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月無瑕的身旁,也不客氣,給自己滿上了一杯茶水,然後一飲而盡,剛剛可是被大太陽照了一個多小時,能不渴嗎?不過這對林逸來說不算什麼,林逸記得幾年前執行任務的時候,那是在俄國的冰天雪地裡面,林逸和他的那些手下們就在冰天雪地裡面睡了一晚上。

平復了一下之後,林逸才道:「是這樣的,女王陛下,我想借用一下你的人用一下。」

「嗯?你需要多少人手?」月無瑕好奇道:「還有,你要幹什麼?我可不想讓我的人去送死。」

林逸則是打了一個響指道:「人手嘛,不需要太多,有個二十萬就差不多了。」

「噗嗤——」

月無瑕差點把剛喝進去的茶水給噴出來了,狠狠地瞪了林逸一眼,沒好氣道:「林逸,你是在開玩笑嗎?二十萬人,你當是二十萬頭豬?就算是二十萬頭豬也要好長時間才能湊齊。」

「我沒有開玩笑,」林逸深吸一口氣道:「我要這些人是要去消滅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的勢力,中東這邊可以說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錢袋子,我就是要打掉了羅斯才爾德家族在這裡的勢力。」

「不行,」月無瑕搖了搖頭道:「二十萬人實在是太多了,雖說我大月氏對外號稱百萬大軍,可充其量也就那麼五十萬人就撐死了,你開口就要二十萬,我到哪裡給你弄二十萬去?他們可都還有戍守的任務,他們走了,我大月氏的邊境就任由別人出入了。」

「二十萬多嗎?」林逸撓了撓頭,擺了擺手道:「罷了罷了,二十萬就不說了,你給我十萬吧!」

「十萬?」月無瑕先是一愣,隨即輕哼一聲道:「那也不可能,十萬也不少,我最多只能給你兩萬,而且這兩萬人的吃喝拉撒還有特別行動的費用都要你來出。」

「不行不行,兩萬太少了,靠兩萬人去消滅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勢力,還不如說讓這兩萬人去送死的好,」林逸沒好氣的瞪了月無瑕一眼,隨後琢磨了一下道:「既然這樣,我也就不為難你了,五萬人,五萬人總不能不行吧?這些人所有的費用我全部出,而且去執行任務的人沒人兩萬美金,如何?」

月無瑕望了一眼一旁的拜娜妮,拜娜妮則是裝作沒看見,這是月無瑕和林逸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她可不想摻合林逸和月無瑕的事情,搞不好那裡外不是人。

「喂,月無瑕,你可是堂堂的女王陛下,怎麼做事情這麼婆婆媽媽的,一點也沒有女王的風範,行不行就一句話,不行我就找別人了。」林逸沒好氣道。

月無瑕琢磨了一下,隨後道:「好吧,答應你了,不過你要提前發放那兩萬美金的費用。」

「行,沒問題,」林逸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就要這些人執行任務。」

「嗯,沒問題,」月無瑕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到時候我會把人安排到切爾城,你直接去切爾城就好。」

切爾城是大月氏西邊的邊陲重鎮,距離中東那邊非常的近,而切爾城的守軍也比較多,所以月無瑕準備在切爾城調集人手了,實際上那兩萬美金都可以不要,不過月無瑕不能虧待了對自己賣命的那些人,再者,林逸動用了自己這麼大一個關係戶,不掏一點錢怎麼可以?

每個人兩萬美金,一共五萬人,算下來那不是一筆小數目呀,林逸也算是下了血本,林逸也是沒有辦法,為了剷除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勢力,哪怕是把所有的身家性命都賠上也在所不惜,再者說了,這筆錢給了月無瑕的那些手下,就算是為月無瑕拉攏了一下這些人的人心,算是對月無瑕這些日子以來保護的報答吧。

這麼想林逸的心裡也就可以舒服一些,林逸昂首挺胸的離開了,雖然付出的代價比想象中的要大一些,不過只要把事情說成了,這些也就不是什麼事情了。

倒是月無瑕,望著林逸遠去的背影,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一旁的拜娜妮則是皺眉道:「女王陛下,這樣對林逸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呀,你覺得他可以拿出來嗎?」

「那我可管不著了,不管拿不拿出來,他都必須要拿出來,」月無瑕輕哼一聲道:「林逸在我的保護下生活了這麼長時間,要不是我保護他,恐怕他早就被他的那些仇人給大卸八塊了,這些錢就算是他給我交的保護費吧!」

聽到「保護費」這三個人,拜娜妮差點噴出血來,沒想到堂堂大月氏的女王陛下還會說這個字,拜娜妮只能聳了聳肩。

月無瑕則是站起身來,沉聲道:「拜娜妮,這件事情交給你,你去挑選我們大月氏最精銳的人,一定要幫林逸做好這件事情。」

「是,女王陛下,我馬上去辦!」拜娜妮趕忙道。

月無瑕則是點了點頭,雖然月無瑕表面上讓林逸大出血,可實際上還是挺幫助林逸的。

…… 不對!

葉靈瞪眼!

還真當她無知少女三歲小孩來哄騙呀?!

你親我跟我親你有什麼區別!

「陸夏初,不要得寸進尺!」

「嘿」陸夏初見心思敗露,傻笑卻不否認。

「陪你到外面逛逛吧,整天悶在屋裡胡思亂想的。少年啊,思想應該積極向上,為祖國建設,為人民服務,為共產主義而奮鬥才是偉大理想。」葉靈把最近上的政治課都拿來用了。

「我只是個平凡的人。」陸夏初跟著她起身,走在她身後。

葉靈防備的往後一看,怕他突然又來個突擊什麼的。

陸夏初眸子一暗,低了低頭。

抬頭的時候,突然喊住她:「樂星語,我是不是像個壞人?」

葉靈一愕,沒想到會問這樣的問題,又怕回答慢了起疑心,於是直接說道:「我沒想過這樣的問題……」其它的一些猜測不算。

「你不放心我。」陸夏初直接的說道。

「當然呀,」葉靈也不怕直接,你忘了你剛才做過什麼了?」

「我……」陸夏初低頭,「我只是……」

「誰也不能確定你心裡想的是什麼,你說你不是故意的,別人可以相信也可以不信不是嗎?」

陸夏初抿嘴,無法反駁。

「如果你希望別人相信你,就別做讓人容易誤會或者引人懷疑的事情。就像剛才,如果你讓我相信你,就不應該引起我的懷疑。」葉靈表情嚴肅,希望他能明白關鍵。

「你懷疑什麼?」陸夏初把她看在眼裡,心存僥倖。

「懷疑你企圖不軌。」葉靈也不隱瞞。

「……」樂星語,對著一個男生說得這麼直接,你不擔心他突然發狂,把懷疑變成事實?你要知道,他的朋友就是建議他這樣做的,用盡一切手段先把人佔了……

「我有說錯嗎?」 一世獨寵,商女魔妃 葉靈自信滿滿的問。

陸夏初撇開臉去,「樂星語,你是女生……」

說話不考慮一下自己的處境嗎?你還在一個男生的房間里,這麼討論這種問題,是不是太自信了?

陸夏初眯了眼,在同樣的地方做了同樣的事。

葉靈發現自己又被壁咚了,這次更直接些。

「吃了豹子膽是不是?」葉靈並不慌張,眼前這個人,他還是對付得了的,絕不會讓他得逞,就是這種態度,需要被教育。

葉靈在想怎樣才會讓他得到深刻的教育。

陸夏初靠近她耳邊,做出迷戀的樣子:「樂星語,在男人的房間說他企圖不軌,就算他沒這個心,也已經被你挑起來了……」

「然後呢?」

「然後,」陸夏初一咬牙,「然後他就會不軌給你看……」

陸夏初才說完,就往葉靈的唇壓去。

葉靈怎麼會就範,側頭就躲開!

然而陸夏初並不放棄,反而在她側來的頸部上得了便宜。

濕潤的感覺讓葉靈渾身一顫,這人還真敢動她?!

陸夏初在她錯愕的時間裡巡禮了好幾個位置,或許是回過神來,他的身體開始遭受痛楚……

下手是真的狠,他不敢看她,也沒有反抗。

葉靈看著任自己打的人,抿緊了唇!

「陸夏初!」

「樂星語,我也是個男人。」

「男個鬼!你都未成年!」生氣生氣很生氣!

「不到十八歲也可以是男人。」陸夏初竟然看著她淺笑了下。

「……」葉靈也不是不懂他說的是什麼,只是懂了,然後想到他曾經……

她的臉都要黑了!

「我要回家。」

她絲毫沒察覺,自己的聲音裡帶了委屈。

陸夏初聽著心裡一慌,「樂星語,我……」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要回家!」

葉靈吼完,打開門自己憤憤離去!

陸夏初伸出手想拉,卻怕了一下。

決心要走的人,你拉不住,一如當初母親走的時候一樣,決絕,不管他的哀求……

你在乎的人都要離開你。

這句話,看著葉靈離開的身影,一直迴旋在陸夏初的腦海里。

一一一

葉靈離開陸夏初的那,並沒有回家。

城市在忙忙碌碌,特別是將近年關,很多人都出來掃貨,有些甚至已經一家大小手牽手的進行囤年貨……

心底升起了絲絲羨慕,很小時候,也有過這樣的時刻,可是現在……

葉靈也不想忽略這些感受。

她從來都沒有家人。

曾經連家是什麼感覺都不知道,至於親人,在不斷的穿越中,已經慢慢開始體會到,人與人之間因為血緣而連接起來成為親人,或近或疏,是一種特別奇特的感受。

走過這麼多的世界,她也已經不是那個只會工作,連七情六慾都不全的無知少女。

可就是不無知,才會生陸夏初的氣。

就是見識過,懂得了,才會知道是怎麼回事。

關於愛情,她還不懂。

但關於男女間的事,她知道。

畢竟都是學醫的人,有哪個身體部位與結構功能她沒弄清楚的?

只是沒想到,陸夏初會做那樣的事。

成為男人?是每個男孩的心愿嗎?所以早早通過某些事來證明?

但真正的男人是找個女人**就能完成蛻變的嗎?

沒想到陸夏初還是那麼幼稚。

「幼稚!」

葉靈在人群稀疏的公園裡低吼!她下手就該再狠一點,讓他知道錯誤!跟不喜歡的人**,那算什麼?!

「誰說一定是他不喜歡的人?」

意識里一句反問,讓葉靈愣了愣。

的確,誰說第一次的那個人,不會是自己喜歡的人?

原主對陸夏初的了解,不過是聽聞居多,在一起更是還沒她的時間長,連她都不解的事情,原主自然也沒有更多的了解,所以在認識她之前,陸夏初喜歡過誰,跟誰在一起過,有多少個前女友,她都一無所知。

所以,讓他成為男人的是誰,她不會知道。

他喜歡過誰,她更不知道。

葉靈愣愣的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原來有的人,真的不是你表面看見的那樣,當你想要知道更多,想要了解某一個人的時候,發覺事情可能並不會按著你所想像的去走。

而陸夏初,自己從來沒有主動了解過他,他的事能數出來的就那麼一點。

原來,自己對他真的,知之甚少啊。 ……

不過這一次確實讓林逸大出血了,十億美金呀,林逸都開始發愁了,這要去哪裡找呢?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頭疼啊。

當然了,林逸也不是沒有錢,混到林逸這種地步的,如果說自己沒錢,那鬼都不相信,可你讓林逸拿出來三五億人民幣還是沒問題的,這可是十億美金啊,就是把林逸賣了,恐怕也不值這麼多。

唯你是圖 林逸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剛剛和月無瑕討價還價,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了,現在回想起來,好傢夥,這可是十億美金啊,想來想去,好像也只能去找林若煙借了,現在林逸身邊的女人,也就是林若煙有錢,而且林若煙願意借給林逸,只是林逸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上一次借林若煙的錢可還沒有還呢。

當然了,林逸也不傻,他是絕不會做虧本買賣的,這一次答應月無瑕給這十億美金,林逸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日漸式微,很多人都盯著羅斯才爾德的那些勢力,那些勢力可不只是人手那麼簡單,還有大量的油田,如果單靠林逸一人出馬,那可是遠遠不夠的,地下世界人才濟濟,林逸就是再自負,也不可能和那麼多人爭鬥,是非常不明智的。

但月無瑕就不一樣了,背靠整個大月氏,手底下更是號稱百萬大軍,雖然沒有百萬,但五十萬還是靠住的,地下世界所有人加起來都不知道有沒有五十萬呢,和月無瑕斗,開什麼玩笑呢?

所以月無瑕一旦出手,滅掉了羅斯才爾德家族在中東的勢力,佔了那裡的油田,保准沒人敢說什麼。

想到了這裡,林逸只能一咬牙,一跺腳,去找林若煙了,不管多麼的不情願,林逸現如今也就這一個辦法了,總不能讓林逸現在搶銀行去吧,搶銀行雖說來錢快,可十億美金也不是一兩次就能搶到的。

林逸開車直奔林若煙現在上班的地方,同樣是一棟大廈,只不過樓層要低的多,畢竟這裡都是沙漠,地基不可能打那麼穩,還是低一點好,免得塌了,那要損失多少錢呢?

林逸一進門,就有人看出林逸來了,前台的美女嘴角立刻掛上了笑容:「林先生,您是來找我們林總的吧!」

林逸愣了一下,有些好奇道:「怎麼,你認識我?」

「認識,當然認識,」前台美女趕忙道:「林先生的照片就掛在那面牆上呢,我們怎麼能不認識?」

林逸望向了一旁的公司管理牆,發現自己是董事,還挂名著副總裁的位置,當然了,林逸從來沒有上過班,最多也就是掛個名而已,嘴角掛上了笑容,沒想到林若煙還是挺有心的嘛。

在前台美女的帶領下,林逸來到了林若煙的辦公室裡面,林若煙此時正在和小秘書說著什麼,見到林逸來了,也是有些好奇,林逸能來這裡可是不容易呀,當下匆忙交代了兩句,把文件交給了小秘書,小秘書則是應了一聲,抱著文件離開了,來到林逸身邊的時候還嬌滴滴的喊了一聲「林總」,這讓林逸有些尷尬,他來這裡的次數絕對不超過三次,可是大家都認識他。

林若煙望向了林逸,一如她平時工作那般,高貴冷艷。

「你怎麼來我這裡了,可真是稀客呀!」林若煙道。

「不管怎麼說,我也算是這家公司的董事,來看看公司的運營情況也是很正常的吧!」林逸聳了聳肩道。

林若煙則是沒好氣道:「誰說你是董事了?你參加過董事會議嗎?」

「這……」林逸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好吧好吧,我就是看見公司下面的管理人員面板上面有我的名字和照片,所以隨口提了一句,對了,你在這裡怎麼樣?」

「就那樣唄,」林若煙聳了聳肩:「剛開始運營這個公司,是真的不容易,受到了當地很大的阻力,不過現在有了月無瑕的幫助,我可以很自豪的說,這個公司是整個大月氏最大的一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