球員中最接近佩蒂特的是邁克爾-喬丹,喬丹在1988、1996和1998年獲得過3次全明星賽MVP。

能夠在一項榮譽上領先喬丹和科比,這是袁滿之前所不知道的,袁滿沒有想到,佩蒂特會在這項記錄上排名全聯盟歷史第一。

不過這個全明星卡到底有什麼用呢?

袁滿繼續看了下去。

獎勵名稱:鮑勃-佩蒂特的全明星卡

獎勵簡介:全明星卡吸收了佩蒂特獲得4次全明星賽MVP的運氣和能量,當宿主使用全明星卡后,可以獲得能力和運勢加成,全明星卡會力助宿主獲得全明星賽MVP。

原來這個全明星卡,可以幫助袁滿在全明星賽上提高自己的能力,從而加大獲得全明星賽MVP的可能性。

這麼一說,往年的全明星賽都是在2月初,由於這個賽季推遲了好久才開始,距離全明星賽已經很近了,按照袁滿目前的狀態和影響力,進入全明星賽陣容應該問題不大,但是獲得全明星賽MVP,那可是明星中的明星,這個榮譽對於袁滿來說自然充滿了誘惑和吸引力。

袁滿將這張卡片收到,待到全明星賽的時候使用,二年級新秀就獲得全明星賽MVP,這足以讓袁滿把自己的名字寫在NBA的歷史上。

……

由於是背靠背的客場比賽,所以球員們感到非常的疲憊,比賽結束后,球員們很快的洗浴好,就乘坐大巴返回了球隊下榻的酒店。

大家知道,在一天以後,球隊將迎來本賽季的一次大考–客場挑戰邁阿密熱火。

回到酒店,打開手機,沒有阿普頓的任何消息,twitter沒有,信息沒有,袁滿有些鬱悶的關掉手機,自從上次袁滿沒有什麼好口氣的電話,兩人已經冷戰了好幾天了,這還是袁滿和阿普頓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吵架,這種感覺可不太好。

就在袁滿準備關燈入睡的時候,放在床頭的電話突然響了。

袁滿連忙坐起身來,拿起電話一看,來電的並不是袁滿以為的阿普頓,但也是一個大人物。

「喂,你好,袁滿,希望沒有打擾你。」電話的那一頭傳來姚明有些低沉的聲音。

「沒有打擾,我正好打完比賽,剛回到酒店。」

「是這樣的,回國之後,作為國家隊的籃球顧問,籃協委託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姚明的語氣聽起來相當神秘。

「什麼事情?」袁滿問道。

「你願意加入中國男子籃球隊嗎?」

大概一個小時的談話之後,袁滿掛掉了與姚明的電話,按照袁滿自己的意願,能夠為祖國效力,簡直是最光榮的事情,在沒有獲得籃神天賦系統之前,袁滿雖然打球不錯,也憧憬過進入中國男籃為國效力,但袁滿知道,自己進入國家隊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幻想一下也就算了,但是袁滿沒有想到,自己的夢想,今天竟然成真了。

「我願意。」

袁滿覺得這句話對一個男人回答的確有些彆扭,但袁滿知道這句話對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

姚明和袁滿的對話,主要是在交流為國效力的細節問題,包括賽季結束后需要回國及時與球隊磨合,打一系列熱身賽,恐怕沒有什麼時間休假之類的瑣事,兩人聊的非常細,在一個小時的談話里幾乎把方方面面都討論好了,而原本可能最難談的是否回國加入國家隊出征倫敦奧運會的事情,幾乎在一問一答中就結束了。

或許是兩個國家文化上的差異,在國家榮譽感方面,中國的球員要比美國的球員高出不少。

掛掉姚明的電話,袁滿激動的撥通了阿普頓的電話,迫不及待的想要分享這個好消息,自己要成為國家隊的一員了,要代表13億中國人去倫敦參加奧運會比賽了,但剛打出阿普頓的電話號碼,袁滿突然想起兩人之間還在吵架,便有些意興闌珊的把電話號碼的數字一個個消去。

想了一會兒,袁滿撥通了父親袁夙的電話。

「喂,老爸,我加入中國國家隊了。」

……

在與姚明電話的第二天,中國籃協發布了一條官方新聞,宣布效力於NBA克利夫蘭騎士隊的中國球員袁滿,將在今年夏天,加入中國男籃,成為國家隊的一員,出征倫敦奧運會。

這條消息立即讓國內的球迷歡聲鼓舞,雖然球隊在亞洲杯上獲得了冠軍,但獲得冠軍的道路非常的坎坷,失去了姚明之後,球迷們對於易建聯作為頭牌的這支國家隊在奧運會的前途並不好看,但袁滿願意加入國家隊,一切都不一樣了!

袁滿是誰?他可是目前排名NBA得分榜第一的傢伙,場均貢獻33分,也成為了挑剔的巴克利口中提名的常規賽MVP的候選人,這可是姚明都不曾達到的高度,而且袁滿的球風酷似麥迪,在國內有非常龐大的粉絲基礎,所以這個消息一宣布,國內外袁滿的球迷們瞬間就爆炸了。 「只許你不講道理,不許我也不講道理?」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陸胤反問得理直氣壯,好似她很不講道理一樣,餘光瞥了一眼老闆和老闆娘,林沁兒又無奈,又有幾分羞澀。

呼呼就算了,為什麼要當著外人的面?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

他不害臊,她還害臊呢。

正當她漲紅了臉,準備反駁的時候,陸胤卻把手收了回去,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算了。」

算了。

就這麼算了?

不需要她呼呼了?

說不上為什麼,心裡既開心,又有一些失望。

回到民宿,已經是下午了。

陸胤徑自回房間午休,林沁兒磨磨蹭蹭的,也不上去,就坐在大廳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