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又是一隻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從手上傳來的寒意感覺似乎將要凍進骨髓。

這次,朱不惡咽口口水,僵硬的轉動脖子向後看去。

PS:嗨嘍,知音我又來了,作業知音之剩下一本語文練習冊了,你們呢?啊,沒有網線的暑假真是愉快啊,知音每天都有吊牀,每次在樓頂吊牀,看手機看累了知音隨時隨地都可以放鬆眼睛,人活着總是有那麼多的事情面對,在可以輕鬆自己的時候千萬不要委屈自己,(某些事情除外,比如讓別人幫自己工作等等。)適當的放鬆情緒可以長命百歲,所以好好看知音的小說吧,大家可以猜猜潘多拉魔盒之中的東西喲,那可是知音第六本小說的主角哦! 背後,什麼都沒有。

切,嚇老子一跳,朱不惡朝地面踩了一腳,自己要給自己放鬆一下了,都怪協會的破任務,害的自己整個人都神經兮兮的。

肩膀上又是一隻手搭上來。

錯覺,是錯覺。

朱不惡深深吸一口氣,繼續往前走,這次,肩膀上的重量一直都在。

朱不惡終究沒能戰勝心中的懷疑,只見他故作漫不經心的走了幾步,猛然回頭就是一拳。

吸血鬼的速度那還用說,這一拳,打出了破空聲。

所以……

彭!

朱不惡的臉上重重的捱了一拳,只見他後空翻六百三十度,空中轉體一千零八十度——趴下!

左臉處迅速變色,白變紅,紅變青,青變紫,紫變黑,好一個精彩絕倫的京劇變臉,好不叫人大開眼界,某京劇表演神見此一幕,大驚曰:沒想到外國佬竟有如此威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下——服了。

跟蹤朱不惡的虎三差點沒把眼睛瞪出來,這貨真是神奇,摔跤都摔跤出新意了,城會玩啊,話說這臉上的傷是哪裏來的?自己打的?城會玩啊!

虎三表示萬分的佩服。

朱不惡剛剛倒下時又把鼻子磕了,流出兩串鼻血再配合那左臉的傷,真的……驚豔。

“是誰?那個混蛋打的老子?給我站出來。”

——迎接他的是滿大街的嘲笑聲,你說你是不是賤?本來這條街也沒幾個人注意你,偏偏你要做死喊那麼大聲,把滿大街的人都引過來了,你大聲點別人就會主動站出來承受錯誤嗎?真的……自取其辱。

值得一提的是——剛剛某人把死亡接力棒扔地上了。

朱不惡再也沒臉待在街上,擠開幾個人,飛快的逃走了,去哪裏?醫院嗎?NO!

去協會,因爲自己的吸血鬼體質特殊,醫生們容易發現自己是吸血鬼的祕密,所以,鬼鬼們從不考慮去醫院,別忘了,吸血鬼的恢復能力不錯耶。

不過,經過這件事,大家也應該知道華國鬼和外國鬼哪個厲害,不用多說了吧。

這次迎接朱不惡的鬼絕對是一個無聊而耐心的鬼。

剛跑沒多遠,朱不惡就感覺肩膀上又多了一隻手的重量。

朱不惡剛剛纔捱了一拳,強烈的羞辱與憤怒讓他不去思考“那人”是怎麼打自己的,又是怎麼追上自己速度的,轉身就是一拳。

人未至,拳先到。

這一拳,朱不惡打出了巔峯之力,然而,打空了,朱不惡覺得自己的手因爲身體的慣性差點被扯下來了,不過肌肉是肯定拉傷了。

0.0001秒後。

震撼人心的後空翻九百六十度,空中轉體一千四百四十度——趴下!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是右臉,還有,死亡接力棒又掉地上了。

外國老米人圍着朱不惡指指點點,發出好大的聲響。

虎三覺得今天特倒黴,跟蹤朱不惡跟蹤的好好的,偏偏朱不惡玩了空翻之後就跑了,還跑沒影了,特麼的,吸血鬼在平民面前跑那麼快,也不怕上電視,上全世界日報,米國原來不止貨坑爹。

虎三很是頭疼的撓撓頭髮,突然聽見周圍聲響很大,抱着心中的一點點希望擠進人羣。

希望還能找到那吸血鬼吧,不過,不可能吧。

當虎三看到狼狽的朱不惡時,第一反應不是高興,是愕然。

不是吧,還真讓我給找着了,爺爺今天運氣也太好了吧,歐耶,等會一定要去買彩票。

誒?這朱不惡咋臉上又多了一塊黑饃饃。

哎呀,錯過了精彩的變臉呀!

朱不惡真的是倒黴透了,本來其他的死亡接力棒擁有者只是被恐嚇或者被事故弄死,可他因爲碰上紫然的原因,很是倒黴的開啓了新花樣——被打死(現在還沒死)。

朱不惡又一次逃走了,這次又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也不看一眼,繼續逃,然後——親吻大地,距離負十釐米。

毫無疑問,虎三又很丟了,然後又被圍觀朱不惡的人們找到了。

朱不惡逃呀逃,虎三追呀追,終於找到了協會基地,虎三沒有跟進去,因爲忌憚協會或許有人,只見他住進基地對面,觀察着酒吧,這種行爲在軍中稱之爲——蹲守!

朱不惡虛弱的將死亡接力棒交給協會會長,萬幸今天會長在,不過估計也是會長的不幸。

會長拿着死亡接力棒觀察了半天也發現其中的奧妙(會長是個女的。)

這就是很普通的棍子嘛,還是棉花糖棍子的那種,上面還有糖水粘着,聞聞,哎喲我去,還是變質的。

鑑定完畢,協會會長臉上一紅,自己竟然對着一根破棍子研究了這麼久,要是別人還以爲老子還有啥嗜好怎麼辦?

會長一怒,扔掉手中的棍子,喝道:

“你當本會長是傻……”


話沒說完,會長就不受控制的彎腰撿起了棍子,直叫大殿中的人一陣驚奇。

喂,會長在撿肥皂誒,要不要……

胡說,什麼撿肥皂,那是撿棍子,會長不會是少婦要……

齷齪,老外真是齷齪!

會長撿起肥皂,不,棍子後,又一把扔掉了棍子,然後又撿起棍子,姿勢再次讓臺下的狼人們浮想聯翩。

會長再次扔掉了棍子,又再撿起棍子,這次狼人們就是另一種想法了。

我去,會長有病吧,對着一根棍子扔來撿去的,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無端的浪費別人的時間無異於謀財害命,會長你要賠錢償命。

會長這腦細胞我也是醉了,這棍子有什麼好玩的,趕緊散會,老子還有一大把的MM要泡,沒時間跟你浪費。

修行在萬界星空 ,無聊,但是三次……

這玩意是個寶貝呀!

會長走到衆人的中央,仰天長笑!

哈哈哈哈哈,天佑我協會呀,這絕對是該隱送給我們的,有這玩意,在打鬥前將它給某某某,某某某就會發現自己不能放開這個,打鬥的時候就必須抓住這個,屆時,破綻就很容易抓住,最好是給法師,法師抓住這個,就無法吟唱法術,沒有法術的法師就是喳喳,想怎麼虐就怎麼虐,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哈哈哈哈!誒,誰把髒手搭在我高貴的肩膀上?

感受到肩膀上傳來的重量,會長皺了皺眉,轉頭冰冷的一看。

彭!

後空翻一千三百二十度,空中轉體一千八百度,漂亮的趴下。

又是一場精彩的變臉——左臉。

朱不惡看到這一幕身體深深的顫抖起來,和自己完全一模一樣的動作,會長的身後什麼都沒有。


會長憤怒的擡起頭,大聲尖叫,怒喝道:

“是誰!”

沒人回答。


“快說是誰!”

依然沒人回答。

“啊啊啊,是不是你,吉女。”

吉女趕緊搖頭。

“那是誰!”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現在站出來,我饒你一命,不要讓我在一會查出來……沒人出來是嗎?很好,走!差監控!”

會長感覺肩膀上又是一重,回身一記撩陰腳!


彭!

後空翻——空中轉體——趴下變臉——右臉。

“朱不惡,把棍子放進寶庫,其他人,跟我去監控室。”

朱不惡連忙拒絕,會長眉頭一皺,把棍子交給了吉女。

吉女趕快接過棍子,逃也似的走在衆人前面,然後……

彭。

後空翻——空中轉體——趴下變臉——右臉。

會長迷惑的看了吉女一眼,眼中似乎有那麼一點明悟。

彭。

後空翻——空中轉體——趴下變臉——左臉。

會長心中的那點肯定被證實了,一切來源於那根奇妙而詭異的棍子。

好寶貝,好寶貝啊!

會長眯起了那雙充滿驚喜和殺意的眸子。

監控室不用去了,然而,朱不惡倒黴了。

心機深沉如會長這樣的人怎麼會放過朱不惡呢?

大膽刁民,明知棍子拿着有副作用竟然不告訴朕,害的朕臉上這兩團黑饃饃可真好看呀。

狂扁完朱不惡後,會長長吐一口氣道——總有刁民想害朕。

然後飄飄然離開,不帶走一點雲彩。

不過他們似乎都忘了一件事——死亡接力棒扔不掉,怎麼放進寶庫?!!

遊樂園。

“姐姐,你不是說擔心西方的神經上帝會找麻煩,不讓我用這些鬼魂能力麼?”

“是呀,但現在的封印已經鬆動,就算上帝找麻煩,呵呵,他也無法加固封印了,只要他敢來找麻煩,出去後,第一個倒黴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