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了解自己為何無法凝聚神格,羅征進入紫魂殿也翻閱了不少典籍。

在其中一本典籍中記錄了關於神格詳盡的描述。

所有的神格都是真神在某一神道中的至深感悟,化出道蘊之雲后所凝結出的神格!

這些神格的形狀各不相同,有方形,圓形,長方體,甚至還有多邊形等等,若是雙重神格則各取一半,三重神格則各佔三分之一……

羅征的這枚神格邊緣,則擁有密密麻麻的刻度,與無量尺一模一樣,彷彿就是那把尺卷在了神格邊緣一般,而且羅征也能從這些刻度中感悟出其他神道的道蘊。

無量尺的光線射入神格后,散射出了三千道光線,其中絕大多數光線呈淡金色,但一部分光線的顏色各自不同。

例如容納了雪印神道的光線,射出的則是一道淺白色的冷光。

「嗖!」

他的身形驟然一飄之下,就順著這一道冷光激射而下。

這一道冷光打下的方位,是在混沌海中……

就在這光線的周圍,淡淡的雪花正在緩緩飄落,這些雪花中亦隱藏著雪印神道的道蘊,而混沌之海的表層也開始緩緩結冰。

隨後羅征身形驟然一閃,再度出現在另外一道紫色的光線之下。

這一道紫色的光線打在一塊大陸的海岸邊。

在海岸上還有數百人對著這道光線指指點點,這些誕生於羅征體內世界的人類,似乎在疑惑這些光線為何會出現。

「這紫色的光芒是祥瑞嗎?」

「我看這光芒中似乎蘊藏著我們無法理解的東西……」

「不知道何等天才方有可能參悟?」

就在這些人議論之間,羅征忽然出現,倒是嚇了這些人一大跳。

這個世界中能夠瞬息移動的人並不少,可是像羅征這樣沒有絲毫空間波動,悄無聲息的降臨的幾乎沒有……

這些人來自於大陸上的一座六品聖地,其中也有不數人修為達到了神海境,眼光並不差!

「這位是……」其中一位神海境老者盯著羅征。

「是托世尊者!」

另外一位神海境的中年男人說著,已轟然跪下朝著羅征重重一拜,「吾等參見托世尊者大人!」

羅征在這個世界中流傳著許多稱號,也是根據不同的文化不斷發展中傳承下來的,這塊大陸的文化中,羅征不僅僅是創造了這個世界,他還用自己的肩膀將整個世界馱著。

兩位神海境大能參拜之下,幾乎所有的人都「噗通」,「噗通」跪在了地上,眾人的身後還有一位年紀輕輕的武者,臉上兀自流露出不服氣的表情,此人乃是六品宗門中公認的天才,也是宗主之子,年紀輕輕就已經取得常人無法企及的成就,心境自然高傲至極。

雖然他聽長輩之言,知曉了羅征的真正身份,但依舊不肯跪下……

「跪下,建華!」

那位神海境大能急道,揮手之下,一陣凌冽的風壓就要強迫年輕武者拜倒。

留意到這一幕,羅征倒是淡淡一笑,他隨手一揮之下,一股無形的力量頓時擴散而出,「都免禮了。」

這些武者們頓感覺自己雙膝一輕,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羅征也不再理會他們,而是仔細觀摩這一道紫色的光線。

這一道光線匯聚在此地后,化出一道道紫色的氣息不斷地流轉,跳躍,正是紫氣神道的道蘊,而且這些道蘊正是傳承於含九姨在含天府中立下的那尊道碑。

實際上羅征現在所吸納的道蘊,並不都是完整的道蘊。

他吸納的五行神道的道蘊,的確擁有六階一圓滿,算是非常完整了……

而其他的神道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殘缺,例如紫氣神道只有「紫氣化物」,「分神化念」,「紫氣持運」等四階神通,因為含九姨立下道碑的時候,她也僅僅只是上位真神,沒有領悟完整了紫氣神道,更加沒有修成紫天絕地,自然湊不齊六階一圓滿這七階神通了。

「神域中有三千道碑,這些道碑當初莫非也是道蘊所衍化……」

看著那一道道光線,羅征的心念也在不斷地跳動著,這些光線如同一個世界的骨架一般,連接著上方的神格,他漸漸明白父親將無量尺置入腦海中的目的了。

父親知曉自己修成了《混沌秘術》。

父親和師父或許無法預見自己能將《混沌秘術》修鍊成什麼叫階段,可他們必定已推測出《混沌秘術》最終會修到何等結果。

真元可以衍化成武者的體內世界,也就是次級世界,隨著武者修為不斷地增強,體內世界也越來越龐大,但這個世界始終是次級世界,任何次級世界的生靈都無法離開武者的丹田,否則會被直接還原成天地元氣。

而次級世界的最終形態,也只能是寰宇。

寰宇雖然龐大,雖然賦予了聖人不死不滅的能力,但終究也只是神域的附庸!

但混沌衍化的體內世界就不同了,混沌所衍化的體內世界最終形態就是神域,只是構建神域的過程與體內世界又有著本質的區別,無量尺就是關鍵之物。

所以父親或許已猜到自己會遲早走到這一步,才會將無量尺交給自己。

無量尺,混沌秘術……

他心中默默地思量,或許羅家被牧家,東方家他們針對,乃至於覆滅,也是與這些東西有關……

就在羅征思索之間,海岸邊那位神海境老者終於鼓起了膽子,朝著羅征緩緩飄來,滿臉恭敬之色,小聲呼喚道,「托世尊者。」

羅征原本陷入沉思之中,隨即扭過頭來淡淡的點點頭,「什麼事?」

「老夫看這些紫氣似乎蘊藏著無窮至理,是否可以從其中參悟一二?還望托世尊者指點……」這神海境武者詢問道。

羅征卻搖了搖頭,「這其中的道蘊只有女子才能修鍊,而且必須是紫極陰體者,若這個世界中有女子擁有紫極陰體,方可一試。」

「原來這是道蘊,老夫知道了,」神海境老者忙不迭的點點頭,內心之中自然有些失望,道蘊對於他來說都是一個極為新鮮的辭彙,跟別說什麼紫極陰體了,看樣子只能讓整個宗門的女弟子前來一試了。

「這紫氣神道你無法修鍊,不過……」羅征指了指天空,「看到那些光線了么?」

神海境老者忙不迭的點點頭,今天的天地異象的確非同小可,他就是順著其中一道光線才帶著宗門內的精英找到此地。

「除了金色的光線,其他的光線所凝聚的道蘊,皆可參悟,」羅征說道。

那些金色的光線,都是羅征不曾納入的神道,凡是納入神道的刻度,幾乎都折射出蘊藏各種氣息,各種顏色的光線。

聽到羅征的話,神海境老者頓時又驚又喜,這一刻他們恨不得立刻趕過去,只是托世尊者在這裡,他也不敢有什麼動靜……

「嘩啦……」

就在這一刻,體內世界的極遠處忽然湧現出一片巨大的界雲……

有人踏入界主境了!

羅征的目光中閃爍出一抹訝然之色,心中閃爍出那位邪神的影子,隨後露出釋然的笑容,那位邪神的天賦的確強大的可怕,自己才剛剛證得神道,他亦能緊隨其後跨入界主境。

他朝著老者淡淡說道:「告辭,」身形一閃之下,依舊沒有產生任何空間波動,就消失在眾人面前。

見到羅征離開后,神海境老者隨後猛然扭頭,指著不遠處的一道灰色光線說道:「快,我們快些趕過去,不要讓陰羅宗搶先了!」說到一半,他又大聲喊道:「此地也要增派人手,死死守著這道紫色光線,然後將宗內的女弟子,不,宗門下屬所有的女武者全部帶來!」

陰羅宗同樣也是一座六品聖地……

而那一道灰色的光線,則蘊藏著玄武神道的道蘊。 體內世界中的各大聖地,各大家族紛紛出動,圍繞著這些蘊藏道蘊的光線展開了一場又一場的爭奪,甚至發動了宗門戰爭……

當初羅征不喜邪神自建神國,收集信仰之力,他將邪神壓制之後,邪神就將神國解散了,同時在體內世界立下了一條規矩,所有的武者都不允許建立神國,也不得供奉香火,吸納信仰之力。

每當有梟雄出世,想要將宗門發展為神國的時候,邪神就會出面干預。

身為這個世界的最強者,邪神的實力已遠遠超出尋常武者太多,那些梟雄們雖然不知為何邪神不允許,但無可奈何之下也只能朝著聖地不斷的發展,於是這個世界只有聖地,沒有神國。

這些聖地爭奪這些光線中的道蘊,羅征並沒有干預,一個世界的衍化就像一個嬰孩慢慢成長的過程,有其自然的規律,只要不像當年邪神那般嚴重影響到世界的平衡,羅征一般是不會出手的。

大雪山的巔峰之上。

邪神獨自一身盤膝端坐在頂端……

自從邪神隱退後,他就成了僅次於創世主的一個傳說,在這個世界中充當了管理者的角色。

只有極少數頂尖強者,才知曉邪神的存在……

隨著天空中不斷產生異象,邪神在一剎那也感覺困在自己身上的瓶頸被解除了。

他的瓶頸並不是自身的原因造成的,而是這個世界造成的,這個世界在此前尚且容不下一位界主的存在,所以他註定無法突破自身的修為。

可是當羅征神格大成后,他就像是脫韁的野馬一般,擺脫了這個世界的局限,一舉踏入了界主境。

修成界主后,會擾亂天地元氣形成一層界雲,也是這一圈不斷擴散的界雲才引起了羅征的注意。

「十里……二十里……三十里……」

羅征抬頭望著那一圈圈迅速擴張的界雲,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詫之色。

在大衍之宇中最優秀的界主,也只能擴散出二十里的界雲,這邪神的體內世界之穩固,也遠遠超出羅征的預料!

「呼呼……」

最終邪神的這一圈界雲停留在了六十里的範圍……

邪神自然也不明白這些界雲意味著什麼,畢竟他是這個世界中第一位突破界主境的強者,這六十里的界雲足以讓所有後來者自慚形穢。

「嗖嗖嗖……」

大雪山上幾道身影飛速盤旋而上,那是邪神的妻女家人,邪神一家如今都隱居在這座雪山之上,她們看到邪神突破后,也迅速趕了上來。

「爹,你的修為又突破了!」

「恭喜了,夫君!」

「爹終於衝破了困擾多年的瓶頸……」

邪神臉上也帶著淡淡的喜悅之色,不過踏入這個新的境界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成就,當神格凝聚的時候,邪神就明白,武道這條路已經走到頭了,更強大的神道才是他的起點。

就在這時,他目光一轉,看到了天邊漂浮在空中的一位身影,邪神摸了摸女兒的頭髮,對妻子說道:「我去去就來……」

隨著一陣空間法則的波動,邪神已出現在羅征的對面,他並沒有拘禮跪拜,他知道羅征並不在意這些禮節。

「恭喜你,」羅征淡淡的笑道。

邪神點點頭,「謝謝……」他想了想后又問道:「這個世界有了新的變化,主也突破了么?」

「對,」羅征回答道。

「這個世界太小了,對我產生了局限,主的修為提升的速度可以快一些么?或者能讓我前往這個世界以外的世界嗎?」邪神小心翼翼的問道。

邪神不喜歡這種無形的束縛,他也認為自己修為增長的速度比羅征還要快,如果解開這些枷鎖,他的實力恐怕很快就能超越主……

羅征目光淡淡的盯著邪神,臉上流露出一抹笑意,隨後淡淡的說道:「可能你還不清楚這個世界的本質……能夠誕生在這個世界中,是你的幸運,或者說是你們的幸運。」

這話讓邪神心中微微一跳,「主的意思是指什麼?」

羅征淡淡的說道,「想必你也試過,將你體內世界中的生靈帶到這個世界吧?」

邪神點點頭,他成為神極境后,的確試圖將體內世界的生靈取出來,可是取出來的一瞬間,那些生靈瞬間就潰散消散,化為了一縷真元……

這讓邪神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世界之外的人們和你一樣也擁有這樣一個體內世界,離開他們體內世界的生靈,下場與你所看到的一模一樣,」羅征繼續說道。

在神域中,無論是下位真神乃至於大圓滿真神,都無法將體內世界的生靈釋放出去,唯一能這麼做的也只有聖人構築的寰宇,即使是寰宇也有相當嚴格的限制,那就是跨入神道,得到神道的承認才能夠成為「平級生靈」,才有資格踏入神域。

羅征在大衍之宇中,是得到了斬情神道的承認后才擁有進入神域的資格,後來在含天府中,通過無量尺倒是又獲得了數百種神道的認可。

若不是羅征構築的這個混沌世界十分特殊,邪神一輩子都不要想出去了,至少要等到羅征成為聖人……

邪神臉色微微一變,「離開這個世界,我也會和我體內世界的生靈一樣,化為一團真元么?」

「那是相對其他真神構築的體內世界而言,我所構築的這個世界有些特殊,離開這個世界的生靈倒是不會被還原為真元,適合的時候我自然會讓你離開……」羅征淡淡的說道。

聽到這裡,邪神眼中流露出一絲異樣的神采,對於主的一些話,他有些聽不懂,在主的世界中似乎還有其他的神?那些神構築的體內世界與自己是一樣的。

憑什麼主的體內世界又不同呢?

在主所處的世界中,又有多少神?

他們也能修鍊那些道蘊嗎……

邪神的腦海中充滿著無數疑問。

並不是邪神不聰明,事實上他擁有絕頂的天賦。

只是他受到了生命層次的局限!

在這個相對狹小的世界中成長的邪神,無法理解神域之廣闊無邊,按照他現在的思維,便是以為羅征所在的世界與他所在的這個世界也差不多大小……

「我現在神格已成,有些事情還需要麻煩你,」羅征淡淡的說道。

這個世界中雖然有一部分知曉羅征的存在,但並沒有形成統一的信仰,凝聚神格后,羅征可以通過神格吸納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也就是一個世界的「勢」,證神武者成就真神后都會擯棄真元,轉而運用信仰之力,這樣就避免了消耗混沌之氣……

不過是選擇「信仰之力」還是繼續沿用混沌之氣,羅征本身還有些猶豫。

對於一般的真神而言,拿真元來施展神通消耗太大了,若是消耗過度,甚至能讓整個體內世界崩潰,從而需要重建,自然是得不償失,但羅征的混沌之氣相比真元則相當耐用,而且羅征的世界樹依舊能源源不斷的吸納世界外的混沌之氣,所以羅征並不是非常急迫需要信仰之力。

但羅征需要弄清楚,這個混沌構建的世界所產生的信仰之力,與其他真神的信仰之力有什麼不同?

對於羅征的要求,邪神自然很樂意相助,他原本就收集過信仰之力,當然很樂意幫助羅征…… 隨後羅征俯視了一圈,伸手朝著大雪山一側的一座山峰輕輕一點。

那座山峰上所有的積雪盡數消失,露出烏青色的岩壁來。

羅征揮手之下,高達千丈的山峰飄然飛舞起來,這巨大的山峰在羅征的操控下不斷裂變,一時間煙塵滾滾,石屑飛舞……

看到這一幕,邪神也是暗暗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