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沒失敗?」丹朱馨雨瞪大雙眼,說完立刻掩嘴笑了:「公子你別生氣,容你的小侍女先笑一會……」

噗嗤!

搞怪,這下北風若蘭都被逗笑了,歡快的聲音一時間有些停不下來。

林昊也不解釋,隨手一抬:「自己看——」

一套星衣懸浮在眼前,沐浴著緋色月光,縈繞著淡淡火焰色星光,氣息灼熱,美輪美奐。

丹朱馨雨驚呆了,長大著小嘴忘了合攏!

北風若蘭木然眨著雙眼,顯然也有些不敢相信看到的是真的!

良久良久,「啊」,少女尖叫,一下子撲到林昊懷裡。

「星衣,真的是星衣啊,公子你好厲害,我好激動,我要暈倒了……」

語無倫次,興奮得小臉通紅。

林昊有些無奈,「小點聲,還有,別沒事老往身上撲,女孩子要有點矜持。」

一派主人訓斥小侍女的模樣。

丹朱馨雨嘿嘿笑,吐吐舌頭下來乖乖站好。

北風若蘭這時也平靜下來,調笑了兩句,問道:「這是火犀牛星衣吧,感覺氣息好強,什麼品質的?」

火犀牛是三級星獸,這一點很多人都清楚,她自然不例外。

之所以還這樣問,主要是同樣的一種星獸星衣製作出來,因為製作者水準的差異,還是會有不小的區別。

與之相比,神聖星衣雖然也會存在著一些差異,但往往並不會很大。

丹朱馨雨這時也抬起頭,開始關注星衣本身。

林昊也沒隱瞞,如實說道:「三級星衣。」

星獸星衣與神聖星衣不同,因為材料來源以及星衣相關特性,分級主要參照星獸分級。

而通常來說,因為種種原因,製作成功的星獸星衣,其等級是要比材料等級低的。

就像這火犀牛星衣,材料是三級材料沒錯,但市面上能見的,往往就是二級甚至只有一級。

能製作出三級的火犀牛星衣,可以說是完美的發揮了材料特性,這樣的水準,別說新手,很多幾十年的老製作師都不一定能辦到。

這一點很多人都知道。

也正因為此,一聽說居然是三級,北風若蘭丹朱馨雨才越發的震驚。

最終這件試驗品林昊也沒有要。

星衣丟給了北風若蘭,至於她怎麼處理,林昊也不管。

他要的很簡單,那就是儘可能多的幫他收集各種奇花異草,另有重謝。

此事一了,轉日上午,林昊迎來開學的第一堂課。

上課地點就在星衣大樓。

星衣大樓一共三層,一層是大廳,大廳中央是教學用的煉製爐,還有類似黑板與粉筆的教學用具。

環繞著煉製爐,四周有座位,呈階梯型分佈。

一層往上,第二層第三層都是製作室,供學員們實踐所學。

實踐用的材料,學院每個月都有固定配額,要想更多,或者更好,那就必須學員自己努力,要麼花錢買,要麼結伴一起出去尋覓。

大體是因為清楚這堂課上學不到真正有用的東西,是以過來上課的人不多。

北風若蘭!

丹朱馨雨!

幾個一路從星獸森林回來的小夥伴!

在這些捧場的熟人之外,剩下的就是有些不明就裡的新生,大多來自平民家庭。

也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授課處那個風老頭也過來了。

其實他也沒抱太大希望,就是好奇過來看看,想知道這個北風若蘭推崇的小夥子到底有什麼特異之處。

這就是所有前來聽課的!

除了風老頭,所有報這門課的人也都在這裡!

人是少了點,但林昊根本不在意。

對他來說,他只要完成自己的授課任務就好,至於是不是有人聽,他才不管。

開課方式也比較特別!

以往來說,就算有真材實料,開始的前兩個月也只是講一些理論知識,並不涉及實際操作。

但是今天才第一堂課,林昊就利用自己的許可權支取了一份材料。

這讓風老頭有點吃驚,也讓北風若蘭等人暗暗期待。

「如大家所見,今天我準備了一份材料,這份材料來自於一級星獸森林鹿。」

簡單自我介紹了一下,林昊的聲音響在略顯空曠的大廳。

說完他問道:「哪位同學說一下,森林鹿都有些什麼特徵?」

「我知道,森林鹿,一級星獸,性情溫馴,喜群居,以花草甘露為食,木屬性……」

一位平民新生迅速回答了林昊提出的問題。

林昊點頭表示讚許,又道:「答得不錯,基本上就是這樣。

現在你們看到的,有森林鹿的皮,有森林鹿的雙角,有森林鹿的晶核,還有森林心臟部位提煉出來的精血。

就是這些材料,通過一定的手段,我們可以用來煉製一件星獸星衣,用於護身,用於加速修鍊,用於戰鬥。

而這門課我要教授給大家的,就是這樣一種手段。

今天是第一堂課,那些大家都知道的廢話我也就不多說了。

為了讓大家有一個直觀而準確的印象,現在我給大家示範一下一件星衣的具體製作過程。

為了讓大家看清楚,過程我會適當放慢,大家注意觀察,也務必記得思考。

示範結束后,我會有一個問題,若是哪位同學能在第一時間完美解答,那麼這件森林鹿星衣我會當成紀念品送給他。

現在,注意看好……」

一邊說,一邊擺弄材料,順便又燃起爐火。

便是隨著這些聲音的傳出,一時間,整個空間靜悄悄的,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一堂課,別開生面,沒有藏私,真真正正將一件星衣的製作過程展現得淋漓盡致。

便是這樣的一堂課,全程沒有任何垃圾時間,包括風老頭在內,沒有任何人走神。

最終爐火黯淡,一件一級森林鹿星衣新鮮出爐。

短暫的安靜之後,嘩啦啦一片,掌聲雷鳴,眾學員紛紛起身,面色通紅。

太激動了!

哪怕再不懂事,也沒人傻乎乎以為教授星衣製作就是這樣毫無保留的。

學院外面,想要學習星衣製作,光是拜師資格就足以將所有的平民拒之門外。

而即便是拜師成功,一般沒有個三五年,根本不可能被允許觀看整個製作過程。

這個時候,別說一群學員了,就連身為副院長風老頭都情不自禁站起身來,面帶感激。

林昊卻是不以為然。

對他來說,這太簡單了,完全沒有任何挑戰性。

遵照最初的約定,他提出一個問題:「誰來告訴我,決定一件星衣是否能製作成功的最關鍵因素是什麼?」

這個問題所難難,說簡單卻也簡單。

總而言之,答案有很多,而且大多很有道理。

這裡的難點在於,作為講授這堂課的老師,林昊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為了爭取一個好印象,也為了獲得那件新出爐的森林鹿星衣,回答問題的氣氛還是十分濃郁。

但是一個接一個的答案都被否掉了,包括北風若蘭,也包括丹朱馨雨。

最後,連風老頭都搞不清這人到底要表達什麼了。

直到某一刻,一個男聲弱弱道:「我覺得,是,是掌控力……」

說話的是個瘦小的男生,聲音不大,眼神中帶著濃烈的不自信。

若不是林昊聽力驚人,恐怕也無法將這個聲音分辨出來。

指了指那個男生,林昊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老師我叫王大牛……」

男生激動的站起身來,偏偏簡單的問題卻答得坑坑窪窪,而且莫名其妙就緊張得一頭大汗。

而事實證明這個名字的確很有殺傷力,土氣不說,關鍵與他瘦小懦弱的模樣一點不搭。

是以不可抑止的,大廳里便有笑聲傳出。

雖然沒有什麼惡意,不過還是讓王大牛感覺十分不適,脹紅著臉不敢抬頭。

林昊皺眉:「你若連頭都不敢抬起來,我如何把這件星衣交給你?」

啊?

交給他?

王大牛?

愣了!

全傻眼!

就連王大牛自己也不免抬起頭來,滿臉錯愕。

好半響他才吶吶道:「老師,我答對了嗎?」

「你回答的是什麼?」林昊並沒有點頭或是搖頭,而是反問了一句。

「掌控力,我覺得這件星衣之所以能煉製成功,那是因為老師無與倫比的掌控力。」

一定程度上得到肯定,這次王大牛自信多了。

說完想了想,又道:「雖然以前沒有看過星衣製作,但是我知道,沒有哪一件星衣的製作過程不是充滿艱難坎坷的。

以前學院的老師也說過,星衣製作之複雜艱難,在於一招之差,滿盤皆輸。

可是今天看老師的整個過程,從一開始就讓人有一種必定成功的強烈預感。

而事實上,整個過程中老師沒有出現過任何的緊張慌亂,原本很難的一件事,在老師手裡做出來,彷彿吃飯喝水一樣自然。

我也想過,老師或許是因為進行過成千上萬次的練習,又或者是對森林鹿星衣的製作特別有心得,所以才會這麼順利。

但是這些答案都無法說服我……」

不知不覺就說了很多。

就是這些話,他自己在思考,也帶動了不少人思考。

其實掌控力這個東西很飄渺,那就是一種純粹的感覺,真要讓他說,他也說不上來。

林昊本來也沒指望這些人能領悟得多麼深。

王大牛聲音落下之後,他開始了今天在真正要教授的東西。

「王大牛說得對,我能這麼輕易製作成功,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掌控力。」

「那麼什麼事掌控力?」

一個問題拋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集中。

林昊沒有直接給出答案,而是隨手一抬。

便是這一抬手,瞬間黯淡的爐火暴漲,時而盤旋成蛇,時而如萬劍林立。

某一刻,直接有一團火焰飄離出來,林昊畫一圓圈,它便繞著大廳飛一周,林昊往頭頂一指,它便直接在上空炸開,林昊拳頭一捏,最終四散的火花開始組合,最後成四個大字——北風若蘭……

靜!

神乎其神的火焰操控,令人傻眼。

北風若蘭暗暗臉紅之際,最終火花燃盡,一切恢復如常。

林昊依然沒說話。

火焰操控的示範之後,他拿起另外一張星獸皮。

星獸皮凌空鋪開,看上去沒什麼特別,但是很快便有人發現,這星獸皮亮起來了,上面有一道道細密的星光之痕。

短暫的驚訝之後,人群很快明白,那是星獸皮的紋理,是血管分佈,是星獸存活時星辰之力與氣血流動的脈絡。

而接下來,林昊又一次讓他們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