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玥本來想爺爺天天對她「李就是她的夫君」「在竹劍山莊修練六七年,每日里都在想他」,哪知面對李,這些話怎麼都不能出口來。李聽得林玥表姐這數語,已然明白那些過往之事,便歉然著道:「林玥表姐,自從那日你來莊上見父親把你當成母親一般相認,想起母親時頭腦中都是你的身影,我對你就一直十分的敬重。那日去竹劍山莊找你比試武藝,也是迫不得已,是弟過魯莽了。」

林玥抬起頭來,只見她滿臉均是淚珠,一雙秀目緊緊盯著李,隔了數息光景,才幽怨著道:「誰要你敬重我了的?姑姑是姑姑。我是我來著,和姑姑又有什麼關係?你是江湖中的大俠,那會記掛我這無名的女?」著,伸手入懷,扯出一段錦鍛,運起內息。向李身前拋送了過來。

李伸手從空中接過那塊錦鍛,仔細一瞧,竟是當年一時氣急從自己身上扯下的那塊錦鍛,自己咬破指頭寫下的「今天休你」四個血字仍然清晰可見。李將那段錦鍛捏在手中,怔了數息,對林玥表姐道:「當年爺爺與外公私下訂盟之事弟並不知曉,弟自當毀去這塊錦鍛。」林玥聽得李之語,低目垂眉,並不回答。只微微了頭,她那嬌臉之上的數滴珠淚,均是紛紛落入塵土。

其時正當盛夏,山林中晚風習習,送來陣陣草石竺、睡蓮和飛燕草花之香,良夜露清,兩人站在月華之下,一時竟是默然無語。林玥見李已是接過當年他從自己身上撕下的那塊血字錦鍛。突然間出手如電,從李腰上奪過一塊碧綠掛佩。道:「你若想要取回玉佩,便到林家莊來取罷!」著,便縱身躍上樹梢,幾個閃躍,已是不見了蹤影,那「便到林家莊來取罷」的聲音已是在數米之外。林玥這一縱躍。飄如飛絮,雖不及李那天級輕功絕技「幻影疊」閃電般的快速,也已是武林中一流的輕功了。李微一定神,伸手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腰間,飛身躍上樹梢。只見冷月斜懸,微風輕拂,滿地樹影,樹葉搖弋,花草低垂,蟋蟀歡唱,林玥表姐的身影已是不知去向了。

次晨李一早起身,在莊上練武場將九位師傅傳授的九套「魔刀刀法」進行一番演習,東方剛剛露出紅霞,但見庄前五匹快馬如旋風般飛馳而來。

轉眼功夫,那幾匹高頭大馬已是奔到庄外警戒線外,李抬眼仔細瞧去,正是魔刀老祖跟前的五位師傅從昆崙山趕到了。李收回冷月寶刀,正待飛身前去迎接,九師傅段雁楓最是性急,從四位師兄後面搶先翻身下馬,一個起落翻過莊院大門,莊上護衛還未能看清來人模樣和面目,九師傅段雁楓又一個起落,已然飛馳到李身邊,握住李的手臂高聲問道:「孫,你怎麼回李家莊來了?」五師傅歐陽慕靈,六師傅古凌萱,七師傅慕容閩南和八師傅林傲之在莊院大門外也紛紛翻身下馬,飛身過來緊緊將李圍在中間。眾師傅又有兩年多未能見到李,聽大師兄沛槐傳書孫已然去域外尋找他的九位師尊,五位師傅突然間在這裡見到李,均是感到十分親切和意外。李伏身向五位師傅叩拜禮畢,喜聲道:「五位師傅來的好快,孫因中途遇到些瑣事,不得脫身,也是昨日才回到莊上。」著,便將去雲安寺見過魔刀祖師爺和四位師傅的情形,以及金眉先師圓寂的過程向五位師傅略述了一遍,至於去雲安深谷修練、機緣巧合獲得月華寶珠、單挑寒梅庄、斬殺魔王等等過程,一時也未及細。

眾師傅與李分別再敘了敘離后之情,七師傅慕容閩南道:「咱們快瞧瞧李老莊主去。」正在此時,只聽庄前一人高聲叫道:「孫,是五位師父來啦!」眾人回頭看去,但見老爺李德江帶著爺李德群及林家莊老莊主林開忠和李玉茹、李玉薇、李玉蘭、萬紫嫣姐等一行眾人來到了庄前。

老爺李德江快步奔到五位師叔前,抱拳行禮道:「承蒙五位師叔相助,德江這裡有禮了!」緊接著,又將親家林家莊老莊主林開忠向五位魔刀老祖弟一一引見。

眾人正相互問候之際,但見東邊天際上空一團滾滾黑雲越聚越濃,那團黑雲中,傳來陣陣不知是何種生物的尖嘯聲,嘯叫聲音震動雲宵,向李家莊上空急速飄飛而來。一股十分腥膩邪惡的味道突地鑽進李鼻中。李皺了皺眉頭,急聲對大家道:「爺爺,五位師傅,速速回到庄內,這團黑雲十分古怪,來勢兇猛,怕是其中藏有邪教的邪靈之物!」

眾人都被那團飄飛而來的滾滾黑雲驚詫不已,六師傅古凌萱怒聲道:「孫不可擔憂,六師傅這『古十九殺』名號不是白來的。老夫很久沒有活動活動脛骨了,老夫到要看看這魔教之人是如何的猖獗!」著,抽出背後鋼刀,率先奔出庄門之外。

眾人見六師傅古凌萱奔出庄外,也紛紛抽出隨身武器,跟在五位魔刀老祖弟身後。向庄門外急速奔去。老爺李德江高聲道:「六師叔等等,待我與你一起去!」著,兩個起落,便與古凌萱齊肩奔出。

李一個騰躍,搶先攔在爺爺和六師傅古凌萱之前,高聲道:「爺爺,眾位師傅,邪教十分猖獗,孫已是和他們交手數次。今日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范我李家莊,怕是來者不善!」

九師傅段雁楓擠過眾人,朗聲道:「老夫江湖人稱『黑白嗜魔』,既然是邪魔歪道,老夫都有法應對!」話音剛落,突地飛身越過李,搶先攔在眾人之前。

李道:「五位師傅,邪教來者不善。務必心!」緊接著又回身對身邊的萬紫嫣姐道:「紫嫣姐,玉茹妹妹和玉薇、玉蘭姐姐交給你照顧了。」緊跟在李身後的李玉茹、李玉薇、李玉蘭人早已抽出隨身寶劍。聽得李之言,李玉茹道:「李哥哥,咱們在深谷之下一起激戰邪教惡靈魔翼龍和紫龍,都不怕的,還怕這幾個邪教之人么?」李搖了搖頭道:「那團黑雲來勢兇猛,哥哥剛才用靈魂去探視已然感受到一絲危險。當日在深谷之下哥哥被那魔教之人擊得一身粉碎,你可是瞧見了的!」

滾滾而來的黑雲已然接近李家莊的上空,那些早起的李姓簇人,紛紛丟下手中物,十分驚慌地向家中奔去。大族老李燚亭從庄前飛奔過來。見李站在庄前,顫慄著問道:「少爺,那團黑雲十分邪門,是什麼來頭?」 你是我痛徹的孽愛 李道:「怕是邪教魔頭率領邪靈之物進范我李家莊來了!」「什麼?邪教惡靈來了!」大族老李燚亭又抬頭看了看那已然逐漸接近李家莊上空的滾滾黑雲,對李道:「怎麼可能,這可是青天白日呢!」著,便飛身奔向一處高台,掏出一根竹管放在嘴邊「噓噓」地吹了起來。那竹管發出十分尖銳刺耳的「噓噓」聲音,轉眼間,但見庄前四面八方湧來無數護衛,十四個簇老先後飛越高台,抽出刀劍緊跟在大簇老身後。護衛首領李之一從庄內直奔庄前,迅速整列護衛隊伍,紛紛抽出隨身武器,注視著空中滾滾而來的黑雲。

老爺李德江見李家莊簇老及護衛均是轉眼間便列好隊伍,跳上高台高聲道:「李家莊今日存亡絕續就在此一舉了!」剎那間,只見那團滾動到李家莊上空的黑雲中,斗然間撲出數只烏鴉,那「哇……哇……」的粗劣嘶啞聲音鋪天蓋地,有如驚濤駭浪般直撲向庄內,烏鴉聲音顯得十分凄涼悲愴,一種莫名的傷感之意瞬間穿過眾人耳膜。轉眼間,李家莊前已是停下一片黑壓壓的烏鴉。

爺李德群見那一片黑壓壓的烏鴉紛紛停落在庄前,一種十分腥膩邪惡的味道直撲他鼻腔,數年前身受邪教狂徒圍攻,那黑衣人所使毒掌,就是這種腥膩邪惡的味道,爺李德群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他回身瞧見林家莊老莊主林開忠和二公林英重夫婦此時均是有些暈厥,急切道:「林老英雄,那些烏鴉十分邪惡,帶著二公夫婦速回庄內躲避才好!」林老莊主憤然道:「這種腥膩邪惡的味道,就是出自邪教之人身上的,老夫一輩都不會忘記!」

那一片烏鴉剛剛停落,但見那團黑雲中緩緩降下五個一身著黑衣的女孩,五個女孩面上均是黑色面巾,看不清面目,五個女孩的手中均握著一支碧玉做成的約五寸來長的短笛。五個黑衣女孩剛剛落下,只見黑雲中又徐徐降下一個黑衣青年,但見那黑衣青年寬寬的額頭一直斜傾到兩邊的耳下,眼睛上方沒有眉毛,一雙十分細的眼睛,襯在他那慘白的臉孔上,不是細心之人,都無處尋找。那黑衣青年漸漸走近庄前,眾人仔細一瞧,正是二爺的孫李少軒。(未完待續。。) ?李少軒徐徐降落在五個黑衣少女身前,十分傲慢地瞧了瞧四周,見李負著雙手挺胸站在眾人之前,咧開他那慘白的嘴唇,對他傳來幾聲冷笑,陰森森地道:「該來的都到齊了,很好!」他那森白的牙齒在那張慘白的面孔之下,顯得更加陰森可怖。∈↗頂點說,

李少軒抬頭瞧了瞧高台之上,但見老爺李德江身後圍著五位魔刀老祖的弟,以及李家莊十五大族老,數護衛緊緊將李家莊前前後後鐵桶般圍住,回頭對身後五個黑衣少女道:「聽我吩咐,再施法攻擊!」五個黑衣少女一齊躬身行禮道:「奴婢但聽少主吩咐!」

忽然間,李少軒回身面對李家莊前數護衛一陣狂笑,大聲道:「今日便是爾等凡夫俗的歸天之日,歸順本少主的,性命可保,逆我者,死!」李少軒狂笑的聲音既尖嘯還帶有一絲沙啞,數護衛聽入耳中,周身經脈突地傳來一陣陣冷意,那冷意伴著一種驚悸,似萬把利劍穿行在血脈之中,人道初級以下護衛,嘴角邊突地湧出一股黑血,紛紛無聲無息摔倒在地,竟是不醒人。

就在剛才李少軒狂笑話的功夫,李少軒已然使出邪教絕殺「魔幻境」。「魔幻境」是邪教十冥王的成名絕技,利用魔幻聲息偷襲,專吸收練武之人魂魄以補充自己實力的邪門功夫,功力稍淺之人,被那「魔幻境」擊中,便會瞬間斃命。若是十冥王本人再復活,使出這等陰森霸道的邪魔功夫,李家莊這數人馬,以及方圓十里範圍內的數萬生命,怕是早已魂飛魄散。也是李少軒才剛剛修鍊「魔幻境」不到一成功力。修鍊不到火候,李家莊前人道初級以下護衛,聽得他那陣狂笑,頭腦中一片混沌,瞬間失去心神,本人魂魄竟是被李少軒吞噬而去。這「魔幻境」千年來都未曾在江湖中出現。因此無人能知這「魔幻境」的利害和邪祟之處。

老爺李德江見那徐徐降落下來的青年便是二弟李德化的孫李少軒,只見他一陣狂笑,突見周圍近名人道初級以下護衛嘴角流出黑血,瞬間倒地不起,已知他使了不知何種陰毒霸道功夫,躍身上前厲聲喝道:「狂妄,竟然加入邪魔歪道,殘害我李姓族人,枉為我李族孫!」著。便飛身上前,舉起手中鋼刀使出「斬魔刀法」十八式第二十招「冥陰霸刀」招式,「赫赫」砍向李少軒面門。

李少軒見老爺李德江那刀法凌厲,勢如驟雨疾風,快如雷鳴閃電,捲起地上一堆塵埃,不敢硬接,突然間向上躍起十餘丈。躲過老爺李德江電光石火般的襲擊。老爺李德江不知李少軒所用何種邪門功夫,一個身竟是穩穩駐停在半空之中。見他狂笑著道:「本少爺乃是十冥王第五千五九十名玄孫的玄孫,誰是李家弟!」

老爺李德江雖然已經突破武道,剛才那招式更是他生平對敵絕殺,即便是十數年之前,江湖中人道七級之下對手都不能躲避,而李少軒卻能輕描淡寫般避開。老爺李德江不由得十分驚詫李少軒那神奇飄渺的陰冥功夫。心裡到:「這何時休得這等陰冥神奇本事!」老爺李德江見李少軒身停在半空之中,還能坦然對敵,若是自己,已是不可能為之。又聽得李少軒那狂妄言語,一時氣急。自己雖是武道級別,仍是不能飛身空中與他挑戰拼殺,回身對李道:「孫,給爺爺好好教訓教訓那狂妄的邪教!」

李少軒聽得老爺李德江對李所言,立時狂笑道:「老匹夫好大口氣,今日歸我者倡,逆我者亡!」

紛紛飛身跟在老爺李德江身後的五位魔刀老祖弟和十五大族老,見李少軒舉手投足間便將李家莊護衛擊殺餘人,那輕飄飄的身法,以及那十分兇殘怪異的武,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老爺李德江和五位魔刀老祖弟雖然均是武道級別,但要躍身半空作戰,也只能在數息之間,不可持久對戰,眾人只得仰天嘆息。

萬紫嫣姐眼見李公已然動怒,立即閃身到他的身邊,望著空中李少軒的身影十分驚詫著道:「那李少軒的武修為,怕是已然超越武道級別,嫣兒剛才探視他的武修為,竟是不敢近身,其武功更是十分怪異和兇殘,公可得心在意!」

李見那剛剛降下的邪教之人便是失蹤了數年之久的李少軒,父親還在邪教手中不知生死,又聽得李少軒對爺爺的辱罵,心中一團怒火瞬間爆發,大喝一聲:「邪教之人休得猖獗,今天便是你的忌日到了!」眾人但見李雙肋之下斗然間伸出一對約兩米來長的翅膀,「呼」的一聲躍在半空之中,召出乾坤寶囊中的冷月寶刀,使出「魔刀刀法」,瞬間已然攻向李少軒五十餘招。

「孫怎麼長出了一對翅膀?」老爺李德江和五位魔刀老祖弟,以及李家莊十五大族老和數護衛,均是第一次見到李使用雙肋之下的那對魔翼龍翅膀,無不驚異萬分。老爺李德江和五位魔刀老祖弟,均是疑惑著瞧向萬紫嫣姐和李玉茹、李玉蘭、李玉薇姑娘。李玉茹瞧著爺爺,忙上前道:「這是李哥哥上次帶妹妹去那深谷之下修鍊時,無意中得到的一雙魔翼龍翅膀,還沒有完全修鍊出來呢。」著,閃身在李哥哥和李少軒兩人對戰之下,大聲喊道:「李哥哥,別讓邪教壞人逃跑啦!」

這數年之間,李少軒在邪教之中,受府上向管家教化和撥,吞食了十冥王座下第一千八十五代玄孫弟賜與他的兩顆「冥陰丸」,已然突破鬼道高級八級。昨日晚間,邪教探來報,林家莊「和劍」掌門人林開忠,率領二少莊主林英重夫婦和孫女林玥突然現身李家莊內。那林玥自來李家莊悔婚之日被李少軒瞧見。李少軒就十分貪戀她那絕美之色,一直挂念在心,若不是向管家見他對李有著徹骨之恨,在武修為上獨具天賦和較高的悟性,將來必是邪教對付這片天地的一大幫手,早已取去他的魂魄給自己修鍊。向管家聽從師傅從邪教總壇給他的傳書。收了李少軒為義孫,督促他勤加修鍊冥陰絕十二招『冥陰掌』,李少軒因此不能脫身,若是沒有向管家對他的嚴加看管,他早已按捺不住外出追尋林玥蹤跡。

李少軒得知邪教探報知林玥行蹤,自是歡喜萬分,趁向管家去冥府彙報李家莊動靜之際,偷食了向管家一顆迅速提升武和功力的冥陰丹約「冥魔丹」。此「冥魔丹」丹約十分神奇,為十冥王親自研製而成。每顆丹約集冥府之陰氣數年光景,吸收冥府無主魂魄千餘個,須費時十年方能製成,是邪教中提升武和功力的至寶丹約。向管家因監視李家莊數十年,為邪教拉攏了李家莊二老莊主李德化祖孫人及其一眾弟,冥府才給他獎勵了一顆「冥魔丹」。

李少軒早已從向管家口中得知,修鍊冥府武之人若是吞食一顆「冥魔丹」,不僅能在較短時間內整整提升一個武等級。將自己鬼道級別提升到魔道級別,還能將「冥魔丹」吸收進去的千餘個魂魄施放出來一併對敵。向管家視這顆「冥魔丹」為生命般珍藏。哪知李少軒有如此膽量,他剛剛離開李家莊二老爺李德化的府第,李少軒為了得到林玥,那顆「冥魔丹」竟然被他偷偷吞食,同時還帶出了邪教李家莊分壇訓練了余年的數千隻靈物和一把邪教分壇鎮壇神器「冥王劍」,突然間向李家莊圍攻而來。

「沒想到數年未見。你這廢物竟然突破了法道級別!」半空中李少軒與李瞬間對戰了近五十餘個回合,他瞧出李已然突破法道級別,自己雖然吞食「冥魔丹」后,也已突破魔道高級八級,但仍是不敢輕視李。加之自己偷食「冥魔丹」臨敵對戰不宜時間過長。否則必將力竭而魂飛魄散。

李怒聲道:「邪教之徒,人人得而誅之,今日便是你的忌日!」著,又將「斬魔刀法」狂風驟雨般向李少軒攻擊而去。

李少軒與李交手近余回合,見李刀法越來越是凌厲,而李手中那把不知名的黑色巨刀,更是寒風颼颼。李少軒十分忌憚李手中那把巨刀,近身攻擊不得。雖然他此時已然有了魔道般的武和功力,仍然不敢輕易上前硬拚硬接。李少軒見李那刀法越來越是狠辣,只得施展出冥陰無上輕功「魂陰幻」絕,圍繞李周圍不停旋轉,尋機施展他那十二招『冥陰掌』絕技,將李擊殺當場。

地上眾人但見李少軒如一縷黑煙一般圍繞在李身前身後,李手中那把冷月寶刀在初升的陽光照耀之下,閃發出一片片刺眼的光芒。眾人既嘆服李那卓絕的武功,雖然李少軒已然加入邪教之中,也不得不佩服他竟能在這數年之間習得那樣陰邪霸道的武,他那武級別,怕是不在李之下。半空中兩人的對戰,直瞧得地上眾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數雙眼睛盯著半空中兩人的拚斗,手中緊握的武器,卻是沒有一用武之處,臉上全是驚詫和不可思議之色。

李少軒見與李拚鬥了近兩餘回合,均是處於下風,不能放開手腳施展「冥陰掌」絕技。又斗得盞茶功夫,眾人但見一股黑煙突然間遊離於李十餘丈外,只聽得半空中傳來「嘩啦啦」一聲巨響,那響聲震動天際,陡然間突見天空一團黑雲突地爆炸開來,在李的上方,數千把黑色劍雨飛瀉而下。李少軒狂笑著道:「廢物,能接下本少爺這『冥王劍雨』么,快快受死吧!」緊接著,李少軒在距李十餘丈外,逐漸露出本來面目。他那手中,此時已然多了一把十分釉黑的巨劍,巨劍斜指天空。那把巨劍正是邪教神器「冥王劍」。劍頭之上祭出的「冥王劍雨」,直瀉向李周圍數丈之內。李少軒雙眼緊緊盯著李,陰森森地狂笑著道:「本少爺今天只要帶走林玥,其它無干之人擋我者。死!」

李正與李少軒全力拚斗間,突見李少軒遁逃在數十丈之外,李揮刀向李少軒上方猛然追趕而去。就在此時,只聽耳中傳來一聲「嘩啦啦」巨響,突見頭上方傳來數千把黑色劍頭。李大是驚奇,李少軒竟然也擁有邪教神器在身。李見那團黑色劍雨已然接近頭。黑色劍雨傳來陣陣陰冷,那陰冷之意如萬把寒劍直插李心頭。

地上眾人見那數千把黑色雨劍,直向李狂瀉而來,無不驚恐萬狀。寒悅蟬姑娘緊緊捂住她那巧玲瓏的嘴唇,一雙驚恐的大眼睛,緊緊盯著半空中的李哥哥,嚇得臉色十分慘白,已是不出半句話來。護在寒悅蟬姑娘身前的萬紫嫣姐,突地驚聲呼道:「公。心!」著,只見她突地使出萬家莊家族劍法絕技「萬紫蝕天」,將手中五星寶劍向那團黑色劍雨投去,那把五星寶劍立時綻放出萬道霞光,將李少軒那「冥王劍」祭出的「冥王劍雨」阻攔開來。但那「冥王劍」祭出的「冥王劍雨」非常霸道,萬紫嫣姐那「萬紫蝕天」劍法,也只阻止了瞬息功夫,那「冥王劍雨」仍然穿透「萬紫蝕天」劍陣。向李頭狂瀉下來。

萬紫嫣姐見不能控制那「冥王劍雨」,忽地使出幻影疊輕身功夫。突地飛身而上,瞬間檔在李頭之上。

「紫嫣姐不可!」 閃婚後大佬人設崩了 「萬姐快下來!」「姐……姐……!」下面眾人立時傳來陣陣驚呼。李正待將冷月寶刀盤旋開來接住李少軒那「冥王劍」祭出的「冥王劍雨」,突然間頭飛來一人,仔細瞧去,但見萬紫嫣姐一臉柔情,眼裡星光向他痴痴瞧著。緊接著。萬紫嫣姐突地翻過身軀,揮出雙掌,激發出武道內力,向那激射而下的「冥王劍雨」擊打過去。

李來不及阻攔萬紫嫣姐,頭那「冥王劍雨」離萬紫嫣姐的嬌軀已是不過數寸。寒冷之意越來越近,李突地伸出肋下雙翅,緊緊將萬紫嫣姐包裹進去。隨即將手中冷月寶刀旋轉而開。這一系列運作,李均是在呼吸間完成。剎那間,只聽得冷月寶刀之上立即傳來「叮叮叮」十分密集的撞擊之聲。天空之下,離得稍近的李家莊護衛,又有數十人被「冥王劍雨」擊中,眾人只聽得「撲通」「撲通」之聲一片,著劍護衛均是瞬間斃命。轉眼間,萬紫嫣姐的那把五星寶劍,已然失去內力推動,也在不遠之處掉落下來。

李托著萬紫嫣姐的嬌軀,幾個騰飛閃身而下,將萬紫嫣姐穩穩放在地上,對她急聲道:「紫嫣姐照顧好玉茹妹妹、玉薇姐姐她們,不可擔憂弟,弟自有對付邪教狂徒的辦法!」著,又「呼」的一聲向李少軒飛撲過去。

老爺李德江見李和萬紫嫣姐險險躲過李少軒施放出來的「冥王劍雨」,雙雙安然無恙落地,隨即上前道:「邪教之徒兇殘萬分,孫千萬別留餘地,斬草除根!」

李玉茹飛身上前,拉著萬紫嫣姐那有些顫抖的手,瞧著她盯著李哥哥那柔情萬分的神色,柔聲道:「萬姐姐,李哥哥已然突破法道,深谷之下,那樣歷害的魔翼龍,李哥哥還是武道級別,都能一一擊殺,如今更能打過李少軒那壞人,萬姐姐放心吧!」李玉薇姑娘上前摟住萬紫嫣姐的纖腰,聲道:「姐,李公的武修為早已超越這片天地了,我們姐妹可都幫不了他啦!」

李玉蘭突地搶進天空之下,將萬紫嫣姐那把五星寶劍搶了回來,飛身上前,臉上一片感激之情,遞給萬紫嫣姐,柔聲道:「萬姐,你的寶劍!」著,回過身來,抬頭注視著空中交戰的兩人。

林家莊「和劍」掌門人林開忠,剛才聽得邪教之徒李少軒「今天要帶走林玥」之語,回身瞧去,不見孫女林玥的身影,急聲對兒林英重問道:「重兒,玥兒去哪了?怎麼不見她的人影?」林英重夫婦一早已然發現女兒林玥不在庄內,本來要出口詢問李家莊上一行人可否瞧見女兒林玥的行蹤,那知一早李家莊就遭遇邪教的攻擊,此時也是焦急萬分。林英重對父親道:「今早玥兒已是不見蹤影,孩兒也在擔憂玥兒的安危,正差護衛四處尋找,剛才未能及時向父親稟報。」林老爺急聲道:「重兒,速回到庄內探查玥兒去向,為父在這裡幫李老爺對付邪教狂徒!」

林英重向父親躬身告退,帶著夫人迅速向李家莊內飛奔而去。女兒林玥不知去向,林玥的母親早已焦急萬分,此時聽見父親讓夫君林英重出來尋找玥兒,更是憂喜參半。

李少軒見自己剛才已然使出邪教神器絕殺「冥王劍」祭出的「冥王劍雨」,李仍是險險躲開。十分驚詫李的修為,自己吞食「冥魔丹」時間已久,若是再這樣與李糾纏下去,到時不僅功力退回鬼道,修鍊進程還將受到重創,再也不能在半空中與李對戰。李少軒此時已是強弩之末,仍是咬牙狂笑著道:「廢物,仍然只能靠女人保護的廢物!」

李少軒見李展開背上那龐大的雙翅,揮著手中那把十分寒冷的巨刀,「呼呼」向自己奔襲而來,立即使出冥陰輕功,似一股黑煙,急速數個閃躍,又狂笑數聲,怒聲道:「休怪本少爺手辣,今日本少爺要血洗李家莊!」著,眾人但見李少軒逃匿在數丈之外,突地張口對著地上那五個著一身黑衣的少女「噓唏」數聲,五個黑衣少女迅速將手中那碧玉短笛放在嘴邊,突地吹響。短笛「噓噓噓」之聲,似從遠古傳來的神奇飄渺之音,地上眾人耳膜中似有千萬隻螞蟻在穿越,麻癢刺痛之感無以言表,數十個護衛竟是雙手抱頭,嚎叫著在地上翻滾開來。

剎那間,無聲無息駐停在五個黑衣少女身後的數千隻烏鴉,聽見那短笛之聲,忽然間鳴叫起來,呀呀嗚嗚聲既嘶啞又透出一種悲涼。那數千隻烏鴉嘶鳴著,向著李家莊前數名護衛奔襲而來。

老爺李德江見那數千隻烏鴉向庄前襲擊過來,高聲喝道:「全體護衛,速隨老夫奮力擊殺邪教靈物!」著,揮起手中鋼刀,展開斬魔刀法,向那飛撲而來的數千隻烏鴉迎戰而上。

五位魔刀老祖弟突見那數只烏鴉向庄前襲擊而來,魔刀老祖五弟「追魂魔君」歐陽慕靈,回身對四位師弟高聲喝道:「那五個黑衣女十分古怪,好似在控制邪教靈物,我們去將她們先打發了!」身後四個師兄弟一齊頭,分別揮刀飛身向五個黑衣女圍攻而上。(未完待續。。) ?庄前數百名護衛,剛才已然瞧見李少軒那陰毒霸道的武學功夫,雖是第一次與邪教交手,邪教狂徒李少軒那神奇萬分的陰毒功夫和揮手間便擊殺身邊兄弟的霸道武學,他們自是從未見過,但剛才已有百餘名護衛慘遭李少軒毒手,早已恨不得與邪教之徒拚命,此時聽見老太爺李德江的號令,紛紛揮舞手中崁星刀劍,狂呼著向襲擊過來的烏鴉廝殺過去。

萬紫嫣小姐回身對寒悅蟬說道:「蟬兒妹妹,此地十分兇險,邪教靈物毒辣異常,妹妹從未與邪教靈物交過手,還是速回庄內躲避才好,待姐姐幫李公子清除了這些邪教靈物,再來找你!」緊跟在萬紫嫣小姐身後的寒悅蟬,瞧著萬紫嫣小姐那焦急之態,急忙點頭說道:「萬姐姐小心,蟬兒這就回去啦!」說著,返身一步三回頭地向庄內奔跑而去。

李玉茹、李玉薇、李玉蘭仗著身穿李遙公子送與她們的玄蠶絲衣和魔翼龍防身寶甲,見那數千隻烏鴉與深谷之下的紫龍和魔翼龍一般是邪教哺養的邪靈之物,早有上前清除之意,此時見那些邪靈之物向庄前護衛襲擊過來,均是大聲嬌喝著,提劍飛身加入斬殺邪教靈物的戰爭之中。

三太爺李德群,見林家莊林老莊主林開忠提起手中寶劍,也要上前迎戰那些奔襲而來的邪靈,急步上前拉住林老英雄說道:「林老哥哥,此地十分險惡,老哥暫且後退,待我們去迎戰這些邪靈之物!」林老莊主見三太爺好似已經突破武道級別,想想自己功夫較低,若是貿然迎戰。或許給他們帶來後顧之憂,便抽身回退,點頭說道:「三莊主小心了!」

五位魔刀老祖弟子與李少軒帶來的邪教五個黑衣少女,此時已然拚殺纏鬥在一處。五位魔刀老祖弟子雖然均已突破武道級別,但那看似十分柔弱的五個黑衣少女,在拚殺之中,竟然均是一身了不得的輕身功夫,那出神如化的冥陰掌絕學,在這五個少女手中,竟是使得十分純熟。尤其是五個黑衣少女如煙如霧般的身影,五位魔刀老祖弟子均是摸不著頭腦,攻不在要害之處。邪教五個黑衣少女雖然在冥陰掌上和冥陰輕身功夫之上一時佔了上風。但也忌憚五位魔刀老祖弟子施展出的威猛刀法,更是近身不得那舞動而開的「赫赫」刀影,一時之間,也不能傷了五位魔刀老祖弟子。

庄前呼喝聲和烏鴉那「哇哇」「呀呀」的嘶鳴之聲響徹雲霄,天際之上,那些飛撲而下的烏鴉。被老太爺李德江和三太爺李德群率領的數百護衛。或是用刀劍擊殺,或是用弓箭射殺。地上全是烏鴉掉落的黑灰色羽毛,以及烏鴉那黑色腥膩的污血。一些級別較低的李家莊護衛。早已在老太爺李德江的吩咐之下,被護衛首領李之一率領退回了庄內保護李族之人,因而得已保住無數族人性命。

李玉茹、李玉薇、李玉蘭三個姑娘。配合莊上十五個族老,將那些飛撲而下的烏鴉,盡數斬殺,正待眾人要向遠處數只落單烏鴉追趕之際,突聽萬紫嫣小姐在後面大聲呼喊道:「玉茹妹妹,快將族老們攔住,窮寇莫追,小心再遇更強邪教之徒!」李玉茹聽得萬紫嫣小姐提醒,回身對眾族老說道:「各位族老,速回庄前守候,那些邪靈之物已是不成氣候啦!」說著,李玉茹便帶著玉薇姐、玉蘭姐及一眾族老回到了庄前,揮劍迎接飛撲而來的邪靈之物。

半空之中,李少軒此時全然處於下風,但見他驚恐失色,本來十分慘白的面孔,更是全然沒有一絲血色。李少軒見李遙如影隨形追蹤著自己,只得使出看家冥陰輕功,幻化成股股黑煙,在半空中四處逃遁。李遙怎能給李少軒絲毫的鬆懈之機,尋著李少軒逃匿的一絲破綻,「呼」的一聲飛躍李少軒頭頂,瞬間從他手中奪過邪教神器「冥王劍」,將自己靈魂投進邪教神器「冥王劍」,收入了乾坤包囊之中。

李少軒突見手中邪教神器「冥王劍」被李遙奪去,轉眼間「冥王劍」已然不見蹤跡,心裡更是萬分驚懼,突地使出全身勁道,似閃電般逃出數十丈開外,張開那慘白的嘴唇,向下面的五個黑衣少女再次發出指令。

正與魔刀老祖五大弟子激戰的五個黑衣少女,聽得李少軒傳來的命令,五個黑衣少女,均是幻化成五道黑煙,瞬間移動在數十丈之外,舉起手中碧玉短笛,突地吹響一連串的「噓噓噓」尖嘯之聲。

魔刀老祖五大弟子正自與五個黑衣少女拚斗,已然逐漸瞧出五個黑衣少女內力漸漸不支,即將被五大弟子分別禽拿。突然間,五個黑衣少女轉瞬即逝,魔刀老祖五大弟子正自驚疑間,但見數十丈之外瞬間出現五個黑衣少女,緊接著,五個黑衣少女已然吹響手中碧玉短笛。眨眼之間,李家莊後山之上,一團黑壓壓的邪教靈物,遮天蔽日般向李家莊前滾滾而來,那初升的陽光,在那團黑雲般的靈物遮蔽之下,竟是逐漸暗淡下來。那密集的「噠噠噠噠噠??????」「吱吱吱吱吱……」的聲音,眾人聽進耳中,庄前除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魔刀老祖五大弟子及萬紫嫣小姐外,其餘莊上護衛,均是面無表情,呆立原地,再無動武之力。

「那是什麼怪物?竟然如此古怪!」萬紫嫣小姐突然間聽得那團邪教靈物傳來「噠噠噠噠噠??????」「吱吱吱吱吱……」的聲音,腦中登時一片混亂,好似多日未能睡眠,一雙眼皮瞬間便有垂下之意。萬紫嫣小姐立時叫聲「不好,這些邪靈之物有著催眠作用!」萬紫嫣小姐立即提起武道內息,猛然間催動武道修鍊結晶,瞬間便恢復清明。她瞧著那數以千計滾滾而來的邪教靈物,再回身瞧見庄前數百名如痴如呆的護衛,推了推身邊獃痴而立的李玉茹妹妹。竟是沒有知覺般,突地倒地。萬紫嫣小姐再推李玉薇姐姐和李玉蘭姑娘,兩人面色之上雖然如常人無異,但均如玉茹妹妹般一推便倒。

萬紫嫣小姐向四處張望,見只有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和五位太師父這些武道級別的人物,並沒有受到那邪教靈物攻擊之外,場上十五大族老及一眾護衛,均是已然沒有聲息,似沉睡在原地一動不動。本來十分喧囂的李家莊上,此時竟是萬乃寂靜。只有庄后那團邪教靈物傳來的「噠噠噠噠噠??????」「吱吱吱吱吱……」的聲音。已然越來越是近了。

萬紫嫣小姐一時之間大是驚慌。她抬起頭來,但見在那遙遠的天際之上,李遙公子此時仍然在緊緊追趕著倉皇奔逃的李少軒。那身影竟是漸漸模糊不清,轉眼間便失去了兩人拚殺的蹤跡。「難道李公子沒有感應到庄后滾滾襲擊而來的那團怪異的邪教靈物!」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之感,瞬間襲上萬紫嫣小姐的心頭。

魔刀老祖五大弟子,突見那五個黑衣少女逃匿開去,用那碧玉短笛發出連聲的「噓噓噓」尖嘯之聲,轉眼間便引來那滾滾而來邪教靈物。邪教靈物發出的怪異嘯叫之聲。雖然也讓他們瞬間著了道,但他們已然在江湖中奔波數十載。江湖經驗十分老道豐富。五太師傅歐陽慕靈高聲說道:「腦海里這一時的混沌,必是那飛滾而來邪教靈物在作祟。此刻若不及時恢復清明,庄前所有人生命危在旦夕!」八太師傅「攝魂君」林傲之聽得五師兄提醒,急呼眾位師兄弟速將武道修鍊內息提升抵抗。五位師兄弟急運內息在經脈之中穿行一個周天。數息之間,五位師兄弟已然恢復心智。待他們回身過去,那五個黑衣少女,已然逃遁得無影無蹤。

魔刀老祖五大弟子見庄前一眾族老和護衛均是作了邪教靈物的道兒,已是沒有抵抗力量,急奔向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和萬紫嫣小姐三人身邊,相互間瞧了瞧,均沒受那邪教靈物之祟,眼見後山那團數以千計怪異的邪教靈物,已然飛越庄內房舍,又見李遙追蹤邪教狂徒李少軒已是失去了蹤影,八人只得施展絕頂輕功,紛紛揮起手中刀劍,閃身在庄內迎戰邪教靈物。

李遙追蹤李少軒數百米之外,離李家莊似有十來里的路程,正要使出「幻影三疊」天級輕身功夫,趕上前去將邪教狂徒李少軒捉拿,心中突地傳來一陣驚悸,他急將靈魂投進心間碧海搜尋,瞬間覺察出萬紫嫣小姐那顆微弱的靈魂在他心海靈壁之上,正在焦慮不安地跳動著。李遙心道:「紫嫣小姐的靈魂怎麼如此不安,難道莊上出現了危險不成!」

李遙擔憂庄內情形,不再戀戰,見李少軒的身子越來越是清明,再無之前那般迅捷奔逃,突地飛身激射而下,伸出左手,點出五道勁力,瞬間擊中李少軒通天、上星、神庭、承光、當陽五大要穴。李少軒一顆腦袋,突地低垂下去,再無聲息,一顆身子如一片樹葉般,從半空中飄然落下。

李遙提著李少軒那顆身子,催動內息,展動雙翅,只數個閃躍,已然接近李家莊前。身在半空中的李遙,突見李家莊上數百名護衛如殭屍般直挺挺地站立著,庄內上空一片黑壓壓的邪靈之物,正向庄內飛撲下去。李遙仔細瞧去,那些邪靈之物原來竟是數以千計的邪教靈物蝙蝠,那些蝙蝠長約兩三丈,口中獠牙約有五六寸,眼睛一片腥紅,見到下方之人,均是張開腥紅尖嘴,露出雪白的獠牙,向著庄內之人,不顧性命般爭先恐後飛撲而下。

李遙瞧見爺爺、三爺爺及五位太師傅和萬紫嫣小姐,均是在那數千隻蝙蝠中奮力擊殺,那飛撲而下的碩大蝙蝠源源不斷,一些僵直站立在庄內的護衛,有的被數百隻蝙蝠撕咬著,全身血肉分離,場面十分慘烈,只數息間,一名護衛便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

李遙拖著李少軒的身體,在半空中大喝一聲:「邪靈之物休要猖獗,今日一個都不能活著!」說著,揮動冷月寶刀,使出法道之威。突地向那團蝙蝠中心揮斬過去。

那團滾滾而動的蝙蝠,瞬間便有數百隻紛紛揚揚掉落地上。李遙從那一團蝙蝠中殺出一條血路,從那血洞閃身躍下,將李少軒那似死豬般的身體拋向萬紫嫣小姐腳前,高聲說道:「紫嫣小姐,邪教狂徒李少軒已然捉拿在此,待此間事了,我們再審這無恥邪教狂徒。你保護好爺爺、三爺爺及眾位太師傅,這裡的蝙蝠靈物交給遙弟收拾好啦!」說著,又展翅飛身而上。那團蝙蝠黑雲。轉眼間便將李遙緊緊包裹進去。眾人但聽黑雲之中,傳來「呼呼」刀風,李遙手中那把冷月寶刀。閃發著萬道金光,那數以千計龐大的蝙蝠,轉眼間便又有數百隻掉落下來。

萬紫嫣小姐見李遙已然捉拿到邪教之徒李少軒回歸莊上,高聲說道:「公子放心,嫣兒知道啦!」說著,便踏步上前。將手中寶劍抵住李少軒面門大穴之上。

萬紫嫣小姐曾隨李遙公子進入玉雪聖峰。在聖峰之上擊殺了邪教哺養的數以萬計的雪狼、雪獅以及雷音鳥。那雷音鳥比這蝙蝠更加兇殘霸道,體積大了數十之倍。頭腦之中均是修鍊出了雷靈晶體,李遙公子都是將雷音鳥全部擊殺。取出晶體修鍊,這些邪教靈物蝙蝠,比那雷音鳥差了不知多少倍的攻擊力。李遙公子只當是修鍊他那魔刀刀法罷了。

正奮力拚殺的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及五位魔刀老祖弟子,但見李遙飛越而來,僅僅數息功夫,那些碩大的邪教靈物蝙蝠,均是紛紛揚揚從天空之中掉落下來。之前向他們飛撲而來的蝙蝠,似乎感應到天空中的來人無比的危險,轉頭拚命向李遙身邊飛撲過去,原先那些撕咬著護衛的蝙蝠,也紛紛掉頭,張開口中獠牙,向李遙飛撲而上。

眾人見到李遙回歸,再見到他那無比神奇的功夫和熟練的刀法,精神立時大漲,但此時身邊竟是再無一隻蝙蝠飛撲過來,均抬頭注視著空中李遙施展刀法將那蝙蝠盡數斬殺。

又過得盞茶功夫,眾人但見庄內已是落下數千隻邪教靈物蝙蝠,一些還有生息的蝙蝠,又在眾人的追擊之下,全都從頭部一一斬殺。

李家莊的上空,逐漸恢復清明,那輪火紅的驕陽,正冉冉升上空中。只是那驕陽之下,掉落著數以千計的烏鴉和蝙蝠屍體,那些邪教靈物流淌出來的黑血,發出陣陣腥膩的味道,眾人吸入那腥膩邪惡之味,頭腦中一陣一陣暈厥。

正在眾人歡呼李遙將那數以千計的邪教靈物蝙蝠清除乾淨。突然間,一團黑雲又從東邊天際飄飛而來。身在半空的李遙,突見那團黑雲來勢兇猛,一絲前所未有的危險感,從那黑雲之中傳來,那種危險之感,比在玉雪聖峰之上遇見五幽王之時,還要驚悸數十之倍。「難道邪教又出動了比五幽王更加厲害的魔頭?」李遙擔憂地上眾人安危,突地收回魔翼龍翅膀,閃身躍在爺爺、三爺爺和五位太師傅身前,急聲說道:「那團黑雲十分危險霸道,怕是有更加厲害的邪教魔頭前來,紫嫣小姐,速護送爺爺和眾位太師傅避退!」

萬紫嫣小姐柔聲說道:「公子小心!」李遙含笑點了點頭,抬頭見那團滾滾而來的黑雲已然接近庄前,立即召出雙肋之下魔翼龍翅膀,突地飛躍空中,向那團黑雲展翅飛撲而去。

五太師傅歐陽慕靈,江湖人稱「追魂魔君」。聽得李遙說那團黑雲中怕是有更加厲害的邪教魔頭,豪氣頓生,立即飛身跟在李遙的下方,口裡高聲說道:「遙孫,五太師傅和你一起迎戰邪教魔頭!」

九太師傅段雁楓,江湖人稱「黑白嗜魔」。見五師兄前去相助遙孫,也不甘落後,哈哈大笑道:「迎戰邪教的狂徒,怎麼能少了我這『黑白嗜魔』,打不過,咬也要咬幾口邪教魔頭的血肉!」口裡呼喝著,提起手中鋼刀,閃身緊跟過去。

八太師傅林傲之,江湖人稱「攝魂君」。見兩位師兄弟均是飛身過去,高聲叫道:「『攝魂君』的名頭可不是白爭來的,五師哥,九師弟,咱們師兄弟並肩上,將邪教狂徒的魂魄全部攝了回來!」說著,竟是發出連聲大笑。

六太師傅古凌萱和七太師傅慕容閩南,瞧見三個師兄弟均是前去相助李遙,雙雙躍起身軀。七太師傅慕容閩南大聲說道:「咱們兩人怎能袖手旁觀!遙孫,邪教狂徒只是一時猖獗,並不可怕,太師傅們幫你來啦!」

萬紫嫣小姐見五位魔刀老祖弟子紛紛隨著李遙公子前去迎敵,她深知李遙公子剛才那慎重的神情,邪教中必是來了厲害人物,不然李遙公子不會獨身迎戰。萬紫嫣小姐閃身在五位魔刀老祖弟子前面,急聲說道:「五位太師傅,李公子一人便能應對邪教狂徒,你們快些回去吧!」

五位魔刀老祖弟子怎能聽從萬紫嫣小姐的勸告,剛才五人對戰邪教中五個黑衣少女,雖然不知對方武學修為到了何種級別,也看不清她們的面目,但她們那嬌小玲瓏和十分靈敏的身段,似乎年齡都在十幾二十歲之間。五人早已在江湖中盛名已久,五年之前在遙孫的相助之下,均是突破了武道級別,但剛才在與邪教五個黑衣少女對戰之中,五位魔刀老祖弟子均是出盡全力,使出了看家的本領,竟是沒能佔到五個黑衣少女多大便宜。讓五位魔刀老祖弟子更加羞愧不已的是,那五個邪教黑衣少女,竟然無聲無息從他們眼前轉眼間逃匿而去。這樣的事,若是傳出江湖之中,那還有臉面。

老太爺李德江和三太爺李德群,見魔刀老祖五位弟子均是跟在李遙下方,向那團飄飛而來的黑雲閃身過去。老太爺李德江大聲呼道:「五師叔,弟子怎能留下!」說道,揮刀緊跟而上。三太爺李德群瞧見大哥跟隨過去,急呼道:「大哥留下,三弟隨去迎敵!」老太爺李德江回身說道:「三弟瞧緊邪教狂徒李少軒,待大哥與遙孫一併迎敵去!」

飛躍在空中的李遙,但見五位太師傅緊跟過來,立即激射下來,「呼」的攔在五位太師傅身前,急聲說道:「五太師傅,你們速速回庄,這次來的邪教魔頭,怕是來頭不小,遙孫已然感受到十分的危險!」 冥海蓮 五位魔刀老祖弟子此時已是豪情萬丈,他們從未見過邪教之中的厲害魔頭,並不在意李遙勸阻。八太師傅林傲之哈哈大笑道:「遙孫不可擔憂,太師傅還未能見過對手,老夫今天真要大開殺戒啦!」

李遙見無法勸阻五位太師傅,萬紫嫣小姐和爺爺也緊緊跟隨了過來。李遙回頭瞧了瞧那離庄前已然不過數十丈遠的那團滾滾黑雲,急回身對眾人說道:「一會迎戰邪教魔頭,五位太師傅切不可輕舉妄動!」

李遙的話音剛剛落下,眾人但見那黑雲之中,突地鑽出一股黑煙,那股黑煙似一支激射而出的利箭,從眾人的頭頂之上激飛過去,瞬息功夫便已是落在三太爺李德群的身邊。三太爺李德群突見身旁閃出一個黑影,他還未能瞧見那黑影的面容,只覺得胸口突地似受到千鈞重鎚,一個身子竟是彈出數十丈開外,地面之上瞬間帶出一條丈余寬的溝壑。三太爺李德群胸口一緊,口中一甜,隨即失去知覺,撲地不起。

緊接著,眾人但見已然無聲無息的李少軒,一顆身子竟是斜飛而起,突然間鑽進那黑影人左手黑袍之中,瞬間消失。

這一系列變故,竟是在電光石火之中瞬間完成。魔刀老祖五位弟子瞧著那庄內的黑影人物,均是張大著一雙雙驚駭的眼睛,那等神奇功夫,揮手間便將一個武道高手擊得聲息全無和不明生死,不知那黑影人已經到了何種修為地步。(未完待續。())

庄前數百名護衛,剛才已然瞧見李少軒那陰毒霸道的武學功夫,雖是第一次與邪教交手,邪教狂徒李少軒那神奇萬分的陰毒功夫和揮手間便擊殺身邊兄弟的霸道武學,他們自是從未見過,但剛才已有百餘名護衛慘遭李少軒毒手,早已恨不得與邪教之徒拚命,此時聽見老太爺李德江的號令,紛紛揮舞手中崁星刀劍,狂呼著向襲擊過來的烏鴉廝殺過去。

萬紫嫣小姐回身對寒悅蟬說道:「蟬兒妹妹,此地十分兇險,邪教靈物毒辣異常,妹妹從未與邪教靈物交過手,還是速回庄內躲避才好,待姐姐幫李公子清除了這些邪教靈物,再來找你!」緊跟在萬紫嫣小姐身後的寒悅蟬,瞧著萬紫嫣小姐那焦急之態,急忙點頭說道:「萬姐姐小心,蟬兒這就回去啦!」說著,返身一步三回頭地向庄內奔跑而去。

李玉茹、李玉薇、李玉蘭仗著身穿李遙公子送與她們的玄蠶絲衣和魔翼龍防身寶甲,見那數千隻烏鴉與深谷之下的紫龍和魔翼龍一般是邪教哺養的邪靈之物,早有上前清除之意,此時見那些邪靈之物向庄前護衛襲擊過來,均是大聲嬌喝著,提劍飛身加入斬殺邪教靈物的戰爭之中。

三太爺李德群,見林家莊林老莊主林開忠提起手中寶劍,也要上前迎戰那些奔襲而來的邪靈,急步上前拉住林老英雄說道:「林老哥哥,此地十分險惡,老哥暫且後退,待我們去迎戰這些邪靈之物!」林老莊主見三太爺好似已經突破武道級別,想想自己功夫較低,若是貿然迎戰。或許給他們帶來後顧之憂,便抽身回退,點頭說道:「三莊主小心了!」

五位魔刀老祖弟子與李少軒帶來的邪教五個黑衣少女,此時已然拚殺纏鬥在一處。五位魔刀老祖弟子雖然均已突破武道級別,但那看似十分柔弱的五個黑衣少女,在拚殺之中,竟然均是一身了不得的輕身功夫,那出神如化的冥陰掌絕學,在這五個少女手中,竟是使得十分純熟。尤其是五個黑衣少女如煙如霧般的身影,五位魔刀老祖弟子均是摸不著頭腦,攻不在要害之處。邪教五個黑衣少女雖然在冥陰掌上和冥陰輕身功夫之上一時佔了上風。但也忌憚五位魔刀老祖弟子施展出的威猛刀法,更是近身不得那舞動而開的「赫赫」刀影,一時之間,也不能傷了五位魔刀老祖弟子。

庄前呼喝聲和烏鴉那「哇哇」「呀呀」的嘶鳴之聲響徹雲霄,天際之上,那些飛撲而下的烏鴉。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被老太爺李德江和三太爺李德群率領的數百護衛。或是用刀劍擊殺,或是用弓箭射殺。地上全是烏鴉掉落的黑灰色羽毛,以及烏鴉那黑色腥膩的污血。一些級別較低的李家莊護衛。早已在老太爺李德江的吩咐之下,被護衛首領李之一率領退回了庄內保護李族之人,因而得已保住無數族人性命。

李玉茹、李玉薇、李玉蘭三個姑娘。配合莊上十五個族老,將那些飛撲而下的烏鴉,盡數斬殺,正待眾人要向遠處數只落單烏鴉追趕之際,突聽萬紫嫣小姐在後面大聲呼喊道:「玉茹妹妹,快將族老們攔住,窮寇莫追,小心再遇更強邪教之徒!」李玉茹聽得萬紫嫣小姐提醒,回身對眾族老說道:「各位族老,速回庄前守候,那些邪靈之物已是不成氣候啦!」說著,李玉茹便帶著玉薇姐、玉蘭姐及一眾族老回到了庄前,揮劍迎接飛撲而來的邪靈之物。

半空之中,李少軒此時全然處於下風,但見他驚恐失色,本來十分慘白的面孔,更是全然沒有一絲血色。李少軒見李遙如影隨形追蹤著自己,只得使出看家冥陰輕功,幻化成股股黑煙,在半空中四處逃遁。李遙怎能給李少軒絲毫的鬆懈之機,尋著李少軒逃匿的一絲破綻,「呼」的一聲飛躍李少軒頭頂,瞬間從他手中奪過邪教神器「冥王劍」,將自己靈魂投進邪教神器「冥王劍」,收入了乾坤包囊之中。

李少軒突見手中邪教神器「冥王劍」被李遙奪去,轉眼間「冥王劍」已然不見蹤跡,心裡更是萬分驚懼,突地使出全身勁道,似閃電般逃出數十丈開外,張開那慘白的嘴唇,向下面的五個黑衣少女再次發出指令。

正與魔刀老祖五大弟子激戰的五個黑衣少女,聽得李少軒傳來的命令,五個黑衣少女,均是幻化成五道黑煙,瞬間移動在數十丈之外,舉起手中碧玉短笛,突地吹響一連串的「噓噓噓」尖嘯之聲。

魔刀老祖五大弟子正自與五個黑衣少女拚斗,已然逐漸瞧出五個黑衣少女內力漸漸不支,即將被五大弟子分別禽拿。突然間,五個黑衣少女轉瞬即逝,魔刀老祖五大弟子正自驚疑間,但見數十丈之外瞬間出現五個黑衣少女,緊接著,五個黑衣少女已然吹響手中碧玉短笛。眨眼之間,李家莊後山之上,一團黑壓壓的邪教靈物,遮天蔽日般向李家莊前滾滾而來,那初升的陽光,在那團黑雲般的靈物遮蔽之下,竟是逐漸暗淡下來。那密集的「噠噠噠噠噠??????」「吱吱吱吱吱……」的聲音,眾人聽進耳中,庄前除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魔刀老祖五大弟子及萬紫嫣小姐外,其餘莊上護衛,均是面無表情,呆立原地,再無動武之力。

「那是什麼怪物?竟然如此古怪!」萬紫嫣小姐突然間聽得那團邪教靈物傳來「噠噠噠噠噠??????」「吱吱吱吱吱……」的聲音,腦中登時一片混亂,好似多日未能睡眠,一雙眼皮瞬間便有垂下之意。萬紫嫣小姐立時叫聲「不好,這些邪靈之物有著催眠作用!」萬紫嫣小姐立即提起武道內息,猛然間催動武道修鍊結晶,瞬間便恢復清明。她瞧著那數以千計滾滾而來的邪教靈物,再回身瞧見庄前數百名如痴如呆的護衛,推了推身邊獃痴而立的李玉茹妹妹。竟是沒有知覺般,突地倒地。萬紫嫣小姐再推李玉薇姐姐和李玉蘭姑娘,兩人面色之上雖然如常人無異,但均如玉茹妹妹般一推便倒。

萬紫嫣小姐向四處張望,見只有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和五位太師父這些武道級別的人物,並沒有受到那邪教靈物攻擊之外,場上十五大族老及一眾護衛,均是已然沒有聲息,似沉睡在原地一動不動。本來十分喧囂的李家莊上,此時竟是萬乃寂靜。只有庄后那團邪教靈物傳來的「噠噠噠噠噠??????」「吱吱吱吱吱……」的聲音。已然越來越是近了。

萬紫嫣小姐一時之間大是驚慌。她抬起頭來,但見在那遙遠的天際之上,李遙公子此時仍然在緊緊追趕著倉皇奔逃的李少軒。那身影竟是漸漸模糊不清,轉眼間便失去了兩人拚殺的蹤跡。「難道李公子沒有感應到庄后滾滾襲擊而來的那團怪異的邪教靈物!」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之感,瞬間襲上萬紫嫣小姐的心頭。

魔刀老祖五大弟子,突見那五個黑衣少女逃匿開去,用那碧玉短笛發出連聲的「噓噓噓」尖嘯之聲,轉眼間便引來那滾滾而來邪教靈物。邪教靈物發出的怪異嘯叫之聲。雖然也讓他們瞬間著了道,但他們已然在江湖中奔波數十載。江湖經驗十分老道豐富。五太師傅歐陽慕靈高聲說道:「腦海里這一時的混沌,必是那飛滾而來邪教靈物在作祟。此刻若不及時恢復清明,庄前所有人生命危在旦夕!」八太師傅「攝魂君」林傲之聽得五師兄提醒,急呼眾位師兄弟速將武道修鍊內息提升抵抗。五位師兄弟急運內息在經脈之中穿行一個周天。數息之間,五位師兄弟已然恢復心智。待他們回身過去,那五個黑衣少女,已然逃遁得無影無蹤。

魔刀老祖五大弟子見庄前一眾族老和護衛均是作了邪教靈物的道兒,已是沒有抵抗力量,急奔向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和萬紫嫣小姐三人身邊,相互間瞧了瞧,均沒受那邪教靈物之祟,眼見後山那團數以千計怪異的邪教靈物,已然飛越庄內房舍,又見李遙追蹤邪教狂徒李少軒已是失去了蹤影,八人只得施展絕頂輕功,紛紛揮起手中刀劍,閃身在庄內迎戰邪教靈物。

李遙追蹤李少軒數百米之外,離李家莊似有十來里的路程,正要使出「幻影三疊」天級輕身功夫,趕上前去將邪教狂徒李少軒捉拿,心中突地傳來一陣驚悸,他急將靈魂投進心間碧海搜尋,瞬間覺察出萬紫嫣小姐那顆微弱的靈魂在他心海靈壁之上,正在焦慮不安地跳動著。李遙心道:「紫嫣小姐的靈魂怎麼如此不安,難道莊上出現了危險不成!」

李遙擔憂庄內情形,不再戀戰,見李少軒的身子越來越是清明,再無之前那般迅捷奔逃,突地飛身激射而下,伸出左手,點出五道勁力,瞬間擊中李少軒通天、上星、神庭、承光、當陽五大要穴。李少軒一顆腦袋,突地低垂下去,再無聲息,一顆身子如一片樹葉般,從半空中飄然落下。

李遙提著李少軒那顆身子,催動內息,展動雙翅,只數個閃躍,已然接近李家莊前。身在半空中的李遙,突見李家莊上數百名護衛如殭屍般直挺挺地站立著,庄內上空一片黑壓壓的邪靈之物,正向庄內飛撲下去。李遙仔細瞧去,那些邪靈之物原來竟是數以千計的邪教靈物蝙蝠,那些蝙蝠長約兩三丈,口中獠牙約有五六寸,眼睛一片腥紅,見到下方之人,均是張開腥紅尖嘴,露出雪白的獠牙,向著庄內之人,不顧性命般爭先恐後飛撲而下。

李遙瞧見爺爺、三爺爺及五位太師傅和萬紫嫣小姐,均是在那數千隻蝙蝠中奮力擊殺,那飛撲而下的碩大蝙蝠源源不斷,一些僵直站立在庄內的護衛,有的被數百隻蝙蝠撕咬著,全身血肉分離,場面十分慘烈,只數息間,一名護衛便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

李遙拖著李少軒的身體,在半空中大喝一聲:「邪靈之物休要猖獗,今日一個都不能活著!」說著,揮動冷月寶刀,使出法道之威。突地向那團蝙蝠中心揮斬過去。

那團滾滾而動的蝙蝠,瞬間便有數百隻紛紛揚揚掉落地上。李遙從那一團蝙蝠中殺出一條血路,從那血洞閃身躍下,將李少軒那似死豬般的身體拋向萬紫嫣小姐腳前,高聲說道:「紫嫣小姐,邪教狂徒李少軒已然捉拿在此,待此間事了,我們再審這無恥邪教狂徒。你保護好爺爺、三爺爺及眾位太師傅,這裡的蝙蝠靈物交給遙弟收拾好啦!」說著,又展翅飛身而上。那團蝙蝠黑雲。轉眼間便將李遙緊緊包裹進去。眾人但聽黑雲之中,傳來「呼呼」刀風,李遙手中那把冷月寶刀。閃發著萬道金光,那數以千計龐大的蝙蝠,轉眼間便又有數百隻掉落下來。

萬紫嫣小姐見李遙已然捉拿到邪教之徒李少軒回歸莊上,高聲說道:「公子放心,嫣兒知道啦!」說著,便踏步上前。將手中寶劍抵住李少軒面門大穴之上。

萬紫嫣小姐曾隨李遙公子進入玉雪聖峰。在聖峰之上擊殺了邪教哺養的數以萬計的雪狼、雪獅以及雷音鳥。那雷音鳥比這蝙蝠更加兇殘霸道,體積大了數十之倍。頭腦之中均是修鍊出了雷靈晶體,李遙公子都是將雷音鳥全部擊殺。取出晶體修鍊,這些邪教靈物蝙蝠,比那雷音鳥差了不知多少倍的攻擊力。李遙公子只當是修鍊他那魔刀刀法罷了。

正奮力拚殺的老太爺李德江、三太爺李德群及五位魔刀老祖弟子,但見李遙飛越而來,僅僅數息功夫,那些碩大的邪教靈物蝙蝠,均是紛紛揚揚從天空之中掉落下來。之前向他們飛撲而來的蝙蝠,似乎感應到天空中的來人無比的危險,轉頭拚命向李遙身邊飛撲過去,原先那些撕咬著護衛的蝙蝠,也紛紛掉頭,張開口中獠牙,向李遙飛撲而上。

眾人見到李遙回歸,再見到他那無比神奇的功夫和熟練的刀法,精神立時大漲,但此時身邊竟是再無一隻蝙蝠飛撲過來,均抬頭注視著空中李遙施展刀法將那蝙蝠盡數斬殺。

又過得盞茶功夫,眾人但見庄內已是落下數千隻邪教靈物蝙蝠,一些還有生息的蝙蝠,又在眾人的追擊之下,全都從頭部一一斬殺。

李家莊的上空,逐漸恢復清明,那輪火紅的驕陽,正冉冉升上空中。只是那驕陽之下,掉落著數以千計的烏鴉和蝙蝠屍體,那些邪教靈物流淌出來的黑血,發出陣陣腥膩的味道,眾人吸入那腥膩邪惡之味,頭腦中一陣一陣暈厥。

正在眾人歡呼李遙將那數以千計的邪教靈物蝙蝠清除乾淨。突然間,一團黑雲又從東邊天際飄飛而來。身在半空的李遙,突見那團黑雲來勢兇猛,一絲前所未有的危險感,從那黑雲之中傳來,那種危險之感,比在玉雪聖峰之上遇見五幽王之時,還要驚悸數十之倍。「難道邪教又出動了比五幽王更加厲害的魔頭?」李遙擔憂地上眾人安危,突地收回魔翼龍翅膀,閃身躍在爺爺、三爺爺和五位太師傅身前,急聲說道:「那團黑雲十分危險霸道,怕是有更加厲害的邪教魔頭前來,紫嫣小姐,速護送爺爺和眾位太師傅避退!」

萬紫嫣小姐柔聲說道:「公子小心!」李遙含笑點了點頭,抬頭見那團滾滾而來的黑雲已然接近庄前,立即召出雙肋之下魔翼龍翅膀,突地飛躍空中,向那團黑雲展翅飛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