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將軍認為他們可以帶領軍隊披荊斬棘,一鼓作氣將翼軍趕出雪國,還有將軍則覺得夜軍都是能征善戰之輩,每個士兵都有以一敵十的戰力,何況現在最多只是以一敵三、以一敵二,翼軍不會是夜軍的對手。

還有將軍則認為沒有經過戰爭試煉的翼軍初出茅廬,根本不具備當一個真正士兵的條件,就如同當初那些在夜軍軍鋒下毫無秩序的雪軍一樣,不必放在眼中。

一眾將軍想法很多,可關於出戰方面,暫時還沒有人想到具體的對策。

「右相大人何在?」左右將軍遲遲不語,藍楓不免等著著急。

「右相大人此刻在距離西風城不遠處的一個城池中,我已派人傳信,等右相大人接到信息一定會連夜趕來。明日一早,殿下便能見到右相,」抽空回答一下藍楓的問題,翼軍來襲如此大事,趙旭自然不能不知會右相一聲。

「此事趙將軍辦的甚好,出兵之前,本殿下一定要與右相商量好所有事情。出兵之後,西風城內一切事物全權交由右相負責。」同趙旭的想法一樣,藍楓根本沒打算丟下西風城不管。

「理當如此,」一眾將軍點點頭,對藍楓的說法沒有異議。接下來,大帳中,藍楓一直在同眾將商量著迎戰翼軍一事。

大帳外,營地里的士兵們躁動不安的回到各自所屬區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議論著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大比提前結束。那些沒參加會議的將軍則負責維持軍隊的秩序,穩定士兵的情緒。

時間過得很快,此刻林玄仲他們已經趁著馬車回到西風城,城內風起雲湧,因為意外情況大比終止的消息早先一步傳到西風城,西風城的城民對於此事有過很多猜測,於是就有了很多議論。在這樣的氛圍中,馬車載著林玄仲幾人一路不停地行駛到宮門。

下車之後,問過侍衛,林玄仲幾人才知道藍楓他們並沒有回到宮中,理所當然,此刻宮中並沒有將軍在。

「我現在回營中打聽消息,林兄你們都在宮中等著,」不知道藍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想想在宮中等著不算回事,白燁想再馬車趕往大營。

「我跟你去,」事態緊急,方青同樣想弄明白髮生什麼事情。

那好我們兩一起去,路上有個照應,」看了方青一眼,白燁隨即點頭同意,然後又看向林玄仲道:「林兄,你們幾個留下等公主她們回來,我和方青打聽到消息後會立刻回來通知你們。」

「好,」受到氣氛感染,有些緊張的林兄當即點頭,然後目送白燁與方青離開。

方青和白燁剛走,藍馨公主便和糖衣姐弟乘著馬車回來。

「公主,你們回來了?」迎上藍馨公主和糖衣姐弟,林玄仲當即招呼一聲。

「恩,」藍馨公主點點頭,然後一臉擔心地問道:「林大哥,不會有什麼事吧?」大比意外終止的事令藍馨公主有些擔心,一張美麗的臉上帶著幾分害怕,藍馨公主此時的樣子看起來楚楚動人,不過林玄仲的注意不在藍馨公主臉上。

「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公主不必擔心,」按照林玄仲自己猜想,或許是雪國某些地方有人組織反抗,可能反抗情緒比較強烈,但對夜軍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大事,林玄仲還沒想到會有鄰國軍隊來犯的層面上。

「公主姐姐放心,天塌下來,還有個子高的人頂著,相信藍楓殿下一定能處理好所有事情,」順著林玄仲的語氣,糖寶很投機地安慰藍馨公主一句。

「恩,」藍馨公主點點頭,臉色緩和下來,然後語氣平靜地道:「我們先回去等消息吧。」

「恩,」林玄仲點點頭,然後一行人走進皇宮。沒多久,幾人都已在林玄仲的屋裡坐著。

與此同時,西風城裡,原本參加大比的那些貴賓離開會場后,沒有各自離去,而是聚在一起談論夜軍遇到什麼事情。做為雪國各大家族代表,這些人大都相互認識,所以聚在一起后談論此事給人一種密談的感覺。

當他們聚在一起商量事情的消息傳出去后,無疑使得城裡的情況更加沸騰,許多雪國的人止不住地想著是不是各大家族要組成聯盟抵抗夜國的統治,這讓許多以亡國為恥的人看到一絲希望,又讓很多對夜軍無比畏懼的人感受到害怕,所以那些前雪國平民的想法直接分成兩個方面,但現在情況尚不明確之前,一切都只是猜測而已。

當然只要翼軍到來的消息傳到城中,那兩種想法就會演變成兩種真實的選擇。一是選擇反抗,二是繼續做夜國的子民。形勢會向著先前方曲音分析的方向發展,那麼夜國與翼國的初戰結果無疑會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著他們的選擇。

拋開西風城裡的情況不提,夜軍大帳中,經過一段時間的商討,眾將已經商量出對敵翼國軍隊的戰略。

在夜都那邊傳來消息前,他們會儘可能地把決戰拖后一點。眼下藍楓他們要做的就是把消息傳達三軍,然後明日一早直接出兵。夜軍不會在西風城等著翼軍到來,而是要到東部的一座城池裡迎戰翼軍。

夜軍不會一次性全都走完,要等明日藍楓與夜國右相商量過後才會決定最終出兵的人數。

當消息傳達下去后,夜軍將士終於明白大比為何會意外終止,他們現在面對的又是什麼情況。翼軍的到來影響到大比的舉行讓許多士兵都大為憤怒,一個個吵著嚷著要讓翼軍好看。

經過幾次戰役,夜軍在相互影響下,即便是原本性格懦弱的人,面對即將到來的戰爭都能無端地生出一種勇敢面對的勇氣。正如之前一位將軍在軍賬中所言,夜軍的士氣無比強盛。

當然同樣是因為經歷的戰爭次數多,而且少有敗績,夜軍的軍心難免會有一些浮躁,與翼軍開戰之前,上面將軍必須要穩定三軍的軍心。否則一旦在接下來的戰爭中遭受任何打擊,無疑會對夜軍的士氣造成翻倍的影響。

穩定軍心一事,臨走之前,趙武已經明示過眾位將軍。單單出於對趙武的敬重,那些將軍都不會忘記趙武臨走之前交代的事。

對於真正統御三軍,藍楓沒有足夠的信心,所以在下達出兵的命令后,藍楓按照趙武的交代又同一干主將又特意傳令給眾多普通將軍,讓他們一定要在出兵之前調整所有士兵的負面情緒或是不利於作戰的情緒。

當然在穩固軍心的過程中,不能用有可能打擊到士兵信心的方法,所以這就考驗到一些將軍的個人能力。一眾將軍為了確保在最短時間裡取得最大效果,許多人聚在一起商討,等編出最為有效的說詞后,再由那些主將專門去講。

一點一點向士兵們傳達正確的戰鬥理念,以及正確的作戰心態,一直講到入夜,在一片火光下,那些主將才分頭把要說的話說完。

接下來的行軍過程是一個緩衝期,如果上面主將說的話有用,夜軍會在行軍途中回復到正常狀態。即便達不到當初趙武帶領大軍攻打西風城時萬眾一心,還是能夠讓士兵可以正常作戰。只有穩定軍心,上面將軍才有信心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一直忙到深夜,藍楓才帶著一些將軍和一支軍隊回到皇宮中。從西風城裡經過時,無端地給西風城增添許多凝重的氣氛。經過一天的討論,西風城裡的城民隱隱都已知曉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今夜軍隊從城內經過時更是惹人注意。城內的氣氛與往日有很大不同,但藍楓等人已經無法顧慮此事。

回到皇宮中,藍楓第一時間帶著白燁和方青去找藍馨公主。 第453章

從天亮等到天黑,又從天黑等到深夜,藍馨公主和林玄仲幾人都已經等的非常著急。

過去一段時間裡,林玄仲已經否定了之前的推斷,可能發生的事情比之前推想的更加嚴重,偏偏皇宮裡消息不通,一直沒有消息傳過來,而且白燁和方青又遲遲沒有回來,他們一邊等一邊議論,只能更加著急。

現在突然有人敲門,那急促的敲門聲對於屋內已經等到著急的幾人來說無疑是天籟之音,糖寶趕緊起來跑去開門。

「拜見殿下,」一看前面站著的是藍楓,糖寶趕緊行禮。

「皇兄,你回來了,」藍馨跟在糖寶後面走了過去。

「恩,你們都等急了吧,」進門之後,藍楓朝屋內看了一眼,見林玄仲幾人都在直接對藍馨笑了一下,然後帶著白燁和方青走進屋內。

見藍楓還能笑的出來,藍馨公主同林玄仲幾人都在等著藍楓頓時放心不少。

「林兄你們都在,」向林玄仲幾人打聲招呼后,藍楓又轉而對藍馨道:「不瞞皇妹,今日皇兄我收到一條消息。雪國鄰國翼國奉青元大國之命來征討夜軍,不日就會與我們夜國開戰,所以之前我一直在同諸位將軍處理事務,到現在才過來。」

「皇兄,他們來了多少人?」藍楓一開口就把事情說明白,聽到消息的藍馨公主沒受多少驚嚇,反而第一時間想了解具體情況。

朱門小嫡妻 「探子彙報說是三十萬,不過具體人數有可能三十萬不止,當然你們不用擔心,不管來多少人,夜軍都能將他們擋下,」藍楓說話的口氣很是自信,不知道是為了讓藍馨放心才把話說的這麼好聽,還是藍楓真的有這麼自信,總之,聽著的人都能感覺到藍楓對抵擋翼軍很有信心。

「可是我們的軍隊沒有那麼多人,怎麼能打得過他們?」雙方人數差距太大,藍馨公主不像藍楓那樣自信。

「兵力方面不是問題,總之,迎戰翼軍不需要你擔心,一切都由皇兄我和軍隊里的將軍負責。等出軍后,你只要與右相留在西風城等我們的好消息即可。」

「喔,那林大哥他們也可以留下嗎?」藍楓的再次肯定讓藍馨慢慢放下心來,藍馨又想問問別的事。

「他們可以留下也可以前去參戰,總之,還是由林兄他們自己做主吧,」此次去迎戰翼軍,藍楓自己是希望多林玄仲等人能夠一同前去。當然若是林玄仲幾人不去,藍楓也不會勉強,所以當藍馨公主提問后,簡單考慮一下,藍楓就把選擇權交給林玄仲他們。

重生之替嫁小娘子 「我去,」令人意外的是,倪友斌竟然第一個表示想去參戰,結果自然而然地吸引到很多人的目光。

面對眾人投來的疑惑之色,倪友斌趕緊解釋道:「你們都已經參加過幾次戰役,我到現在連打仗是什麼樣都不知道,所以一定要去見識一下。」倪友斌的語氣很是誠懇,聽的出來的確是對戰爭很有興趣。

「那我也去,」見倪友斌要去參加戰爭,做為倪友斌的得意弟子,糖寶在第一時間表達出其自己的想法。

「糖寶,不要胡鬧,你去能幹什麼?」不過糖衣顯然不認同糖寶的決定,當即表示反對。事實上,糖衣還是了解一些戰爭的可怕之處,因為當初西風城被攻破時的慘狀糖衣到現在還記得。

「糖寶,你姐姐說的對,你的年齡太小根本不能上陣殺敵,還是與我一同留下來吧。」跟在糖衣後面,藍馨公主也對糖寶想去參軍的想法表示反對。

「公主姐姐,年齡小又如何,又沒有明文規定為國效命還需要達到一定年齡。」糖寶對兩個女子的質疑顯然很不滿意,毫不猶豫地反駁一句。

「糖寶,你這小身板恐怕連一件兵器都拿不動,難到你想到戰場上逗人開心嗎?」見糖寶不聽藍馨公主和糖衣的勸阻,沒大沒小,方青像是抓住機會般不管與糖寶之間的年齡差距,第一時間諷刺一句。那說話的神情像是一次性發泄了多日來被倪友斌與糖寶兩人各種言語嘲笑的仇怨般暢快。

「我要去就去,要你管,」本來就是咬著牙故作強硬的反駁藍馨公主和其姐姐,現在卻被方青嘲笑,快要耗盡勇氣的糖寶有些承受不了,但還是表現出一副強硬的態度。

另外,糖寶顯然不是一個會任人欺負的人,在回應方青時還特意凶了方青一眼,倒是把方青給嚇一跳。方青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糖寶一點都不怕自己,明明一根手指頭就能把糖寶打倒,可不管怎麼看,方青都不能在糖寶臉上看到一絲畏懼,以至於方青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個武修。

「糖寶,你還是與你姐姐一起留下陪公主吧,」這次倪友斌沒有為糖寶說話,倪友斌同樣覺得糖寶不該去。

現在倪友斌發話,糖寶自然無話可說,低著頭,算是同意了倪友斌的說法。

「殿下的意思是暫時我們都不能回夜都接受訓練了?」見糖寶不再說話,白燁將自己想到的問題提出來。

「恩,」點點頭,藍楓繼續說道:「暫時你們都不能回去,至於戰爭后情況如何,還得看戰爭的結果。」藍楓有些無奈,本想讓大比選出的前三百人中的夜軍人員前往鳳羽城接受專門訓練,但通過與眾將的商討,藍楓又改變了主意,還是讓白燁他們直接上戰場接受訓練更加妥當。

「那我也去,」得到藍楓的肯定回答,方青第一個表示要去參戰。緊接著劉能,白燁同樣表示前去,一轉眼,只剩下林玄仲還沒表態。於是,幾人齊齊地看向林玄仲。

林玄仲是不想去參加戰爭,但當林玄仲想到青羿一定會去時,又覺得自己不能留下,所以一陣矛盾后,林玄仲還是點點頭道:「我也去。」這樣一來,藍馨公主想讓林玄仲留下的想法直接破滅。

「那好,今晚你們早點休息,明早準備一下,等我與右相商量一些事情后,你們就跟著我一起出發,」見林玄仲幾人表示願意一同前去,藍楓很高興,甚至還因此多出一份信心。接著,簡單交代一下,藍楓直接告辭回去。

藍楓走後,藍馨公主跟著帶糖衣離開,然後剩下的人相繼離去,最終只剩下林玄仲一人。

方青他們走後,屋內異常安靜,躺在床上,林玄仲想考慮起前去參加戰爭可能會遇到的一些事情。似乎一切都別無選擇,如同剛開始加入軍隊一樣,想來想去,只有那麼多可能。索性林玄仲不在庸人自擾,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后就直接休息了。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方青幾人就過來敲門。一陣敲門聲將林玄仲驚醒,一聽外面是方青他們,沒得選選擇,林玄仲只好起身過去開門。然後簡單洗漱一下,幾人就匆匆地去吃個早飯。

與此同時,藍楓正在住處同一些將軍及右相商量事情。出兵一事必不可免,藍楓主要將他們走後西風城的大小事務全都交與右相負責,翼軍的到來讓形勢發生極大改變,也到了考驗右相能力的時候。

事務交接很快,沒多久,藍楓已經將所有事務全權交與右相處理,之後又與右相商量一些事情。

軍隊方面,三營所有士兵都已整裝待發。因為戰爭即將到來的關係,昨日才過去的大比彷彿已經成為過去的的話題,軍中的人都在議論戰事。只有當張九天等人出現在尋常士兵面前時,才會有人談論昨天的比賽。

現在夜軍方面的情況即是如此,而距離西風城千里之外,翼軍剛剛拔營行軍,正要往他們前方那有夜軍駐紮的一座中型城池趕去。

三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直朝西風城挺近,軍隊前方猛獸數百,不僅做為攻城之用,在兩軍交戰之時那些猛獸同樣會派上用場。翼軍的服侍和兵器極其統一,整齊的隊列更是使得翼軍的軍容強大。

值得一提的是翼軍幾個兵種之中,還有趙武之前想要訓練的「盾牌兵。」與普通的步兵不同,翼軍的盾牌兵一個個舉著盾牌,拿著長槍,全身幾乎都覆蓋在盔甲之下,每個士兵都有一種一森然的氣質,成千上萬訓練有素的盾牌兵走在一起,如同一面面牆在移動般,視覺上給人的衝擊感絲毫不遜色於騎著高頭大馬的騎兵。

直觀上看,翼軍絕不像之前一些夜國將軍說的那樣不堪一擊。另外,翼軍統帥此刻正坐在戰車之上,除了長相與趙武完全不同外,氣質上阮啟靈與趙武沒有多大差別。深邃的眼眸配上平靜的眼神,整個人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事實上,此次征討夜軍,阮啟靈並不願意受青元大國驅使,只不過翼國的君主在青元大國的威勢下甘願為青元大國做牛做馬,所以阮啟靈才會帶兵前來征討夜軍。不管怎樣,阮啟靈此次率兵前來的目的是擊敗夜軍。 第454章

有關夜軍的過往戰績,做為三軍統帥,阮啟靈了解頗多。自黃岩關一役始,到攻下雪國,夜軍未嘗一敗,幾場大小戰役全都大獲全勝,夜軍現在自然士氣很高。

夜軍雖然人少,但在氣勢方面相較於翼軍而言有很大優勢,他們翼軍或許整體或者個體實力都不差,但在氣勢上完全不及夜軍。在阮啟靈看來,翼軍的軍容的確很強,但要以同樣數目與夜軍比,那隻能是外強中乾。

當然對於與夜軍開戰,阮啟靈即便不能說有幾分自信,但同樣不會害怕夜軍。一路上,前雪國的人民的態度還讓阮啟靈知曉,前雪國的人還在等著兩國交戰,只有與夜軍分個高低,他們才會真正表態,所以眼下想拉攏一些地方勢力,或是策反一些已經決定依附於夜國的勢力並不容易。

此次翼軍來此有三十萬大軍,夜軍只有十幾萬數,阮啟靈實際上並沒打算藉助雪國的力量,而且根據探子彙報的消息,眼下夜軍統帥趙武似乎並不在軍中。如此一來,阮啟靈料定雙方開戰之前,可能趙武都不會參與。

自從夜軍攻下雪,趙武的威名在雪國周遭諸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提到趙武,即便是一國之主都要生出幾分忌憚。三個月攻下一個國家,這種事情在歷史上比較少見。總而言之,趙武不在雪國,讓阮啟靈平增幾分信心。當然雙方開戰時候形勢如何,還要到戰前才能知曉。

翼軍不斷前進,一早離開的一支夜軍同樣在火速行軍。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整個糧草輜重隊伍比行軍隊伍還要長,不知道兩國的戰事會持續多長時間,物資方面,夜軍在確保供應充足。攻下雪國確保了這一點,所以物資方面不是夜軍需要考慮的問題,反倒是遠道而來的翼軍必須要處理好這方面的問題,這也是夜軍優於翼軍的一個方面。

時間過的很快,一個上午轉眼過去,經過商討,右相已經接手所有城內事務。另一邊,臨走之前,藍楓特意留下一支三萬人的軍隊鎮守西風城。

藍楓離開夠,右相發布告示在西風城招兵,只要年齡達到十八歲,實力得到武境二階都可以前來參軍。現在是一種自願形式的招募,右相可以招不到士兵,但要確保招到的人都是自願為夜國效命。

可能是趙武代夜君在雪國施行仁政的方針起到作用,右相的招兵一事並沒有陷入一種尷尬的境地,還是有不少人前來參軍。那些參軍的人還有一個共同點,之前他們或多或少都受過夜軍的恩惠,其中還有很多是夜軍的俘虜。

那些人前來參軍是抱著夜國雖然攻下雪國,但事實上並沒做什麼對他們有害的事這種思想,他們自己是想跟隨趙武這種的英明統帥,然後通過戰爭出人頭地。

之前大比中有很多夜軍都是在軍隊里磨鍊很長時間,才在大比時有出色表現,那些人正是他們要效仿的例子。可惜來參軍的人實際上並沒有多少,西風城裡的平民在得知翼軍的到來后,許多人還是抱著先看形式的想法。翼軍是打著為雪國征討夜軍的名頭,他們自然不能做出賣國的行為。

眼下右相忙著招兵以及會見各地重要人物,藍楓則已經帶著林玄仲他們趕去東部的一座城池。雪國東部同樣有一道屏障如同當初的西嵐關,現在藍楓他們要去的是無風城。

一共五萬軍士,只帶行軍路上需要的糧草,可以說完全是輕裝上陣,不出兩天,藍楓他們就能趕到無風城。

「無風城」三個字有些特別,聽起來像是城中常年不颳風一樣,但這自然不可能,所以打聽之後,林玄仲他們弄明白原來無風城三字只是說明城池四面高牆,堡壘堅固而已。

弄明白無風城的特點后,眾人倒是很慶幸之前不需要攻打像無風城這樣特別的城池,否則兩國戰事可能不會那麼快結束。

一路上,林玄仲與方青他們討論最多的就是即將到來的戰爭。按照白燁的說法,沒見識到翼軍的戰力之前,不能對翼軍的戰力妄下定論,不能太小看翼軍。

白燁的說法比較中肯,現在夜軍人數只有敵軍一半,方青他們不能不考慮兵力方面的問題。

眼下行軍速度很快,照此下去,後日中午他們就能趕到無風城,與翼軍趕到無風城的時間相差不多。

林玄仲他們趕路時,夜國的信使快馬加鞭連夜趕路,從西風城奔向夜都,已經換了好幾匹馬,才越過邊境趕到夜國,還要半天時間才能把消息傳到京都。等到夜君收到消息再到發下聖旨又要一定時間。

這段時間裡,翼軍與夜軍一戰必不可免。眼下夜國的情況好不到哪去,剛大敗的天宇國,西境又有兩個國家來犯,那兩個國家依舊是奉羅天大國之令。

兩國加在一起足有五十萬大軍,領兵統帥是羅天大國親自派來的人,夜君此前已經向鄰國星國發出求助信息。

才剛結束與天宇國的戰爭,夜國西部可以說是百廢待興,人員物資方面都是非常匱乏,當下要擋下那兩國聯軍對夜國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夜國與其他四國既然選擇反抗,那麼一開始自然考慮到會遇到這種情況,只不過羅天大國的反應更劇烈一些,比青元大國更急一些。

西部需要兵力支援,東部又有翼軍來犯,夜國還分兵去馳援雷國,可以說現在夜國形勢非常之差,偏偏還只有趙武一個能力出眾的統帥,夜君收到信息後會有許多問題需要考慮。

另外,大戰開始之前,有沒有適合做統帥的人選是一個關鍵,夜國此次能不能順利化解危機決定了以後的命運,不是兩三句話能夠言明。

值得一提的是翼軍來犯時,整個北域戰火四起,在幾個大國的壓制下,許多中大型國家紛紛選擇抵抗,甚至聯合起來抵抗,對於五大國繼續擴增領土造成很大阻礙。

那些中大型國家的聯合,迫使五大國更加兇狠地向周遭各個分散的小國施壓。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一個任何國家都不能忽視的點,那就是「奪將制」的出現。

幾千年前,劍皇劍飛仙創立奪將制,設立狼將、虎將、龍將三個將領等銜,廢除大將軍一職。

奪將制奪得乃是將位,在劍飛仙那個年代,三戰勝可封狼將,十戰勝可封虎將,百戰百勝則可封龍將,龍將為三將之首,其數量如同統帥一樣稀有,所以每個龍將都是統帥職務的候選人。三將之間能力差距很大,達到龍將過程難度越來越大,奪將制的出現將戰爭變得更加殘酷。

「奪將制」顧名思義,若一個普通將軍戰勝或是殺死一名狼將,那他就可以獲得對方頭銜,從而獲得相應的威名。以此推理,如果一個普通將軍能夠戰勝虎將,那就能取得虎將的頭銜與聲名,對於許多新進的將軍來說,奪將制是他們獲取榮譽以及最快的晉陞途徑。

當然龍將的位置不能因為一場戰役來取代,所以要達到龍將還有一個明確標準那就是殺敵數。

殺敵數同樣是衡量一個將軍能力的標準,更是一個將軍威名的體現。奪將制的出現必定會讓這場曠世大戰演繹的更加激烈,也註定要給許多人名流千古的機會,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會有更多的人成為歷史的塵埃。

現在奪將制正四處傳沿,既然處於亂世,戰爭不可避免,每個將軍都會被奪將制左右,所以奪將制勢必會將整個北域聯繫到一起。

時間飛逝,兩天後,林玄仲他們順利抵無風城,加上之前來的一共有十五萬大軍駐紮在城內,但並不顯擁擠。

抵達無風城后,林玄仲同方青他們都回到各自軍區,倪友斌現在是跟著林玄仲在步營,方青和白燁則依舊在各自隸屬的編區,幾人都有各自的職務,不可能一直在一起待著。

軍隊里的軍規明確執行,沒有人再敢擅自離開軍營。在林玄仲他們回到各自隊伍時,藍楓則第一時間同無風城的城主碰面,了解無風城以及有關翼軍的情況。

無風城的城主凌飛葉是城內名門望族的凌家長老,凌家勢力在城內是首屈一指,現在負責接待藍楓,以及輔助軍隊作戰理所應當。

夜軍十五萬大軍齊聚於此,凌飛葉做為一城之主即便不願全力協助藍楓,還是要表現出願意積極合作的態度,不然萬一觸怒夜軍高層,夜軍要把整個凌家滅族輕而易舉。

無風城內只有不到二十萬的平民,其中大多數人不是武修,所以夜軍不需要擔心來自城內的威脅。 第455章

在城主接見藍楓及一幹將軍的同時,翼軍同樣是一路暢通無阻的趕到離無風城僅有三十里地的地方安營紮寨。三十萬大軍的營寨規模之大常人不能想象。

翼軍準備駐軍的同時,阮啟靈還派出許多探子前去查探無風城裡的情況。其實早在前兩天無風城還未閉關之前,翼軍中人就有喬裝打扮混入城內的密探,打探無風城和夜軍軍隊的信息,所以夜軍到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到翼軍駐地。

到現在,雙方算是各有了解。與城主會面時間很長,回來的時候,無風城裡的情況,藍楓與眾位將軍已有充分了解,而且藍楓還順利徵求到城主的幫助。

凌飛葉表示無風城願意提供相關人員協助夜軍作戰。雖然總體人數不多,但凌飛葉的行為是一種態度,算是免去了藍楓的後顧之憂。

回營之後,藍楓和諸將又收到有關翼軍的消息,現在所有消息全權交與趙旭處理。戰爭不是兒戲,與趙旭相比,藍楓還太年輕,各方面都不如,軍隊大權自然要交到能力突出的人手裡。

另外,做為大將軍,統帥趙武不在,軍中事務本應由趙旭全權代理,現在藍楓的做法自然是理所當然。

趙旭的大將軍一職或許有些名不副實,但好在那是趙武親自請求皇室冊封,僅此一點,即意味著趙旭的能力已經得到趙武認可,那理所應當地該得到眾將的認可。

現在軍中除趙旭外,一共還有五位主將,餘下的是各營將軍。眼下議論軍事時,坐在主位的只有趙旭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