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懷仁眨了眨眼睛,怪叫了一下,追了上去,道元扯了扯嘴角,林頓扯了扯嘴角,李楠扯了扯嘴角……

由於這一次兩人離得比較近,釋懷仁一眨眼便又跑到林軒前面。

林軒再次堆滿了笑容:「這位大師……」

不過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臭小子,你今天別想跑了,壞了我的大事,今天就算我跑不出了,你也別想跑。」

「哎呀,你看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

「什麼誤會都沒有,受死吧!」釋懷仁覺得不給林軒出手的機會,直接滅殺,再聽他說下去估計又有什麼變故。

林軒看著劈過來的戒刀忽然向一邊倒了下去躲開了,看著劈開後面一塊石頭的戒刀頭皮發麻,渾身汗毛乍起,也不知道這把劍能不能擋住這和尚的刀。

這時林軒感覺從手中的劍上傳來一股暖流,慌亂的心一瞬間就平靜下來了。

「小子,不錯啊,能躲開我一刀,看來是練過啊,來,亮出你手中的兵刃,我用普通人的力量跟你打一場。」釋懷仁看到林軒躲過這一刀有點意外,反著今天估計是跑不出去了,臨死前好好玩玩也不錯。

林軒右手握住劍柄,左手背在背後,眼神卻四處遊盪,觀察一下有什麼地方能跑掉,雖然對面這和尚說用普通認得力量,可是誰知道這傢伙是什麼怪胎,要是真打起來一旦他用一點力自己就交代了,還是想想怎麼跑吧。

「林小子,你還是別跑了,這個和尚已經心存死志,如果讓他跑到普通人群里後果不堪設想,你想讓妙峰山生靈塗炭么,拿起你手中的劍去戰鬥,大丈夫生行天地間當仗劍行俠仗義,你剛剛出言救下那個老兵不也是一樣么,怎麼現在就想著怎麼跑?老夫真是為你父親感到羞恥,就算戰死又如何,現在你連亮劍的勇氣都沒有么?」正在林軒糾結的時候,腦海中響起了道元的聲音。

林軒並不意外道元會出聲,其實他也在等著道元出聲,他不相信到了這麼危險的時刻道元還不醒過來,其實剛剛釋懷仁喊站住的時候林軒就有點感覺了,畢竟雖然罵他是白痴,但是那麼強大的修鍊者又有幾個認識白痴,林軒隱約感覺到是有人替自己擋下了什麼,估計就是道元了。

「可是他那麼強大,我打不過啊。」

「不用妄自菲薄,你手中的劍不簡單。而且先不說他這等強者承若了使用普通人的力量就絕對不會食言,雖然最後他可能會在承認輸了以後再動手,不過這之前肯定不會使用,你還有喘息的機會,就算他使用了修鍊者的力量,他現在受了重傷,實力百不存一,你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么?你還是不是男人?」

任誰被不斷罵了幾次不是男人也會有幾分火氣,何況林軒還自詡是普通人中極為強大的存在,也有自己的驕傲,一戰又如何。

腦海中想了這麼久不過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林軒突然挺直了胸膛,手中的劍也似乎輕吟出聲。

「咦,老林,這小子的氣勢變了,嘖嘖,看來天生就是戰鬥的料啊,不知道這次過後他願不願意修鍊了,不修鍊可惜了啊。」雲層上本來有點小失望的李楠頓時來了精神,林頓看著林軒沉默不語。

「哈哈,好,好小子,干跟我亮劍的普通人幾十年沒見了,記住,我的名字叫釋懷仁,哇哈哈,來戰吧!」

「戰!」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戰!」林軒怒吼一聲,向釋懷仁飛奔而去,劍尖輕觸地面,劃過一道淺淺的劍痕。

「哈哈,來戰,此戰便是我人生的終結。」釋懷仁似乎清醒了一些,將全部凈精力投入接下來的一戰,也是人生最後一戰中。不得不說能修鍊到這個境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釋懷仁絕對有著恐怖的天賦,可惜的是走錯了路。

電光石火間兩人的兵刃便接觸到了,「叮」劍與刀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響,釋懷仁哈哈笑,後退了一步,林軒確實虎口發麻,踉蹌著退後了三步。僅僅第一次接觸林軒就發現自己的力量遠不如釋懷仁,就算釋懷仁不使用源氣的力量,但是這麼多年接受源氣的洗刷早已不是普通人的肉體。

自己真的能切開釋懷仁的防禦么?林軒又有一點小小的懷疑了,這是手中的劍突然變得熾熱,似乎在質問為何林軒要質疑自己。林軒眼神再次堅定了,戰吧,即使馬上就會死亡,即使敵人強大無匹,也唯有相信手中的劍,既然力不行,就用巧。

「好小子,我感覺到了你的戰意,即使你是個普通人也值得我尊重。」

林軒也不廢話仗劍再次欺身而上,手中劍直刺釋懷仁面門。釋懷仁下意識提起手中戒刀準備擋下這一劍,林軒卻手勢一變原本刺向面門的劍卻畫了一個弧斬向了釋懷仁的胸口。

「撕拉!」劍尖撕開了釋懷仁胸口的衣服在釋懷仁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傷痕,點點血跡滲出。

釋懷仁一愣,這小子怎麼能破開自己的肉身?這不可能,他僅僅是一個普通人啊。

接著林軒趁著釋懷仁愣神的是瞬間,手腕一轉,劍勢改劃為斬,跳起轉身用轉身的力量加持劍的力量,重重的斬向釋懷仁的脖子,釋懷仁突然感覺脖子上汗毛乍起,緊忙將刀勢一轉擋在脖子上,同時一發力,將斬來的劍鋒狠狠推開。

「叮!」

林軒應聲倒飛,同時在空中轉體卸力。「碰!」林軒重重的摔在地上,倒沒受太大傷,只是力量逆向有些難受,同時心中暗嘆,修鍊者就算不使用源氣感覺也是無比強大。林軒手掌一拍地借力起身,劍尖搖搖指向釋懷仁。

釋懷仁死死的盯著林軒手裡的劍道:「小子,我明白了,你手裡的劍有古怪,你的實力在普通人中算巔峰,在修鍊者中也就剛剛起步,以你這點微末的修為豈能破開我的肉身?剛剛劍劃破我的胸口的時候,分明在你的劍中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可是我暫時想不起來了,這樣吧,你把你手中劍交給我,我饒你一命,放你下山如何?」

林軒漠然的看著釋懷仁,聽完他的話后譏諷道:「我本來以為你也是條漢子,沒想都到這時候心中還起貪慾,你有聽過一個劍客會放下手中的劍么?劍在人在!」

「嘿,小子,別說我打擊你,你也算劍客?」說著釋懷仁拉開被林軒撕開一條口子的上衣,左心口赫然有一道五厘米左右的疤痕,或者說是劍痕,看樣子是被一把劍插入了心口,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活下來的。「小子既然你不願意交出那把劍,就拿命來吧,等殺了你我自己再研究。」

林軒看的釋懷仁心口的劍痕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很難想象一個人竟然在切開了心臟之後還能活下來?這是人么?修鍊者這麼強大?

「林軒,不用懷疑,這傢伙在扯淡,除非他達到天境,要不然任誰心口子挨了一刀也肯定完蛋,要是他達到天境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那個老兵孤狼還有那個黑衣人洪清帝早就被秒殺了,這裡面一定有蹊蹺。」正在林軒震驚的時候道元開口了,這讓林軒稍稍安定了一下,只要不是怪物就好,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現在也沒有時間去思考了,因為釋懷仁的戒刀已經快要砍到林軒頭上了。趕忙架起手中劍格擋。

釋懷仁看到林軒只是震驚了一下便回復正常也是也是有些吃驚,今天好多事情在這小子身上都變得極為詭異,不過僅僅是一轉念,釋懷仁眼中凶光外露,殺意更濃。

林軒與釋懷仁瞬間戰作一團,劍與刀互相碰撞,叮噹作響,銀光閃動煞是好看,一時間兩人打的是你來我往,正所謂棋逢對手是將遇良才,兩人直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咳咳,有點誇張了。

林軒謹慎的應對釋懷仁的每一次劈砍,每一次出刀,將平時自己練劍所產生的肌肉本能反應發揮的淋漓盡致,同時精神高度集中,不過也沒辦法,哪怕是一刀沒反應過來都有可能命喪黃泉。

「嘿嘿,不錯,刺他,對刺,哎呀,真笨,快檔,恩,還不錯擋住了。」就在林軒千鈞一髮的時候,雲上面倆老貨看的是津津有味,雖然很久沒有這麼近身的搏殺了,不過林軒此時的情景讓他們回想起了這麼多年的生死瞬間。剎那有些感慨,如果讓林軒知道了自己在下面遭遇生死危機,這倆貨卻在感慨人生會不會一劍刺過來。

李楠正興奮的看著林軒,不時的給他指點一下,當然這指點林軒是聽不到的,只是李楠在自言自語罷了。

林頓這時候確是面無表情,眼睛緊緊的盯著自己的兒子,要是有生命危險,自己會第一時間出手。

「嘿,我說老林啊,你還不出手啊,這小子可是快被那老和尚玩死了,怎麼著這都是你林家的種啊,我無所謂,死了正好少了一個騷擾我家馨兒的熊孩子。」李楠一邊看著下面的「精彩表演」,一便嘲笑林頓。

林頓依然面無表情,也依然沒有出手的跡象。李楠聳了聳肩繼續看下面的「表演!」

不過林軒此時卻是兇險萬分,漸漸已經是難以抵擋釋懷仁攻擊了。「撕拉!」隨著一聲衣符撕破的聲音,只見釋懷仁轉身一刀砍向林軒胸口,左手已經是準備好一掌打向林軒的肚子,林軒剛剛被釋懷仁將雙手攤開,這時身前已是沒有半點防禦。

「喝啊!」隨著林軒一聲大叫,釋懷仁的刀砍在了林軒身上,從右側鎖骨到左側肋骨下方一道長長的刀痕,林軒身體不受力的向後面倒飛而去,一口逆血從嘴中噴了出來。隨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又噴了一口血。

「我要死了么?」林軒在倒下的時候心裡想著……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在林軒中刀倒地的一瞬間,上面雲層有點不一樣的波動,不過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仔細一看,竟是林頓拉著李楠不讓他下來。

李楠甩開林頓抓著的手,死死的盯著林頓道:「林頓你瘋了么,你沒看林軒已經輸了,中刀了么?」

林頓皺了一下眉頭:「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我以為你沒看到呢恩?林軒都這樣了還不出手?你想讓他死么恩?你還是他爸爸么?今天真的是你林頓站著我身邊么?你好狠的心啊!還修什麼練,孩子選擇不修鍊就是對的,好好的當一個普通人得了,這輩子有我們庇護看誰敢傷害他們!你不下去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攔著我?」李楠越說越激動,雖然李楠平時經常打擊林軒,處處看林軒不順眼,不過林頓知道,自己的這位老友最是疼愛林軒,不但把一身武藝傾囊相授,而且早已內定成為自己的女婿了,林軒如果不是有他的幫助也不可能在不修鍊任何源氣的前提下,僅僅二十歲就達到普通人的巔峰,如果不是林軒選擇不修鍊,估計李楠會將修鍊者的部分也傾囊相授,現在看到林軒陷入危險的境地,瞬間便失去了分寸。

「老李!」林頓帶上幾分精神力輕喝道:「我是他爸爸,我難道會不心疼自己兒子么,恩?難道我們能庇護他們一輩子么?一旦我們不在了,他們面對來勢洶洶的仇家該怎麼自保?靠那些冷血的政治家?我們活著還有幾分面子,我們死了就什麼都不是,孩子們必須自強,你冷靜一下,如果真的有生命危險我會不下去?你好好看看那個和尚,好好看看他心口的劍痕,你想不起來么?林軒不會有危險,為什麼要你的力量在劍中就已經考慮到了會出現受傷的情況。而且洪清帝早就蓄勢待發了,林軒不會有事,你這是關心則亂。」

李楠這是恢復了冷靜,仔細看了看釋懷仁,突然拍了拍腦袋,向後一仰就這麼躺在了雲上,嘴上念叨著:「竟然是他,他怎麼沒死?這麼多年了你不提醒我,我都忘記了,報應啊,報應。」不過李楠又坐了起來,雖然已經放心了還是狠狠的看了一眼林頓,嘴硬道:「不擔心?林軒那小子可是快被人把腦袋剁下來了……」

林軒這時候的情況非常不好,胸口的傷口不斷傳來鑽心的疼痛,讓林軒甚至不敢觸摸,腹部翻江倒海的疼痛一波一波的考驗著林軒的意志,林軒本來英俊的面龐因為劇烈的疼痛變得扭曲。道元冷眼看著這一切,除了擋住了刀上的精神攻擊再沒有做任何事情,如果連疼痛都無法忍耐的話,如何走上巔峰。

林軒側躺在地上,緊緊的咬著牙,額頭上青筋暴起,卻強忍著不喊出來,幾次掙扎著想站起來都失敗了,養尊處優二十年,雖然一直艱苦訓練,卻從來沒有生死危機,從來沒受過這麼重的傷,正是在這生死時刻林軒的意志卻是無比的堅定,死死地盯著越來越近的釋懷仁,準備最後一擊。

「小子,我不得不承認你是個男人,孤狼那傢伙受了我一刀都暈倒了,你竟然還清醒著,竟然沒有疼的叫出來,固然我此時的實力百不存一,你和孤狼的實力也是天差地別,我釋懷仁,佩服你,我決定放棄折磨你的想法,給你一個痛快,這個時代在普通人中能有你這樣的年輕人還真是不容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在看到這麼一個青年才俊,受死吧!」釋懷仁將手中的戒刀落下,直指林軒的脖子,林軒手裡緊緊的握著劍,充滿了不甘。

「咦?」釋懷仁突然發現林軒手裡的劍閃過一道水藍色的光芒,瞳孔慢慢放大,眼睛中滿是震驚。

就在釋懷仁愣神的這一刻,樹林中突然射出一道錐形氣體,打在釋懷仁的戒刀上,將戒刀彈飛,林軒抓住戒刀飛開的一瞬間彈身而起,掄圓了斬向釋懷仁的頭顱,這一下子要是坐實了,以這把劍的鋒利,說不定釋懷仁就會體會一下什麼叫一刀兩斷,哦不,是一劍兩段。不過釋懷仁到底是實力強大,腳下一跺身形暴退,追著自己的戒刀飛了好遠。

林軒暗叫一聲可惜了,再次脫力倒地,直接成大字型躺著地上,扯動的傷口又流了一些血,疼痛難當,林軒不斷的穿著粗氣,不過一瓶葯突然的出現在林軒手裡,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到了林軒身前,赫然便是那三人中的匪,洪清帝。林軒手裡的葯也是他給的。洪清帝其實早就來了,只是在等待出手的機會,剛剛那一愣神的機會就被洪清帝抓住了。

「老和尚,這小子剛剛救了我和老狼,可不能就這麼讓你殺了!」洪清帝淡然的看著釋懷仁慢慢說道。

釋懷仁沒有理會洪清帝,仍然仔細的盯著林軒手裡的劍,突然做了和李楠一樣的動作,拍了拍腦門,嘟囔道:「我早該想到的,我早該想到的,這麼熟悉的波動我可是到死都不能忘啊!」抬頭看著林軒大聲道:「小子,你和那水神李楠到底什麼關係?」

洪清帝豁然回頭看著林軒,林軒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震撼,自己一直沒說自己的身份,唯一知道自己身份的孤狼也暈倒了,這釋懷仁怎麼知道自己和李叔叔有關係的?

這時,腦海中道元的聲音傳了出來:「小子,把傷口上上藥安心等著吧,你已經安全了,哦不對,或者說你一直都是安全的!」道元嘆了一口氣,今天的事情看來要結束了。

林軒聽到道元的話也忘記追究道元這麼長時間看戲的責任,赫然看著手中的劍,越看越熟悉,這不是放在老爸書房裡那把雙龍劍么,忽然林軒想通了一切,想通了為什麼在自己逃命的路上會有一把劍,想通了這把劍為什麼那麼厲害,為什麼一開始自己會覺得天上有兩個小黑點。林軒忽然有點埋怨老爸,為啥不早點下來,讓自己受了那麼多苦,不過轉念一想也清楚了,這就是一場試煉,讓自己認清修鍊者的實力。

林軒放鬆的躺在地上,看著天上的那朵雲彩,嘿嘿的笑了。這時手中的劍發出一道淡淡的藍光,一股暖流緩緩流到傷口上,頓時疼痛的感覺大減,血也止住了,只是傷口似乎又一點力量阻擋傷口的癒合,不過僅僅如此林軒也是舒服的**了出來。

釋懷仁看到那把劍冒出的藍光突然瞳孔一縮,見林軒遲遲不回答心下有些著急,提著刀走向林軒「小子,快回答!」

林軒哪裡還管什麼釋懷仁,接下來就沒有自己的事情了,正舒服著呢,沒看到么,真沒眼力價。

釋懷仁大喝一聲跑向林軒,不過被洪清帝擋下。

「我說過,這小子我保了!」

「滾開!」

釋懷仁和洪清帝又戰作一團,不過經歷過大量消耗的釋懷仁已經不是洪清帝的對手,被打的節節敗退。忽然釋懷仁拼盡全力砍向洪清帝,同時左手掏出一把手槍,正是兩次打暈孤狼的那把手槍大叫道:「小子,不管你和他是什麼關係,你死定了!」瞬間扣動扳機方向正朝著林軒。洪清帝正抵擋釋懷仁的拚死一擊竟也擋不住子彈。在普通也是槍,林軒可不能用肌肉夾住子彈。

不過林軒確實不慌不忙,看著釋懷仁有點玩味。這時林軒身前出現一層薄薄的水盾,子彈一沒入就無影無蹤了。

「這場戲該結束了,釋懷!」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林軒根本沒有在意飛來的子彈,即使是聽到槍聲也沒有任何緊張,還慢悠悠的放下洪清帝給的葯,從口袋裡拿出了之前給孤狼用過的醫生叔叔的葯,呲著牙滿滿的塗在了傷口了。還別說醫生叔叔的葯還真管用,本來傷口似乎有點無法癒合的跡象,醫生的葯塗上之後,傷口傳來了麻癢的感覺,漸漸已經開始癒合了。

「林軒啊,這麼用醫生的葯真是浪費啊,就算很多也不能這麼用啊,要是讓你槍伯伯看到一定打你屁股……」身後傳來懶洋洋的聲音,正是和前面叫結束的聲音相同,樹林中慢慢走出兩個人影,真是林頓和李楠,而說話的正是李楠。

釋懷仁聽到李楠的聲音后如遭雷擊,被洪清帝抓住機會一掌拍在胸口,向後倒飛而去,撞在一棵大樹上,哇的吐了一口血,不過他沒有在意,他努力的睜開雙眼,望著越走越近的身影,眼中一片灰敗,也透露出深深地仇恨。

洪清帝看到林頓和李楠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不過接著都放鬆的笑了,他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經結束了,他對林頓和李楠拱了拱手,準備回去救孤狼。不過被李楠同學攔住了。

「咳咳,那個,清帝呀,那條老狼你不用管,組裡馬上就來人了,先解決一下眼前的事情吧!而且你可要好好的謝謝林軒啊,要不是他提醒你和孤狼啊,你倆現在可就成孤魂了!」李楠表示自己看了那麼久,好不容易以分析帝的角度登場,沒有觀眾可不行。同時拿出了一根血紅色的藤條遞給洪清帝。

洪清帝接過藤條臉色大變,也瞬間明白了過來,如果當時釋懷仁的子彈打中孤狼,那麼這根一直潛伏在自己腳下的藤條就會穿透自己的胸膛,緊緊的捏碎了手中的藤條,感激的看了一眼林軒,雖然自己感覺到了那一槍有詭異,但是確實沒有感覺到腳下的危機。

林軒其實也沒感覺到當時洪清帝腳下的危機,僅僅是感覺那一槍不對勁而已,不過洪清帝下意識的將功勞都放在了林軒身上,這也是林頓和李楠願意看到了,他們倆已經極為強大,但是林軒還需要更強大的人脈。

李楠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在一邊檢查林軒傷口的林頓,咳嗽了一下,準備開始發表今天的看戲感言。

「李楠……」這是一聲輕吼打斷了李楠準備的感言,釋懷仁瞪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楠,喉嚨中發出嘶啞的聲音,讓人聽著汗毛豎起。

李楠收起了玩笑的神情,有些輕蔑的看著釋懷仁道:「釋懷,還真沒想到是你,真沒想到你竟然會淪落到這種地步,當年意氣風發的釋懷大師哪去了,如果不是你漏出了心口的劍痕我還真沒記起來,唯一讓我吃驚的是你竟然沒死插在心口都沒死,還真是命大啊!」

林軒這時在林頓的攙扶下坐了起來,有點疑惑的看著李楠和釋懷仁,不是叫釋懷仁么,怎麼又叫釋懷了,還有李叔叔怎麼好像認識他,還有很大仇一樣?洪清帝同樣迷惑,迷惑李楠和釋懷仁,哦,現在應該叫釋懷了,他們之間的仇恨,也迷惑把自己留下幹嘛……如果讓他知道李楠留下他純是讓他看戲的不知道他會不會給這個水神一錐子。

林頓看出了林軒的疑惑,扶著林軒輕聲道:「大約是十五年前吧,那時候你還小,我和你李叔叔出了一趟任務,幫助清隱寺清理門戶,當時有一些和尚修了他們所謂的魔道,這釋懷就是他們中最出色的一個,而寺中只有老主持能穩勝他一籌,不過老主持聽到釋懷墜入魔道竟然氣的吐血,直接氣死了過去,寺中有一個和釋懷實力差不多名叫釋心的和尚和釋懷爭主持之位,老主持屍骨未寒寺中就打的是烏煙瘴氣,監寺沒辦法求到了我們,我和你李叔叔就去了,當時死了很多人,這個釋懷就被你李叔叔一劍捅進了心口,當時以為他死了,事情也就平息了,沒想到他還活著,而且現在這麼強大。」

林軒瞪大了眼睛看著釋懷,這個人真的被捅了一劍還活著?真是怪事啊,難道眼前的不是人,是幽靈?額,林軒突然心底寒了一下。

「嗬嗬,呵,哈哈哈!」釋懷突然大合著嘴裡的血水笑了起來:「李楠,你堂堂水神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哈哈哈哈,我的心臟在右面,你捅的是左面如何捅得死我?哈哈……」釋懷瘋狂的大笑,似乎終於贏了李楠一籌。

「不對,還是不對,如果你沒死我不會感覺不出來,當時分明感覺你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了!」李楠皺了皺眉頭,沉聲道。不過突然感覺醫生可能會對釋懷的感興趣,哇咔咔,心臟長在右邊可是很少的。

「嘿,我是我師父撿回來的孤兒,師父當了一輩子和尚也沒有子嗣,對我就像親兒子一樣,我八歲那年貪玩進了藏書閣,在角落裡發現了一本落滿了灰塵的書籍,那本書很薄很薄,上面記載了一種假死的方法,我好奇之下就練了下,發現竟然可以收斂全身的氣息,就像一塊石頭一樣。當時你們水火二神風頭極勁,也非常驕傲,估計簡單的看了一下死沒死就不管我了吧。你們的驕傲讓我逃過一劫,如果你們再仔細查看的話,一定會發現我沒死。」

聽了釋懷的話,林頓和李楠也有點尷尬,不過當時也不是驕傲,而是自己還在家照顧孩子,突然被叫去殺人心裡有點不滿,就匆匆的結束了,沒想到竟然有了漏網之魚。

「釋懷,你竟然還好意思叫老主持師父,你知不知道他是被你氣死的!還有,你以前不一直自稱貧僧的么,現在怎麼了?心虛了?」李楠掩飾了一下尷尬,再次質問。

釋懷突然激動了起來大吼道:「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你們什麼都沒調查就匆匆而來,匆匆而去,師父根本就不是被我氣死的,是被釋心下毒毒死的,我與他爭主持之位就是為了給師父報仇,你們一來不分青紅皂白就是殺,既然好人得不到好報那麼我就不當好人,我改名釋懷仁,我就是壞人,我就是我,不再是釋懷了,這些年我在海外四處漂泊專殺用陰謀上位的人,既然你們能殺,我也能殺,我要殺殺殺!」

林軒有些迷糊了,難道這釋懷還是一個好人?林軒有些疑惑的看著林頓,林頓似乎知道要發生的一切,並不怎麼驚訝,只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不過李楠就不一樣了,李楠似乎不如林頓知道的多,有些迷糊了。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李楠有點難以接受,難道真的是自己錯了?有些難以接受,李楠雖然在修鍊路上殺人無數,但是從不殺好人,這是李楠的底線,突然聽到自己誤殺好人,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林軒也是,強大的修鍊者就可以掌控別人的生死?自古俠以武犯禁,修鍊者豈能免俗?

「小子,醒醒吧,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強大的能力就能掌控別人的生死,你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實的,要想掌控一切,變得強大吧!」這時腦海中道元的聲音想起。

林軒第一次渴望力量,渴望改變這個該死的世界,渴望制定自己的秩序。道元撫須笑而不語。

「那你為什麼要回來?回來不堂堂正正的報仇,又為什麼要竊取國家機密?」這時洪清帝站出來質問釋懷,這也是孤狼的任務,洪清帝來找孤狼切磋武技,正好遇到孤狼出任務,就一起來了,孤狼出發的時候感覺這次任務不向表面的那麼簡單,也就帶上了洪清帝,幸虧帶上了,不讓凶多吉少。

釋懷譏諷的看著洪清帝,吐了一口血笑道:「國家機密?哈哈,笑死我了,不過是那個貪官勾結日之國,給東洋大開方便之門的資料而已,我不斷調查釋心到底是怎麼聯繫上龍組的時候,發現了那個貪官是他的上線,我要拉他下馬,我要讓他失去他最喜歡的權利,哈哈」

洪清帝倒是沒什麼,這件事本就沒他什麼事,加上他本來就是黑幫的人對上面的官也沒什麼好感,剛剛那句話不過是替孤狼問的而已。李楠就難受了,難道自己在釋懷這一塊誤會了兩次,而且還是助紂為虐兩次?林軒也有些難受,決定回去之後要好好的教育一下林頓和李楠,以後遇到事情要調查清楚后在出手,看著林頓的眼神也不由的有點責備。

林頓看出了林軒眼中的責備,拍了一下林軒的腦袋笑罵道:「你真的以為自己老爸是那麼不靠譜的人啊?」

林軒翻了個白眼,心說你可不就是那個不靠譜的人么。林頓接著說:「你看你老爸像不經過調查就濫殺無辜,不管上面下來什麼任務都絕對執行,就算助紂為虐也在所不惜,你真的認為國家上層那麼腐爛,那麼敗壞的一個人可以進入國家的頂層?」

林軒有點疑惑了,確實,老爸不是濫殺無辜的人,李叔叔也不是,國家上層雖然會存在一些政治鬥爭,但絕對不會有危害國家的人存在。「那這釋懷是怎麼回事?」

林頓站了起起來,是時候說出真相了,哈哈,李楠那老傢伙還以為他是英雄,我才是啊,林頓欠揍的笑了笑,隨即臉色一正對釋懷說:「這件事情釋心沒錯,那位沒錯,你也沒錯,錯在老主持。」

「你胡說,師父才不會錯,怎麼,都到這時候了你還要否認事實么?」釋懷有些激動,釋懷現在最懷念的就是小時候的時光,最敬愛的就是老主持。

「我沒有胡說,老主持錯在沒有將事情全部告訴你就閉關了,是的,他當時沒有死,而是閉關死關了,他在閉關以前把一份名單交給了釋心,因為老主持知道你的心軟,善良,不捨得下手,就交給釋心下手,那一份名單上的和尚就是你曾經的手下,他們才是真正的勾結了國外勢力,成為了間諜,老主持就是發現了這些才準備清理門戶,但是突然有突破的跡象就匆匆閉關交給釋心了,你現在仔細想一想,當時那些人煽動你奪取主持之位時候就沒有一點點可疑的地方么?」

釋懷眼中一凜,突然想起了十五年前那個夜晚,釋龍師弟帶著一幫人突然哭著找到自己說師父被釋心毒死了,自己想也沒想的對釋心大打出手,第二天寺里就分成了兩派,一派以自己為首,一拍以釋心為首,搞的清隱寺烏煙瘴氣,記得當時釋心看自己的眼神十分遺憾,這時想來事情是有些詭異,自己只是找釋心打了一場怎麼就分裂了寺廟?釋心看著自己為何會遺憾?釋懷惶恐的看著林頓。

林頓這時候成為了場中的焦點,十分的滿意,李楠則是在一邊嘀咕,早知道怎麼不告訴我,就是想讓我出醜,該死的破木盾,看回去怎麼收拾你。林軒則是崇拜的看著林頓,這才是自己的爸爸,爸爸怎麼會濫殺無辜助紂為虐呢。林軒頓時開心起來,誰都想自己的親人是個好人,更何況是自己的父親呢?

「咳咳!」林頓咳了一下,準備繼續發表言論:「事情正如我所說,沒有調查的人不是我們而是你,你太魯莽了,你還記得當時我們都殺了什麼人么,如果你記得的話,那麼你一定能想起來,當時我們殺的都是你那個師弟帶著找你的人,其他人我們都沒有殺,只是讓釋心帶回去懲罰了而已,至於你,本想饒你一命,誰知你拼的太凶,才被李楠一劍了結,我知道你沒死,但是沒有追究,因為老主持讓我留你一命!」

釋懷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顆草,急促的問林頓:「你見過師父,他怎麼樣了,現在還活著么?」

「他死了,死之前給你留下了一封信,讓我轉交給你,那個,嘿嘿,不過我當時比較忙,就忘記了,嘿嘿,給你吧!」林頓尷尬的笑了一下,右手隨手一劃,一道裂縫出現在眾人面前,轉手掏出一張泛黃的宣紙,那道裂縫就消失了。林頓將信交給了釋懷,釋懷哆哆嗦嗦的接過信讀了起來。

林軒也是哆哆嗦嗦的,他看到了什麼,那是什麼那個裂縫是什麼?洪清帝則是火熱的看著林頓,對林頓的境界極為渴望。

「那是空間袋,等你到了一定級別也會弄出來,沒什麼大驚小怪的。」道元懶洋洋的聲音在林軒腦海中響起。

林軒停止了哆嗦,撇了撇嘴:「我什麼時候說我要修鍊了?」

「別想抵賴,你剛剛渴望力量了!」

「那個……那是……」

「是什麼,就是你想修鍊了!」

「切,我還要緩和一點時間在修鍊,現在還么準備好,再說了,我就算修鍊也是跟著我父親這麼強大的人修鍊,你就是個魂,咋呼什麼?」

「他能強過老夫?」

「你現在劃過裂縫我看看。」

「我……」道元氣結,他現在就剩精神力量,而且剛剛醒來力量所剩不多,划裂縫倒是能划,可是平白無故道元幹嘛浪費能量。

林頓要是有道元的力量早就統一地球了,林軒也知道道元厲害,就是在報復剛剛自己拼死拼活竟然道元不幫忙。其實道元早就感覺到林頓等人來了,所以也就放心的歷練林軒,只是幫他擋擋精神衝擊罷了。

事情解開了,一切都是誤會,釋懷的事情就是一筆糊塗賬,老主持發現了寺中有人裡通外國就想清理門戶,但是又突然要突破就交代給釋心直接閉死關了,釋懷又不肯聽釋心的勸告,就認為釋心是騙自己的,導致的結果就是寺院分裂,不得不求助龍組,主持在聽到這些消息后就走火入魔死掉了不過這些林頓沒有告訴釋懷,怕他把主持死掉的原因拉到自己身上,僅僅是點明了事情真相。大戰之後釋懷偷偷跑到,收斂屍體的釋心也沒有發現釋懷,這就導致了後來的墮落僧人釋懷仁。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懷兒,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為師大概已經去佛祖了,不要悲傷,這是我最好的歸宿,不要怪釋心,要怪就怪為師吧,穩重了一輩子,到最後卻讓寺院陷入紛亂之中,釋龍等人狼子野心,裡通外國,就算是我等方外之人也要舉起手中的戒刀除魔衛道。你的心太軟,為師就交給了釋心,沒想到險些釀成大錯,幸得火神仗義出手平定內亂,為師已經無顏面對寺中上下,索性就此次閉關去見佛祖去吧,阿彌陀佛!」

釋懷看著手中的信,正是師父的字跡,釋懷顫抖的摸搓著手中的宣紙,感受著熟悉的字跡,熟悉的氣息。背下一段書經時師父笑著誇獎,點著了寺院的柴房師父吹著鬍子生氣,練武摔壞了胳膊師父紅著眼睛給自己擦藥……往日的點點滴滴嫣然浮上心頭。

「師父……還說了什麼?」