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直直的站在那裏,仍舊張着血盆大口,但是看起來已經沒有那麼暴躁了。

芷菡嘴裏面的咒語聲越來越快,我仔細的聽了一會兒發現自己根本就是絲毫的都聽不懂。

“她念得是獸語,你當然聽不懂了。”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雬月給我解釋道,我大悟,既然是用來征服獸類的,那多半是獸語了。

蘇溫柔站在軒轅上祁的身旁,她緊張的盯着芷菡看,而在軒轅上祁的臉上,我也竟然也看到了擔憂。

在沒有遇到芷菡之前,軒轅上祁但凡露出這樣的表情都是因爲蘇溫柔的事情,但是現在他竟然爲另一個人露出這樣的神情,不知道是不是能夠說明什麼。

我看了一眼這三人,沒有說話。

芷菡唸了一會兒,我們從一開始的篤定,也開始懷疑了,那條蟒蛇雖然沒有攻擊芷菡,但是也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適,他仍舊仰着頭,張着嘴,站在芷菡的身前,而芷菡此時的咒語聲已經慢了下來,我看到她的臉上子火光的映照之下,竟然是滿臉的汗水。

長長的睫毛上面正沾着汗珠,隨着她的抖動而一抖一抖的。

“現在怎麼辦?”看到此景,我忙低聲的問旁邊的雬月。

雬月略一沉思道,“我去幫幫她。”

但是,還未等雬月出手,我就看都一個身影從蘇溫柔的旁邊衝上前去,他的速度極快,在我們還沒有看清怎麼回事的時候,竟然隻手呃住了那巨蟒的脖子。

巨蟒的巨大的身子在後面劇烈的甩動着,打在山洞的牆壁上面,從山洞上簌簌的掉下來許多的石塊,我們只好往後躲了躲。

而芷菡此時也已經撐不住了,身子一歪,就歪倒在了軒轅上祁的背上。

我們見狀,趕緊的上前來幫忙,我和蘇溫柔扶着芷菡,雬月則幫着軒轅上祁將巨蟒給控制住了。

雬月從身上抽出了軟劍,朝着巨蟒的口中就準備刺進去。那巨蟒也是知道趨利避害的,他扭着頭避開了雬月的軟件,而衝着雬月的身上衝了過來,軒轅上祁的身子也被巨蟒帶的四處亂動。

“雬月小心”我大喊了一聲衝上前去,從懷中掏出四面佛牌就朝着巨蟒的身上衝了過去。

四面佛牌遇到巨蟒的時候,金光閃了一下,巨蟒似乎很懼怕這金光,這纔將身子縮了回去。

山洞裏面被這蛇給攪的地動山搖。雬月軟劍一下子沒有刺進去之後,就又飛快的舉了起來。

就在我們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就聽到一個洪亮的聲音。

“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一條小蛇,也好意思的。”

聲音雖然到了,人卻是還沒有露面,不過這聲音聽着年齡挺大,但是卻洪亮的很,應該是一個非常矍鑠的老者。

只是他口中說的小蛇,莫非指的是我們面前的這條巨蟒?我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正在想着,已經看到一個白鬍子的老頭從山洞的裏面漸漸的現出身來了。只見他一身白色的道袍,下巴上的鬍鬚都快到了腰部了,白鬍子白眉毛白頭髮,身形瘦小,速度極快,幾乎是用飛的就到了我們的跟前兒。 正在我們跟巨蟒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就看到一個老頭兒從山洞的深處走了出來。口中還直呼着不要傷了他的小蛇。

老頭兒走上前來。一把將我們幾人給推了一個個兒。而這一個力道我看的真切,那老頭離着我們足足有五六米遠的距離的時候朝着我們推了一掌。我就感受到了極大的推力。緊接着整個身子就已經被推了出去。

將我們推開之後,他快步走到那條蟒蛇的旁邊,那蟒蛇竟然像是通人氣似的,在老頭兒的懷裏面蹭了蹭,還發出了古怪的聲音。

老頭兒伸出手在蟒蛇的頭上摸了摸。又向我們走來。

“你們幾個闖了我的洞穴不說,竟然還想傷我的蟒蛇。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大吼一聲,朝着我們幾人就衝了過來。

這人會的應該不是法術。而是像氣功一樣的東西,他的速度極快,但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他根本就是跑的快而已。

我們幾人不敢跟他硬抗。就連連的後退。

誰知就在那老頭到了我們烤肉的地方,忽然頓住了身子,蹲下身子就把正在烤着的一隻野雞給拿了下來。

“真是太浪費。要是再不拿下來可就要燒糊了。”他一邊嘟囔着,一邊拿起烤肉放到嘴裏面就啃了起來。一邊啃還一邊被燙的嘶嘶拉拉的。

我們幾人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覷,這老頭兒……

那老頭吃完之後,又看了我們一眼。沉思了一下說道。“既然我吃了你們的肉,那我也得幫你們一個忙,這樣也就不會有人說我老頭兒子欺負人了吧。”

說着,他自顧自的嘿嘿笑了一番接着說道,“那我邀請你們到裏面住宿一晚吧,等到天明瞭再走。”

“老人家,我們就不多叨擾了,還要趕路呢。”軒轅上祁抱拳說道。這老頭兒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倒是像一個老頑童。

他看了一樣說話的軒轅上祁,笑了一聲說道,“你們自便,不過好像追殺你們的人離你們也不遠了。”

這老頭兒話說的含糊,追殺我們的人,是說的天軌組織,還是老祖的人。但是這老頭兒是如何知道有人在追殺我們的呢。

聽他這麼一說,我們頓時起了戒心。

“我跟他們可不是一夥兒的,老頭兒我逍遙了幾百年了,纔不管他們這攤子爛事兒呢,不過是今日看到你們覺得有緣,就願意幫你們一把而已。”

“這……”

軒轅上祁遲疑道。

“您是逍遙道長吧?”這時,芷菡突然說道。

那老土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芷菡開口道,“剛纔那御獸語就是你念的吧,想必你是勁風山莊的後人了,不過我這蟒蛇可是通靈的東西,雖然你那御獸語也算的上是厲害的,卻並不能把他怎麼樣。”

他竟然知道勁風山莊。

芷菡笑了笑,接着小聲的跟我們說道,“這人是逍遙道人,是出了名的逍遙,不參與任何的門派之事。”

這樣的話——

“到了天明我還可以告訴你們一個能保你們周全的人。”逍遙道人好像是非常的想要我們留下來似的,不停給我們說着誘惑我們的條件。

“那好吧,我們明日一早就走,今晚就打擾逍遙道人了。”軒轅上祁上前抱拳道。

老者聽後,哈哈一下,縷着鬍鬚往前走去,那巨蟒緊緊的跟在老者的身後,只是好像跟我們仍然有仇似的,大大的尾巴不時的挑釁一下我們。

不過看在我們要在他們這裏住下的份上,我們還是忍着的爲好。

芷菡反倒是歡快的很,還說碰到逍遙道長是我們的福分,我卻是一點沒看出來,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就把我們給賣了呢。

這山洞裏面很大,走到裏面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很大的空間,裏面鋪着不少的稻草,溫度竟然像是開了空調一般,不冷不熱正好。

我們各自找地方睡下,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一睜開眼睛我看到一個血盆大口正在我的眼前張着,嚇得我渾身一個哆嗦,不由得便喊了一聲。

“救命啊。”

“它又不咬你,你喊什麼”那老頭聽到我的喊聲,不屑的說道。

我往四周看了一眼,發現這裏面竟然只剩下我蘇溫柔還有這老者,雬月他們三人竟然都不見了。

“他們人呢?”我緊張的問道。

“去抓野味了,你不用緊張。”這時,我才注意看了一下老頭兒,見他正在弓着身子往一個牆根裏面蹲着,身子還一動一動的,不知道在做什麼。

“醒了,就快點來幫我幹活。”老頭兒頭也不回的跟我說道。

我走上前去,看到他好像是在挖一個洞一樣的東西。

“你在做什麼?”我奇怪的問道。

他蹲着身子,屁股朝外,手裏面拿着一個小鏟子正在一下一下的鑿着洞。

他擡頭看了我一眼,隨即把手裏面的鏟子遞給我道,“這裏面可是有好東西,吃了可以延年益壽的,而且這東西的美味絕對是世間絕無僅有的。”

他說着臉上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樣。

我接過鏟子一臉懵懂的沿着他剛纔的位置朝裏面挖去。

“這山洞不會就是你挖出來的吧”我調侃的說道,只是開個玩笑。

“還真讓你說對了。”老頭兒嘿嘿的笑了兩聲說道。

我一臉的愕然,這……這山洞竟然是他用這小鏟子給挖的?這人的爲了吃的動力也是前所未有的啊。

“我看你這身上這麼多的寶貝,放大你的身上實在是可惜了啊,怪不得那老賊吵吵着要抓你啊,依我看他也沒有按什麼好心。”老頭兒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

我卻聽到了耳朵裏面,“你是說老祖,你認識老祖,他到底爲什麼要抓我。”

那老頭嘿嘿一笑道,“看你身上的東西好吃,抓來吃了唄。”

我無語的翻了翻眼皮,這老頭兒看來是對吃一驚走火入魔了,任何事情都首先的先跟吃聯繫起來。

我蹲下身子繼續有一下沒一下的鑿着山洞,感覺自己就像是愚公移山裏面的愚公一般。

“丫頭,我教你一招兒吧,幫你對付那老賊,我可是老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聽到他的話,我心中一喜,但是隨即又裝作非常的淡定的說道。“老祖?你怎麼可能有辦法對付老祖呢,我可不信。”

“你不信?”老頭兒被氣的吹鬍子瞪眼睛。

他一把將我從地上扯了起來,這個時候巨蟒也湊了過來搖頭晃腦的好像是想湊熱鬧一般。

我又搖了搖頭道,“不信。”

老頭兒被氣的大喘着粗氣,眼睛瞪的圓圓的,鬍子也是一抖一抖的。

“好,你跟我來。”他氣鼓鼓的說道。

我沒有吱聲,就跟在他的身後朝前走去。

前面是一片稻草,他半趴在地上,從稻草裏面扒拉了半天,最後扒拉出一本書來,那書看起來十分的不起眼,就是撿破爛撿回來的一樣。

他撣了撣上面的灰塵,遞給我道。

“你先把上面的東西看一遍記下來以後,我就告訴你怎麼用。”他遞給我書的時候,臉上表情好像有些變化,那種感覺就像是明明是不想給我,但是爲了證明自己有本事對付老祖,又不得不給我。

當下,我也不客氣,趕緊的從他的手裏面接過來。其實我也沒對大抱多大的希望,但是說不定能有點作用的。

書很薄,統共只有十來頁,上面都是一些招式和咒語,每段咒語的下面都一個招式的圖解,我看了幾遍之後,大體差不多就記全了,便將書換給了老頭兒。

“記下了?”老頭兒問道。

我點了點頭。

他剛要張口說話,就聽見從外面傳來幾人聊天的聲音,是芷菡和雬月還有軒轅上祁,他們似乎聊得非常開心,幾人還不時的開口大笑。

那老頭兒一聽是他們頓時就不管我了把我扔到一邊就朝着他們走去了。

他跑得極快,我根本就趕不上他,等我走過去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進了山洞了,雬月進來之後,就朝着我走了過來,但是這時我卻發現軒轅上祁似乎還在忙着跟芷菡聊天,根本就沒有發現蘇溫柔現在還睡着。

我上前把蘇溫柔叫醒,軒轅上祁這才趕緊的額上前來,將她的身子扶起。

而此時我注意到芷菡的臉上露出一抹複雜的神情。

“你們聊什麼呢,聊得這麼開心”我問雬月道。

雬月告訴我,芷菡對着逍遙道人知道的很多,給我們講了一些逍遙道人的事情。

他們進來的時候放到地上一大包東西,而逍遙道人此時跑過去的目標就是那一包東西,打開之後,發現裏面竟然都是一些野味。不知道他們幾人是怎麼做到的,這半天的功夫,恐怕是把整個山上的野味都給打下來了。

逍遙道人連聲的稱讚着,我們幾人也不想再多逗留就商量着準備繼續往西走了。

“你們要是準備走的話我倒是可是給你們指個路子。”老頭兒見我們要走,眼睛迷得像一條縫似的看着我們。

“什麼路子?”軒轅上祁問道。 逍遙道人給我們指的所謂名路,就是去找一個叫做陰陽法王的道人。據說此人跟老祖不往來。而且法力跟老祖不相上下,如果我們能夠得到他的庇護那就萬事大吉了。

告別了逍遙道人。我們一路打聽着去西邊找陰陽法王,先是在路上搭了一段順風車,到了一個鎮上,這鎮上有大巴車,坐了大巴車。一路往西走,走了有大半天的功夫。大巴車到了一站叫做景鎮的地方,說是叫鎮。但是這裏卻是極其的荒涼。

車站被建在一個山腳底下,這站也很破,就像是在山腳下臨時搭建了一個毛坯房似的。

從車站出來,我們隨便買了點能吃的。說是能吃的,他們小賣鋪裏面的東西也是看着都有點讓人吃不下的感覺。

“這荒山野嶺的,我們怎麼辦啊?”蘇溫柔把太陽帽帶到頭上抱怨道。

芷菡則是一臉歡快的模樣。“這裏風景好啊。”

看了一眼四周,現在已經越走越往西了。人都說窮鄉僻壤出刁民,倒是比較擔心這裏的民風問題。

“我們大家還是小心行事的爲好。”我說道,雬月和軒轅上祁也點頭稱是。

“都看好自己的東西”雬月提醒大家道。

西邊正好是一座山。我們準備翻過一座山去看看是什麼地方。

正準備找一條山路順着往上爬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大漢滿臉痛苦的哎呦了一聲,就坐在了地上。

我們面面相覷,這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是初拉乍到,這事兒真不大敢管啊。

“幾位好心人,快來幫幫我吧。”那人痛叫了一聲。

這人摔倒的也太是地方了吧,這時便看到旁邊有幾個當地人過去了,那幾個當地人看到這人的時候,都像是看到了什麼惡魔一樣,別說是來幫他了,都躲着走了。

“我們也走吧,這人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定是來訛錢的。”蘇溫柔開口道。

我們幾人統一了意見轉頭準備就走。

“這地方,你們沒有當地人的話,是走不出的,我不圖財,反倒還要給你們錢財。”他說着從兜裏面掏出來大把的錢扔向我們,我大體看了一樣,這錢應該是真的。

這人既然不圖財,那……

他掀起衣服給我們看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嘶——

我倒抽了一口冷氣,那胳膊上有好多的黑東西在涌動,在他的胳膊上面密密麻麻的到處涌動,看的我渾身發麻。

“這……”我驚叫了一聲往後退去。

“你中了蠱?”雬月也是吃了一驚。

那人點點頭道,“剛纔我與人發生了衝突,想必在衝突的過程中那人給下的蠱,這地方的人都成精了。”

說着,他的臉上又是一陣痛苦的神色,身子猛地一哆嗦,整個人開始萎靡了起來。

“送我到山上。”

那人說完這句話就暈了過去。

“這就暈過去了?”蘇溫柔上前準備去看看,卻一把被軒轅上祁給拉住了,“他身上有蠱,不要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