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弄人,我們一起共事多年,從狼牙開始到現在的猛虎突擊隊,現在看到他們,就想起了我們曾經一起並肩作戰的日子。”

雷愷感慨萬分,他知道必須接受事實,他的腰傷太嚴重,一旦執行緊急任務發作,不光會讓自己處於危險,還會連累了戰友。

“是啊,你走了,總感覺少了什麼,太多的戰友離開了。”

鐵行使勁拍着雷愷的肩膀,忍住眼中的淚水,這時候,他必須要堅強,不能把淚流下。

“放心,我沒走,不過是換了一個地方而已,我會用我們曾經的經歷告訴我的學生們,讓他們繼承我們的意志,和國際犯罪分子誓死鬥爭下去!”

雷愷同樣忍住淚水,他不捨離開,但爲了不讓沈鴻飛和鐵行擔心,他必須堅強。

“雷副隊,誰都不能走,猛虎突擊隊不能少了你!”

這時林凌突然走了過來,打斷道。

你是我的情劫 林凌,你怎麼來了?”

因爲雷愷灑脫幽默的性格,和林凌的關係最好,看到林凌過來,他趕緊問道。

“我來當然是幫你,我看了你的腰傷,其實是可以治癒的!”

“什麼,可以治癒,這怎麼可能?就連部隊裏的專家都無能爲力!”

一向沉着冷靜的龍頭沈鴻飛 ,此時也激動起來,一把抓住了林凌的手。

“咳咳,龍頭,先不要激動,聽我把話說完。”

對於龍頭的激動,林凌很理解,就算是他也冷靜不了。

畢竟這是事關自己戰友的前程以及猛虎突擊隊的完整。

沈鴻飛失去太多的戰友和親人,他不想再失去了。

“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

沈鴻飛也意識到自己的事態,趕緊穩定了失控的情緒,作爲猛虎突擊隊的大隊長,這種問題絕對是大忌。

“這方法我可以一試,是我林家祖傳的一個辦法,我之前也看過雷副隊的腰傷,這段時間經過不斷整理,現在也有了把握,只要再給我半個月的時間,有我八成把握可以讓雷副隊好起來。”

林凌的目光很真摯,讓人不自覺的信服。

“真的?林凌,只要你能治好,讓我繼續留在突擊隊,算我雷愷欠你一個大人情!”

聽林凌這麼說,雷愷都忍不住了,這是一個希望,是林凌給他的。

林凌肯定的點頭。

“林凌,只要你治好了老雷,也算我沈鴻飛一欠你一個人情!”

“也算我鐵行一個,林凌,你最好不要讓我們失望!”

頓時沈鴻飛和鐵行也都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凌,把希望都寄託在了林凌身上。 林凌看着三位猛虎突擊隊的老兵這麼看着自己,明白這是他們對自己的信任以及戰友之間的不捨。

誰都不想輕易的離開一線,離開自己爲之奮鬥了半輩子的崗位。

“放心吧,龍頭,雷副隊,鐵指導員,我林凌什麼時候說過大話,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我就知道你小子就是我們猛虎突擊隊的福星!”

龍頭高興不已,使勁的拍着林凌的肩膀。

林凌道:“我這救治法子還需要準備一下,爲了不讓雷副隊提前離開崗位,我會去找龍支隊表示,我想他也肯定不希望雷副隊就這麼離開爲之奮鬥一生的戰場!”

“好,我等林兄弟的好消息!雷凱,鐵行,我們這輩子永遠是不會分開的!”

說完沈鴻飛,雷愷,鐵行三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他們都是一起共事多年的老兵,隨便一人離開都是讓人難以接受。

林凌在一旁看着,他能感受到三位老兵身上流露出來的深厚戰友情。

對於雷愷,知道他最後結局的林凌也很有感觸,在他來猛虎突擊隊的這段時間裏,除了小虎隊成員外,就雷愷和他的關係最好。

雷愷爲人大方, 一孕成婚,墨少深深愛

雖然現在林凌已經是紅細胞特戰小組的少尉,但是對於曾經如雷貫耳的狼牙特種部隊還是帶着很濃厚的尊敬之情,從狼牙出來的,就沒有弱兵,都是部隊的頂尖精英!

至於救治雷愷的腰傷,辦法是有,因爲系統給出了提示,有一種鍼灸按摩療法可以治癒雷愷的腰傷。

不過要得到這個療法,需要林凌完成一個任務。

而這個任務對於現在的林凌來說有點小小的挑戰性,那便是不久之後的光頭強出獄。

系統給出的任務很簡單,五天之內解決光頭強,保護鐵行一家的安全不能出任何意外,並且這個任務需要他獨自完成。


只要完成這個任務,那麼一切都可以順理成章,雷愷也腰傷治癒繼續留在猛虎突擊隊。

“五天時間嗎,足夠了!”

林凌眼神閃過危險的光芒,不光爲了雷愷,也是爲了鐵行一家的安全他都必須完美完成這個任務。

光頭強的實力絕對不弱,能和鐵行打的難解難分,身手查不到哪去。

並且光頭強爲人極爲狠辣,還很有頭腦,當時也給猛虎突擊隊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如果不是因爲光頭強勢單力薄,沒有援助,猛虎突擊隊還真的一時半會拿非常善於僞裝的光頭強沒有任何辦法。

林凌沒有和鐵行正面交過手,不過他很有信心能戰勝鐵行,因爲上次完成出頭任務得到的五十提升點讓他的實力更近一步。


現在的林凌真正實力在猛虎突擊隊沒有對手,除了巔峯的範天雷或者雷戰,恐怕已經沒有誰有實力能夠和他正面一戰!

實力帶給林凌的是無限的底氣。

東海特警支隊指揮中心。

林凌再次來到這裏。

爲了未雨綢繆,林凌有找上了龍飛虎。

此時龍飛虎臉上則是帶着一絲憂鬱,顯然是遇到了一些麻煩事。

“報告!”

林凌走到龍飛虎辦公室,敲了敲門。

“進來!”

當龍飛虎看到又是林凌之後,頓時就意識到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說吧,又有什麼事!”

“還是龍哥懂我,今天我來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事關重大,關乎猛虎突擊隊兩員大將!”

“哦,什麼事這麼重大,你小子是不是有打什麼鬼主意?”

龍飛虎有些習慣林凌了跳脫的行爲,聽到這種語氣,十有八九是有事相求。

“我聽說曾經被鐵行一手抓捕的光頭強出獄了,以光頭強的性格,我想這對於鐵行一家的安全有極大威脅。”

“光頭強?你說是他,他出獄了?”

龍飛虎對於光頭強此人還是很有印象,畢竟當初爲了抓捕光頭強,整個東海特警支隊幾乎全員出動,最後是鐵行憑一己之力連追幾條大街,爆發了多次殊死搏鬥纔將光頭強抓捕。

在龍飛虎眼中,光頭強的危險係數非常高。

“當然,我雖然來這裏不久,但對於突擊隊的一些事蹟可是做了很多研究的,這個光頭強可是危險分子,他的出獄對於鐵行一家的威脅太大!”

林凌點點頭肯定的說道。

至於他說的研究,則是在扯淡,因爲他知道劇情發展,所以纔會這麼肯定的說。


龍飛虎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顯然對於光頭強一事已經引起了龍飛虎的重視。

“你小子,說說有什麼想法,既然他已經出獄,如今又沒有做出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我總不能又把人家無緣無故的抓起來吧,至於你說的威脅到鐵行同志一家的安全,也只是嘴上說說,沒有任何證據。”

“我想法很簡單,這不是我最近很閒嗎,我可以暫時負責保護鐵行一家的安全,並且調查有關光頭強的一舉一動,一旦他過激傾向,我一定會親手把他拿下!”


“就這事?你這是來找我找事做了,難得啊,怎麼,來到我東海市閒着你了,要不我讓你也加入猛虎突擊隊?”

龍飛虎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凌,對於林凌居然這麼自覺,感到很是意外。

天價寵溺:墨少請輕點 ,林凌能出手這自然是好事,畢竟人家實力擺在那裏。

龍飛虎也知道林凌可是一塊香餑餑,到哪都是歡迎的對象。

最近龍飛虎也爲k2組織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到現在也不知道k2組織裏誰落地東海?

根據可靠情報,說是白佛,但到現在龍飛虎都沒有找到一絲有關白佛的任何消息。

林凌搖頭一笑,加入猛虎突擊隊他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這龍飛虎打的倒是好算盤,想讓他這麼輕易入套可沒有那麼簡單。

看着林凌搖頭,龍飛虎知道這有些不現實,他也只是開玩笑的隨便說說。

這時龍飛虎的助手也是把所有有關光頭強的資料都整理了出來,作爲林凌行動的參考。 “林凌,我知道你本事大,光頭強的事我就交給你了,不過你之前說關乎猛虎突擊隊兩員大將,除了鐵行還有誰?”

龍飛虎問道。

“另一個就是雷愷了,我有辦法治好他的腰傷,讓他繼續留在突擊隊。”

林凌的話很輕,但是卻像驚雷一樣在龍飛虎的耳中響起。

龍飛虎也是激動了抓緊了林凌的手,顫抖道:“此話當真?”

林凌翻了一個白眼,看來龍飛虎對於雷愷的離開也是感到很痛心,不然也不會如此激動。

這也看出來,龍飛虎對於突擊隊非常關心,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

雷愷的離開對於猛虎突擊隊來說,損失太大了。

“我有至少八成把握。”

林凌肯定道,這種事他當然不會開玩笑。

“好,林凌,只要能治好雷愷,我龍飛虎一定萬分感謝!”

和沈鴻飛他們一樣,龍飛虎這個特警支隊長也是最出了表態。

總之,林凌接下來最重要的便是完成系統的任務。

這次是單獨作戰,雖然他已經是紅細胞特戰小組的少尉隊長,但他不打算尋求他們的幫助,這也是系統的要求。

同時林凌也很想印證一下自己的實力,和鐵行他們切磋只是切磋而已,不會達到林凌想要的結果,林凌想要的是在生死之戰中磨鍊自己。

之前和察猜的交手,也是點到爲止,這次林凌來東海市的目的更多的還是爲了白佛,這個在k2都很少現身的幕後黑手。

黑貓已死,這個白佛的地位恐怕絕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因爲林凌親自攬下這個差事,龍飛虎把所有有關光頭強的消息進行了封鎖,因此沈鴻飛並沒有收到監獄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