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動畫感使得秦朗有點自己面對的是核彈發射按鈕的即視感,好爽好激動的有木有啊。

作爲當事人的秦朗當然會有這樣的感覺存在,毫不猶豫的按下小熊貓顯示在上面的紅色圓形按鈕。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緊接着屏幕上面的畫面變化,紅色圓形按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出現過的被小熊貓取名爲作戰空間的地方。

排列整齊,行動劃一的小弟熊貓隨着命令的下達,開始一個又一個的離開空間,去到更爲廣闊的網絡空間,爲自己的使命奮鬥。

秦朗沒有閒下來,他將手中一直拿着的手機形態光腦進行變化,轉爲電腦型臺的光腦放在桌子上面,方面他接下來的操控瀏覽網絡狀態。

熟練地輸入網絡地址,龍的天空熟悉的網站佈局載入到屏幕上面。

“匿名爆料,剛剛接到消息之前出現過的大溼胸猴小強已經與度娘集團接觸,準備拿下度娘文學集團。”

“今年最大消息,度娘即將有新主,網文格局添變數。”

“其實所有的人都是紙老虎,我大奇點纔是網文霸主。

上面的帖子密密麻麻,秦朗自己略微估算了一下,一整個版面大概有百分之七十都是關於大溼胸的帖子。

託着下巴,秦朗掛上有點盪漾的笑容:“看樣子大溼胸還是挺火的嘛,不添把火那多對不起他們。”

快速的在光腦上面打出一行文字:大溼胸猴小強先生託我來向諸位網文作者提個問題,你們需要怎麼樣的福利制度?日六千字更新,全勤一千五如何?日萬字更新,全勤三千如何?

要是被看起的作者可以擁有直接改編動畫片的權利。這條看似很困難,但是對於擁有一款超強大軟件的秦朗,算是問題?

幾乎看起來是問題的,都已經不存在什麼問題。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相反的,他的發帖直接導致已經有個火藥桶點爆的網文圈子,徹底的被點爆了。

無數的人都有一種蛋疼還有不相信的即視感,你說的東西有不少的人想過,但是對於本身就是成本投入極高產出很少甚至於虧本的網絡文學來說,可能嗎?

被問到的人都會第一時間給出否定的答案,偏偏秦朗還就是代表大溼胸給提出了。

“呵呵,原本還當時對手的,看樣子不足爲慮。”——奇點吳文輝坐在家裏面嘴角勾起冷笑。

“嘖,野心挺大,有那個實力?”——一起看兒負責人坐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面冷笑。

”…” 雖說消息沒有正式的被公佈出去,但是各種爆料各種匿名貼的出現,還是足以讓話題持續的熱下去。

不至於在一段時間內,就消失得無隱無蹤。

秦朗倒是沒有預料到的事情,他所謂的代表大溼胸發出去的帖子,引發了極大的討論度。不外乎現在的奇點中文連同創世文學下面的福利都沒有公佈,他率先的把消息放出去。

不知不覺間,反倒是給了還沒有公佈網站福利的網站增加一絲壓力。

他們得到的消息是度娘確實有大師兄在接觸,福利如何尚不知曉,真的這麼做的話那麼…可以想象到會有多少的作者因此跳槽。

“加快福利制定進度,爭取在最短時間裏面完成。”吳文輝坐在屬於自己的會議室寶座上面,向着一種編輯運營人員下達緊急命令。

暫時性的沒有對外公佈太多的東西,作爲業界的老大,要保持住應該有的東西。

經過兩天的時間,秦朗沒有閒着。坐着各種準備工作,購買位面平臺上面各種各樣他所需要的東西。

比如說,準備好的網站移動後會更換的服務器,以及閱讀軟件,對於還沒有開始的《星空》用戶以及《新世界》用戶的整合方案。

坐在和劉明一起找到的臨時辦公地點,擡頭看向走過來的大溼胸,問道:“已經談妥?”

“合同已經確認沒有問題。簽下之後,度娘將會屬於你。”大溼胸點點頭,把一份看起來有些厚重的合同方案放在他的面前。

正中幾個大字醒目的出現。劉明好奇的側頭看過去,輕聲唸叨出來:“度娘文學集團整體轉讓協議?”緊接着驚詫的大聲幾乎是用吼的:“你把度娘下面的文學集團給收購了?”

“對,價值大概是一億美元,換成人民幣十億。”猴小強在邊上代替正在看合約的老闆,對他的好友進行回覆。

“我靠,牛叉了。”劉明忍不住又一次爆粗口,度娘文學集團多少還是有在新聞上面看過。也聽好友秦朗提到過。

當時度娘收購過去的價格在五億人民幣左右,整合起來的價值大概在十二億。可惜後期運營不善。還在走下坡路沒有多少人看好。

萬萬沒想到,眼前的傢伙不聲不響的把前著名職業經理人給找來,還將度娘文學集團收入囊中,一時間劉明都找不到話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如何。

“收購後有沒有要求我們立刻搬遷?”秦朗最爲關心的一個問題在公司辦公上面。現在才找到辦公室,且還是臨時租用,心中不是那麼的愉快。

大溼胸稍微想了一下後,回覆:“對方沒有要求立刻搬離度娘區域,應該可以臨時使用一段時間。即便不行,拖一段時間還是可行的。”

“恩,那就這樣吧。下午你把主要負責人,還有編輯那些全部給我找來,我們開一個會議。確定之前我發在龍的天空上面的福利計劃。”

“額,之前的帖子還真是老闆你的發!!我還以爲是有人湊熱鬧,隨便發的。”猴小強小小的汗顏一把。隨後皺眉憂慮:“按照老闆你的想法,幾乎是網站方面無任何的運營盈利,換句話說網站閱讀無盈利產生。”

“我當然知道,其實我還在想幹脆就直接進行免費”

“什麼!免費閱讀?那….”

對方還有繼續說下去,想要勸告秦朗不要那麼做的意思。身爲提出者,完全沒有接受意見的自覺。擺擺手:“你不用多說,想法我有。我也沒有打算用那些小說訂閱量賺錢。我看中的是版權。”

隱隱的他在進入位面平臺這段時間裏面,有那麼一個經過觀察後冒出來的想法:是否可以嘗試對位面平臺進行文化輸出。

畢竟位面平臺上面大多都是技術類、神話類,還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商品。文化類別的東西少得可憐,幾乎是沒有出現。

因此,他的腦袋裏面冒出來一個嘗試方案,一旦形成,那麼他將會對版權愈加註重。

饒是位面平臺不行,還有地球所在宇宙位面的其他星球可以輸出,不愁沒有市場沒有賺頭。

相對於其他的人,這就是秦朗作爲位面商人的優勢,是他兩天以來順便總結出來的結果。

被拒絕的異常果斷,大溼胸張張嘴都沒有辦法繼續勸說下去,求助的目光看向邊上一直沒有說話的劉明,後者無奈的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能爲力。

有些好笑的看着兩個才認識沒有多久的人做小動作,秦朗把目光對準劉明:“儘快的把遊戲公司搬遷過來吧,《星空》準備進行大範圍升級,有可能的話我會把遊戲公司改組,直接成爲it集團存在。”

“那《新世界》你準備怎麼弄?”劉明放出來一個比較關心,最近一段時間纏繞在他心頭的問題。

有官司在,總是不能那麼舒心的不是。哪怕現在看起來諸事都還順利,該解決的必須要進行解決。

“暫時放棄,《星空》作爲主力拳頭產品存在。再說改組後,還有其他的產品一起投入運營,沒必要分出精力在《新世界》上面。”

果斷的拋棄掉一樣看起來可以大賺特轉的產品,您老還真是霸氣有魄力。

劉明臉上浮出一絲苦笑,現在的他心情和之前的大溼胸相差無幾。毫不客氣的說,秦朗此時此刻做出來的行爲決定,簡直就是胡鬧來形容,一點都不爲過。

稍微客氣點的來形容,敗家子完全不知道賺錢,一個勁兒的花錢。

兩個人的苦笑,還有心中的酸澀,沒有爲秦朗帶來太多的情緒。他堅定自己想法,還有決定。

他纔是最清楚自己情況的人,眼前兩位還是不清楚的啊。執行下去,毫無保留地執行下去纔是他想要的結果。

執行下去會變成什麼樣,只怕要等一段時間後纔會明白吧。

”就這樣吧,咱們一起努力,建立一個真正的帝國。“ 作爲度娘文學下屬的手機無線客戶端的作家責任編輯,肥羊過得並不是很好。

原本發展得好好的手機客戶端被度娘給受了不說,前段時間還遇上國家掃蕩,導致客戶端上面的內容發展並不順利。

瀏覽量每天都是見減,收上來的稿子也變的不是很多,每天還有作者的不斷出走。

前段時間,度娘將文學集團全部整合的消息放出去後,纔算是讓這邊的情況好轉一些,卻治療不了根本上的問題。

沒想到的是度娘才把文學集團整合沒有多久,突然間傳出被收購的消息。

這可是驚呆了他和他不少的小夥伴啊,開始的時候他都不敢相信,今天下午要去一個地方開會的消息讓他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

度娘文學即將去掉前面的兩個字,比起呆在度娘下面的前途更爲不可預測,倒閉的風險激增百分之一百。

“冰雲老大,你比我們入行早經驗老道,您說這次新老闆叫我來幹什麼?會不會讓我們離職啊?”同行的一位同部門,年紀比較小入行纔不到一年的女編輯面色擔憂的朝着人問道。

冰雲心裏面比起表面要複雜得多,他自己也是腦袋一團漿糊,面對提問含糊其辭:“事情都是上面的老闆還有總負責人進行的,具體連和我們這些分負責人商量都沒有商量過。”

“情況豈不是很糟糕?”肥羊豎起耳朵。忍不住插上一句嘴。

沒好氣的瞟一眼突然加入的肥羊,冰雲無奈的喃喃道:“問我,我的情況比起你們來也好不到哪裏去。老老實實等下午開完會再說吧。實在不行,我帶你們去跳槽另外一個網站,憑藉咱們的經驗還怕沒有人要?”

他的話算是在一部門中的編輯們心中找到了主心骨,雖說他們一個團隊比不上奇點的那些,但至少說他們的經驗豐富啊,一點都不差。

跳槽說不定待遇還要更好,沒有什麼不能夠去做的。

不知道爲什麼。冰雲的一句話沒有讓他們按耐住自己內心,擔憂消失反而有種隱隱的期待感。好像等着對方把他們裁撤一樣。

要是冰雲知道他們內心的想法,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神級修煉系統 職場有跳槽升值的規則沒有錯誤,也要看是什麼情況啊。

與他們一樣,帶着各種各樣心理的員工們。被大巴車帶到了臨時會議室裏面。

看着不斷涌入進來的編輯,秦朗無言的看着身邊大溼胸一眼,嘆息道:“看樣子咱們還是估算錯誤了一件事情,把人都叫到外面辦公點來吧,會議室不夠用。”

原來外面網絡上有傳言,度孃的文學網站一直髮展不起來是派系太多各種部門傾軋,現在看來一點都沒有錯誤。

一羣又一羣的編輯進來,分別站在一堆,根本就不認識對方一樣。要是這樣的集團能夠發展起來那他秦朗的腦袋當夜壺算了。

計算不足的情況下,秦朗還就面臨一個如何把諸多的編輯整合在一起的問題。他不可能像度娘那樣財大氣粗的購買來,然後放任不管。

大溼胸把諸多的編輯劃分區域安排妥當後。重新在秦朗身邊站定,點點頭示意自家的老闆可以開始開會了。

隨着秦朗的上前一步,幾乎是在場所有人眼中都閃爍着迷惑的神情。

大溼胸還有度娘文學集團總負責人陳向東他們都認識,還算是熟悉。

眼前的年輕人就…根本不認識,難道說他就是老闆?

老天爺啊,不要開這個玩笑吧。一點都不好玩兒。好端端度娘下面還算是不錯的集團,被這個富二代不知道要搞成什麼樣子。

心中難免的有些慼慼然的感覺。特別是肥羊所在團隊。都認同自家老大在來時車上所說的話——開完會立馬跳槽,沒說的。

秦朗可不知道那些傢伙們腦袋裏面的想法,只是裝模作樣的咳嗽一聲後,站起來說道:“你們好,我叫秦朗,之前有寫過小說叫做《天爵》。”

環視周圍所有人的表情,確認達到他想要的效果後,才結束停頓繼續說道:“你們心裏面猜的沒有錯,我就是前幾天和那個石田琦石婊砸起衝突,然後被奇點封殺的作家。”

“今天把大家叫來沒有其他的事情,就是告訴你們我收購了度娘文學,以後我就是你們的老闆。”

”此外,作爲大家新加入的福利,在今天過後工資全部提高百分之五十。同時,整合資源完成後,諸位根據情況表現都將還會有不同程度上面的工資增加。”

”我說的差不多,下面就有請你們的老上司陳向東先生以及曾經的奇點負責人大溼胸猴小強先生爲大家介紹一些集團的諸多戰略。”

秦朗開會的目的很簡單,告訴人們他成爲了老闆,然後告訴他們自己不是不懂網絡小說,再有一個則是把自己位面平臺上面定製的東西拿過來,然後通過他的直系屬下陳向東和猴小強兩個人進行宣佈今後的戰略。

就在剛纔諸多員工來之前,他們就已經開完一個短小的會議。

猴小強被確認今後的主要負責人,陳向東進行輔助。

所以進行介紹的時候,大溼胸猴小強率先上前說道:“唔大家好,我想我就不需要過多的向大家介紹我自己了,那麼就直接切入到正題。”

坐在老闆椅上面,關注着在場所有人的面部表情。當他們聽到將會進行全免費閱讀,網站還不會加入廣告的震驚表情,整個人暗爽不已。

幾個團隊裏面有一定威望的冰雲當時都不淡定,坐不住站出來問道:“那免費閱讀網站盈利怎麼辦?一直都處於虧損狀態?您虧得起嗎?”

直白簡單的話,後面的人都在爲他擔心,他的行爲無異於在赤果果的打老闆臉。

眼前的可是大家的新老闆呀,您老赤果果明晃晃打臉,不怕被裁撤嗎?

同一時間,大家的目光都朝向了秦朗身上,也希望從這位老闆的嘴巴里面得到想要的答案。

畢竟一個網絡小說網站,沒有訂閱就意味着沒有收入,如此一來就意味着今後很難得生存下去,倒閉都將成爲隨時懸在他們頭頂上的一把劍。

“嘿,你們都問這個問題了,不回答一下顯得我多沒有存在感。”秦朗從椅子上面站起來,與第一次站在遊戲公司員工們面前相比更加的從容淡定,“確實看起來沒有多少的盈利,走入以前橫向中文網老路都是有可能的。那麼在詳細解答之前,我想問諸位網絡小說真的能夠憑藉着訂閱賺錢?或者說讓網站賺錢?”

拋出來的問題,沒有任何人立刻反應過來。哪怕是作爲曾經業界大佬之一的猴小強在內心都是直接給出一個否定的答案。

網站真的無法從訂閱上面賺到多少錢,很多的都是從廣告還有從粉絲打賞上面來的。

以此根本就沒有解答他們的迷惑,反而讓他們愈加的好奇起來。這位新老闆究竟要幹些什麼?

有驚人的創舉出來? “對於我,乃至於整個集團訂閱都將是可有可無的收入。”

面對眼前這位年輕到可怕的老闆口中吐露出來的話,很多人想笑,抱着不可知否的態度來看待。

網絡小說,誰要提到小說訂閱不賺錢,不是一個小說網站的主要收入,那你丫的乾脆去死了算了。

哪怕之前心中有點期待這位放出點驚人言論的人,都已經把他歸類到異想天開的行列當中。

秦朗對於這樣的反應有所預見,心裏面早就有所準備,繼續開口:“未來的時代是版權時代,是有人估計過得。而我也一直堅信這樣的理論,且在上面不斷探索。同時,我也相信在富豪的誕生方面,只要不是社會的發展停滯或者倒退,那麼就會不斷的從創意文化領域當中產生。 邪帝寵妻:草包大小姐 不至於有首富,二富三富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別說那麼不可能,一個版權可不僅僅是電子傳播權。我所看重的是周邊,涉及到整個文學集團的定位問題,還有你們這些編輯們今後的定位問題。”

“先說集團定位,所有集團核心所在,版權的輸出提供方。除開電子傳播權外,還會有出版、渠道等收入。”

“再有作爲責任編輯的你們,除開一部分保留原崗位上面外,會根據你們個人意願進行轉型,我把這個職業叫做——版權經紀人。”

“幫助作者運營管理。擴大一個版權的收益。與明星經紀人相當,絕不等同於明星經紀人,甚至於以後還會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短暫的停頓。注意到其他人的神色變化,倒是有人在羣體裏面拋出來比較關鍵的問題:“我大概能夠理解您的意思,可是這樣來做的話,網站的流量將會是關鍵所在,如果沒有流量導入一切都將成爲枉然。再有盜版的問題,怎麼辦?”

問題倒是挺不錯的嘛,秦朗沒有因爲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反感不爽。轉頭對準陳向東,向其問道:“接下來全部我來。有問題嗎?”

帶着點詢問的意思,實際上還是代替其做出了決定,後者沒有任何的意見。

對他來說纔剛剛使用上軟件沒有多少的時間,還不如讓眼前這位軟件的主人來進行演示。

秦朗當仁不讓的把自己手機形態的光腦操作界面。通過投影儀顯示在大熒幕上面,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原有的熊貓書城、百度書城等等的,都將被取消掉,完全整合到一個客戶端內,也就是現在我點開的這個。”

整體圖標呈現出來炫酷的黑色,無法給人一種明顯的提示,準確的說上面沒有任何的標識圖案。

光腦的運行速度沒的說,手指按上去才一秒鐘直接啓動進入到界面當中。

雖然說裏面還沒有導入任何的書籍,但是上面各種的推薦位置都已經顯示妥當。不說感覺分配合理什麼的。從長期做編輯的角度出發看來大氣簡單。

“爲了進行演示,我剛纔委託猴小強先生幫忙進行導入熊貓書城的書籍,下面我們來看看。”

或是小熊貓的緣故。他對於熊貓書城有着別樣的情感似得,毫不猶豫的就讓猴小強進行導入操作。

位面平臺購買都已經有考慮到得原因,一套全部齊全。簡單的在電腦上面進行操作過後,就能夠直接顯示出來。

“該款軟件有着新的算法,還有新的設置問題。一本大概一千多萬字的小說,下載下來大小僅爲10kb。還只能是軟件裏面也就是說簡單的防盜機制——不能移動,不能夠複製。還會有自動刪除的可能。”

“進入到閱讀頁面,會有粉絲榜單,打賞、投票等常規性操作。與其他網站最大的不同是,將貼吧、論壇等優點進行整合,變成書迷社區。”

“看就是這樣….”

一款軟件的演示下來,不說別的,單單衆編輯看待秦朗的眼神就知道變化有着很大的變法,懷疑神色消退不少,還算是比較服氣。

“關於軟件的推廣,會在徹底確定整合完成後,推送到所有客戶端更新上面,進行全面覆蓋操作。”秦朗直接霸氣的做出決定,換成其他的人來只怕都沒有這樣的決定可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