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看了看彭俊,彷彿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小子!就憑你也想跟我搶?!你基因有我好嗎?!趕緊滾!”

彭俊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這位叔叔你好,你摸着良心自己說,你渾身上下,哪一點比我強?”

中年人冷笑一聲,瀟灑地點起了一眼香菸。

吞雲吐霧。

“男人四十一枝花懂麼?”

不能忍啊。

絕對不能忍!

“嗯嗯,對,你長得跟坨牛糞似的,還花兒呢?你要不要臉呀?”

中年人捏緊了拳頭,面目猙獰了起來。

“小子!我昨晚輸大發了,指着這個掙錢,你如果斷我財路,我要你走不出這個門!”

彭俊雙手抱拳道:“大哥你請!”

旋即十分紳士地伸出了一隻手。

完事兒彭俊便走向了門口。

不知死活的東西,死了算了,和我沒關係。

肖涵急了。

“哎哎哎,小帥哥別走呀,你們兩個都不錯,一個英俊瀟灑,一個孔武有力。我都很喜歡,不如都留下吧?”

中年人急了。

“那錢怎麼算?!”

彭俊轉過身說道:“一人一半吧大哥,我也窮得揭不開鍋了,行行好唄?我先來。”

眼看肖涵沒有表態,中年人就更急了。

“不行!小兄弟,不知是否方便借一步說話?”

門外,院子裏。

中年人摟着彭俊小聲道:“同志,我懷疑這是一個詐騙團伙,我是負責這個案子的偵查組組長。”

“我們盯着她已經很久了,接下來可能會有危險,你就快走吧。”

彭俊狐疑道:“證件掏出來我瞧瞧。”

中年人立馬掏出了一個黑皮本子,上面寫着“劉衛國”三個字。

“這不會是假的吧?”彭俊問道。

“怎麼會……”

沒等他說完,彭俊一把掐住了劉衛國的脖子,伸手點在了他的玉枕穴上。

一米八二的大塊頭,立馬就軟了下去。

“感謝你們爲人民服務,我也要爲這份事業添磚加瓦。”

彭俊一蹦三跳地進了別墅。

“哎?那個帥哥呢?”肖涵問道。

彭俊笑道:“他歲數大了,不行了,不過我們商量好了,拿到錢我分他一半兒。”

肖涵有些失落。

“那就不cì jī了呀……”

彭俊板起了臉,深沉道:“cì jī重要還是生孩子重要?xiao jie姐你思想覺悟有待提高啊。”

肖涵臉上又重新掛上了魅惑的笑容。

“那你跟我來吧,小帥哥。”

彭俊立即撲了上去。

“這兒也挺好。”

肖涵的小拳拳砸在了彭俊的胸口上,佯裝生氣道:“你可壞死了。”

忽然,彭俊的身體停住了。

“怎麼啦小帥哥?”

彭俊撓了撓頭,尷尬道:“我頭一次,這方面的業務也不熟悉,你指導指導我唄?”

於是肖涵便擔任起教學任務,耐心地給彭俊講解了起來。

……

“這樣對嗎?我感覺在肢體動作上有所欠缺,需要糾正嗎?”

肖涵連忙搖手。

“不不不,就這樣,你先過來。”

“好嘞!瞧我的吧!”

彭俊如同餓狼般地撲了過去。

肖涵偷偷地睜開雙眼,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她靜悄悄地吸了口氣。

彭俊鼻尖便飛出了一縷白色的氣體,鑽進了肖涵的鼻子。只見她臉上滿是陶醉之意。

精純!

太純了!

我的天吶,我從來都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

“還不錯吧?”

肖涵一個勁地點頭。

“豈止是不錯呀,美死了……”

彭俊樂道:“那當然了,我這質量肯定過關,貨真價實,童叟無欺!上哪兒找我這精氣呀,是吧?”

肖涵一驚,腦袋裏瞬間一片空白。

“你,你說什麼?”

彭俊也一愣,但雙手仍然沒消停。

“靠,你不是華夏的妖?說華夏語還聽不懂了?”

本章完 以姜廣天的修爲,放眼華夏內外,能與之一戰的人,似乎還真的沒有幾個。

門外有個人一直在偷聽他們的談話,姜廣天也早就知道。

現在談的差不多了,正好那人也發出了笑聲,姜廣天自然要請進來敘敘舊了。

爲啥一開始姜廣天不讓他進來?

快穿之反派總是不聽話 很簡單。

如果是自己人的話,聽了也就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倘若不是自己人,姜廣天也有信心將其格殺。

他所聽到的東西只會帶進墓地裏去,不會對自己造成任何影響。

關鍵還是姜廣天和人講話不喜歡被人打斷,這很煩。

笑聲戛然而止,只見一名身材安胖的黑衣人忽然出現在正廳內。

當王勝君看到他時,嚇得瞳孔都聚集了起來。

“家主!就是他!一切都是他在背後挑撥離間,我們千萬不能中了他的奸計!”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到了姜家,有姜廣天坐鎮,剩餘的14名騎兵說來立馬就能來,這一次,黑衣人插翅難飛!

姜廣天沒有王勝君那麼急躁,而是坐在了羅漢牀上,揮了揮手說道:“請坐。”

黑衣人也不客氣,找了個椅子就坐了下去。

“這位道友遠道而來,請問有何貴幹呢?”姜廣天淡淡問道。

黑衣人嘿嘿笑了笑。

“沒什麼事,主要聽小王胡說八道,心裏有些不舒服,所以便及時現身,自證清白,還望姜家主明察啊。”

王勝君不懷好意地看着黑衣人。

無論黑衣人站在誰的立場上,他始終不是個幹好事兒的人。

姜家是自己姐姐的婆家,王勝君在這裏生活了很多年,如果黑衣人要傷害姜家,王勝君當然不會樂意。即便姜廣天這人鐵石心腸,但這裏始終是她的歸宿。

至於姜超就更別說了,如果黑衣人要傷害姜超的話,王勝君更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你何來的清白,你給老夫說清楚。”姜廣天淡淡說道。

這黑衣人一進門,姜廣天就知道,王勝君所說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萬古狂尊 他也知道王勝君所言七分真三分假,但有關黑衣人的事情,現在看來所言非虛。

黑衣人嘆了口氣道:“適才我聽小王所言,說我在背後挑撥離間,這不是一派胡言嗎?我意欲與姜家結盟,共同收拾姜超,到了她口中卻成了坐收漁利,誒!”

王勝君氣得都快吐血了,正要開口罵他,怎料姜廣天卻是微微笑道:“哦?閣下此話怎講?還請言明。”

“家主!你不能相信他!他一直躲在背後,直到現在才現身,顯然不是什麼好人!你可千萬……”

黑衣人淡淡道:“姜家主管教有方,在下見識到了。”

姜廣天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擡手一揮,一道真氣便將王勝君打翻在地,鑽心窩子的疼痛cì jī着王勝君的大腦,此時她哪裏還說得出半句話來?

“見笑了,我們繼續。”

黑衣人笑着點了點頭。

“我與姜超有些私人恩怨不假,也的確準備向輕塵公司宣戰,可我勢單力薄,無力抵抗輕塵公司,所以想與姜家主結盟,共同收拾輕塵公司嗎,不知姜家主意下如何啊?”

別看姜廣天歲數大,他可不是老糊塗,此時他的頭腦正在飛速運轉。

這黑衣人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到底是想殺了姜超,還是想連我一塊幹掉呢?

“既然你與姜超有恩怨,爲何現在才現身?這一點我十分不理解,還望閣下解惑。”姜廣天沉聲問道。

黑衣人噗嗤一笑,連連搖頭。

“說來慚愧,我自身修爲雖已登峯造極,但之前輕塵公司有宮三元那老賊坐鎮,還有鬼斧神公以及御lín jūn老統帥。”

“他們是真真正正的輕塵公司三大戰力,我無力抵抗,只能伺機而動,之前老賊宮三元與鬼斧神公相繼離世,御lín jūn老統帥也退休。”

“我原以爲時機到了,怎料御lín jūn的老統帥卻不識時務,明明已經退休卻還來摻和輕塵公司的事情。加上輕塵公司那幾個後輩的身手也不錯。”

“我不知道想要報仇得等到何年何月,但我有些等不及了,這才找到了姜家主,希望能與我結盟,同仇敵愾。”

姜廣天冷笑了起來。

“既然如此,爲表誠意,閣下是否應該亮出身份呢?你我若是結盟,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豈不十分荒謬?況且閣下連面容也不肯展示,老夫實在懷疑閣下的真實用意啊。”

廢話似的。

你特麼要跟我合作,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這合作豈不是放屁麼?

姜廣天的冷靜還是令王勝君十分欣慰的。

如果換做一般人,聽說有個牛逼人物要跟自己合作,肯定是巴不得這樣呢。

畢竟姜家現在的實力,和輕塵公司也就是個半斤八兩,還是無法做到碾壓的。

結婚後戀愛 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姜超花了100顆男鬼淚,找了10個牛逼妖怪,這些妖怪到時候勢必會成爲姜超的炮灰,也就是先前隊伍。

如果姜廣天不找盟友的話,這一戰姜家勢必會慘敗。

黑衣人淡淡說道:“名字只不過是個代號,叫什麼都可以,即便在下告訴了姜家主,姜家主又豈知是真是假?”

“至於面容,在下早年間受過重創,面部醜陋如獸,爲了不驚嚇到姜家主,還是蒙面示人吧,希望姜家主能夠理解。”

王勝君則是不屑一顧。

抓個總裁做老公 能到黑衣人這份修爲的,這世上根本就沒有幾個,如果她沒猜錯的話,姜廣天一定認識這個蒙面人。

想來也是,牛逼人物就這些,去掉已經死了的,還剩下幾個呀?

姜廣天板着一張臉說道:“閣下怕嚇到哦,豈是認爲老夫乃是一介鼠輩?閣下若如此瞧不起人,這合作還是算了吧。”

激將。

黑衣人笑道:“姜家主多慮了,在下可沒有這個意思,若姜家主一定要看,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