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主無敵!」

……

不知何時,四周的仙人,突然喊了起來。

這一次,他們對江寂塵才是真正的心悅誠服。

中等仙界,江寂塵為尊。

更是,中等仙界第一強者。

而江寂塵此時已對至尊仙山四周的諸天萬族強者,進行了屠殺。

所過處,血雨飄灑,屍如雨落。

很快,至尊仙山四周的諸天萬族強者,被江寂塵血洗,不留一個。

當然,也有諸天萬族的強者,想著逃命,但是,在擁有永恆之道的江寂塵面前,他們沒有任何的機會。

此時,江寂塵飄立在至尊仙山前,目光掃過四方無窮虛空,聲音浩瀚天地間。

「我曾說過,來到我地盤,就要遵守的我的規則。」

「剛剛所殺的那些人,便是在我地盤上,不遵守規則之人。」

「以後,若有不遵守我的規則,下場如他們。」

身為中等仙界的霸主,江寂塵這一刻,不再掩飾分毫,鋒芒畢露。

絕霸天下的氣勢,震懾四方,讓人莫敢不從。

「好恐怖的氣勢,簡直要讓人膝行而前,莫敢仰視啊。」

「江主,霸氣無敵,連諸天萬族,也說殺就殺。」

「還有這至尊仙緣,只怕也無人能跟江主爭了。」

「不過,我們倒可以沾沾江主的光,獲得別的機緣。」

眾仙驚嘆開口,心中對江寂塵敬畏、感激之極。

特別是許多被諸天萬族強者強征為奴隸的仙人,此時終於恢復自由。

而在江寂塵沒有清掃諸天萬族強者前,他們連進入至尊仙山的機會都沒有。

但是,現在,沒有了諸天萬族的強者,他們便可進入至尊仙山中了。

至於那些還沒趕到的這裡來的諸天萬族強者,一個個停了下來,根本不敢前來。

從前,他們根本不曾將江寂塵的話,放在心上。

但是,現在他們驚懼到了極點,甚至,已在想辦法,要離開中等仙界。

他們害怕,江寂塵從至尊仙山出來后,剿殺他們。

五位最強大的超品仙帝級別的異族強者,連進入至尊仙山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江寂塵隨手擊殺了。

那他們,在江寂塵面前,絕對是連渣渣都不是。

嗡!

就在此時,至尊仙山,突然顫動起來,仙光綻放,照亮天宇。

一道道仙門,浮現在至尊仙山四周。

顯然是至尊仙山開放了,可以進去,尋找機緣了。

江寂塵對韓青、小灰、休欣、影小玉、殞月五人道:「你們,隨我進去。」

「我幫你們找一處機緣之地,進行修鍊。」

於是,在江寂塵的帶領下,他們一起踏入至尊仙山中。

江寂塵雖是第一次踏入至尊仙山,但是,以他的強大,自然無懼一切,充滿從容和自信。

至尊仙山,仙霧繚繞,進入其中,另有天地。

這是一座大到無邊的山體,高不見盡頭。

而且,這竟然是一座紫山,散發出來神秘的力量,讓人越是往上,越感壓力。

所以,沒有強悍的肉身,無窮的力量,驚天的修為,休想高攀紫山。

「你們緊跟著我!」

江寂塵皺皺道。

他感受到了紫山的不凡。

此時,也已經有仙人沖了進來,踏入紫山中。

噗!

但是,有人還沒有走幾步,便突然被地上冒出的紫光,擊成一片血霧,然後直接氣化。

這紫山,竟然會攻擊!

眾仙震撼無比,心中驚悚。

這一刻,他們才發現,這紫山是一處極度兇險之地。

果然應驗了機緣伴隨著兇險這一句話。

很多人,踏入紫山,只怕還沒有找到機緣,便被紫光擊滅了。

另外,紫山之石,堅不可摧。

縱然江寂塵的太初之劍,也只能在紫山上,一劍斬出十米深的劍坑。

由此可見,這一座紫山,根本就是難以摧毀的存在。

咻,咻,咻!

突然之間,江寂塵所走之地,一道道紫光化劍,從地上刺出來。

不過,江寂塵早已先一步感應到,一卷韓青一行人,閃身避開。

於是,一片紫光,全部落空。

韓青一行五人,卻心有餘悸。

這些紫光太過可怕了,他們竟然毫無所覺。

若非江寂塵在,他們必然已經被紫光打中。

而這些紫光,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

另外,越是往紫山上攀登,從地上發出的紫光攻擊,越是恐怖難防。

但是,江寂塵神色淡然,帶著韓青一行五人,一路攀登,一騎紅塵。

一群在後面的眾仙,看到這一幕,驚嘆不已。

因為,他們看到,江寂塵攀登紫山,如履平地,洒然而行。

很快,他們再也看不至江寂塵的身影,因為,他離他們太遠了,被仙霧阻擋了視線。

此時,江寂塵已帶著韓青一行人,到達了紫山的半山處。

這裡的紫光滔天,異常恐怖。

若無江寂塵對抗,韓青一行五人,根本無法呆在這裡。

「走,那裡有一處將凈土,你們就在那裡修鍊。」

江寂塵在紫山上行走了這麼久,他已完全知道,紫山中的機緣,乃是於紫光之地中,尋找一片凈土。

這一片凈土之中,絕對是驚世無雙的修鍊聖地。

在這樣的修鍊聖地中修行,修為絕對可以突飛猛進。

而且,紫山越高處發現的凈土,就越驚人,在那裡修行,效果越逆天。

但是,那等地方,並不是誰都能到達的。

至少,到了紫山半山腰之後,連江寂塵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帶著韓青一行人,繼續攀登紫山。、

所以,江寂塵決定把他們留在紫山半山處的一處凈土中。

能在這裡修行,也足夠逆天驚人了。

因為,眾仙人,很多走到紫山三分之一處,已是極限,無法再向前了。

很快,江寂塵帶著他們五人,進入了紫山凈土中。

這裡,紫霧氤氳,古老神秘的力量,翻滾不息。

而且,這裡竟是太古仙界的規則,在這裡修行,好處大到難以想象。

「你們就在這裡修行,我繼續向前。」

「若是你們修鍊完畢,不必等我,直接離開紫山。」

江寂塵對他們交待了一聲,然後便繼續攀登紫山。

他能感應到,紫山之巔,必有無上的機緣在等他。

(本章完) 二分之一紫山之上,再也無人能與江寂塵爭鋒。

因為,這裡已無人能踏上。

哪怕絕品仙帝,只怕都要止步於紫山半山處。

至於剛剛可以攀登紫山之巔的諸天萬族強者,已經被江寂塵斬殺於紫山之外了。

所以,現在就他一人,獨攀紫山。

但能否成功,還一切未可知。

紫山兇險無法想象,越是往上,越是恐怖驚人。

不過,江寂塵並不著急。

他開始一邊尋找紫山上的機緣修鍊,一邊攀登。

紫山半山之上的修鍊聖地,都極其驚人不凡。

江寂塵每煉化吸收一處,他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快速的提升。

當然,越是往上,紫山爆發出來的紫光攻擊,所蘊含的毀滅之能,越是可怕。

但是,江寂塵獨一人,可以避開,或是,承受住。

只是,這個過程,也難免受傷。

甚至,隨著江寂塵不斷接近紫山之巔,他還數次出現生死危機。

幸好,最終找到了修鍊聖地,在裡面修鍊療傷后,才繼續攀登。

「紫山之巔,可怕無邊。」

「換作他人,必死無疑!」

江寂塵心中驚嘆。

以他現在的強悍肉身、驚天修為都差點殞落,這樣的紫山高處,有幾人可闖?

除了他殺掉的幾個諸天萬族超品仙帝強別的強者,根本無人能攀登到這裡。

而想要到達紫山之巔,連他們恐怕都不行,絕對的九死一生。

「還有一千步才到紫山之巔,但這一段,也是最難走的。」

江寂塵看著前方,紫光交織,翻滾不息,充滿了這片天地。

繼續往前,簡直就是要置身於這毀滅紫光中。

「就當是一場煉體!」

江寂塵神色平靜。

生死磨難,他經歷太多了。

所以,無論多兇險的歷練,如今都已無法動搖他的心志了。

江寂塵邁步走入其中。

噗,噗,噗!

比之前所遇,恐怖了百倍的紫光,刺割在身體之上。

哪怕如江寂塵這般強悍的肉身,都被刮下了一層皮肉。

然而,江寂塵連眉頭不皺一下,繼續一步一步向前邁去。

每走一步,江寂塵就要被紫光,刮下一層皮肉,一幅血肉淋漓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