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級1:召喚一個具有一般攻擊力的地域火,持續時間:三十分鐘(可提前解除)。魔法消耗200點。

等級2:召喚一個具有強大攻擊力的地域火,持續時間:三小時(可提前解除)。魔法消耗250點。

雁歸紅樓 等級3:召喚一個具有驚人攻擊力的地域火,持續時間:永久(不可解除,地獄火可以通過修鍊提升自身能力)。魔法消耗300點。

一級的混亂之雨魔法消耗200,可現在古鴻自己的魔法值才100,有了技能也放不出來,能不鬱悶嗎!

「唉,坑爹的系統,你說你給個什麼技能不好,非給個終極技能,給個普通技能不好嗎,這不是讓我只能看不能用嗎!浪費了我的第一個技能點,現在我連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前景堪憂啊!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不如先選擇一樣基礎技能再說了「古鴻無奈的想著」看來自己只能先夾著尾巴做人了,不然可能自己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只希望在自己成長起來之前別被人滅了才好。」

無奈之餘,古鴻決定離開這裡,看看是否能找到城鎮或村落,不然以自己的宅男生涯非得餓死在森林裡不可。 由於怕在森林中迷路,孤鴻選擇沿著小河順流而下。徒步走了半天,仍不見森林的盡頭,此時紫陽高懸頭頂,已是正午時分,恰巧路過一片淺灘,古鴻又累又餓,便尋了快大石頭,倚靠著坐了下來,打算休息一會。陽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非常舒服,不知不覺間,古鴻睡著了。

過了一會,從河水中游出一條身長尺許、色彩斑斕的小蛇,三角形的蛇頭上居然有著一對凸起的角,如果有人看到一定會認出,這就是能令人昏迷三天三夜並全身潰爛而死的花斑蝰。花斑蝰每天中午時分都會爬到岸邊的石頭上曬太陽,不知什麼原因,今天居然爬到古鴻的懷中,愜意的眯起了眼睛。彷彿感覺很舒服的樣子。

迷迷糊糊中古鴻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一路闖蕩,四處冒險,級別越升越高,一步一步的成為別人尊敬的強者。他還組建了自己的勢力,而後勢力越來越大,最後成立了一國家並率領大軍四處征戰,最後統一了大陸。最後古鴻又要迎娶天下第一美女為妻。新婚之夜,正當新娘投懷送抱之時,卻發現所謂的天下第一美女居然是——如花。直嚇得古鴻魂飛魄散,嘴裡一邊喊著:「不要啊,不要啊,我不要如花。」一邊用力的向對方推去。

殊不知,這一推,恰好推在花斑蝰的身上。原本正曬太陽的花斑蝰突然間受到驚嚇,回首一口咬到古鴻的手背上,然後迅速的逃之夭夭。

「啊!」手背上那一瞬間的劇痛讓古鴻迅速的清醒過來,正在不明所以的古鴻很慶幸剛才只是一個夢時,突然感覺手背酥酥麻麻的,低頭一看,只見手背上有兩個小孔,一絲黑線正沿著手臂向上蔓延。

孤鴻明白自己一定是被毒蛇咬傷了,現在不感到疼痛說明毒性很劇烈,如果不快點得到救治,恐怕自己的小命就這麼交代到這裡了。飛快的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條,纏住手臂,慌忙的繼續向前走去。

走著走著,古鴻只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身體也不怎麼聽自己的使喚。他知道這是毒性發作的緣故。「莫非自己就這樣掛了,還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呢!」「不行,我一定要堅持,我一定要活下去!」隨時都可能栽倒的古鴻猛地咬了嚇舌頭,在劇痛的刺激下,勉強保持著清醒,步履蹣跚的向前走著。

「噗通。」最終古鴻還是難逃昏迷的下場,一頭栽進旁邊的小河裡。

「費南長老,什麼時候我能去外面見識一下世面啊?一直待在部落里真的太無聊了!」一個非常稚嫩的聲音問著。

「哈哈,小哈維,你還小,能力不足,等你能在費羅小子那裡走上十招,你就具備出去闖蕩的資格了。」一陣洪亮的笑聲接著響起。

「唉,那得什麼時候啊,我現在在費羅大叔那裡連三招都走不過,而且還是費羅大叔讓我一隻手。」小哈維有些抱怨費南長老的條件有些過高,費羅是部落中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在他手下走上十招,天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所以說小哈維,你得努力了,不要總是那麼貪玩。不然你都要被小哈吉超越了。」費南長老趁機教育著小哈維。

「哼,小哈吉還在吃奶呢,我才不會被他超越。」小哈維氣鼓鼓的說道。

「那好,讓我來看看你有沒有長進。要是有長進的話,我再教你幾招。」

「真的?」小哈維眼睛一亮,「這是你說的,不許耍賴哦!」正當小哈維躍躍欲試時,卻發現從上游飄下來一個人,驚奇的叫道:「咦,費南長老你快看,河裡好像飄來一個人。」 小哈維的聲音剛剛落下,之間費南長老猛的一躍,直接飛掠過小河,在對岸的樹上一蹬,藉助反彈之力迅速返回,並在經過小河時順手一抄,將河中之人待了回來。而這個人正是古鴻。

「哇,費南長老好厲害呀!」費南長老一連串迅疾的動作直看得小哈維目瞪口呆,原來長老這麼厲害。

費南長老將古鴻放到地上,看到古鴻手背上的傷口以及腫了一圈的胳膊,不禁皺了皺眉,「看樣子應該是被花斑蝰咬了,真是麻煩啊!」

彪悍農女好種田 「啊,那費南長老,他還有沒有救?」小哈維焦急的說道。

想了一會,費南長老說道:「雖然麻煩,但還是有救的,走先回部落再說,小哈維,拿好我的東西,快點跟上來!」說著背起古鴻,幾個跳躍之間消失不見。

「唉,又要我拿東西啊,我這麼小不是欺負我嗎!」雖然抱怨,小哈維還是抓起旁邊放著的兩柄重鎚向著費南長老離開的方向飛快的跑去。一邊跑一邊喊著:「費南長老,你慢點,等等我,等等我呀!」

當古鴻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他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石屋當中,一束陽光從窗口射在地上,窗戶下面擺著一張桌子,桌子上面橫七豎八的放著一些酒罈子,屋子的角落裡還放置著幾堆不同顏色的石頭。而床邊還趴著一個孩子。

古鴻想起來活動活動,可是剛動了一下就覺得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頭疼的厲害,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哈~,咦,你醒啦?感覺怎麼樣?」小哈維揉揉惺忪的睡眼,有氣無力的說道。

「感覺還好,只是渾身沒有力氣,這是哪裡啊,是你救了我嗎?謝謝你小朋友。」

「客氣什麼啊,再說救你的也不是我,是費南長老,你等著啊,我去叫他。」走到門口時小哈維轉頭說道「還有,我已經一百六十歲了,再有二十年我就成年了,所以請不要叫我小朋友!」說完不理會目瞪口呆的古鴻便走了出去。

「一百六十歲,天啊,我沒聽錯吧!怎麼可能?!」古鴻覺得一定是自己產生了幻覺。

沒過多久,就聽見一陣沉重有力的腳步聲,緊接著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聽說小兄弟醒了過來,感覺怎麼樣?」一道身影推門而入,只見來人身高不過一米二左右,千溝萬壑般的臉上長著一副大鬍子,身材倒是顯得孔武有力。

來人讓古鴻感到十分的驚訝,但還是禮貌的回答道:「謝謝您救了我,現在我感覺好多了。您是費南長老吧?」

「不錯,正是老夫,小兄弟,歡迎你來到矮人部落。」費南長老豪爽的說到。

「矮人?部落?」古鴻有些迷糊了,原來對方的身高並非是先天的缺陷,而是傳說中的矮人。

「沒錯,這裡就是落日森林中的矮人部落,小兄弟不知怎麼稱呼?為什麼一個人來到落日森林?莫非不知道落日森林危險重重?」

「我叫古鴻,因為得罪了一夥強盜,慘遭滅門,在家人的掩護下逃出生天,慌亂中不小心迷了路,才到的這裡,休息的時候不知被什麼毒蛇咬傷了」剛才的小哈維去找費南長老的時候古鴻便想好了說辭,畢竟穿越一事太過驚駭世俗,能隱瞞還是隱瞞的好。

「這樣啊,沒關心小兄弟,你就當這裡是你的家就好了,量那些強盜也不會追殺你到這裡,放心在這裡修養吧。」沉吟了片刻,費南長老便下了決定。

「如此多謝費南長老了,日後若有機會,古鴻必當加倍報答您。」聽了費南長老的話,古鴻很是感動,同時內心中一陣羞愧。

「好了小兄弟,別見外了,什麼報答不報答的。好好休息,我去給你準備點吃的去。」說完便離開了小屋。

矮人果真如傳說中所說的那樣正直,善良。 第6章滄瀾大陸

通過幾天的休息,古鴻感覺自己恢復的差不多了,這一天傍晚,古鴻打算出門逛逛,恰巧看到小哈維趕了過來,臉上頓時布滿了苦笑。由於前段時間身體虛弱,不能隨意的走動,小哈維便每天傍晚來陪古鴻說話。無聊的古鴻便開始給小哈維講前世地球上的童話故事,結果一下子就把小哈維吸引住了,每天都要纏著古鴻講一段小故事。

「小哈維,又來聽故事了嗎?」

「不是的,今天大家要到廣場舉行篝火晚會,快跟我來,咱們一起去熱鬧熱鬧。」說著,拉起古鴻便走。

走著走著,只見一片空地上燃起了一堆堆篝火,矮人們三五成群的坐在篝火旁,手裡拿著酒罈,大聲的說笑著,時不時的還會抿上幾口。見到小哈維帶著古鴻過來,便微笑著跟古鴻打招呼,畢竟古鴻已經來到矮人部落好幾天,大家都知道有這麼一個人類存在。甚至有幾個熱情的傢伙還要拉古鴻過去一起喝酒。最終古鴻實在拗不過,被一個身材略顯肥碩的矮人拉了過去。矮人們的熱情深深的感染著古鴻,不一會就跟矮人們打成了一片。

通過交談古鴻知道肥碩的矮人名叫費羅,年輕時候曾在大陸上闖蕩過一段時間,從費羅的口中,古鴻大致的了解了滄瀾大陸的概況。

滄瀾大陸幅員遼闊、物產豐富,矮人、獸人、精靈、人類等種族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據說海外還有一座龍島,上面生活著巨龍一族,它們是大陸的守護者。

據說遠古時期,巨龍本生活在大陸中心的首陽山上,它們基本不過問大陸上的紛爭。而其他種族處於相互獨立、相互仇視的狀態。先是輝煌餓精靈王朝,又是鐵血的獸人帝國,最後又是有人類發展起來的滄瀾帝國。無論哪個種族統治大陸,其他種族都只有被奴役、被壓迫的份。各種族只見的仇視與爭鬥也從未停止過。直到三千年前,滄瀾帝國十三世在位第十三年,無盡海上突然出現大量的戰船,上面全是一些陌生的種族。他們見到這裡物美人豐,便開始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他們被稱為魔族。

由於大陸上各種族之間本就不和,剛開始的時候各自為戰,不到三年的時間,滄瀾大陸淪陷了近一半的面積。由於魔族之人不事生產,只知道一味的劫掠跟破壞,自然環境遭到嚴重的破壞。這時候,龍族終於看不下去了,他們派出了使者,要求魔族停止一切破壞行為。而長期的勝利使得魔族非常猖獗,不但不理會龍族的要求,甚至虐殺了龍族的使者。

聽聞消息的黃金龍王異常震怒,龍族的高傲不容玷污,卑微的魔族居然敢虐殺龍族,這是不可原諒的事情。當下,黃金龍王率領五千龍族大軍,勢要滅盡魔族。誰知魔族的一些高端戰力居然不比龍族差,龍族部隊大敗,若非黃金龍王以透支生命為代價施展秘法,龍族大軍可能就全軍覆沒了,就是這樣逃回去得龍族已經不足兩千之數。 第7章滄瀾大陸(2)

經此一役,龍族元氣大傷,重傷狀態下的黃金龍王無奈之餘,號召大陸各種族團結起來,一致對外,並邀請各種族首領前來首陽山,共商抗擊魔族大事。

經過短暫的商討,各種族首領一致決定放下彼此間的仇恨,攜手合作,共同抵禦魔族的侵略。畢竟,兵種相剋的事實,在之前的戰爭中體現的淋漓盡致,多兵種配合作戰才是王道。於是,大陸各種族組成了聯軍,共同抵禦侵略。

剛一開始的時候,由於各個種族初次合作,彼此間缺少默契,聯軍仍然節節敗退。但是損失已經不再那麼大。經過不斷的磨合,大陸各種族間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偶爾的能取得一兩次勝利。從此戰事處於膠著狀態,不過面對兇殘的魔族,大陸聯軍仍然敗多勝少。

為了改變長期以來的被動局面,聯軍高層決定派出無數小分隊深入敵後,採取敵追我逃、敵退我堵的游擊策略。如此一來,魔族後方疲於應對,不得不減少前線的兵力,以保持後方的穩定。而在前線,大陸聯軍採取麻雀戰術,時而佯攻,時而實功,弄得魔族疲憊不堪。

此後,大陸聯軍逐漸扭轉局面,取得了一場又一場的勝利。眼見大勢已去的魔族不得不放棄侵略,逃離了滄瀾大陸。

為了防止魔族再次來襲,巨龍一組舉族遷徙至無盡海中的一個小島,作為整個大陸的哨兵,守望著滄瀾大陸。

經過血與火的洗禮,原本強大的滄瀾帝國已經名存實亡,各方勢力割據,北方以獸族為主,南方以人族為主。而精靈與矮人等族因為人口稀少,不願再做爭鬥,紛紛隱居高山森林等地。

又過了二百年,北方由獸族統一,再次建立的獸族帝國,而南方的人類,仍然處於戰亂狀態,獸人開始覬覦南方肥沃的土地。

面對獸族的威脅,人類終於放棄內鬥同獸族帝國形成對峙的局面,不過人類並未統,而是分成了滄雲、出雲、飛雲三大帝國。從此大陸進入相對的和平期,不過局部地區仍然摩擦不斷。

經過兩千多年的發展,各大帝國的實力有了長足的進步,又蠢蠢欲動起來,都想將對方吞併,從而統一大陸。現在的滄瀾大陸在和平的外表下,正暗流洶湧著。

除了四大帝國,還有一些不可忽略的勢力,比如傭兵工會、魔法公會、武者公會等,明面上各大公會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可是他們潛在的勢力足以令當權者頭痛萬分。

所以說現如今整個大陸的局勢錯綜複雜,稍有不慎,就可能捲入各種紛爭當中。

就這樣,同矮人們邊聊邊喝,一致持續到深夜,古鴻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是日上三竿,古鴻只覺得自己頭疼欲裂,走起路來雙腿都不聽使喚。想起宿醉后再喝上少許的酒透一透會好些,便將煉妖壺中的「悶倒驢」倒出了一碗。還沒等古鴻喝上一口,就聽見費羅的聲音從從外面傳了進來。「好香啊,小兄弟不夠意思啊,有好酒也不叫上我一聲。」

「呵呵,這倒是我的不是了,來來,費羅大哥,常常我家鄉的美酒。」一邊說著一邊給費羅倒上一碗酒。

費羅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高興的說:「果真是好酒,夠味!對了小兄弟,明天是我們出去狩獵的日子,不知道小兄弟有沒有興趣?」 第8章狩獵

「狩獵?」古鴻很驚訝,對於生長在地球的古鴻來說,狩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活夠了的。但是古鴻很喜歡射箭的活動,而且也經常參加,古鴻的箭術水準也可以說得上是例無虛發,只不過古鴻射的是固定靶子。

「不錯,是狩獵,森林裡有很多鐵甲蜥蜴,是一級魔獸,它們繁殖能力很強,一窩大約產卵十多枚,繁殖周期大約是三個月,並且以各種植物為食,如果不加以控制,半年的時間,鐵甲蜥能毀壞十多畝的森林,而它們體內的魔核也有很多用途,我們矮人雖然很少用到,但是可以換取很多物資。我們的目標就是它們。」費羅解釋道。

「沒問題,我最喜歡狩獵了,明天我一定跟你們去。」古鴻把胸脯拍的啪啪直響,心說總是在這白吃白喝也不是辦法,能貢獻點力量就貢獻點。

「好,痛快,走我帶你去選點兵器,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說著,費羅將碗中的酒一飲而盡,拉起古鴻就走。

武器比較簡單,倉庫里有許多為人類打造的武器,什麼刀槍劍戟、斧鉞鉤叉等。而古鴻只選了一把短劍跟一張弓,畢竟打獵嘛,哪有用大型兵器的。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古鴻就被費羅從被窩裡拎了出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古鴻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一小隊矮人人手一柄重鎚,心說,原來打獵真有用重型武器的。其實古鴻不知道的是,每一個矮人必備的除了酒就是一柄大鎚,除了打鐵以外,大鎚也是矮人們戰鬥的武器。

行進的途中費羅告訴古鴻,矮人部落所在的位置屬於落日森林的外圍,附近基本上只有普通的野獸,隨著進入森林越深,開始出現魔獸,一開始是一級,然後是二級、三級、四級等,據說在落日森林的最深處甚至有九級的魔獸,而我們的目標鐵甲蜥就處於一級魔獸的區域。

行走了大概兩個多小時,探路的人員回報說前方有一小群鐵甲蜥,大概三四十隻的樣子。於是矮人們包抄了過去,當收緊包圍圈的時候,古鴻發出了來到異世大陸的第一次攻擊,一箭直奔一隻鐵甲蜥的頸部,可是令古鴻沒有想到的是,射中的箭居然被彈開了。原來鐵甲蜥感到危險的時候會在體表形成一層鐵甲,尋常兵器根本傷害不到它們。

古鴻有些不好意思,扭頭看看矮人們,卻差點驚掉下巴,只見矮人們一個個掄起大鎚,對著鐵甲蜥就砸了下去,一下一下又一下,直到鐵甲蜥倒地不起才肯罷手,也不知道他們是在狩獵還是打鐵。鐵甲蜥是被矮人們活活震死的,也許要搞一個死亡方式最憋屈的排名,鐵甲蜥應該會名列前茅。

雖然古鴻一點也插不上手,但是當狩獵結束的時候古鴻發現自己居然升了一級。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組隊也是有經驗可以拿的。只是並沒有獲得技能點,也不知道升多少級才給一個技能點,哪怕在學一個普通的技能也好。古鴻看看看自己當前的屬性,除了等級變為2級,生命跟魔法各漲了10點外,並沒有別的變化,看來距離自己能使用技能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唉,路漫漫而修遠兮! 第10章疾風豹

學會了魅惑的古鴻不在滿足於同矮人們不定期的狩獵,每天都會進入一級魔獸的區域打怪升級。不知不覺間兩個月過去了,古鴻升到了九級,魅惑技能的熟練度也達到了三級。而可能是級別高的原因,古鴻消滅一級魔獸所得的經驗少的可憐。再三思量之後,古鴻決定去二級魔獸的區域冒險。

不過二級魔獸已經初步開啟了靈智,魔獸就是這樣,等級越高,其智慧也越高,據說六級的魔獸就已經擁有了不輸於普通人的智慧。而且二級魔獸開始具有領地意識,對於進入其領地內的其它魔獸,認為是在挑釁,常常會拼個你死我活。

進入二級魔獸區域已經將近兩個小時,普通的野獸遇到了不少,魔獸卻一直也沒有看到,看來是到了某種魔獸的領地了,古鴻感覺自己既緊張又興奮。

突然間,古鴻聽到一陣山羊的慘叫聲,便循聲找了過,離著老遠就看到一隻黑色的豹子正在啃食一隻剛剛咽氣的山羊。

「恩,這應該就是疾風豹了,這種魔獸的速度飛快、動作也很敏捷,能發出風刃傷敵。如果將它魅惑了,正好給我充當臨時的打手兼坐騎。」

想到這裡,古鴻決定冒險試一試,便悄悄的潛了過去。一百米、九十米、八十米……眼看著就要到能釋放魅惑的距離了,腳下卻傳來了「啪」的一聲,古鴻低頭一看,原來是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枯枝,真希望疾風豹沒有發覺。

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當古鴻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卻發現疾風豹不見了,只剩下山羊的屍體還在滴著血。「糟糕!被發現了。」

意識到不妙的古鴻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可是兩條腿的人怎麼能跑過以速度見長的疾風豹。可能是戲耍,也可能是試探,疾風豹始終在古鴻左右遊走。

古鴻只感覺自己跑的肺都要炸了,「娘的,要吃我就快過來,要不就趕緊離開,老追著我跑算什麼事啊!」知道自己逃跑無望,古鴻選擇背靠一棵大樹站了下來,拔出短劍,注意著疾風豹的動向。

與此同時,疾風豹也停了下來,站在了距離古鴻大約二十米的地方,併發出「嗚~嗚~」的聲音。

「停下來了,停下來好啊,看我的魅惑術。」古鴻正想趁疾風豹停下來的時候將其魅惑,可誰知這個時候疾風豹的兩腮略鼓,猛的一張嘴向著古鴻突出一道透明的風刃。

古鴻已經來不及釋放魅惑了,下意識的將手中短劍向上撩起,誰知歪打正著,愣是將風刃擊偏,風刃貼著頭皮擊打在樹榦上,使得大樹搖晃不休。而古鴻手中的短劍也被震飛。

還沒等古鴻喘口氣,只覺得一道黑影已經到了眼前。原來疾風豹發完風刃后緊接著欺身而上,張開大嘴咬向古鴻的喉嚨。

「完了,我命休矣!」古鴻被嚇的魂不附體,直接閉上了眼睛,此時他彷彿聞到疾風豹口中的腥臭,心說:「你怎麼也不刷刷牙啊!」 第11章天降熊貓

就在這危急時刻,身前突然傳來「嘭~」的一聲,嚇得古鴻又是一哆嗦,等了一會卻發現自己仍然安然無恙,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才發現疾風豹居然被另一種生物砸倒在地上,並不斷的咳著血。仔細看著這個生物,古鴻覺得一陣發懵。為什麼?因為這種生物長著黑黑的胳膊、黑黑的腿,還長著一副黑眼圈,赫然是前世的國寶——大熊貓。只是現在大熊貓一動不動,不知是在睡覺還是摔暈了。

回頭看看身後不斷搖晃的打書,古鴻心想:一定是這隻大熊貓正在大叔上睡覺來的,而剛剛疾風豹的風刃撼動了大樹,才導致大熊貓被搖了下來。而巧合的是疾風豹又在向前攻擊自己,大熊貓正好砸在了疾風豹的身上,要知道疾風豹只是以速度見長的魔獸,本身的防禦力並不需出眾,甚至可以說是偏低。大熊貓的這一砸,相當於直接去了疾風豹的大半條命。可以說大熊貓間接的救了古鴻一命。

看著奄奄一息的疾風豹,古鴻上前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嘴裡還大聲喊著:「叫你追我,叫你要吃我,叫你嚇我,叫你不刷牙,我叫你不刷牙……」不一會兒,疾風豹便一命嗚呼了。看來死法憋屈的魔獸排名,疾風豹要排在鐵甲蜥前面了。

在疾風豹掛掉的之後,古鴻只覺得全身一輕,身體狀態前所未有的好,先前的疲憊也一掃而空。同時,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叮,恭喜您成功升至10級。」「恭喜您獲得技能點1。」「恭喜您成功開啟寵物系統,並獲得技能誘捕。」

聽著一連串的系統提示,古鴻只覺得原來幸福就是這麼簡單。十級了呢,生命跟魔法終於都到了200點,最開始得到的技能——混亂之雨終於能夠釋放了呢,想到這裡,古鴻一陣激動。忍不住的想要試一試釋放混亂之雨的效果。

正要釋放混亂之雨的時候,系統提示再次響起:「魔法值瞬間消耗完畢后,將陷入極度虛弱狀態,需要三天時間恢復,是否繼續釋放混亂之雨?」

「……」古鴻很無語,沒想到魔法值夠了,還有這麼多制約,簡直簡直了。

混亂之雨技能目前看來只能作為殺手鐧使用了,不到迫不得已,還是不要用出來的好。

「開啟寵物系統還有技能可拿,誘捕?一定是抓寵物用的。」古鴻迫不及待的翻看起關於寵物系統的介紹。寵物系統裡面除了一個空白的寵物欄,就只有一個誘捕技能。

誘捕:將一隻不高於自己等級的魔獸捕獲,使之成為自己的寵物,成功率百分之百,若目標等級高於本身等級,怎每高五級成功率下降百分之五。耗費魔法50,不可升級。

「哼,等我等級高了,我一定要抓一頭巨龍做寵物。」古鴻心裡想著,可當他看到身前一動不動的大熊貓時,古鴻猶豫了,且不說它救了自己的性命,單是前世國人對於大熊貓的喜愛就有讓自己將其收為寵物的慾望。可是性格溫順的大熊貓在這個劍與魔法的世界里能幫到自己嗎?究竟要不要將其收為自己的寵物呢? 第12章我的寵物叫盼盼

猶豫再三,古鴻還是決定將大熊貓收為寵物,或許,這更多的是對家鄉的懷念吧。

」叮,誘捕失敗。「

」叮,誘捕失敗。「

」叮,誘捕失敗。「

……

連續幾次使用誘捕都失敗了,古鴻的冷汗當時就下來了,要知道每高於自己5級成功率才下降百分之五,連續失敗了這麼多次,這隻大熊貓的等級得高於自己多少啊!不行這麼厲害的寵物不是每一次都能碰到的,自己一定要將其收為寵物。

於是,古鴻釋放一陣技能便休息一會以恢復魔法值,終於在天快要黑的時候,聽見了誘捕成功的提示。」叮,恭喜您成功捕獲混沌之熊。「同時手中多了一枚寵物蛋。

」原來大熊貓在這個世界之中叫混沌之熊,聽名字就很牛的樣子,不過為什麼哺乳動物也會變成寵物蛋?真是想不明白。那個該怎麼把它孵化呢?難道我要像母雞一樣趴在上面?還是說滴血認主的那種孵化呢「琢磨來琢磨去,最終古鴻決定先試試滴血認主的方式孵化看看。

從不遠處撿回短劍,用短劍在食指上割了一個小口,然後將食指貼在了寵物蛋上面。突然之間,寵物蛋光芒大盛,古鴻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向寵物蛋涌去。大驚之下,古鴻想想將手拿開,可是卻發現自己一動也不能動了。「難道要被這枚寵物蛋吸死!」古鴻感到非常的恐懼。

其實古鴻不知道的是,他採用滴血孵化的方式觸發了最高級的生命血契。生命血契號稱最平等的契約,能使使主人與寵物之間完全實現生命共享,無論是哪一方受到傷害,都由雙方共同承擔,而且無論哪一方修鍊,另一方都能獲得經驗。只是如果一方隕落,另一方也不能獨活。

大約過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光芒消失。寵物蛋傳來了「咔~咔~」的聲音,並且蛋殼逐漸破裂了,彷彿有一個小東西正要破殼而出,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縈繞在古鴻心間。只是由於失血過多,古鴻昏迷了過去,昏迷前,古鴻心想:「這應該算是自己的骨血了吧!」

當古鴻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古鴻感覺非常的虛弱,甚至連抬一下胳膊都要耗費好大的力氣,適應了一會才發現,先前孵化的熊貓寵物不見了。「天啊,我的寶寶啊!該不會被野獸叼走了吧!我還沒有好好的疼愛你啊,嗚嗚嗚嗚~」越想越傷心,古鴻居然不顧形象的大哭起來。

「媽媽,你怎麼了,哭什麼啊?」一道稚嫩的聲音在古鴻的大腦中響起。

「我的寶寶不見了,可能是被野獸叼走了,我很傷心。」古鴻下意識的回答道。「等等,誰家的孩子在這裡叫媽媽呢?」 一擊即中 女神的貼身侍衛 很快古鴻就意識到不對,這裡是落日森林,哪裡會有小孩。古鴻抬起頭,之間一隻身高大概只有一尺的熊貓正站在眼前,懷裡還抱著一些野果。

「你、你、你、你……」看著原本以為被野獸叼走的熊貓突然間出現在眼前,古鴻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第13章我的寵物叫盼盼(2)

「我怎麼了啊?媽媽。」稚嫩的聲音再次再古鴻的大腦中響起。

「你、你、你怎麼會說話啊?」古鴻感到非常的驚訝。

「不是的,媽媽,我沒有說話,這是我們之間的心靈感應,只要我們自己願意,不用開口就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稚嫩的聲音解釋道。

「等等,你怎麼叫我媽媽啊,我可是純爺們啊!」對方叫自己媽媽,令古鴻感到哭笑不得。

「我是你孵化出來的啊,不叫你媽媽叫你什麼啊?難道你不想要我了嗎?」稚嫩的聲音吐露出絲絲的委屈,一雙大眼睛也彷彿蒙上了一層水汽。

看著對方要哭的樣子,古鴻連忙解釋道:」不是不要你,你是我孵化出來的,就相當於我的孩子,只是你叫我媽媽是不對的,應該換一個稱呼。「

」是嗎?那我應該換成什麼稱呼,媽媽?「

」唉,真受不了你了,不——要——叫——我——媽——媽!「古鴻感覺自己簡直要抓狂了,一字一頓的對著熊貓說道。「你可以叫我老大,懂不?是叫老大,不是叫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