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啊,果果。」

「快喝吧。」李果果抿了抿嘴,她是真的很喜歡菊花,所以不忍心讓這麼漂亮的地方被破壞。

花無芳看著嘴前的胳膊,她微微一笑。

啊嗚!

「嘶……」李果果倒吸一口冷聲,眼淚直接就疼出來了。

她看著花無芳一口一口吸著自己的血,內心只是希望花無芳能快點好起來,不然就難逃滅頂之災。

突然,只見整片菊花地的花全部都發亮起來。

之前菊花雖然一直都散發著微弱的亮光,可是這次的亮光就如同日光燈一樣,瞬間照亮了整個山谷。

花無芳鬆開了嘴,嘴邊流下一道血跡。

只見李果果的胳膊上,有一個針眼大的小孔,隨後自動癒合了起來。

李果果一愣,「這是什麼情況?」

花無芳緩緩起身,她眯著眼睛彎下身子,用手托起李果果的下巴。

啊嗚!

一口吻下。

李果果一感覺一股暖流遍布全身,十分的舒服。

這就是反哺……

菊花散,臨走前。

花無芳緊緊抱著李果果,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和你有契約,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過境遷……我都會等你……或者,我來找你。」

「有菊花的地方,我一定會去。不用等到你來找我,放心吧。」

隨後李果果離開后。

花無芳整個人直接飄了起來,整片菊花地都發出亮光,隨後消失,整個小山坡也都跟著一起消失不見。

李果果著急慌忙的騎上自行車,便看到幾個保安那些手電筒,一路走了過來。

「遭了……」李果果急忙轉頭看了看,她只希望花無芳能平安無事,早點離開。

保安來到后,為首的保安隊長著急道:「李果果你幹嘛去了!你知不知道大家為了找你,忙了多久!」

李果果低下頭,她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

保安隊長嘆了口氣,然後說道:「快回去吧,老闆那邊也擔心的不行。」

「老闆?」李果果一愣,隨後便跟著幾個保安朝著工廠走去。

二十多分鐘后,李果果來到辦公室內。

一進門就看到自己的老闆嬉皮笑臉的在跟兩個奇怪的人聊天。

「老闆……」李果果低著頭走了進來。

老闆一見李果果回來了,他連忙起身擔心道:「我的姑奶奶啊,你可算是回來了。」

本以為老闆要罵自己,李果果後退了一步,結果沒想到老闆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果果,這兩位大人是來找你有事商量的,你可要實話實說哦。」 萬神祖師 老闆意味深長的看了李果果一眼,然後轉過頭看著星會的人笑了笑,「兩位大人,那你們先問,我在門外等你們。」說罷,老闆便離開了辦公室。

這下就只剩下李果果和星會的人待在房間里。

「你就是李果果?」

李果果低著頭,她輕輕嗯了一聲。

「你剛剛乾嘛去了?」

「我……」李果果不知道眼前這兩個人到底幹嘛的,所以還保持著戒心。「我去看花,結果不小心睡著了。」

兩個星會的人相視一眼,隨後繼續問道:「小姑娘,騙人可是不對的。」

「我……我沒有騙人。」李果果連忙搖搖頭說道:「我沒有騙人!」

突然,其中一個人瞬間沖了過來,李果果被嚇了一跳,然後瞬間失去了意識。

門外的老闆一愣,他耳朵趴在門口聽著,可是從剛剛一聲悶響后就再也沒有任何聲音了。

「裡面到底在幹嘛呢?」老闆緊皺著眉頭疑惑道。

隨後房間里,星會那個人疑惑道:「並沒有被那隻菊花妖附體,不過那隻菊花妖為什麼要在這個人身上留下標記呢?」

另一個人說道:「可惜,又讓一隻妖怪跑掉了。」

「那咱們把這印記幫她消除掉?」

「也是,要不然那妖怪以後找了過來,這小姑娘可能會受到傷害。」

「我提議,清除她這段記憶算了。」

「也行。」

……

五分鐘后,辦公室的大門打開。

兩人站在門口看著趴在門上的老闆。

老闆一嚇,連忙站直身體,他撇了一眼,發現李果果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覺呢。

其中一個人說道:「李果果已經失憶,我希望你們不要再提及這件事情。」

老闆一愣,「失憶?」

隨後星會的人離開。老闆站在門口看著沙發上的李果果,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李果果到底怎麼了?」

到了第二天,老闆一大早的就下達了指令,工廠的所有人都不得提及昨天晚上的事情。

失憶嬌妻:傲嬌總裁吃定你 這件事也就被遺忘在時間的長河之中。

可是。

總有人在記著。

三十年後。

一處山林中,林中一小溪。

溪邊一赤**子緩緩起身,隨後周邊花瓣皆凋落,飛女子身旁化為衣。

「果果……我回來了……」花無芳睜開眼,嘴角微微上揚。

過後,花無芳一人孤獨的坐在溪邊,看著水中兩魚嬉戲。

「說好會來找我的,過了這麼久都沒見過你。」花無芳嘟著嘴,手變成花枝,伸到了水裡。

「不過現在好啦,我已經徹底恢復了過來,可以去找你了。」花無芳突然精神起來,然後又消沉了下來。

「可是……我為什麼找不到你了……明明咱們之間有契約的……」

花無芳一個人待在這深山裡,一待又是十年。

……

白扶蘇看著花無芳,他搖搖頭說道:「花姑娘應該明白,李果果應該已經記不得你了。」

花無芳嘆息道:「我就這麼一個人待在山裡,忍受孤獨寂寞。」她抬起頭看著白扶蘇,啜泣道:「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真的很想她……」

「花姑娘你確定,你對李果果的感情,是友情嗎?」

「我……」花無芳紅著臉,她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李果果的時候,李果果那白皙的手觸碰到自己……那紅唇相碰的感覺,如此美妙。

真的是友情嗎?

一滴眼淚滑落。

飛去萬詩錄中。

詩成

長相思·一重山

(李煜)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菊花開,菊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閑。

……

花無芳她突然痛哭起來。

「我真的……很想很想她……希望老闆能幫幫我……」花無芳直接起身,跪在了地上。

「小女子從有靈智起,只有李果果一個人對我透露過友好之意,她在我心裡,有著不可磨滅的映像……我是真的很……想她。」

白扶蘇就這麼看著花無芳,他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

「老闆……」花無芳豆粒大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身上的花瓣也無力的聳拉著。

「你要清楚,最終的後果,可不是那麼容易承受的。」白扶蘇眉頭緊皺著,他嘆息道:「剛剛我通過萬詩錄,已經大概知道了,李果果的一些下落。」

花無芳立馬激動道:「求你了老闆!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如何才能見到李果果!我想告訴她,我的心……」

白扶蘇看了一眼萬詩錄,他搖搖頭說道:「事先說明,我可以幫助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可以!」花無芳沒有任何考慮,直接答應了下來。

隨後白扶蘇說道:「等你見過李果果后,我要你重新化為菊花修鍊,生長在我萬詩閣內。」

「你說什麼!」花無芳一愣,白扶蘇這是要把她關在萬詩閣裡面啊?

花無芳只是遲疑了一秒,然後她鑒定的點了一下頭說道:「我願意!只要我能見到李果果,就算是自廢修為重新修鍊,我也願意!」

「約定既然達成。萬詩錄!」白扶蘇一手放在萬詩錄上,只見萬詩錄光芒大方。

一個老人的身影便出現在花無芳的背後。

花無芳轉過頭,她一愣。

因為眼前的人,確實是李果果,只不過是老年的李果果。

而且……

是亡魂……

「果果你……」花無芳緩緩的站了起來,她的淚腺就如同斷了一張,止不住的往下流。

李果果看了一眼花無芳,她眯著眼睛笑道:「對不起啊,我一直到死,才想起來我和你還有這樣一個約定。」

「不!」花無芳使勁搖頭,「這不怪你!我不怪你……」花無芳哽咽道。

李果果看了一眼白扶蘇,她微笑道:「謝謝這位先生,能圓了我老婆子最後一個心愿。」

白扶蘇微微點頭說道:「希望李姑娘能好入輪迴,花姑娘會在我萬詩閣一直等著,等到你重回成人,你們二位,便可以重頭再來了。」

李果果點了一下頭表示謝意,然後她對花無芳說道:「你別太傷心,你的時間很長,雖然我們只見過一面,可是我們的約定,會一直持續到下輩子。」

「我會一直等你的……一直等你!」花無芳眼淚止不住的流。

白扶蘇起身,走到花無芳面前,他手指輕輕一劃,花無芳額頭的一滴精血便飛了出來,落入到李果果的魂魄中。

「小生會幫助姑娘早入輪迴,有了這點印記,你們一定會重新見面的。」

「謝先生。」

說罷,李果果最後對花無芳說道:「我們這輩子沒辦法在一起,下輩子可以重新在……」話還沒說完,魂魄便散了……

即使是白扶蘇,也沒辦法留住亡魂這麼久的時間。

花無芳趴在地上,沉默了很久。

白扶蘇就這麼站在旁邊,他嘆息道:「放心吧花姑娘,小生會幫助你們重新見面的。」

花無芳抬起頭,微微一笑……

「謝公子……」

說罷,花無芳全身便化為光點。

古樹旁,悄然長出一朵小菊花。

在古樹的庇護下,成長著。

白扶蘇躺會太師椅上,他閉著眼睛,嘆息道:「世間感情本就如此,有時候一錯過,就可能一輩子都錯過。兩個人之間即使只見過一面,也有可能念一輩子。畢竟那個時候車馬很長,路途遙遠,一生只愛一人,足矣。」

隨後白扶蘇起身,他走到古樹旁,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空氣中劃了幾道,他閉著眼睛默念道:「神通現,小生願自損十年陽壽,求得輪迴大道一個恩典。」

話音剛落,白扶蘇一口心血噴出,連忙向後退了幾步才穩住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